•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中信国安私募产品接连违约,已聘请中信证券进行债务重组

中信国安私募产品接连违约,已聘请中信证券进行债务重组

春节后,中信集团的工作组进驻中信国安,为化解债务问题的资产重组仍在进行中。中信国安的机构投资者正在尽可能地通过司法手段保全资产,但投资其产品的个人投资者怎么办?

近日,中信国安集团旗下子公司发行的两大类私募产品将全国数千名个人投资者卷入这场危机,涉及金额共计30亿元。投资者代表组团进京来到中信国安、中信集团的办公楼寻找说法,“文明维权”,但问题如何解决,仍杳无音信。

这些投资者中有不少是第一次出手理财就踩雷的,不乏一些老年人。当初基金销售做推介的时候,“像国债一样安全”的标语至今看来异常讽刺。

在经历资产被冻结、中票大跳水、债权人纷纷通过向法院申请冻结资产后,中信国安集团在3月18日已经被联合资信下调了主体及相关债项的信用等级,中信国安集团长期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AA-,其相关中票的信用等级也从AA+下调至AA-,展望为负面。

此前,财新曾报道中信集团已在春节前后向财政部汇报,并成立工作小组进驻中信国安,帮助其整合资产、筹集资金、解决债务问题(参见我闻金融人·事2019年3月8日“中信国安风波难平获中信集团出手相助”)。中信国安的债务规模大,如何化解危机?股权结构如何调整?要处理这些核心问题绝非易事。

3月29日,中信集团董事长常振明在业绩发布会上回应了财新记者关于中信国安集团当前债务重组的进展。常振明称,中信国安集团已经聘请了中信证券做债务重组顾问,中信证券团队正在为其做财务债务重组,希望债务重组能够顺利进行(详见财新网“常振明:中信国安集团已聘请中信证券进行债务重组”)。

据市场人士透露,中信国安集团目前公开的债券利息和贷款利息就有10亿,已经很难偿还,预期将陆续违约。投资人十分担心,中信国安集团如此艰难,是否会不可避免地走向破产?投资者又能追回多少损失?

I.优质项目烂尾?

此次引发超过1300名个人投资者恐慌的主要是中信国安集团发的两类私募产品,产品数量至少有十几个,总金额接近30亿元。基金的管理人为歌伦资本。据其官网介绍,歌伦资本产业基金主要联合地方国资委共同投资于城镇化建设中产生的结构性机会。基金销售公司为深圳信诚基金销售有限公司。

一类产品是将募集资金收购北京国安控股有限公司的东坝项目收益权,北京朝阳土储用北京市政府财政拨款到期支付东坝项目的款项作为回款的来源,如果子公司无法足额收购,中信国安集团将在2个工作日内提供差额补足。

东坝项目位于朝阳区东坝北东南区,项目规模达94.28公顷,规划总建筑规模162.48万平方米。地处中心城区东北方向、首都国际机场与北京CBD之间,区域内有坝河、北小河贯穿东西及南北,自然环境优美、地理位置优越。

发改委批复的文号显示该项目(??)自2011年起就能开工,2013年11月中信国安子公司与朝阳土储就北东南区域签订了委托实施协议,北京市土地整理储备中心朝阳分中心为其主业单位,收入来源也是北京市财政拨款。另外,北京市还专门发行了北京市朝阳区土地储备专项债券,作为财政拨款不足时候的再融资手段及流动性支持手段。

无论从哪方面来说,这看上去都本该是优质的政府回款项目,为何还会违约?

一位购买该产品的个人投资者向财新记者解释。“因东坝项目本身并未完工,上市验收遥遥无期,导致政府回款没有实现,这期间的利息都是由中信国安来垫付。如今中信国安自身难保,付不出利息钱。即使项目完工,这个项目还有个重大问题,不能保证个人投资者顺利拿到本金,因为歌伦资本缺少共管账户,钱都是混着的,我们去哪儿讨钱?”

“东坝项目看起来是非常好,实质是坑了900多个保守的散户投资人,我理解的是中信国安没有钱继续投资了,相当于这项目烂尾了。没完成项目进度,财政就不会验收,更谈不上拨款。项目搞成什么样你倒是把利息付了啊,你倒是说句话呀?”另一位个人投资者懊恼地补充。

“当时,我们不敢碰资本的项目,也不做房地产的项目,都是着重把东坝土储这个安全牌当稳健项目来推的,谁知竟是个大坑!”一位投资者说。

II.应收账款违约

另一类违约私募产品涉及中信国安集团的多家子公司的应收账款。如果子公司违约,中信国安集团也需进行差额补足,相当于提供流动性支持函。青海中信国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中信国安盟固利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中信国安第一城国际展览有限公司都是上述子公司的代表。

群雄鼎力

广告

查看应用

查看应用

“我们现在回过头都在想,应收账款都是中信国安集团发产品募钱的由头吧,哪可能有这么多关联公司的应收账款。这种三个月、六个月应收账款的项目,硬生生地把有短期流动性需求的客户搞成永续的或者长期的债权人。”

“这类产品前期宣传的收益率都是7到8%,在私募产品里面本来是属于相当安全的了,3个月、6个月的投资周期也不长,循环发行。最关键是中信大机构背书,两家Logo都是一样的,公众号宣传的很多集体活动也一起参加,最后怎么是这个结果。”一位个人投资者向财新记者介绍自己的购买初衷。

“改制第一股的名气很大啊,信诚基金的东部沿海城市某个分部的工作人员,全是从中信银行跳出来的,当时他们做销售的宣传语最响亮的就是,中信国安集团的产品和国债一样安全。不光光是卖给投资者,这些银行理财经理出身的销售自己都买了好多。”另一位接近信诚基金的人士向财新记者透露。

记者从一份基金销售推介材料中,也能发现捆绑中信集团增加产品可靠性的表述:“中信国安系中信集团控股一级子公司,与中信集团其他一级子公司,如中信银行、中信信托、中信证券、信诚保险等之间存在较强的业务协同,资金支持,联合投资等战略合作。集团及相关一级子公司对中信国安的信用风险有较强的支持与偿付能力,足以树立中信国安的良好声誉。”

根据官网资料,深圳信诚基金销售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从事投资管理、投资咨询、基金销售的业务,股东是北京鼎信恒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股权穿透后,中信资本咨询有限公司为实际控制人。

III.赴京维权

“我们散户投资者哪有机构投资者那么大能耐,大的债权人都发起了财产保全这类的司法程序。现在中信集团进驻中信国安帮助其重组,等到有方案还钱的时候,哪有我们散户的份啊?”多位投资者十分焦虑。

清明节前,散户投资者都收到了一份函件,大意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优先兑付个人投资者。“但是具体什么条件也没说,感觉也就是个安慰文件,很多年纪大的投资者我们都暂时不敢告诉他们实情,怕老人接受不了。”投资者仍焦虑不安。

个人投资者的焦虑并不解决任何问题。散户的维权行动自2019年初媒体曝出中信国安集团债务危机新闻后,就一直在进行。

“2019年1、2月,产品还没实质违约时,我们就有代表和基金管理人歌伦资本沟通过,特别是以基金销售人员为主力,这些从银行出来的业务员都懂,也知道要未雨绸缪,那会儿中信国安集团还会安抚管理人,意思是中信集团不可能让中信国安出事,你们就放心吧,还把一些产品自动续作了4个月。”接近第一次维权的人士向财新记者回忆。

“到了3月,我们的产品兑付困难,已经实质性违约后再去和歌伦资本沟通,就不回复了,这些基金销售直接组团去和中信国安集团高层面对面谈判了一次,这也是夏桂兰唯一出面的一次,但也无任何实质回复。僵局一直从下午拖到晚上,当高管一个一个以接电话、上厕所之名溜走后,投资者情绪激动,用跳楼相逼,凌晨四点又把夏桂兰从家里叫回公司。得到的安抚信息还是等通知、相关情况不知道,中信集团在接手。”有投资者这样描述。2018年7月,夏桂兰从担任任多年中信国安董事长李士林的手中,接下这一职务至今。

4月11日前后,全国各地的几十名投资者分批次陆续去找中信集团讨个说法。一位参与其中的投资人说:“我们是文明维权,被安排在中信集团的信访办公室。中信国安的人被叫来轮番安抚,喝点水坐着,具体也没啥实质结果。”

IV.艰难时刻

中信国安集团原为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所属全资子公司,前身是1987年4月中信公司投资150万元成立的北京国安宾馆。2014年中信国安集团混改之后,中信集团对其持股比例从100%骤降至20.945%,其它股份被五家民营企业拿到,中信国安的子公司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亦同时出售予中信集团的上市主体中信股份。

改制后股权分散直接导致中信国安的实际控制人由中信集团变成了无实际控制人状态。不过,据财新记者了解,此次混改实际上就是管理层收购(MBO),资金来源部分来自拆借自“明天系”及相关金融机构,资金成本不低,加之2014年以来的宏观经济走势不妙,公司虽投资激进,但经营难度陡增,债台高筑。“国安永远争第一”的口号来源于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的队歌,却也是中信国安集团在混改后高举高达高负债的缩影。

2019年以来,中信国安集团债务危机逐渐显露,仅发起诉前财产保全司法维权行动的债权人就有四起,涉及债务规模超过百亿元。截至2018年三季度,中信国安集团负债合计1782.97亿元,已经超过2017年全年的1773.32亿元,债务状况持续恶化,其中,有息负债高达453亿元,中短期有息债务213亿元。

2013年末以来,中信国安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始终高居在80%左右,并未得到任何改善。而近年来净利润大幅萎缩,显示经营进入困境。中信国安集团2017年全年1.87亿元的归母净利润较2016年的5.27亿元减少超过六成多。2017年末和2018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增长率也相继崩塌,分别为-78.63%、-121.96%。

中信国安业务类型比较庞杂,信息产业有中信国安(000839.SZ)、资源开发有上市公司白银有色(601212.SH)、葡萄酒产业有上市公司中葡股份(600084.SH),还有金融、旅游文化、房地产、养老产业等。最新公告显示,中信国安集团所持有的上述三家A股上市公司的股份已经几乎全部被质押或冻结。

同期,中信国安也不断传出有高层人士被要求协助调查的消息,愈发显得风雨飘摇。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