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好闺蜜一刀捅出个马蜂窝:一个是承兴国际集团的创始人罗静,一个是诺亚财富的CEO汪静波

好闺蜜一刀捅出个马蜂窝:一个是承兴国际集团的创始人罗静,一个是诺亚财富的CEO汪静波

好闺蜜,一刀捅出个马蜂窝

原创: 混沌天涯客 混沌天涯客 今天

女人有闺蜜,男人有基友,这都属于新新词汇,反映了人们对友情的珍视。相比于基友,闺蜜之间更显亲密,见面拉住手,悄悄话说不完。欢声笑容中,还要举起手机拍照片,发到朋友圈,美美哒。

基友就做不到,拉手?耳语?合照?那不就真成了搞基。

亲似一个人的闺蜜,待到闹翻了时,伤害也是最重。男朋友被闺蜜抢走的事儿,已经不算新闻;一个套走对方几十亿,一个把对方送进牢里,这种闺蜜才上得了头条。

这一对,一个是承兴国际集团的创始人罗静,一个是诺亚财富的CEO汪静波。

01 木兰汇

身在狱中的罗静,应该没有料到汪静波竟然如此决绝,前一晚还相谈甚欢,结果第二天,门就被警察敲开了。

不就是欠了34个亿吗?罗静手里有三家上市公司,加一起市值上百亿,她还在股权质押协议上签了字,保证优先还款。如果汪静波不满意,还可以继续谈,不至于报警啊。

都是玩金融的,利害关系明白得很。罗静的主要资产就是股份,一旦人被抓进去,股价狂跌,资产顿时化为乌有,到时候想还钱也没地方去找了。

出事前,罗静的上市公司,港股的承兴国际控股是8元左右,A股的博信股份是15元,走势良好,价格稳定。这是她的底气,也是她的筹码。大家一起玩,好好配合,只要股价涨上去,套现出来大家都有钱。不然的话,撕破了脸,鸡飞蛋打都玩完。

可是,汪静波仍旧选择了撕破脸。她报警后,罗静如约被抓,消息在半个月后传出,上市公司公告一出,承兴国际控股跌到了0.302元,博信股份也是应声跌停。

如果说报警是为了抢先锁定罗静的资产,在一堆债主中占得先机,但是承兴国际控股已经快跌没了,博信股份早已质押出去,这先机抢到又有什么用。

市场的反映是公正的,没有对汪静波的行动做出褒奖,她在美国上市的诺亚财富的股价,同样大跌。

这么一个双输的局面,不仅糟蹋了她们相识相知的闺蜜情,也抹黑了她们共获殊荣的“木兰汇”。

木兰汇,一个由女企业家聚成的组织,每年要评出不多不少30位商界女强人,誉为“商界木兰”。罗静已经连续三年赢得这一荣誉,去年的得票甚至超过了董明珠。汪静波,自然也是商界木兰之一。

今年4月份的年会上,几十位女强人济济一堂,畅谈天下大势,共话美好未来。而在几十人中,汪静波和罗静是亲密的一对,聊得投机倒是其次,关键是她们的生意紧紧绑定在了一起。

几年来,汪静波帮罗静发售了几十亿的理财产品,彼此互为最大合作伙伴之一。虽然她们都很低调,很少公开露脸,也不会凑在一起拍照上传朋友圈,但是能在一起做这么大的生意,就是亲密中的亲密。

02 供应链融资

如今,汪静波将罗静视为诈骗犯,谴责她用一种以假乱真的包装,欺骗了自己的眼睛,也欺骗了自己手底下数百名干将的眼睛。诺亚财富,号称为高端人士提供最专业的理财服务,风控团队无与伦比,怎么眼睁睁让罗静套去了几十亿。

狱中的罗静,心里会怎么想汪静波,不得而知。但过去几年,她是摸透了汪静波的心思的。

诺亚财富宣称为累计6000多亿资产做理财配置,涉及27万客户,公司在美国上市。听上去高大上,其实理财业务简单说就是中介,一手找客户,一手找项目,把客户的钱拿过来投到项目里,然后从中赚价差。

汪静波是圈里有名的理财专家,人脉广,懂包装,诺亚财富的分店遍布于大小城市。这年头,有钱人多,手里抓着大把的钱发愁,不知到哪里理财。就连嘴上毛都没长齐的小年轻,乘着P2P的妖风,组个草台班子,就能聚敛几亿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财富。

高端专业如汪静波,自然不愁客户。不愁客户,愁的是项目。客户肯把钱投进来,图的就是高利息,要是每年连七八个点都赚不到,那干脆存银行得了,谁还冒这个险。客户这边要七八个点,理财公司加上营销费用、行政开支,找到的项目怎么也得给出十来个点利息,也就是说,得找到肯花十个点利息借钱的人。

承诺高息、抢着借钱的人很多,但他们手中很少有好项目。这年头,风投多得很,好项目直接去拉投资了,不缺钱;而那些有信用背书,稳妥可靠的项目,缺钱了一般会去找银行,利息低得多。

这就形成了P2P产业链最根本的矛盾,理财公司手里的钱越聚越多,能找到的好项目却少得可怜。那么多钱在手里不能傻看着,良心好的免不了投烂项目,良心差的编造假项目,良心坏的直接挥霍。

这个行业中,汪静波应该属于良心不差的那一类,但手里钱太多,就很难躲开烂项目。前几年踩中过辉山乳业的雷,踩中过乐视的雷,现在又受了罗静的骗。为什么会受骗?罗静需要的资金量大,又肯出高利息,拿出一大堆应收账款来做抵押,肉眼可见的保险可靠。

这就说到了一种金融业务:供应链融资。简单点说,就是罗静作为某些企业的供货商,货送过去了,款要慢慢结算,结款周期有时候很长。这期间,罗静急着用钱,就找到金融机构,用应收账款来融资。金融机构把钱先给罗静,罗静付一定利息,企业的账款再慢慢转给金融机构。

这种业务很普遍,市面上有很多保理公司,就专门从事应收账款管理。但是,想通过应收账款来融资,审核必须非常严格。你想啊,这种融资方式,抵押物就是一些合同,必须要把合同真实性验证清楚,才能把钱借出去。

不仅要验合同,还要得到企业方的确认,三方确认完毕,以后这些应收账款不再经手罗静,而是直接汇到金融机构的账户。

这是供应链融资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一步,但汪静波和她的团队恰恰就没做好这一步。为什么?是因为与罗静的友情?不像,什么友情能值几十亿。是因为罗静手握三个上市公司的光环?或许有,但是一码归一码,即便她有三十个上市公司,也得把流程弄清楚。或许,是因为罗静拿出的应收账款合同,来自大名鼎鼎的京东。

03 真假合同

事发后,京东的回复斩钉截铁,罗静虽然跟京东有业务来往,但京东对她做应收账款融资的事一点也不知情,而汪静波所提供的合同,是伪造的。

京东的话能不能信?用一个东的时间想一想,在与罗静、汪静波搭成的三角关系里,京东应该是最可信的一方。

京东毕竟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电商,供货商抢着上门,任由它来挑。它至于挑一个罗静这样的骗子,然后合起伙来坑汪静波吗?

而且,如果罗静真是京东的大供货商,背后有京东撑腰的话,汪静波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报警抓人,把财神爷砸掉。

即便是传说中的刷单,那京东也应该会找更可靠的人操作,而不是来路不明的罗静。即便找了罗静,一旦出事,京东也得出来兜底。毕竟,刷单的合同,实际上假的,名义上却是真的。

可以料想,只有合同从实际到名义全是假的,京东才敢这么斩钉截铁的回应。

如果合同是假的,那么罗静就是高明的,竟然靠伪造一摞假合同,套出了几十亿;而汪静波就是尴尬的,因为长达数年的合作中,竟然直到现在才发现是假的。

汪静波承认了这种尴尬,事发后,她已经写了两封公开信,言辞恳切,承认犯错之余,对犯错过程一笔带过,并勉励同仁不怕挫折,阳光总在风雨后。她还讲了“一棵受伤的树”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农场主为了方便拴牛,在一棵大榆树上箍了一个铁圈。随着榆树的长大,铁圈慢慢嵌进了树身,榆树的表皮留下一道深深的伤痕。

有一年,当地发生了一种奇怪的植物真菌疫病,方圆几十公里的榆树全部死亡,唯独那棵箍了铁圈的榆树存活下来。

为什么这棵榆树能幸存?专家研究发现,正是那个给榆树带来伤痕的铁圈拯救了它。榆树从锈蚀的铁圈里吸收了大量铁份,对真菌产生了免疫力。

听完这个温暖的故事,不知道她的员工是否感受到温暖;但她的同行,估计要吓怕了:照这个说法,疫病蔓延的时候,只有你能活下来,别人都要死翘翘了吗?

在处理罗静的方式上,汪静波可能没想过同行的感受,尤其是那些像她一样,拿着罗静提供的应收账款合同,借出大笔资金的机构。

罗静与几十家金融机构都有业务往来,已经曝出的尚未兑付的融资项目,歌斐资产是34亿,摩山保理是28亿,云南信托是15亿,还有湘财证券有十几亿,四家加在一起,就已经近百亿了。

难怪汪静波急着报警,她应该知悉罗静欠债实在太多,那些股份卖三遍也还不上,还不如撕破脸,先下手为强。

可是,一旦撕破脸,那破相的就不只是罗静、汪静波,还有那数十家金融机构,知名的,不怎么知名的,为何像瞎子打着灯笼,统统走了夜路?

04 天黑请闭眼

即便是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路,走的人多了,也变成了明路。

神秘又低调的罗静,头上有“商界木兰”的光环,手中握有三家上市公司,到哪儿不是一帮人围着。

虽然这些公司都是花钱买的壳,业绩实在惨淡。但有本事买到壳,就可能有本事把股价炒上去,没准还能炒出个女首富。那些机构,这时候放着好生意不做,到那时候岂不是懊悔不迭。

何况,某些所谓管理财富的机构,管的又不是自己的钱,赚钱了拿提成,赔钱了写道歉信,只要手续齐全,验不出真假是业务能力问题,下一次好好提高,再接再厉。就像汪静波陷进去的那34亿,每一分钱,都来自客户的辛勤劳动。

我们也在辛勤劳动,攒下点私房钱后,也变成他们眼中的客户。不是大客户,也可以做小客户,只要被他们盯上,就会通过各种方式联络:放心地把私房钱掏出来吧,你不理财,财不理你,交给值得信赖的他们,好好理一理。

理来理去,理进了罗静们的口袋。

罗静本来只是位名不见经传的小商人,从2015年开始跃升,不知怎么从中信建投融来几个亿,到香港买下壳公司,借壳上市就有了今天的承兴国际控股。她的巅峰期很短,短到来不及冠上某某首富的称号。可就是这样一个罗静,埋下的雷就已经上百亿了,那些各种名目的首富们,怎甘落后。

重庆首富尹明善,旗下的力帆集团流动负债账面余额高达187.80亿,上市公司近12个月未披露的累计发生的涉及诉讼(仲裁)涉案金额已达14.23亿元。

河南首富朱文臣,去年还被认为拥有120亿元的身家,今年,旗下的上市公司辅仁药业却拿不出6000万的分红款,股份被冻结,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云南首富赵兴龙,旗下的东方金钰已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截至2018年负债高达99亿。

宁波首富熊续强,创造了从成为首富到破产的最快纪录,去年号称身家295亿,今年旗下的银亿集团已经申请破产重整。

还有罗静的木兰汇伙伴,另一位商界木兰何巧女,号称女首善,去年还捐出15亿美金拯救濒危动物,今年就转让了上市公司控制权,并被列入了限制高消费名单。以前的捐款,被曝出多数是假的。

一个首富,一堆债,一身假。

破产重整不可怕,假象戳穿后,阵痛是免不了的。严厉的整顿很必要,任由这些人玩下去,他们可以折腾出更大的泡沫,欠上更多的债务。相比老实巴交的我们,他们胆子是真够大。

就像罗静,如果一个月前,在与好闺蜜的闭门会谈中,汪静波松了口,答应再帮她发行几十亿的产品,那么明年的木兰汇,罗静肯定还是“商界木兰”,聚光灯下走到台上领奖。从这一点来看,汪静波良心还不差。

台上固然风光,走下台来,还得想办法四处融资,借钱、还钱,没个尽头。如今到了狱中,粗茶淡饭之余,应该能睡个好觉了吧。

但是我们倒睡不好了,就在刚刚曝出的消息,上海,号称“车贷第一股”的点牛金融,已经人去楼空。

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人生在世,总有一款产品适合你。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