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中美经贸关系背景下的跨境股权投资机构面临考验

中美经贸关系背景下的跨境股权投资机构面临考验

对于中美经贸关系,一切贸易竞争,本质上是产业竞争。特朗普对具有高度互补性的贸易伙伴实行严格制裁,从贸易理论来看,这似乎难以理解。但从产业竞争来看,维护国内产业,特别是高科技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对于美国来说,是其保持经济优势的基本点。

特朗普政府的这一认识在301调查中表现明显。在301调查令中,美国提出了四项调查目标,有三项立足于技术安全与产业科技:中国政府强制美国企业转让技术和知识产权;中国政府指令并协助企业战略性并购美国高科技资产;中国通过互联网窃取美国企业的技术秘密。

事实上,在贸易政策之外,美国在投资领域的配套措施也在同步推进。在301调查之前,美国对外资产安全审查委员会(CFIUS)进行了重大改革,限制外国资本在美国关键企业中的占股。

在CFIUS的改革中,审查范围聚焦于美国”关键技术公司”,并明确要求,外国政府拥有外国投资者25%以上股权时进行强制审查申报。在对收严自己的外资安全审查之外,美国还撺掇欧盟和日本予以配合。

3月10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布鲁塞尔会见欧盟贸易委员马尔姆斯特伦、日本经济贸易产业省大臣世耕弘成。美国主张三方在外资安全审查方面加强合作。美国的主张一旦落实,未来中国企业并购美、欧、日高科技资产,以及中国国有企业对这些地区投资,都将面临严格限制。

未等美、欧、日三方合作落地,特朗普政府已开始在外资审查方面,释放高压信号。2017年9月13日,特朗普总统以签署总统令的强硬方式,阻止了中资参与的Canyon Bridge Capital Partners,对美国半导体公司Lattice Semi-conductor Corporation的收购。

与以往不同,此次特朗普罕见行使总统特权,并未收到立法机关阻碍。总统令发出不久,在美国参众两院支持下,2017年11月8日,白宫提交了立法议案FIRRMA,专门扩大CFIUS的审查范围、加强审查力度。

受CFIUS力度加强的影响,2018年1月2日,蚂蚁金服宣布放弃收购速汇金(MoneyGram)。该项交易此前策划金额达到12亿美元,被CFIUS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

在蚂蚁金服收购失败之外,CFIUS公布的最新报告显示,CFIUS的受案量近年呈上升趋势,这也从侧面反映了美国对股权投资监管收紧。2015年审查的案件总数基本与前两年持平,2016年审查了173宗交易,比2015年增加约20%。第三方机构数据显示,CFIUS在2017年内审查了超过250宗交易。

值得一提的是,超250宗交易中,中国作为交易方的案件数量第四年高居榜首。在2015年的143个被审查的交易中,有29个涉及到中国投资者,占受审查的交易总量的20.28%,相比于2014年147个中的24个,有微幅上涨。照此趋势,在数据尚未明确的2016及2017年,中资参与的交易极有可能继续在CFIUS审查案件中占有最高的比重,且这一数据将会超过往年。

CFIUS的担忧并无道理。全球合资公司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海外,都不同程度地涉及共享美国技术。IBMCorp.去年与中国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协议,共享前者Watson人工智能系统云计算技术。这项计划将把IBM技术嵌入中国的商业基础设施。此外,特朗普支持者称,微软和通用电气的业务模式,已经导致一些军事应用技术转让给中国,这些技术促进了中国军队和情报机构的现代化。

伴随着CFIUS的收紧和FIRRMA的落地,越来越多的中资企业在海外并购中遭遇”滑铁卢”。数据显示,仅2017年一年,中国企业对美国项目并购的规模就骤降了八成。”

更加严峻的海外投资环境,对国内股权投资机构敲响了警钟。尤其是海外规模并购较大的复星资本、高瓴资本。此次特朗普政府提高投资壁垒,对于类似投资机构的后续投资经营,将是一个很大的变数。

受到冲击的不仅是产业并购资本,私募境外股权基金同样面临考验。密集进行境外股权投资的信中利、光大在此轮美国调整中首当其冲。

信中利投资目前专门下设数只外币基金,累计管理外币基金规模约12亿美元。而光大集团则早在2004年,就与美国Seagate基金管理公司共同投资,发起成立中国特别机会基金Ⅰ。目前中国特别机会基金Ⅰ规模为5000万美元,已投资8个海外企业。中国特别机会基金Ⅱ已于2007年募集完成,总规模2亿美元,单个项目投资规模在1000万到4000万美元之间。此外,中国特别机会基金Ⅲ也已于2011年1月完成募集,总规模4亿美元。

除去境外股权投资占比较高的信中利、光大,境外投资倾向明显的医疗健康领域,也将因特朗普政府的高压受到冲击。医疗健康领域由于较高的行业技术壁垒,境外投资案例明显较多。截至目前,在医疗领域的境外投资中,IDG领投12家企业、NEA投资6个项目、建银国际投资12个项目,而鼎晖投资、纪源资本等私募股权基金也广有涉猎。预计此次CFIUS加大审查力度,医疗健康领域的境外投资,将会面临更高的市场准入门槛。

但特朗普引入的监管变量,还是只局限于特定行业。相对于中美贸易高度互补的劳动力密集型行业,特朗普政府的限制手段,还是集中在资本和技术密集型行业。具体主要包括两类:化学品产业,机械设备产业。

在贸易互补行业中可以看出:劳动密集型行业(轻纺产品、橡胶制品矿冶产品及其制品,机械及运输设备)上,美国对中国进口产品有很强的依赖度。对于劳动成本高昂的美国,并没有承接相应产能的条件。强制实行贸易保护,必然会削减国内人民生活水平,而这是选民所不能容忍的。

但针对中国化工、机械行业的贸易制裁是严厉的。但相比于500亿美金、最高50%的惩罚性关税,打压国内创新技术将会是更具威胁的措施。针对特朗普的关税壁垒,出于对中国经济的长远考虑,中国坚持对话协商,争取谈判主动,仍是最有利的占优策略。

在积极寻求谈判解决之外,中国也在加紧部署贸易反制。中国主要将从初级产品行业、劳动密集型行业,对美国进行贸易限制。具体包括轻纺行业、橡胶行业、杂项行业(包括家具、服装等)。

对于中美贸易摩擦加剧,在净出口层面,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明显的。投资者短期会对中国经济增长做出看空判断。近期作为增长分歧较大的时点,两会的政策利好与美国贸易制裁,后者对短期市场情绪、风险偏好会带来负面影响。

但当把视线拓展到中长期,美国关税政策的具体影响程度,还要视后续双方政策的广度和深度。对于美国方面,保持对中国的产业竞争优势,是比实现中美贸易平衡更加重要的政策目标。出于这种考虑,美国的技术输出限制和股权上限,可能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在中美贸易摩擦加剧的背景下,机遇与挑战并存。美国压缩外资投资领域,在给各投资方提出挑战的同时,也给予了各方新的机遇。

对于股权投资机构而言,相应地采取配套应对措施,确定与改革相符的投资时间、交易架构等战略部署,从而提升在美投资的成功率,就显得尤为重要。特朗普此次制裁,短期冲击必须积极应对。而中长期来看,新监管政策下的境外股权投资,也将是一段相对艰难的路程。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1 comment so far

匿名Posted on5:25 下午 - 10月 17, 2019

律师需要了解跨境私募股权投资的法律依据、审批流程、架构设计(包括FDI、ODI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