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中银原创|海南仲裁委送达规则之优越性分析

中银原创|海南仲裁委送达规则之优越性分析

作者:荆君望    中银律师事务所

  导  言

仲裁送达是指仲裁机构将相关仲裁材料送交给仲裁当事人及其他仲裁参与人,仲裁材料包括仲裁申请书、仲裁通知、组庭通知、开庭通知、裁决书以及对方当事人提交的相关材料等等。送达一方面联系着仲裁程序各环节以及各方的仲裁行为 ,保障仲裁程序的顺利进行,另一方面维护当事人的程序权利 ,使当事人能够充分参与仲裁过程。所以,送达是程序正义的最基本要求和保障,送达方式及其效力的确定对于双方当事人的程序权利、仲裁委的文书的效力具有重要作用。我国《仲裁法》并没有对送达方式作出规定 ,各地仲裁委的规则差距也较大,但是随着科技和通讯方式的发展,“视为送达”规则逐渐被各个仲裁机构关注并认可。本文通过对海南仲裁委员会送达规则的特征及与传统仲裁送达规则的对比分析,论述“视为送达”规则的优越性所在并最终得出结论。

一、仲裁送达规则的特征及原则

仲裁送达规则与民事诉讼法的送达规则不同。诉讼是国家行使公权力解决争议,故诉讼文书的送达方式是法定的,法院及诉讼参与人均需遵守,否则送达不发生法律效力。但仲裁是民间团体接受当事人的权利让渡采取的私权力方式解决争议,仲裁的当事人意思自治这一基本特征决定了法律未对仲裁文件的通知方式作出强制性规定,而把这一问题交由当事人约定。各主要仲裁机构的仲裁规则均对仲裁文件的送达方式做了具体规定,当事人既可通过选择适用的仲裁规则对通知方式作出约定,亦可在协议中直接约定具体的送达方式。

总体来说,仲裁送达规则应当符合以下两项基本原则:其一,正当程序性。仲裁程序作为一种法律程序,应当受到程序正义的约束。仲裁中能否采用某种送达方式,首先要看这种送达方式是否能够保障当事人的程序权利,保障当事人能够获知相关的仲裁信息,这是对送达方式的底线要求。具体而言 ,就是采用的送达方式必须能够提供送达记录,这既能保障当事人的权利,又能证明仲裁机构送达行为的有效性。其二,能够体现仲裁的优势。根据上述仲裁与民事诉讼的区别可以看出,仲裁中的送达方式应当能够凸显仲裁区别于民事诉讼的特点,发挥仲裁意思自治、保密、快捷、经济、灵活等优势,提高仲裁效率,使当事人能以最少的投入获得对争议及时、妥当的解决。所以,仲裁中的送达方式应当在保障当事人程序权利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地实现仲裁的优势,给当事人最充分的选择空间。

二、海南仲裁委员会送达规则之分析

1、海仲送达规则的内容解构

送达规则规定在海南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的第七十条:“(一)当事人对送达方式有约定的,从其约定。(二)除上述第(一)项外,有关仲裁的文书、通知、材料等可当面送达或以邮寄、传真、电子邮件、其他能提供记录的电子数据交换方式或本委认为适当的其他方式送达。(三)本委向当事人或其代理人发送的仲裁文书、通知、材料等,有以下情形之一的,视为送达:1.送达至受送达人的营业地、注册地、居住地、户籍登记地址、身份证地址、口头或书面向本委确认的地址、对外使用的任何有效地址、当事人协议中列明的地址;2.经合理查询不能找到上述任一地点而以邮寄的方式或能提供投递记录的其他任何方式投递给受送达人最后一个为人所知的通讯地址;3.当事人或其代理人收到本委送达的仲裁文书、通知、材料后变更地址而未通知本委的,本委将后续仲裁文书、通知、材料等投递给受送达人原送达地址。(四)送达时间以上述送达方式中最先送达到受送达人的时间为准。”

由以上的规则,我们大致可以看出,仲裁规则中对送达的规定基本上分为两个层次:(1)受送达人地址能查询到的情况下,当面递交或邮寄至受送达人的有效地址(包括当事人约定的送达地址、受送达人的营业地、注册地、居住地、户籍登记地址、身份证地址、口头或书面向本委确认的地址、对外使用的任何有效地址、当事人协议中列明的地址),即视为有效送达。(2)上述地址经合理查询不能找到的情况下,需以邮寄、专递或者可提供投递记录的任何方式投递给受送达人最后一个为人所知的通讯地址,即视为有效送达。另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海仲送达规则中规定了“当事人或其代理人收到本委送达的仲裁文书、通知、材料后变更地址而未通知本委的,本委将后续仲裁文书、通知、材料等投递给受送达人原送达地址”同样视为送达,此条规范很有助于实务中解决送达效率和效果的问题。

2、海仲送达规则与传统送达规则之比较

我国传统的仲裁送达方式主要有直接送达与邮寄送达、留置送达、公证送达与证明送达、公告送达、委托送达、约定送达。由此可以看出我国仲裁送达方式和民事诉讼法规定的送达方式有很多相似之处。

留置送达、公证送达和证明送达都是一种推定送达的方式,这三种方式都需要通过第三方来证明仲裁机构已经实施了送达行为。但是,仲裁机构作为一种民间性的组织,不具有国家权力,能否邀请到第三方作为证明,以及第三方的证明力有多大,在实践中是难以操作的。对此,学者多有诟病,主要原因有以下两点:

第一,关于公证送达与证明送达,仲裁机构的权力没有法律赋予的强制性,在实践中操作难度大。公证送达不仅仅会增加仲裁成本,还有悖于仲裁保密性的特点,因此不值得推广。

第二,关于公告送达,规定这种送达方式的仲裁委不是多数。比如广州仲裁委员会的《仲裁规则》第五十一条规定了公告送达:“自然人下落不明或者用本章其他方式无法送达的,可以适用公告送达。自发出公告之日起,经过六十日,视为送达。国际仲裁案件不适用公告送达。”通常认为在实践中应尽量不采取公告送达的方式。首先,公告送达与仲裁强调效率的价值取向相违背。效率是仲裁追求的基本价值目标 ,通过耗时长久的公告送达来实现各种仲裁材料的送达,无疑大大地降低了仲裁的效率。其次,公告送达违反了仲裁保密性原则。保密性是当事人青睐于仲裁的重要原因,而公告送达必然会将案件的相关情况公开,特别是对裁决书的公告送达,严重破坏了仲裁的保密性。有的仲裁规则规定了公告中不得描述双方当事人争议内容和仲裁程序进行情况,虽然对保障仲裁的保密性起到一定的作用,但同时也难以实现送达的目的,不仅在理论上难以解释,而且在实践中缺乏可操作性。所以笔者认为在应当减少甚至取消这种送达方式,以保证仲裁高效性和保密性的价值取向。

从海仲的送达规则来看,约定送达是首选项,其次是邮寄送达,“本委认为适当的其他方式”作为兜底性条款。所以,可以认为海仲主要送达方式是约定送达和邮寄送达。在实践中,有效送达的重要因素有二,一是地址无误,二是成功送到。然而由于当事人的有效地址常常难以确定,或是由于寄送方式不当等外在因素,导致当事人无法收到文书的事情常有发生。对此,海仲采取了只要满足一定的条件即视为有效送达的送达规则。目前我国已有部分仲裁机构采取此种规定,比如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北京仲裁委、中国海事仲裁委员会、华南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等等。从海仲的送达规则来看,“视为送达”需要满足的条件有:(1)合理查询。查询义务虽然没有具体规定,但由仲裁的本质来看,应当主要在对方当事人;(2)能提供投递记录。以目前科技和通讯之发达,电子邮件、快递、物流等多种方式均可实现;(3)最后一个为人所知的地址。“最后一个”如何确定未明确说明,但这句表述的本质含义就是“为人所知的地址”,一定程度上含有对于送达人要“穷尽送达”的要求。

从仲裁的本质来看,仲裁是由当事人双方自愿订立的仲裁协议引起的,当事人在签订仲裁协议时提供的地址也是基于诚实自愿原则。所以,提供错误地址或者不准确地址一方应当承担因自己的疏忽而造成的相应后果,遵守诚信一方也没有义务费尽心思查找其下落。此外,仲裁机构或仲裁庭作为民间性机构,并没有国家赋予的公权力,在实践中对当事人地址进行査询势必会遇到很多麻烦,不利于提高仲裁效率。因此,由于地址不准确而导致的送达困难,相关的责任应该由当事人来承担,仲裁机构或仲裁庭没有积极查询与核对相关送达地址的义务。因此,海仲的“视为送达”规则能够有效缓解这一矛盾。只要仲裁机构经过合理查询(主要由对方当事人进行),并对送达对象为人所知的地址进行能够提供投递记录的送达,即视为有效送达。这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给了送达对象主动提供有效送达地址的压力,防止其“躺在权利上睡觉”。

三、结语

随着社会科技的发展,新型通讯方式层出不穷,如要对所有可能使用的送达方式逐一试用,显然没有必要。仲裁的民间性、效率性和灵活性决定了“视为送达”规则的逐渐推广适用,送达条件也逐渐放宽。海南仲裁委员会采取了这种较为先进而宽松的送达方式,在保障了送达方式的合法正当性的同时,充分体现了仲裁灵活、高效的优势,为仲裁事业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向。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