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中银原创 | 关于我国物权变动无因性的司法认定

中银原创 | 关于我国物权变动无因性的司法认定

作者:刘文彬  中银(南昌)律师事务所  

物权行为的无因性原则属于物权法学上的一个理论原则,指的是作为物权变动基础之一的物权行为与作为原因行为的债权行为相互分离。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或者消灭不以有效的作为原因行为的债权行为的存在为前提,作为原因行为的债权行为的无效或者被撤销,并不当然因此导致物权行为的不成立或者不生效,物权行为的无效或者被撤销同样不影响原因行为的效力。

物权变动有基于法律行为的物权变动和非基于法律行为的物权变动之分。基于法律行为的物权变动是指以当事人之间的意思表示一致为要件的物权变动;非基于法律行为的物权变动主要有事实行为、继承和受遗赠、法院和仲裁机构关于物权变动的判决和裁决等非基于意思表示一致发生的物权变动。

物权行为的无因性原则是以物权变动存在债权行为和物权行为两个法律行为为前提,显然,它是针对基于法律行为发生的物权变动而言的一项理论原则。债权行为是指当事人双方达成的关于买卖标的物的债权债务关系,物权行为是指当事人双方达成的除债权合意之外的关于转移标的物所有权的合意。

我国《物权法》的相关法律规定如下:“第九条: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第十五条:当事人之间订立有关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不动产物权的合同,除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合同另有约定外,自合同成立时生效;未办理物权登记的,不影响合同效力”;“第二十三条:动产物权的设立和转让,自交付时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从上述法律规定可以看出,我国并不存在所谓的有关物权合意的物权行为,当事人之间设立、变更、转让或者消灭物权,只需达成有关买卖标的物的债权债务的协议,然后再依物权法的规定动产采用交付的公示方式,不动产采用登记的方式即可发生物权变动的法律效果。

故,由此可知:其一,我国的物权变动并不存在所谓的关于转移标的物所有权的物权合意或者说物权行为;其二,我国法律目前尚不承认物权变动无因性原则(尽管学界很大一部分学者赞同此项原则),物权变动应当首先存在合法有效的作为原因行为的债权行为,债权行为的无效或者被撤销将不发生物权变动的法律效果。

参考案例一: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赣民再31号 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景德镇新兴支行与占丽芳、占层松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

基本案情:
2013年1月16日,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景德镇新兴支行(以下简称农行新兴支行)与占丽芳签订《最高额担保个人借款合同》,合同约定自2013年1月16日起至2016年1月15日(额度有效期)止,借款人可以在人民币1700000元的借款本金额度内向贷款方申请借款,占丽芳同意以占丽芳本人商品房及商业用房提供担保(另有抵押清单)。
抵押清单及景房他证字第0918303号房屋他项权证载明本案所涉抵押物为占丽芳、占层松婚后购置的三套房产,属于该夫妻共同财产。
占丽芳于2013年初与李锡斌冒充占层松拍摄合影照片及单身照片,利用拍摄的照片及相关信息资料,找人伪造占丽芳与占层松的结婚证及占层松的居民身份证。同年1月16日,占丽芳在占层松不知情的情况下,与李锡斌一起,提供伪造的结婚证和伪造的居民身份证,以占丽芳、占层松婚后购置的案涉三处房产到农行新兴支行抵押贷款1700000元。
后因争议之一农行新兴支行对抵押登记的房屋是否享有抵押权,再审申请人农行新兴支行不服江西省景德镇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景民二终字第29号民事判决,向江西省高院提起再审。
江西省高院再审认为:抵押权设立有效与否属于物权法范畴,但我国物权法并未采纳物权行为无因性理论,物权法第十五条规定了物权原因行为与物权结果行为区分原则,即物权是否设立不影响物权原因行为效力,但物权原因行为是物权转移的前提和依据,物权原因行为效力如果被否定将导致物权转移的结果行为没有依据,受让人将不能取得物权。因此,要解决该争议问题,首先要分析本案《最高额担保个人借款合同》的效力。

后江西省高院综合全案案情依法认定该担保借款合同合法有效,并结合其他事实依法认定该抵押权成立生效,农行新兴支行可以对三套房产的全部价值享有抵押权。

参考案例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粤民申2369号 李柱森与李柱恩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再审复查与审判监督一案

主旨:由于我国不承认物权变动无因性原则,如果实际物权人举证证明其实际享有物权而名义物权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有合法原因享有物权,名义物权人将不能取得争议标的物的物权

基本案情:
再审申请人李柱森与被申请人李柱恩因房屋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惠中法民四终字第182号民事判决向广东省高院提起再审请求法院判决李柱恩迁出涉案房屋,交付李柱森占有、使用。

广东省高院审查认为:虽然李柱森取得了涉案土地的《集体建设用地使用证》,但其并未提供其出资购买土地、兴建涉案房屋并实际占有使用的相关证据。由于我国不承认物权无因性,李柱森对其主张理应进行举证,而李柱恩已提交证据证明其是涉案土地和房屋的实际权属人。故二审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认定李柱森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并无不当。

结语

物权变动无因性原则由来已久,它在保障买受人和第三人的权利、维护市场交易的稳定性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我国目前民法部门(主要是物权法)中尚未确立物权变动无因性原则无疑是一种缺憾,期待我国物权法或者正在编纂的我国第一部民法典可以在适当的时机对该原则作出适合我国国情的适当引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中银律师事务所观点。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