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新华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与湖州港城置业有限公司破产债权确认纠纷案

新华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与湖州港城置业有限公司破产债权确认纠纷案

1.新华信托(原告):

(1)在信托计划成立前,被告向原告出具了4份股东会决议,按照股东会决议记载,全体股东决定向原告进行信托融资。证实双方有债权融资的真实意思表示;

(2)原告与被告之间的法律关系具有以下债权投资业务特征:有明确投资期限;约定固定利息;原告对净资产无所有权;原告通过向被告委派董事的方式对日常运营进行监控,确保对被告日常经营管理的知情权和重大事项的最终决策权;不参与日常经营活动。

(3)按照协议约定,被告要向原告偿还其以资本公积、股权转让款名义投资14,400万元的本息,这进一步证实了股权转让仅仅系让与担保措施。

2.港城置业(被告):

(1)无论是工商登记变更还是指派董事,都说明新华信托按照协议约定受让了股权,并行使了股东权利,实际参与港城置业的管理,既有股权投资之“名”,又有股权投资之“实”;

(2)资本公积金,按照公司法规定,股东不得向公司请求返还;

(3)原告以原、被告之间存在物保,反推原、被告之间存在借款关系,有违担保法上主债权、从债权相关规定。即物保的设定,并不代表着其所担保的主债权就存在,也不代表其主债权性质就是借款。

裁判摘要:

1.在明股实债的问题上,要区分内部关系与外部关系:对内部关系产生的股权权益争议纠纷,可以当事人之间的约定为依据,或是隐名股东,或是名股实债;而对外部关系上不适用内部约定,第三人不受当事人之间的内部约定约束,而是以当事人之间对外的公示为信赖依据。加上港城置业面临破产的特殊语境,法院选择适用公司法的外观主义原则保护第三债权人的利益。

2.新华信托系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获得信托业务的,具有金融许可证、受银监委监管的中外合资企业。新华信托作为一个有资质的信托投资机构,应对此所产生的法律后果有清晰的认识。

3.新华信托提出的“名股实债”、“让与担保”等主张,与本案事实并不相符,其要求在破产程序中获得债权人资格并行使相关优先权利并无现行法上的依据,故本院对其主张依法不予采纳。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