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瑕疵出资股东能否行使股东知情权?

瑕疵出资股东能否行使股东知情权?

广州仲裁委员会

前言
行使股东知情权通常是小股东行使股东权利最重要的第一步,股东知情权也是公司纠纷的主要类型,在近年来,该类纠纷数量一直在增长,但对于存在出资瑕疵的股东,其能否行使股东知情权呢?

争议观点
取得股东资格是股东行使知情权的前提。对于瑕疵出资股东能否行使知情权的争议原因就在于,股东出资义务的履行与取得股东身份,两者之间是否存在必然的联系。

观点一,股东指的是公司资本的出资人和股份的持有人,因对公司进行了出资而获得了股东身份,享有相应的权利义务,因此在瑕疵出资的情况下,不能享有股东知情权。

观点二,股东出资与股东身份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对公司进行出资是股东的应尽的义务,但并非其取得股东身份的必要条件。因此,瑕疵出资股东在其未丧失公司股东身份之前,仍可行使其股东权利。

案例
夏海军与宿迁市佳宏酒店有限公司、周青股东知情权纠纷
案号:(2017)苏13民终671号

简要案情:
佳宏公司由夏海军、周青设立,二人均为公司股东,认缴的出资数额均为100万元,2014年9月,夏海军离开佳宏公司,此后佳宏公司未召开过股东会,也未向夏海军分配利润。2016年11月3日,夏海军以对佳宏公司经营现状所知甚少,需要了解公司实际经营情况为由,向佳宏公司邮寄一份股东知情权申请书,要求查阅或复制公司的所有资料(含公司所有会计账簿、原始凭证、契约、传票、通知等)。佳宏公司于2016年11月4日签收了邮件,并未书面回复夏海军。庭审中,佳宏公司以夏海军至今未按公司章程规定履行出资义务为由,认为其不具有股东资格,不享有股东权利,无权行使股东知情权。

裁判意见节选:
本院认为:根据佳宏公司章程记载和工商登记,夏海军是佳宏公司股东。根据佳宏公司章程记载,该公司两名股东夏海军、周青的出资额均为100万元,出资方式均为货币出资……。本案中尚无证据证明夏海军履行了股东出资义务。但是,作为公司章程记载和工商登记的股东,未经法定程序解除其股东资格的情况下,其股东资格并不被法律当然否定。……在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况下,公司可以根据公司章程或者股东会决议对其利润分配请求权、新股优先认购权、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等股东权利作出相应的合理限制。……但知情权具有共益权性质,是股东了解公司经营情况的固有权利,没有直接的财产内容或不完全体现为财产性权利,与出资义务的联系程度较远,如因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而对其知情权予以剥夺,缺乏法律上的合理性。如前分析,本院认为,尽管夏海军在本案中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完成了佳宏公司章程规定的出资义务,但其要求对佳宏公司行使知情权,查阅公司财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并不违反公司法规定,应予支持。

案例延伸分析
上述案例所展示的如今主流裁判观点,大多裁判机构都是采纳了文初观点二的意见,根据《公司法》及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的相关规定,瑕疵出资并不会影响股东身份,公司或其他股东可以针对瑕疵出资的行为提起其他诉讼,但不能以瑕疵出资为由阻碍股东知情权的行使。由此来看,瑕疵出资并不影响股东行使知情权,主流裁判观点也不支持股东会决议以此为由限制或剥夺股东知情权。

对于股东而言:
瑕疵出资不影响股东行使知情权,对于股东利益的维护显然是十分有利的,从上述判决可以看出,裁判意见含有两重意思,第一是明确股东知情权属于股东的基本权利,在拥有股东资格之时,其知情权不应被限制剥夺;第二是股东的权利义务相统一,在享有股东权利的同时,应承担股东的义务。而股东对于公司最主要的义务就在于出资义务,其他股东或公司可以据此要求瑕疵出资股东在应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不能清偿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对于公司以及其他股东而言:
1.股东出资瑕疵,属于违约行为。对此,公司或其他股东是否可以采取股东会决议将瑕疵出资股东除名的方式防止瑕疵出资股东“滥用”知情权呢?
根据已有案例,裁判机构对此持否定态度。在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2013)成民终字第5185号案中, 公司以瑕疵股东未实际出资为由,作出《关于解除何星海股东资格的股东会决议》,该决议对股东包括知情权在内的权利暂时予以冻结。但对于该份决议,两审法院均不认可,其在裁判意见中认为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七条限制的是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股东的自益权,也即股东获得财产利益的权利。而与股东自益权相对应的是股东共益权,即股东对公司重大事务参与管理的权力,包括知情权等,股东知情权属于参与公司经营管理的共益权性质,故不应包括在该条所规定的可限制的范围内。

2.但公司以及其他股东就没有其他方式可以防止瑕疵出资股东“滥用”知情权了吗?
对此小编认为可以从出资协议或章程中入手,在其中约定限制瑕疵出资股东行使知情权的相应条款,并事先经过股东事先的一致同意。一方面,通过事先约定限制瑕疵出资股东暂不得行使股东知情权的形式,应属于对行使股东知情权附加限制性条件,但未禁止或剥夺相应股东行使股东知情权的权利,而相对应的出资义务是股东的最基本义务,这样设定符合公平合理原则;另一方面,股东知情权属于共益权,其实质上仍是财产权,而并非人格权,对此,各方通过合意对此进行限制并未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在(2018)闽04民终1727号判决书中,当事人通过协议书的形式,以100万元作为对价放弃了2015年之前的股东知情权,法院对该协议书的效力予以认可,认为此约定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双方应按该约定自觉履行。

因此,全体股东可事先在出资协议或公司章程中约定:限制瑕疵出资股东行使知情权,以此在一定程度上预防股东知情权被瑕疵出资股东滥用。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