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管理人主张董事对股东出资承担相应责任获法院支持

管理人主张董事对股东出资承担相应责任获法院支持

管理人依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代表债务人提起诉讼,主张公司的发起人和负有监督股东履行出资义务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协助抽逃出资的其他股东、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实际控制人等,对股东违反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出资承担相应责任,并将财产归入债务人财产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案情简介

斯曼特微显示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斯曼特公司”)成立于2005年1月,系外国法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股东为开曼斯曼特公司,认缴注册资本额为1600万美元。根据公司章程规定,公司成立后90天内股东应缴付出资300万美元,第一次出资后一年内应缴付出资1300万美元;开曼斯曼特公司经多次出资及强制执行后,仍欠缴出资4912376.06美元。

2013年06月03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对于深圳斯曼特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深圳斯曼特公司管理人代表公司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未尽到勤勉义务为由主张深圳斯曼特公司董事胡秋生、薄连明、史万文、贺成明、王红波、李海滨对深圳斯曼特公司股东欠缴出资所造成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法院判决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作为深圳斯特曼公司的董事,应当积极通过董事会会议就追缴股东欠缴出资事项作出决策;但是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董事对公司损失承担责任,系因董事作出了某种积极行为,并导致公司受到损失,在董事消极未履行某种勤勉义务,且该等消极未履行与公司所受损失并无直接因果关系的情况下,董事不应当受到追责。

因此,判决驳回深圳斯曼特公司的诉讼请求。深圳斯曼特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分析

本案系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一审和二审法院认定的争议焦点均为被告作为深圳斯曼特公司董事,是否应对公司股东所欠出资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二审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载明:

本案中,深圳斯曼特公司股东未按公司章程规定按时足额履行出资义务,深圳斯曼特公司有权请求股东向公司依法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出资义务是股东的基本义务,但非公司董事的法定义务。在股东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时,董事或因协助股东抽逃出资、或因负有监督职责而未履行、或因对增资未尽忠实勤勉义务等情形而承担相应责任,但不应将股东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责任一概归因于公司董事。如果董事仅仅只是怠于向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催缴出资,以消极不作为的方式未尽忠实勤勉义务,而该不作为与公司所受损失之间没有直接因果关系,那么要求董事对股东未履行全面出资义务承担责任,则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据此,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

在公司章程没有明确规定其负有监督股东履行出资义务、没有证据显示其消极未向股东催缴出资与公司所受损失存在因果关系情况下,深圳斯曼特公司请求上列六中方董事对股东欠缴的出资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于法无据。

因此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律师提示

出资义务是公司股东的基本义务,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将可能对公司及公司债权人的利益造成严重损害。

一般情况下,公司及债权人仅可请求未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依法履行出资义务或者在未出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但是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公司及债权人还可要求其他股东、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等承担连带责任:

一、一般情况下

1、股东/发起人对于设立公司非货币性财产出资不实之差额补足的连带责任

根据《公司法》的规定,无论是有限责任公司还是股份有限公司,作为设立公司出资的非货币性财产出资不实的,公司设立时的其他股东/发起人应当承担连带责任。需要予以关注的是,此项规定仅适用于公司设立时非货币性财产的出资不实,而不适用于公司增资情况下的出资不实。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三十条:有限责任公司成立后,发现作为设立公司出资的非货币财产的实际价额显著低于公司章程所定价额的,应当由交付该出资的股东补足其差额;公司设立时的其他股东承担连带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九十三条第二款: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后,发现作为设立公司出资的非货币财产的实际价额显著低于公司章程所定价额的,应当由交付该出资的发起人补足其差额;其他发起人承担连带责任。

2、股东/发起人对于未按公司章程缴足出资之补缴出资的连带责任

根据《公司法》的规定,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未按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缴足出资的,应当补缴,其他发起人应承担连带责任。需予关注的是,《公司法》的该项规定仅适用于股份有限公司,而不适用于有限责任公司。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九十三条第一款: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后,发起人未按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缴足出资的,应当补缴;其他发起人承担连带责任。

但是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以下简称“《公司法司法解释三》”)中,将此项规则的运用拓展至有限责任公司。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

第一条:为设立公司而签署公司章程、向公司认购出资或者股份并履行公司设立职责的人,应当认定为公司的发起人,包括有限责任公司设立时的股东。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

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公司或者其他股东请求其向公司依法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已经承担上述责任,其他债权人提出相同请求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股东在公司设立时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依照本条第一款或者第二款提起诉讼的原告,请求公司的发起人与被告股东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公司的发起人承担责任后,可以向被告股东追偿。

3、未尽职董事和高管对于增资时未履行出资义务之补缴出资的连带责任

关于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对于补缴出资的连带责任,《公司法司法解释三》虽然进行了规定,但是对其适用进行了严格的限制:

一方面,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仅对公司增资时股东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导致的补缴出资承担连带责任,而无需对公司设立时股东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导致的补缴出资承担连带责任;

另一方面,需要承担连带责任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仅限于未尽《公司法》规定的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而导致出资未缴足的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即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承担连带责任的前提是其未尽到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并且其未尽职与股东未缴足出资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此外,如上面第2部分所提到的,该项规定同时适用于有限责任公司与股份有限公司。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

十三条第四款:股东在公司增资时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依照本条第一款或者第二款提起诉讼的原告,请求未尽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义务而使出资未缴足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承担相应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承担责任后,可以向被告股东追偿。

二、公司解散的情况下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的规定,在公司解散的情况下,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时,债权人可以主张未缴出资股东以及公司设立时的其他股东或者发起人在未缴出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此项规定与上面一中的第2部分提及的《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三条的规定类似,但是需予关注的是,在此处规定的公司解散的情况下,不再关注出资期限是否届满,只要存在未缴出资的情形,均可适用本条款规定的相关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

第二十二条:公司解散时,股东尚未缴纳的出资均应作为清算财产。股东尚未缴纳的出资,包括到期应缴未缴的出资,以及依照公司法第二十六条和第八十条的规定分期缴纳尚未届满缴纳期限的出资。

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时,债权人主张未缴出资股东,以及公司设立时的其他股东或者发起人在未缴出资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

三、公司破产的情况下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的规定,在公司破产的情况下,公司的发起人以及负有监督股东履行出资义务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对股东违反出资义务承担相应责任。

此项规定虽然是在《企业破产法》的法律框架之下,但是其基础依然是《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在具体适用时也需要遵循《公司法》的各项要求。此外,与上面提及的公司解散的情况一样,公司破产的情况下也无需关注出资期限是否届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

第二十条 管理人代表债务人提起诉讼,主张出资人向债务人依法缴付未履行的出资或者返还抽逃的出资本息,出资人以认缴出资尚未届至公司章程规定的缴纳期限或者违反出资义务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为由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管理人依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代表债务人提起诉讼,主张公司的发起人和负有监督股东履行出资义务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协助抽逃出资的其他股东、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实际控制人等,对股东违反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出资承担相应责任,并将财产归入债务人财产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