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冯仑:我心目中的任正非

冯仑:我心目中的任正非

本期内容选自冯叔最新音频节目《冯仑商业私房话》

任正非是今天中国商界最能立得住的一个名字。

 

从我听说到了解任正非这个人,快 20 年了。第一次听说任正非的时候,我对他了解很浅。因为他总是很低调,而且不怎么见媒体。直到有一天,有一个朋友告诉我,任正非要约我聊聊,他看过我的书《野蛮生长》。老任能找我聊什么?他在电讯、制造业,是年龄比我还大的企业家,而我是一个做房地产的,当时我觉得这个事好像有点不搭调。

 

那次和任正非聊天,印象就一个字——「大」。第一个,块挺大,他个子高,身形比较大。第二个,格局大。我们做房地产那会儿,只盯着一块地,一件事,他说的是全世界的事。第三个,视野大。他讲事情横着讲、纵着讲,讲了很多历史,也讲了很多国外见闻。

 

他讲的事,跟别人聊天不一样。很多时候碰到企业家也好,商人也好,做买卖的也好,聊的事都小,比如说自己怎么赚了钱,怎么牛。任正非讲得很宽,喜欢谈一些辽远、空旷的事,或者说纵向垂直很深的事。

▲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一直以来十分低调

之后我们没有再多联络。后来有一天,华为的人突然给我电话,告诉我,任总请我参加一个活动。这很少见,因为华为的活动,跟房地产业没有什么关系。任总也不太喜欢论坛之类的事。正因为这样,我一定要去。活动是在北京西边的一个地方办的。当时进了胡同,一看是个院子,摆了两个横排对坐,像吃西餐的桌子。

 

突然抬头,看到柳传志下车了。我很好奇,说「柳总,今儿这是什么活动啊?」柳传志也不知道,「老任说来,我就来了」。现场有中关村老领导,有教育部领导,有党工委领导,还有文化人。这是个非常奇怪的组合。我不知道这局攒的什么事。就像之前讲的,我对他第一印象是「大」,所以当时我以为任正非不会去做生意上的小事儿,找我们,一定是大事儿。

那会儿是初春,天气特别好,树开始发芽了。当时他们在院子里临时挂了一个幕布,循环播放片子,有时候映出的像战火、烽火硝烟,有时候又有很多年轻人在街头演讲、唱歌。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活动。任总过来了,谁也不好意思问,几十个人就在那寒喧。

开会以后,任正非开始说,「今天请大家来,就是为一件事」。在场的人都以为是特大一件事,找来这么多各种各样的人。结果没想到,他是请朋友们来帮忙想校训。

 

▲ 2018年都匀一中团队到华为参观学习

任正非母校在贵州都匀,是一个很老的学校,叫都匀一中,老到嘉靖年间就能找到这个学校的起源。任正非的父亲也曾在这个学校当过校长。都匀一中出了任正非这么一个大企业家,现任校长希望他捐款支持。捐钱可以,但老任非要问校训是什么。校长答不上来,没人想这个事。

 

老任跟校长说,「如果你不把校训搞清楚,不讲清楚为什么要办学校?怎么样办学校?办成什么样的学校?你不说清楚这个事,那我不能给你钱」。

 

校长也说不清楚,于是老任告诉校长,「你要说不清楚,我来帮你说清楚,我找朋友来帮你说清楚,然后你们都认可,就按这样做,我就支持你」。

 

当时大家听了这次活动的缘由,一下都特别兴奋。这是一个私事,但又是一个公事,是自己的事又是别人的事,关键是大家从来没想过这个角度,捐一笔钱给学校,一定要学校把校训讲清楚。我事后一想,确实很有道理,一件事不在于钱在于理,不在于事,在于它的起源和发心。

▲《社交网络》|扎克伯格曾经说「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如何才能更好地把更多的人联系起来,这才是我的初心和梦想」

大家拿起桌子上的资料看,才发现资料特别多。中国著名学校的校训全齐了,甚至还有民国时候的校训。这下把在场的人给难住了。任正非还给播了一段视频,讲的是一中的历史。大家看完视频看资料,边看边写。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校训挺有意思,挺有讲究。有的往大里写,有的往小里写;有的写给学生,强调品格;有的写给校长,讲的是办学宗旨;有的写给时代,爱国、敬业。

 

最后任正非让大家把意见都写在纸上,认真搜集起来,说他回去跟学校再研究。过了一段日子,任正非还把这事情的结果跟大家做了反馈,把最终定好的校训告诉了大家。校训是六个字:

「立志 · 崇实 · 担当」

这校训是讲给学生听,也是讲给学校听。他希望学生立志、崇实、担当。他对学校有期许,要办一个长远的一百年、两百年的学校,要踏踏实实办学校,别务虚,最后学校要担当起时代、社会给的责任。其实这六个字里面,也有他自己的身影。作为一个企业家,以及今天华为所做的事,就是立志、崇实、担当。

▲都匀一中官网

今天我想起这件事还是很感动。任正非为了给一个学校捐一笔钱,这么大动静,请这么多朋友,花这么多精力,就为了研究学校的办学宗旨、校训,要赋予这个学校一个灵魂,明确学校发展的愿景和方向,同时再给一笔钱,让一中按照这个方向把学校办好。

原来,老任除了我认识到的「大」,其实还「轴」。这个「轴」就是坚持,在一个理儿上较劲。一旦较上劲了,就倾所有之力把这件事搞定,做透。我还没有看见过一个人,哪怕大学校长,大教育长,在一个校训上花这么大精力。今天我回味过来,理解我们跟任正非的差距,就是我们在一些理儿上不够较劲,不够往深里凿,不够当真,不够坚持,不够用心。 

所以他能够 30 多年如一日,坚持一个企业之于他自己内心的理,那个劲,然后埋头、低调,就像他研究这个校训一样。这么较劲的事,不大容易做出来,任正非真是挺牛的一个人。

 

我第三次跟任正非打交道是间接交道。当时中央提出混改,有一个大央企的领导联系我,他们希望华为参加混改,华为想要什么条件给什么条件,各方面都很多优惠,绝对给足利益。

 

我给华为的一位顾问打电话,他和任总有很多交流,也写了不少讲华为的书。他听了一半就说,你别谈了,这事不行。原来,老任定了一套华为原则,「占便宜」的事不做:

  1. 占别人便宜才做事,一定是机会主义。一个机会导向的商人,不可能有自己的事业。

  2. 天天 「占便宜」,怎么发展战略?所以「占便宜」的事儿华为不做,只按自己的战略去做。

  3. 一件事首先上来就给好处,让华为去做平时不干的事,去做不重要的事,肯定不行。

几年前,美国有一家公司,这家公司不赚钱,但是想卖,希望以 400 万美金的价格卖给华为。当时这家公司和华为做的业务一点都不沾边,没什么收购的必要。

任正非看完后,却在 400 万的基础上又加了 50 万,买下了这家公司。为什么呢?因为他研究后认为,这家公司的业务和未来华为的业务会在战略上有重合。果然,几年之后,当华为的战略发展到那个阶段的时候,这家公司足足帮华为赚了好几个亿美金。那个顾问说,这就是华为,归结起来一点,就是「占便宜」的事不做,只做跟战略、跟业务相关的事。

从这件事和前面校训那件事,我感觉到,真正好的一个企业家,一定是有原则的,有一个他自己的「理」,而这个理,这个原则,就是他发心的开始,也是立志的根据,更是他站稳脚跟的理由,同时也是他一生追求的理想,最后也是他做事的方法以及判断是非的边界。这个东西我们把它叫做价值观,是一个企业立身的根本,也是它的护身符。

 

今天,「任正非」这三个字之所以赢得这么多尊重,华为之所以做到今天的市场地位,跟任正非的这些理念、这些特质是分不开的。正是这样一个独特的品质,使华为在通信、消费电子还有 5G 等领域,站到了行业的前端,进入到全球竞争的制高点。也正因为这样,惹了美国,事惹大了,担当就大,在贸易战中,在经济摩擦当中,也受到了考验。

 

这就是我心目中的任正非。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