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上市公司绿大地造假诈骗获刑案

上市公司绿大地造假诈骗获刑案

吴浩(2013)昆刑一初字第97号案诈骗案判决

审理法院

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

(2013)昆刑一初字第97号

案由

诈骗罪

审理程序

一审

审判人员

杨国晖

李世超

熊灿

裁判日期

2014-01-17

案例正文

关联文书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云南省昆明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吴浩,男,1978年7月25日出生,汉族,出生地安徽省无为县,研究生文化。2012年11月20日因本案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2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云南省看守所。

辩护人李银杰,北京市王玉梅律师事务所律师。

案件概述

云南省昆明市人民检察院以(2013)昆检刑诉字第33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吴浩犯诈骗罪,于2013年7月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昆明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杨跃伶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吴浩及其辩护人李银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3月至2010年12月,中国证监会对云南绿大地公司违规披露信息调查期间。原云南绿大地公司董事长何学葵(另处)为了使云南绿大地公司不受到中国证监会的处罚或是减轻处罚,不使案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在寻找中国证监会的领导疏通关系的过程中,被告人吴浩以能帮助何学葵为由,骗取了何学葵900万元人民币,后被其挥霍。

针对上述指控,公诉机关当庭出示了本案的报案材料、抓获被告人经过、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吴浩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之规定,构成诈骗罪,依法应予以惩处。

被告人吴浩及其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及所出示的指控证据均无异议,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吴浩收到何学葵的钱后,也做了相应的工作,主观恶性较小,事后也承诺退还收受款项;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数次口供均稳定一致,并退回了部分赃款,有悔罪表现,此次犯罪,系初犯、偶犯,综上,请对被告人吴浩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

一审法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0年3月至2010年12月,中国证监会对云南绿大地公司违规披露信息调查期间。被告人吴浩以能帮助云南绿大地公司董事长何学葵(另处)疏通中国证监会高层领导关系,使得中国证监会对云南绿大地公司免予或减轻处罚,并保证案件不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为由,多次以需要活动经费的名义,骗取了何学葵共计人民币900万元,除被告人吴浩退还人民币30万元及其亲属代其退缴赃款人民币100万元以外,其余款项被其挥霍殆尽。

以上查明的事实,有公诉机关当庭出示经法庭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1、立案决定书、被告人吴浩到案经过证实:2012年9月26日,原云南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何学葵向云南公安厅经侦总队举报吴浩等人诈骗其2000余万元的犯罪事实,同年9月29日云南公安厅直属公安局决定对案件进行立案侦查。同年11月20日21时25分,公安民警在北京市亦庄林肯公寓4号楼801室将被告人吴浩抓获归案。

2、被害人何某某陈述证实:2010年5月初,中国证监会稽查局调查绿大地公司时,连琦说云南证监会要坚决处理绿大地公司的问题,李永祥认识吴浩,吴浩跟证监会高层领导的关系非常好。我和连琦到北京找到了李永祥,李永祥引荐我和连琦见了吴浩,并告诉我绿大地公司的事情现由吴浩来负责打理,吴浩是北京一个基金公司和投资公司的负责人,他的合作伙伴都是一些高层官员。吴浩告诉我,他自己就是证监会高层领导的代理人。我问吴浩了一些非常专业的问题,吴浩都能答出来,当时他还举了一些案例,如广西的两面针、安徽的科大股份、河南的莲花味精等都是他们解决的,我就很相信吴浩。当时吴浩告诉我,要解决绿大地这个事情要花2000万,让绿大地公司只受到行政处罚,我也答应了吴浩。吴浩当时要求先给500万元,做活动经费,具体怎么给,吴浩会让李永祥跟我联系。我们从北京回来的当天,连琦给了我一个李永祥的卡号,我就让赵海丽从我招行的金葵花卡汇款500万到李永祥给的卡上,具体经办是赵海丽,细节我不知道,当天连琦告诉我500万元李永祥已经收到,已经转到吴浩老婆的卡上了,转款的单据由连琦保管。事后,深圳交易所通知我去做一个调查谈话,我就通过连琦通知了吴浩,吴浩打电话告诉我不要担心,深圳交易所不会有什么处罚,最多就是个批评、警告处罚。吴浩还从北京飞到深圳来安慰我,并告诉我500万已经送到证监会某个副主席的手上了,让我安心,证监会领导会帮我解决绿大地公司的问题的。我就带了公司的相关人员去了深圳交易所,调查之后,深圳交易所给我们公司做出的公开谴责的处罚。大概是2010年6月初,吴浩通过连琦告诉我证监会派来稽查的人快要走了,走之前会来搜查,让我赶快清理下公司。当时,我就交代赵海丽等人,让他们赶快看看自己的办公室,有什么对公司不利的材料赶快清理下。事后,证监会派来稽查的人来了我们公司搜查,就在赵海丽办公室搜查出了很多对公司不利的材料。导致现在绿大地公司到了这个地步。后来,李永祥告诉我,现在解决问题的难度很大,要加1000万,也就是要3000万了,并且连琦说要另外给李永祥200万。我就立即安排赵海丽从我的招商银行金葵花卡上转1200万,当时李永祥,连琦,赵海丽都在。事后我问了下赵海丽,赵海丽告诉我,她取了1200万元,并按照连琦的要求把这笔钱存到光大银行滇池路支行的罗云华那里。2010年7月份,我在北京,连琦打电话说需要150万,钱的具体用途连琦没有说,因为赵海丽不在,我就打电话给赵海艳让她取钱给连琦。2010年10月份,连琦找到我,对我说事态发展仍然在可控范围内,但是要800万到1000万元继续活动,当时我从正面渠道得知公安机关要介入,和她说的情况有出入,当时我对她产生怀疑,不打算再给她现金,于是连琦提出来用我原来借给她的770万来活动,那笔钱就不再还给我了,我想这笔钱能不能回来也不一定,而且我想尽快了结此事,不要移送公安机关,所以就答应她了。当时我们只是口头的承诺,没有书面的凭证。到了2010年9、10月份的时候,我在北京和吴浩见面,我告诉吴浩,云南绿大地违规披露信息的案件要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了。吴浩让我放心,云南绿大地违规披露信息的案件还在中国证监会,案件还在掌控中,不会移送司法机关处理。还告诉我连琦和李永祥转给他的钱不够。并当我的面打电话给李永祥,把电话调成了免提,在电话里对了账,结果李永祥只给了吴浩700万。我就打电话给了连琦,让连琦再转钱给吴浩,后来我得知连琦又转了200万给吴浩,一共是给了吴浩900万。直到2010年11月份,云南省公安厅已经对云南绿大地公司的案件立案侦办了,我打电话给吴浩,吴浩仍然告诉我案件还在掌控之内,他可以引导案件走向。我觉得吴浩说的不靠谱,就没有联系吴浩了。2010年12月我就让连琦一直盯着吴浩还钱,但吴浩一直没有还钱。

3、证人证言

(1)连某证实:2010年4月份的时候,何学葵找我帮她找人疏通中国证监会领导的关系,向中国证监会的领导行贿,使得中国证监会稽查局对云南绿大地公司违规披露信息一事作出不处罚或者减轻处罚。我找到了李永祥帮忙,李永祥找来了一个叫做吴浩的人,吴浩自我介绍说,他是做私募基金的,认识中纪委和证监会的高层领导。李永祥告诉我,吴浩要价1500万,并承诺他可以让中国证监会稽查局不要对云南绿大地公司进行调查,不查云南绿大地公司的账。我跟何学葵说了之后,何学葵认为1500万太多了,只答应给700万。我把话传给李永祥,最终吴浩也答应了只收700万元。何学葵知道后决定见吴浩一面,当面谈关于云南绿大地公司的相关事情。后来,我、吴浩、李永祥在北京与何学葵见面,何学葵与吴浩聊了一些云南绿大地公司的问题,通过聊天,何学葵感觉吴浩很专业,就相信了吴浩。接着,何学葵让我帮忙转700万给吴浩,李永祥把他的建行账户给我,我再通知何学葵或者赵海丽让他们转500万给李永祥,由李永祥再转钱给吴浩,何学葵前后也拿了600万的现金给我,我陆续转给了李永祥,由李永祥转给吴浩,何学葵怕吴浩是骗子,所以1300万也没有全部转给吴浩,到最后只转了900万,李永祥先借了400万去用。李永祥把700万转给吴浩后,中国证监会稽查局还是到云南绿大地公司进行调查,而且还搜出很多东西,包括账册,扣留了很多材料。还把案件移送到云南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我记得,中国证监会稽查局对云南绿大地公司调查后,何学葵又通过李永祥多给了200万给吴浩。最后吴浩也没有帮上什么忙。何学葵被拘留后,我一直盯着李永祥催促吴浩把钱还回来,吴浩一直都说他愿意还钱,然后一直以各种借口拖着不还,再接着,吴浩就换了手机号,也搬家了,怎么也联系不上。李永祥还通过北京的朋友寻找吴浩,但是一直没有找到。我认为吴浩一直在骗何学葵、我和李永祥。他只是吹嘘自己认识王岐山的秘书和中国证监会、中纪委的领导,并能帮助何学葵处理云南绿大地公司的问题,让何学葵向高层官员行贿,骗取了何学葵900万元。

(2)李某某证实:2010年4月份的时候,我通过朋友小侯认识一个叫做吴浩的人,在聊天的时候,小侯跟我介绍说吴浩是在北京做私募基金的,而且做的非常好。我就跟小侯和吴浩聊了云南绿大地公司由于违规披露信息被中国证监会调查的事情,也跟他们聊过我和云南绿大地公司的何学葵认识,何学葵也在让我找人帮忙,想向中国证监会的领导疏通关系,使得云南绿大地公司不被处罚或者被减轻处罚,小侯和吴浩当时也没有多说什么,我和吴浩相互留了电话。第二天,吴浩就打电话给我约见面,我们见面后,吴浩说云南绿大地公司出的问题,不是什么大的问题,原来有一家上市公司像云南绿大地公司一样出了问题,而且问题比绿大地公司更严重,是他出面疏通关系,最后问题也解决了。他也跟我说过他认识中纪委和中国证监会的高层领导。他跟我聊了很多上市公司的问题,说的很专业,我也就比较相信他了。吴浩告诉我,他出面帮助何学葵,让中国证监会稽查局不要对云南绿大地公司进行调查,不查云南绿大地公司的账需要1500万左右,我就打电话给连琦,让连琦转告何学葵,何学葵又通过连琦传话给我,告诉我只给700万,我就当面告诉吴浩,吴浩也很爽快的答应了收700万。随后,何学葵就要求我带她当面见吴浩。何学葵在北京与吴浩见面后聊了一些云南绿大地公司的问题,通过聊天,何学葵感觉吴浩很专业,就相信了吴浩。接着,何学葵就转700万给连琦,连琦再陆续转给我,我都陆续转给吴浩了。我把700万转给吴浩后,中国证监会稽查局还是到云南绿大地公司进行调查,而且还搜出很多材料,包括账册。导致了案件最终移送到云南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云南绿大地公司被搜出了很多材料之后,何学葵很不满意,问我当时吴浩答应给他700万,他能让中国证监会稽查局不对绿大地公司进行调查,不查绿大地公司的账册。我打电话问了吴浩,吴浩还骗我说该让中国证监会稽查组调查的就让他们调查,证监会稽查组在昆明只是做一个形式上的调查,不会深入调查,追究责任的。然后,吴浩就跟我说,云南绿大地公司被查出了很多虚假的材料,事情不好办了,让何学葵把价钱加到1600万。后来,中国证监会高层领导来昆明之前,吴浩跟我说他已经疏通好了关系,但是对方提出必须先收200万的现金。何学葵也同意先转200万给吴浩。事后,中国证监会的副主席李小雪的确到了昆明,但是我听何学葵说,李小雪根本不是来处理云南绿大地公司的事情,是来昆明办自己的事情。何学葵就跟吴浩翻脸了,并让吴浩把钱退出来。吴浩说他自己没有钱,钱已经付给别人。他说他愿意还钱但是就一直拖着不还。何学葵、连琦一直让我催促吴浩还钱。2012年8月16日,吴浩还了20万元到我卡上,同年9月30日,又还了10万在我的卡上,后来我一直催促吴浩还钱,吴浩不仅不还钱而且还不见我,经常关机,最后还搬了家。最后我以帮吴浩买玉手镯为由,吴浩才来见我,吴浩还是不还钱,我才让他给我写下900万的欠条。我认为吴浩一直在骗何学葵、连琦和我。他并没有帮助我们,只是吹嘘自己认识一些高层官员,并能帮助何学葵处理云南绿大地公司的问题,让何学葵向高层官员行贿,骗取了何学葵900万元。

(3)马某某证实:2010年5月份的时候,中国证监会对云南绿大地公司进行立案调查。最开始是李永祥找到我,介绍云南绿大地公司的负责人何学葵给我认识,想让我找找人,帮助云南绿大地公司被中国证监局立案调查这个事情不得到处罚,也不移送司法机关处理。李永祥跟我讲了何学葵的情况之后,我自己也上网了解了云南绿大地公司的情况,知道云南绿大地公司虚报业绩。我就找了我以前在中国人民银行的同事王忠林,他以前是在中国证监会的稽查局工作,并跟王忠林打电话,讲了云南绿大地公司被调查的事情,也提到了何学葵已经找到我,让我帮助她找找人,让云南绿大地公司被证监会稽查局立案调查这个案子不受到处罚或是轻微处罚,不移送司法机关,如果这事办成的话何学葵会酬谢的。王忠林回答我说,可以帮助我问问云南绿大地公司的情况,如果能帮助的话就帮,不能帮的话就不帮了。事后,李永祥对我建议,能不能带王忠林去云南昆明,去云南证监局具体了解下云南绿大地公司的情况。我问了王忠林之后,王忠林同意后,我和王忠林坐飞机到了昆明,我们入住昆明的翠湖宾馆,来回的飞机票和住宿费我和王忠林都没有出钱。到了昆明后,何学葵向王忠林介绍了云南绿大地公司的情况,希望王忠林能够帮忙。我估计,王忠林自己也对绿大地公司的事情也调查了一些情况。当时王忠林就表示不能够帮助何学葵。我们也就没有跟进这事。事后,我就没有与何学葵联系。在我和王忠林帮助云南绿大地公司的过程中,没有收到过何学葵或是李永祥的钱,只不过到云南昆明的时候何学葵给过我和王忠林各一箱茶叶等礼品。

(4)曹某证实:我建设银行卡开好户后一直是我的丈夫吴浩使用。我听说过李永祥让吴浩帮助他在北京找关系,帮忙解决云南绿大地公司被中国证监会调查的事。在2010年5月份的时候李永祥汇了300万给吴浩,我的建设银行卡设有手机提醒业务,我收到了有300万入账短信提醒,我就问吴浩怎么会有这么多钱。吴浩说这是帮助李永祥在北京找关系用的,是李永祥给他的,这钱不能自己用。有一次我听吴浩说,云南绿大地公司的董事长何学葵到北京找吴浩,何学葵哭着跟吴浩说,她拿给连琦和李永祥帮忙找关系的钱远远不只700万,但是李永祥只拿了700万给吴浩,让吴浩帮忙,连琦和李永祥在这一过程中吃了回扣,何学葵让李永祥继续转了200万给吴浩,让吴浩继续帮忙,所以李永祥前后一共汇了900万给吴浩。吴浩炒股亏空了200万左右,这些钱用来把这200万的漏洞给补上了。其他的钱吴浩用来买了一些半成品的玉器。李永祥找吴浩的时候,吴浩在新疆,电话打不通,李永祥就打电话给我让我们还钱。当时我和吴浩也没有钱还给李永祥所以就一直拖着,吴浩是想把他的买的那些半成品玉卖了,卖得的钱再还给李永祥,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卖,吴浩就被公安机关抓了。

(5)赵某某证实:我在绿大地公司担任出纳。2010年3月,绿大地公司被立案调查后,何学葵交给我一张招商银行的金卡,让我取2000万现金,还让我买很多个行李箱,每个行李箱能装250万元左右,让我准备好,在需要的时候随时能用。我记得第一次是在2010年5月中旬,何学葵在她的办公室把她的身份证和招商银行金卡给我,让我取500万给连琦,我和连琦联系之后,连琦给了我一个建设银行的卡号,这个账户的名字是李永祥,我就分三次在李永祥账户上存了500万元。何学葵吩咐我不用让连琦写收条,我就没有向连琦索取收条。第二次我记得是何学葵吩咐我给连琦500万现金,我就和连琦约在昆明经开区经浦路绿大地公司门口,连琦开了一张银色“现代”越野车,连琦是一个人过来的,连琦到了之后,我把两行李箱钱,一共500万拿给了连琦。连琦装上车就走了,何学葵也吩咐我不用让连琦写收条,我就没有向连琦索取收条了。第三次是何学葵吩咐我拿现金给连琦,我就和连琦约在昆明世纪城的招商银行取了大概300万,在世纪金源大酒店附近的一个十字路口把钱给连琦,这次连琦也没有写收条。第四次是在霖雨路附近的一个招商银行取了200万左右,给了连琦,这些钱是用招商银行专门装钱的袋子,每个袋子能装100万,具体金额我记不清了。第五次是连琦和我联系,连琦让李永祥来拿钱,我就用绿大地公司纸袋装了61万给李永祥。最后一次是在光大银行滇池路支行,连琦让我去找了光大银行滇池路支行的罗云华行长,我带了2箱钱,大概是500万,到了光大银行滇池路支行,罗云华行长拿了一张光大银行的银行卡给了柜台上的工作人员,就存到了罗云华银行卡上了。

(6)罗某某证实:2010年5月份的时候连琦让我帮她存一笔现金,我用自己的卡存了260万元,同时安排我们滇池路支行的办公室主任王枚的卡存了另外260万元。存完之后连琦叫我把其中的260万元转到她儿子在我们滇池路支行开户的光大银行卡上,另外260万元转到她本人的光大银行卡上。我当天就按连琦的要求把这520万元钱转出去了。

(7)马某某、侯某某证实:李永祥曾跟马志彬说过让马志彬及马志彬哥哥马志红帮助找关系帮助云南绿大地公司,但是没有帮上忙。到2012年年初,李永祥告诉马志彬,吴浩告诉李永祥,吴浩自己认识很多高层领导,能帮助云南绿大地公司,使得中国证监会不对云南绿大地公司进行调查或者对云南绿大地公司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李永祥相信了吴浩后,陆陆续续转了900万给吴浩。2012年中旬的时候,李永祥请马志彬帮助找吴浩,马志彬多次打电话给吴浩,吴浩都不出来。后来是李永祥骗吴浩说想跟他说玉石生意,有好的玉石想卖给吴浩,吴浩才出现,李永祥让他还钱,他也推脱说还不出来。李永祥才让他写下900万的借条。

(8)李某某证实:我在2009年左右,出了一本书叫《中国私募股权基金募集与设立》,在书上留有我的联系电话,吴浩看过这本书以后,就联系了我。并请教了我关于开设股权基金和做投资业务方面的一些法律问题。我和吴浩就这样认识,但后来一直也没有什么来往。直到2010年5、6月份的时候,吴浩打电话给我说,云南绿大地公司由于违规披露信息被中国证监会稽查总队立案调查了,想让我去云南昆明云南绿大地公司看看他们公司的行为是否是违规披露信息,如果是违规披露信息中国证监会对云南绿大地公司做出什么样的处罚,并提供一点法律意见。我就答应了吴浩的要求,到了云南绿大地公司。公司一个叫李鹏的人告诉我说,相关的材料已经被中国证监会的稽查局带走了。我说如果没有相关材料,没有事实证据,我就不能出具结论。李鹏当时提供了一个绿大地公司的自查报告给我,让我根据那个自查材料出具《法律意见书》给绿大地公司,我没有同意,就离开了昆明。

(9)刘某某证实:2010年2月份,我的员工曹雪找到我,说她的丈夫吴浩做玉石生意,资金周转,需要借200万。我当时没有钱,就找我的朋友胡海军借了200万给曹雪,当时约定的是一个月还。当时曹雪还写了欠条。2010年4月和5月,曹雪分别还了100万,一共是200万,是通过转账的形式转到了胡海军的招商银行的账户上。

(10)王某某证实:2010年初,吴浩通过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玉文化专业委员会的一个会员介绍给我们的秘书长认识,说吴浩可以赞助我们的中国玉器百花奖评选活动的活动经费。吴浩的主要目的想认识全国各地更多的人脉关系,也想通过中国玉器百花奖巡展活动,能买到价廉的优质玉器或者以比较高的价格销售他自己的藏品。当时吴浩承诺捐赠50万人民币,但是一拖再拖,最后吴浩捐赠了25万。

(11)胡某某证实:2012年9月份我曾经以人民币13000元的价格卖过一个碧玉手镯给吴浩,这是我唯一卖过给他的玉器。

4、借条一份及指认笔录证实:2012年11月2日,吴浩欠李永祥人民币900万元。经被告人吴浩当庭指认,对借条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

5、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经辨认人何学葵分别进行混同辨认,准确辨认出涉案人员李永祥、吴浩、吴浩妻子曹雪及绰号叫“马哥”的马志红。

6、银行查询记录及存款凭条证实:2010年3月至案发时,吴浩、曹雪、连琦、李永祥等涉案人员银行账户资金往来明细。银行存款凭条证实,2012年5月16日,云南绿大地公司出纳赵海丽按照何学葵安排,先后三次在李永祥建设银行账户上存款500万元。2011年11月20日,潘梓阳中国光大银行账户上存款200万元。

7、被告人吴浩供述:我是通过朋友马志彬、侯军广认识了李永祥,后来我们聊天的时候谈到云南绿大地公司被中国证监会调查,我当时就说,我在中国证监会认识几个领导,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时候你就说一声。2010年4月份的时候,李永祥对我说绿大地公司将会受到深圳交易所公开谴责的处罚,问我能不能找人疏通关系,使得云南绿大地公司不受到公开谴责的处罚。我通过中纪委负某高层领导的儿子向深圳交易所的领导打电话咨询了相关情况,但是深圳交易所的领导没有给出明确的回复,最终还是对绿大地公司做出了公开谴责的处罚。2010年4月底,我回北京后,李永祥告诉我云南绿大地公司被中国证监会调查,问我能不能找一找相关领导,让稽查小组在云南绿大地公司调查的时候,酌情调查,不要把绿大地公司真正存在的问题暴露出来,影响绿大地公司,不要让绿大地公司受到处罚,或者减轻处罚。我答应帮李永祥问一问其他人,几天后,我通过朋友找到中国证监会高层领导,我介绍了绿大地公司被调查的情况后,证监会领导也没有说能不能帮忙。我答复李永祥,我可以找到关系,我还告诉李永祥,我岳父和中纪委领导的私交不错,我当时觉得如果绿大地公司的问题不大,通过一些合法正常的途径,是可以帮助云南绿大地公司的问题的,我做私募很多年,虚假上市在证券市场上很常见,我认为云南绿大地公司有存在虚假上市的可能。我认识几个中国证监会的副主席,应该可以帮助云南绿大地公司,使得云南绿大地公司被中国证监会被调查的一事不受到处罚,或者是减轻,从轻的受到处罚。李永祥请示何学葵之后,告诉我说,何学葵表示让我负责疏通证监会领导这条线的关系,我就答应了帮助何学葵。那时,中国证监会稽查组已经在云南绿大地公司调查了。在这期间,我接到一个姓朱的男子给我的电话说,中国证监会稽查组第二天会到绿大地公司搜查。我就打电话告诉李永祥中国证监会稽查组还会到公司进行调查,让何学葵赶快把公司收拾下,做好准备工作,不要让一些不利于公司的材料被稽查组搜查出来。第二天晚上,李永祥打电话告诉我说,‘白天中国证监会稽查组的确来调查了,而且搜查出很多对绿大地公司不利的材料,连着装材料的柜子一起被证监会的人抬走了’。我跟李永祥说,绿大地公司这个事情我不能办了。李永祥说不行,还继续求我办事,并答应先给我一些活动费。接着,我打电话给朱哥问了情况,朱哥说搜查的情况很糟糕,对继续运作何学葵的事很不利,他们不准备继续帮忙了,我听后就表示不同意,并告诉朱哥我准备去见何学葵。当晚在北京我见到了何学葵,我跟何学葵说这事出这么大的差错还要不要继续做,何学葵也向我道歉说,这事她自己没有做好,希望我继续帮助云南绿大地公司,李永祥跟我说需要多少钱,我跟李永祥说需要800万,我跟李永祥说,如果事情办不成,我会把钱退还给他的。之后,李永祥先陆续转了700万到我的银行卡还有我妻子曹雪的银行卡上,我先写了一个700万的欠条给李永祥。在收到李永祥转给我的钱后,我自己到中国证监会了解了情况,感觉到绿大地公司的事情非常混乱,材料各方面都很混乱。我告诉何学葵必须要一个好的律师对公司的材料进行梳理,找一个会计师事务所完成绿大地公司年报的审计工作,尽快出具无保留意见的年报,并尽快发布,何学葵表示同意。就找了我的校友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寿双律师协助何学葵梳理绿大地公司的材料。后来,李寿双自己带了工作小组到云南绿大地公司,李寿双告诉我绿大地公司存在很多做假账,假合同,假公章的情况,他尽量帮助何学葵梳理。之后,中准会计师事务所也到了云南绿大地公司帮绿大地公司出有保留意见的年报。在这个期间,由于云南绿大地公司自身有很多漏洞,何学葵可能也去找了其他人,何学葵就没有跟我联系了。2012年7、8月份,通过我疏通的关系,李小雪到了昆明找云南证监会当时的局长范辉,想和范辉协调关系商量一下,如何能在合法的范围内,对云南绿大地公司从轻处罚。2010年12月份,何学葵问我能不能将案件留在北京经侦处理,不要移送到云南,我说我找人试一试,但是还需要用钱,何学葵就问我说钱怎么不够,然后在谈话中我了解到李永祥拿了何学葵的很多钱。第二天我和何学葵在一起,我打电话给了李永祥,我把电话调成免提,在电话中李永祥承认拿给了我700万,何学葵在旁边听着。挂了电话后,何学葵当场就给连琦打电话,要求连琦拿200万给我,李永祥先后拿了900万给我。最终,云南绿大地公司违规上市的事情还是被移交到云南公安部门了,2012年11月份,李永祥找到我,让我补了一个900万的欠条给他,我把以前写给李永祥的欠条收回后撕毁了。我还送过证监会高层领导一个价值大概260万左右和田玉的花瓶,两个价值大概65万左右的和田玉的手玩件,还有一条价值大概260万左右的绿色翡翠项链,还有大概价值34万的烟、酒、茶等。我还了20万元给梁金葵,还了89万元给刘秀萍,还了17万元给刘秀珍,还了84万元给刘明太,还了胡海军100万,我还给了尚海贤10万做慈善晚宴,给了王宝靱25万作为赞助中国玉器百花奖的赞助经费。剩下的511万部分钱我买了期货,后来我全部取出来,用于买玉石的毛料和个人、家庭的消费。

被告人吴浩归案后在公安机关供述的作案时间、过程、诈骗金额等情节,均与本案证据证明的事实吻合一致。被告人吴浩对公诉机关指控的本案事实亦当庭供认不讳,其口供应予以采证。

8、户口证明证实:被告人吴浩的身份自然情况。

一审法院认为

本院认为,被告人吴浩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触犯国家刑律,构成诈骗罪,依法对被告人吴浩应予以严惩。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吴浩犯诈骗罪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所出示的证据合法,有效,适用法律准确,其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确认。被告人吴浩的辩护人所提“被告人吴浩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数次口供均稳定一致,并退回了部分赃款,有悔罪表现,此次犯罪,系初犯、偶犯,综上,请对被告人吴浩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符合本案查明的事实,本院已经注意并已采纳,其余辩护意见于法无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本院为保护公民的财产权利不受侵犯,维护社会治安秩序,打击严重刑事犯罪分子,根据被告人吴浩的犯罪事实、情节、社会危害程度及认罪、悔罪表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四十七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审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吴浩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2年11月20日起至2025年11月19日止);

二、涉案赃款、赃物继续追缴发还被害人。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审判人员

审判长杨国晖

代理审判员李世超

代理审判员熊灿

二〇一四年一月十七日

书记员张凌翔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