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丛林法则不是“文明”,有力量的是信念,是价值观,是行动

丛林法则不是“文明”,有力量的是信念,是价值观,是行动

16岁瑞典少女折射出我们只能培养出平庸的孩子

唐映紅 Negative Daily 昨天

 转自:坐谈风月

Greta Thunberg(格瑞塔·图恩伯格),一名原本普通的16岁瑞典女孩,有轻微的阿斯伯格综合征。一年前,她开始关注全球气候变暖,从八月开始,她每周五不再去上学,而是带着写有“School Strike for climate”(为气候罢课)的标牌,坐在瑞典议会前表达抗议,希望能唤起相关气候立法的通过。

设想一下,如果是一名16岁的中国女孩,当她试图关心全球气候问题,而不再全力以赴于学校教育的课业学习时,并且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外面举着“为气候问题罢课”的标牌,她会受到怎样的对待?

第一关,家庭关。没有,保守点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中国的城市家庭会容忍高中的女儿会把心思从本该全力以赴投入的学校教育的课业学习中抽出来关心高考不考的全球气候问题。父母最常用的杀器就是痛斥女儿“不务正业”,在本该好好读书的年龄就应该好好读书,做什么都是不务正业。

第二关,学校关。没有任何一间学校会容忍学生周五不上课,而且是公开高调“罢课”。学校能够祭出的大杀器是各式各样的“处分”,从警告到开除学籍,措施多的很。而且,学校会与父母一起联手来“矫正”“误入歧途”的无知少女。

第三关,社会关。别说是到人大常委会外面举牌,哪怕就是在任何街头举牌,而且蛊惑的还是负能量,恐怕举不了三分钟就会被制止,有关部门责令学校和家庭对青少年严加管教,不得造次。

第四关,舆论关。女孩的举动被曝光,舆论几乎会一边倒地批评她,温和一些的会给予她建议。总之,几乎没有舆论会支持她。批评她的会站在父母和学校的立场,苦口婆心痛斥她“不务正业”;给予她建议的会奉劝她别做这些没有价值的事,未来只有多挣钱才能证明自己的价值。

别说是一名有阿斯伯格综合征的女孩,就是一名社会能力出众,品学兼优的学霸女孩,在这四关的联手钳制下,根本不可能像格瑞塔那样做到。

接着,我们再看看一年以来,格瑞塔如何从一名原本普通的瑞典女孩,成为国际社会的“明星”。

在9月23日联合国总部进行的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上,格瑞塔是整个会议的焦点。

她在峰会上发言称:这是不对的。我原本可以不站在这里,我应该回到大洋彼岸的学校。然而,你们都来向我寻求希望?你们怎敢如此!你们用空洞的言辞偷走了我的梦想和童年。而我还算是幸运,人们在遭受苦难,在面临死亡,整个生态系统在崩溃中。我们正在遭遇一场大规模的灭绝的开端。然而你们却只会谈及金钱、谈及经济永恒的增长。你们怎么能这样!

(英文原文:“This is all wrong. I shouldn’t be standing here. I should be back in school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ocean. Yet you all come to me for hope? How dare you! You have stolen my dreams and my childhood with your empty words. And yet I’m one of the lucky ones. People are suffering. People are dying. Entire ecosystems are collapsing. We are in the beginning of a mass extinction. And all you can talk about is money and fairytales of eternal economic growth. How dare you!”)

参加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之前,格瑞塔还受邀去美国众议院发言,并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见面。世界各大媒体,英国的《卫报》、美国的《纽约时报》、《纽约客》对她进行了长篇报道;时尚杂志《i-D》、《Vogue》,以及著名的时代周刊《Time》都以她作为了封面。

一年多以前,格瑞塔还仅仅是一名普通的瑞典少女,一名中学生。《Time》的封面文章把她被誉为“下一代的领袖们”(Next Generation Leaders)中的典范和佼佼者。在《卫报》的长篇报道中,她被称为是“对抗气候变化的校园女斗士”(school girl climate change warrior)。

没错,她是当之无愧的“领袖”和“斗士”。今年1月份,格瑞塔通过互联网,呼吁全球学生响应“为气候罢课”活动,有超过100万全球的学生参与了罢课。

回过头来说,中国的一名16岁的女孩如果能够上获得以上任何一家媒体的报道,那一定是被高调宣扬的大事情,父母以女儿为荣,学校也为拥有这样的学生得意洋洋 ,舆论也会因此哗然“中国女孩征服了世界媒体”;“世界媒体不得不为中国女孩刮目相看”。

如果给中国的父母和学校校长一个选项:选择一名16岁的女孩参加联合国峰会,并且获得世界各大媒体的报道采访,你们愿意吗?我相信没有任何一个中国父母会拒绝这样的机会,也没有任何一名中学校长会无动于衷。参加联合国峰会,被世界级的媒体采访报道,这有助于高考加分,有助于申请国外大学;父母有满足虚荣并且向同事、亲朋炫耀几十年的“资本”,学校有招揽招生,在争夺优质生源竞争中胜人一筹的噱头。

等等,一年前中国有父母,有学校会支持,或者容忍自家的孩子,或者本校的学生像格瑞塔一样“偏激、不务正业”吗?有吗?!中国的父母、学校会容忍中国的青少年“罢课”并且呼吁其他学生一起“罢课”吗?会吗?

我完全赞同《Time》和《卫报》对格瑞塔的评价:她是年轻一代的领袖,她是一名受到世界瞩目的斗士;但她同时只是一名普通的瑞典女中学生,一名远远谈不上完美的普通女孩。

每一个普通的孩子都有机会成为明星,成为英雄,成为领袖。

我们有全世界最多的16岁的年轻青少年群体,我们有接近2000万16岁的青少年。可是,我们2000万16岁的青少年中,有谁脱颖而出像格瑞塔一样为一个信念孜孜以求,成为世界瞩目的“斗士”、“领袖”?

当我们一遍又一遍用丛林法则和功利的算计来教育我们的孩子们时,要知道,丛林法则不是“文明”,功利的算计也没有力量。有力量的是信念,是价值观,是行动。

我并不完全认同格瑞塔对于全球气候变化的观念立场,但我完全赞赏她为自己的观念立场孜孜以求,不懈行动的努力和坚持。当一个人为了趋利的事情孜孜以求,不懈行动,没有人会尊敬她;但是一个人为了理想和信念而不是利益孜孜以求,不懈行动,人们会尊敬她,会支持她。

在美国电影Freedom Writers(《街头日记》)中,Miss G为203班邀请了安妮日记中的曾经保护过安妮一家的密普女士到203班为一群社会底层的街头混混学生们演讲。当一名离家出走,流浪寄宿街头的黑人男生情不自禁地惊呼密普女士是他的英雄,密普女士说:不!不!你们才是英雄。因为以自己的方式给一间小黑屋点上一线光亮,那就是英雄。

格瑞塔当然是英雄!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