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中缅关系扑朔迷离:缅甸人对中国人的态度有些倒退/林锡星

中缅关系扑朔迷离:缅甸人对中国人的态度有些倒退/林锡星

   2020-02-15T12:30:57+08:00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2月14日 来稿)作者:林锡星 在缅甸政治转型之前,我因工作原因,经常会回去缅甸走走,想去那里就去那里,不用担惊受怕。如今却感到不一样了,缅甸人对中国人的态度好像有些倒退了。 如今衡量中缅关系的标准不仅是承认“一个中国”而已,还应该包括拥护“一带一路”。但现状是上热下冷,官方热民间冷。至于“民地武”的立场,更是扑朔迷离。今年是缅甸大选年,为了避免NGO拿密松水电计划说事,2009年在密支那立起的密松水电工程标致性招牌已于2019年中国国庆节前夕由中国CPI公司亲自卸下,但NGO仍不放过,在习近平主席访缅期间借题闹事。 缅中友好协会中央会长盛温昂(Sein Win Aung,曾任军政府时期曼德勒准将市长以及缅甸驻中国大使)认为:“NGO是最糟糕也是最大的隐患。这些组织靠背后的美金生存,对缅甸的政治加以颠覆,主要表现在媒体舆论,所以我们缅甸反华声音如此泛滥嚣张,全是这些组织在作祟。”显而易见,缅甸国内的这些所谓的“非政府机构”本身就是中缅两国合作的最大障碍、以及缅甸国内武装冲突的罪魁祸首,同时更是外部势力干涉缅甸内政的主要借口来源。因此,这些非政府机构如果不根除,缅甸将永无宁日。 小国很多时候都不是由自己决定命运,它们的发展需要外部的契机。话说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抵达北京, 2月28日,《中美上海联合公报》发表,宣布中美两国关系走向正常化。 中美历史性的和解在当时绝对是划时代的事件,它对后来的国际局势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中国获得改革开放的历史性机遇,走上了高速发展的道路。因为中美和解,也让亚洲部分国家获得腾飞的机遇:亚洲四小龙崛起,之后还跟着来了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尼等四小虎。 因为厌恶风险,才会造成价值洼地,一旦风险因素解除,这些价值洼地就会成为投资的目标,财富滚滚而来。亚洲一些国家在80年代经济腾飞都是受益于这个基本规律。 缅甸现在就是这么一块洼地,现在没有人要打缅甸,而是缅甸人自己打自己。西方无意在缅甸投资,中国意愿,却招徕各种奇谈怪论。 据缅甸媒体Thithtoolwin 2020年1月19日报道,人们对中缅双边签订的33个文件普遍表示欢迎,人们普遍关心的是皎漂深水港和经济特区计划。据皎漂经济特区管理委员会副主席、若开邦财政税收、计划与经济部长透露:“中缅两国早在2018年11月8日已经就皎漂深水港和经济特区签订了框架协议,今天只不过就有关分成比例修改后正式签订。” 中缅关系观察家仰摩登Yan Moo Thein认为,从两国签订的协定和备忘录看来,两国都在量力而行,合作前景光明。不仅两个国家之间,就连民间交往也向好。但他担心的是,目前已签订的协定会给国家经济带来多少安全问题? 他说:“中国在中缅合作中,只允许向中国国营银行贷款、在长期执行协定期间不允许其他外国公司介入、只喜欢用中国本国劳工。对此,观察家们不喜欢。” 缅甸时报Myanmar Times 2020年1月19日报道称,习近平访问缅甸虽然重心是解决经济问题,但也关系到ICJ,这证明了中国在ICJ问题上支持缅甸。民族民主力量党主席吴钦貌隋U.Khin Maung Swe向经济日报记者透露,和平与经济是密切相关的,如果缅甸把经济问题解决好,中国也会在安全问题上帮助缅甸。中国在和平问题上不会后退,似乎会把它当一张牌来打。所谓备忘录MOU是随时可以更改的,从长远看我们要走着瞧。习近平访问缅甸,虽然有经济与安全做交换条件的因素,但至关重要的是他表示在ICJ问题上站在缅甸一边。 显然,从缅甸官员的言谈举止中不难发现,缅甸仍很期待西方,至少他们的态度会拖累执行力度。 缅甸在“罗兴亚”回教徒问题上引来国际谴责,联合国将缅甸安全部队对若开邦进行的武力镇压行动形容为对“罗兴亚”人的“种族清洗”,国际法庭下令缅甸采取紧急措施,保护罗兴亚人免受迫害和暴行。这场争议损害了缅甸的欧洲贸易特权,并引发各方呼吁欧美对缅甸实施制裁。 缅甸日前暗示,如果西方国家因为担忧人权而对缅甸的贸易特权或投资实施限制,这会促使缅甸与中国建立更紧密的贸易关系。 缅甸商务部长丹敏Than Myint于1月21日在缅甸首都内比都接受彭博社访问时说:“西方国家对我们实施的制裁越多,就越可能促进我们与亚洲盟友的关系。我们已经对大家开放大门。” 据报道,习近平主席本月较早访问缅甸时,两国同意加快“一带一路”倡议的几个项目。然而,紧靠中国可能会使缅甸过度依赖这个邻国,这也是缅甸一些官员长久以来的担忧。 丹敏部长说:“在大型项目方面,我们总是希望看到更多选择。因此我们通常鼓励西方公司不要担心在这里展开业务。如果他们决定不来,那么我们也别无选择,只能与亚洲伙伴合作。” 缅甸政府数据显示,自1988年以来,中国占缅甸所有外国直接投资的四分之一。丹敏表示,缅甸非常清楚中国资助的投资带有一定风险。他说:“我们很清楚其他发展中国家陷入了中国债务陷阱,我们会确保不犯同样的错误。” 据Thithtoolwin报1月22日报道,许多民族政党对中缅签订的协定有疑虑。针对缅甸和平问题,少数民族政党于1月20-21日在仰光召开讨论会,据“Federal民主力量党” 吴妙埃U.Mya Aye透露,会议结果将会交给联邦政府、NRPC和地方民族武装(民地武)。在会议中有代表表示对中缅签订的协议感到担忧,妙乌Myauk Oo镇区人民院代表U.Oo Hla Saw说:“若开人不需要皎漂经济特区,中国在若开邦的经济发展计划不是为了若开人。 克钦民主党主席U.Guan Kong Aung Kong的论调更奇葩,他说:“中国一边促和谈,另一边主要是为自己的经济利益。在和平进程中,如果引进西方美国势力会获得更加巩固的和平。”整个会议充满奇葩的论调。 令人不安的是中缅经济问题已被与缅甸内部民族事务捆绑到一块儿,而实际上缅甸没有一个“民地武”是亲中的。 林锡星 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 (博讯 boxun.com)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