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中国企业家的饥饿感将是持续收购的动力之源

中国企业家的饥饿感将是持续收购的动力之源

   2020-02-18T17:49:45+08:00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正和岛(ID:zhenghedao),口述:田涛,标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1. 我们为什么要做生意人

“每个细胞的梦想都是变成两个细胞。”(弗朗西斯·雅各布)每个生意人的追求同样是阿米巴式的:一变二,二变四,四变八……直至无穷多和无限大。饥饿感带来的扩张欲是人类一切活动的动力之源,对经营财富的商人阶层更是如此。

饥饿感分为三个层面:

一是源自于动物本能的物质饥饿。

即是所谓“原型力”、元动力,正是这种基于生存、活下来和活得更好、物质上更自由的原始力量,使得有人类史以来就有了商业活动,就有了“互通有无”的买与卖的交易,进而诞生了一个广大的职业化的阶层:生意人。

今天地球上有65亿人口,保守估计至少有几亿人是职业生意人,从摆摊小贩到巴菲特和马云,巴菲特做的是金融买卖,马云的使命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没有贪婪就没有买卖,没有巨大的财富饥渴,就不会有巴菲特的“资本帝国”,同样也不会有拉里·佩奇的“谷歌帝国”。然而,帝国不是一个人几个人缔造的,是一群人、数千人乃至数万人的饥饿感迸发出来的创造力的结晶。

因此,超级生意人的非凡之处就是深悉“已所欲,人之所欲”这个人性常识,并且乐于和善于驾驭人性、顺应人性、满足人性,大家一起把饼做大,一起分饼。任正非多次讲:钱分好了,管理的一大半问题就解决了。

二是社会学动力:权力的饥饿感。

权力欲既是与生俱来的,也是社会化的产物,一般来说,教育程度高的人的权力欲望更强烈。

大学不仅是获取知识、构建思维架构的殿堂,更是培植年轻人的野心、雄心的所在。因此,我们可以看到的现象是,国家、大多数组织包括企业,领导者管理者大比例的是那些接受了更多教育或者良好教育的知识人。

而在科技型的企业中,一个突出的特点是大多数员工都是知识劳动者,比如华为的18万员工,90%以上毕业于国内外一流大学,有一万多位博士生,有上千位科学家,他们当然有强烈的财富饥渴,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赚更多的钱,这一点毋庸置疑,但与此同时,也别忘了,他们普遍还有掌控一个部门、一片天地甚至更大地盘的志向,“权力有一种美学上的吸引力,它令人着迷”(詹姆斯·G·马奇等著《论领导力》)。

我们说员工不爱钱不是好员工,“财散人聚,财聚人散”,这只是说对了企业管理的基础元素,如果企业不能构建出宽阔的事业平台,让员工尤其是知识型员工的雄心、野心有安放之地,让他们掌控天下的抱负得到施展,恐怕钱给得再多,也很难规模化、长时期地吸纳和凝聚最一流的精英分子们一起打天下。

从数量的角度讲,华为与绝大多数企业相比没有所谓管理人才匮乏问题,在华为从上到下的权力走廊上拥挤着一大批“接班者”、取代者,他们普遍都既有激情且富于才干,同时个性鲜明。这样的结果源自于任正非早期独特的用人思想:充分地释放权力与开放权力。这既满足了一大批年轻知识分子的权力诉求,又在权力试错与冒险中为华为锻造出了一支优秀的干部队伍。

饥饿感的第三个层面:荣耀感。

商人们赚到了金山银山,从生理学的层面已经毫无意义了,为什么他还是奋斗不止、贪婪不息?很显然,财富的多寡已经超出了财富本身,成为了有心理学意义的精神符号,成为身份的、地位的价值符号。

人作为万物之灵的智慧动物,从一出生就被置于终其一生的各种各样的比较框架中,比较会激起一个人的进取心、竞争意识,也会滋生嫉妒与构陷,带来成就感与挫败感,但正是无所不在的人与人、组织与组织的比较与较量,才不断推动着社会的进化,个体的进步,企业的扩张和生意人的雄心勃勃。

对有远大志向的企业家来说,比较不仅体现在当下的结果,更重要的是精神能量的较量:不仅自身要充满对所从事的事业的荣耀与激情,而且要在整个组织中构造一种“荣耀感的互相助长”——当一群人、一大群人把财富创造上升到精神层面的追求时,超越他人应该仅仅是时间问题。

  1. 告别”淘金时代“,“带着镣铐跳舞”

我们为什么要做生意人?首先生意是谋生的工具,其次它是权力表达的另一类形态,满足了人的掌控欲望,还有,它也是人生舞台的道具。人人生而为演员,角色大小而已。

人生就是舞台剧,或威武雄壮,或悲凉凄苦,或平淡无奇,大幕拉开,生旦净末丑齐出场,大幕合上,又殊途同归,所谓的事业,所谓的人生都是过程。

20年前,我和一位企业家讲了上述话,对方猛拍我的后背:讲得对!既然如此,倒不如轰轰烈烈大干一场!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