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实务分析】关于高校教师担任拟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核心技术人员的相关问题

【实务分析】关于高校教师担任拟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核心技术人员的相关问题

   2020-02-19T00:05:02+08:00

近年来,高校教师在职创业已不足为奇。对高校教师来说,下海创业既能检验理论研究成果,又能辅助教学,可谓一举两得。一般情况下,高校教师创业时会以自己的名义持有某公司的股权、担任该公司执行董事或法定代表人或其他高管职务,公司业务与该高校教师在校研究领域相关,公司聘用高校教师作为兼职人员,为公司的运营提供技术支持。如该公司在运行数年后业绩良好,公司拟申请境内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以下简称“IPO”),则这一类型的公司将普遍面临证监会关于高校教职员工持股合规性、公司独立性、高校教师兼职合法性的关注。笔者结合2017年第一季度过会的久吾高科、克来机电IPO案例及自己实务经验浅析上述问题,以供参考。

一、克来机电(603960)

上海克来机电自动化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克来机电”)是柔性自动化装备与工业机器人系统应用供应商,克来机电的主营业务包括汽车电子类柔性自动化装配及测试设备、汽车内饰系统柔性自动化装配及测试设备和工业机器人系统应用。2017年2月24日,克来机电获得主板IPO批文。

根据克来机电的公告文件,克来机电的控股股东之一、部分主要核心技术人员曾在或正在上海大学担任教师,克来机电与上海大学的合作时间较长,证监会重点关注克来机电高校教师持股合法性、高校教师兼职合法性及公司独立性问题。

(一) 高校教师担任拟上市公司股东(不包括控股股东)问题

克来机电的案例中,克来机电共有22名自然人股东,其中有9名股东(包括控股股东之一谈士力)曾在上海大学担任教师、5名自然人股东正在上海大学担任教师职务。

《国务院关于印发实施

据上,对于非学校党政领导班子的普通高校教师对外投资创业事宜,法律法规未做限制性的规定,且主要政策引导方向是鼓励的。由于高校教师在外创业必须获得所在单位的同意,且为避免个别高校制定较为严格的内部规定限制高校教师对外投资,如自然人股东在担任高校教师期间曾投资拟上市公司的,发行人应获得相关高校对投资事宜的确认文件。克来机电案例中,上海大学出具相关说明,“学校教职员工创办克来机电,……符合国家有关政策向导,不违反国家教育部、上海市教委和上海大学有关教职员工校外兼职的限制性规定,上海大学对此不持异议。”

(二) 高校教师担任拟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问题

就高校教师投资拟上市公司问题,克来机电案例仍有一定的特殊性,即克来机电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之一谈士力(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0.94%,且担任克来机电的董事长)曾为上海大学教师,在克来机电申报IPO前1个月才辞去上海大学教师一职。

根据申报文件,克来机电的前身克来有限设立于2003年4月,克来有限设立时,陈久康、谈士力各持有克来有限50%股权,谈士力投资设立克来有限时担任上海大学精密机械系副教授、教授,2006年7月起担任上海大学机电工程设计院教授;2015年2月,谈士力从上海大学辞职,成为克来机电的专职员工;2015年3月,克来机电律师出具IPO申报法律意见书。克来机电另一实际控制人陈久康出生于1938年,1961年至1994年曾任上海科学技术大学教师、系副主任,其投资设立克来有限、克来机电申报IPO时,均未在高校担任教师职务。

对于谈士力投资克来有限的合规性问题,上海大学在相关文件中统一确认“学校教职员工创办克来机电,……符合国家有关政策向导,不违反国家教育部、上海市教委和上海大学有关教职员工校外兼职的限制性规定,上海大学对此不持异议。”

(三) 高校教师担任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问题

根据克来机电的公告文件,克来机电申报IPO时,董事会由13名董事组成,监事会由3名监事组成,董事会与监事会部分成员曾在上海大学任职,截至IPO申报时,上述人员均已从上海大学辞职。

(四) 高校教师兼职问题

报告期内,共有20名左右在职高校教师在克来机电长期兼职、参与克来机电生产经营管理,证监会要求中介机构对高校教师兼职的合法性发表明确意见。

根据反馈回复,报告期内共有22名上海大学的教师在克来机电兼职,上述人员均未担任行政职务;截止2016年9月克来机电律师出具《补充法律意见书(四)》时,上述12名教师已经从上海大学辞职并在克来机电专职工作;截止2017年1月克来机电律师出具《补充法律意见书(五)》时,在克来机电兼职的高校教师为5名,其在上海大学担任的职务包括工程师、实验员、高级工程师、硕士生导师、副教授、助教,未担任任何行政职务,其在克来机电未担任主要管理工作。

克来机电中介机构认为,根据相关规定,国家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对于高校教师、实验员在不影响教学、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兼职进行科研是允许和鼓励的;且上海大学目前未制定关于教师校外兼职的专项规定,而是根据“不影响教学工作”的原则进行管理。经查,上述教师在上海大学年度考核结果均为合格。上海大学出具相关说明,“学校教职员工创办克来机电,利用业余时间在克来机电任职的行为符合国家有关政策向导,不违反国家教育部、上海市教委和上海大学有关教职员工校外兼职的限制性规定,上海大学对此不持异议。”

(五) 核心技术人员稳定性问题

报告期内,克来机电四名核心技术人员均为上海大学教师,在克来机电兼职,证监会要求中介机构对核心技术人员的稳定性表明确意见。

克来机电的中介机构认为,截至2015年2月,克来机电的核心技术人员均已从上海大学辞职,目前均专职在克来机电处工作并签署了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经访谈,上述四名核心技术人员均无离职的打算。据上,克来机电的中介机构认为,克来机电的核心技术人员稳定。

(六) 知识产权问题

  1. 职务发明

作为重资产的高新生产型企业,证监会关注克来机电目前持有的知识产权中是否存在上海大学职务发明,克来机电与上海大学是否存在关于知识产权方面的纠纷与争议。

克来机电中介机构在反馈回复中着重介绍了克来机电核心技术的形成过程并说明了兼职教师在上海大学的科研项目。克来机电中介机构认为,“从整个技术形成发展脉络上讲,不存在兼职教师将上海大学科研经费、科研成果应用到发行人生产经营活动中情形;发行人不存在核心技术来源于上海大学、利用上海大学已有专利技术开展业务的情形。另外,发行人目前的专利权属于发行人员工在任职期间,利用本公司的资金、设备、零部件、原材料以及不对外公开的技术资料等物质技术条件所完成的职务发明,其所有权和申请专利的权利为发行人所有,不存在权属潜在纠纷或法律风险,不存在权利限制,不构成法律障碍。”

另外,上海大学出具相关说明,“学校教职员工在克来机电兼职工作期间形成的由克来机电享有的职务发明,均系执行克来机电工作任务、利用克来机电提供的物资技术条件完成的,不存在应当认定而未认定为上海大学职务发明的情形。上述在克来机电从事兼职的教职员工与上海大学之间,亦不存在涉及知识产权方面的任何潜在争议或纠纷。克来机电作为专利人单独享有的专利权、著作权及非专利技术等知识产权,均未利用学校资金、设备、技术资料等物资技术条件或资源,上海大学不持异议。克来机电与上海大学之间不存在知识产权领域的职务技术成果争议或纠纷。”

  1. 共有专利

报告期内,克来机电与上海大学共同拥有6项专利,证监会关注上述合作开发专利的种类、主要使用范围、在公司生产中的作用、涉及的产品、是否属于核心专利、对公司销售收入、净利润、持续经营的影响等。

经核查,克来机电与上海大学共同拥有的6项专利是考虑便于教师职称评定等因素而安排的,不存在克来机电与上海大学合作研发或受让上海大学技术成果的情形;上述6项专利对克来机电来说并非核心技术,不会对克来机电销售收入、净利润、持续经营造成重大影响。上海大学出具相关说明,“克来机电与上海大学作为权利人共同享有的专利权,双方之间就专利权属及使用等事宜签订了相关协议,明确约定不存在涉及知识产权方面的任何潜在争议或纠纷”。

  1. 关于知识产权的纠纷

上海大学出具相关证明文件,确认其与克来机电不存在关于知识产权方面的争议与纠纷。

(七) 独立性问题

由于克来机电曾在上海大学校园内租赁办公场地,其主要核心人员曾在上海大学工作,证监会在反馈中对克来机电是否独立于上海大学提出质疑。克来机电的中介机构认为,克来机电独立于上海大学,具体如下:

  1. 克来机电虽然曾在上海大学校园内办公,但截止申报之时,克来机电全部生产经营活动均不在上海大学校内进行;
  2. 克来机电拥有完整的研发体系,建有独立的研发中心、拥有独立的研发设备,克来机电的研发工作均系员工或兼职人员于克来机电工作期间完成, 源于克来机电经营过程中各个项目积累的实践经验,属于在克来机电工作期间的职务发明;
  3. 克来机电拥有完整的生产流程,大部分组件和部件均为自产或独立采购所得,不存在上海大学为克来机电代为生产加工的情况;
  4. 上海大学对部分教师在发行人有偿兼职不持异议,教师有偿兼职并不违反相关法规政策,兼职教师与上海大学之间不存在涉及知识产权方面的任何潜在争议或纠纷。兼职教师在兼职期间所承担的上海大学的科研项目与发行人的生产经营活动没有直接关系。

此外,上海大学出具相关说明,“克来机电在生产经营 期间所形成的各项技术成果和知识产权均系自我独立研发形成,并未源于上海大学;克来机电与上海大学的产学研合作关系,有利于上海大学开展教学科研工作,并未损害我校的合法权益。”

二、久吾高科(300631)

江苏久吾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久吾高科”)主营业务为从事以陶瓷膜为核心的膜分离技术的研发与应用,并以此为基础面向过程分离与特种水处理领域提供系统化的膜集成技术整体解决方案;2017年2月10日,久吾高科获得证监会创业板IPO批文。

根据久吾高科的历史沿革,久吾有限阶段,南京工业大学(以下简称“南工大”)曾为久吾有限的股东;久吾高科申报时,南京工业大学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工大资产公司”)为其第三大股东,持有其13.11%股权;鉴于久吾高科的历史沿革、人员与南工大存在一定的联系,证监会在反馈时关注久吾高科独立性、高校教师持股合规性等问题。

(一) 独立性问题

久吾高科申报时,南工大资产公司为其第三大股东,持有其13.11%股权,由于南工大资产公司主要投资与南工大存在合作关系的高新技术企业,证监会在反馈时询问南工大资产公司及其下属公司与久吾高科是否完全独立。

  1. 人员独立性

久吾高科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人员中,除股东南工大资产公司向久吾高科委派的1名董事外,其余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人员均不在南工大及其下属单位任职。

  1. 研发独立性

就久吾高科研发独立性问题,久吾高科认为,其与南工大共同研发的项目均为前瞻性基础研发项目,并未直接形成商务订单;久吾高科成立至今,经过多年的发展,在相关专业领域形成了完整而独立的技术体系,形成了大量的专利和非专利技术,在产业化运用中得以成熟应用,积累了丰富的实际应用经验,久吾高科的收入也主要来源于上述自主研发的专利和非专利技术,久吾高科不存在无偿使用南工大技术、研发设备、科研成果的情形。

另外,久吾高科的中介机构从久吾高科的历史沿革角度,论证自南工大未担任控股股东起,久吾高科研发费用、研发成果、营业收入、净利润大幅增加。截止2015年6月30日,久吾高科共有研发人员106人,占久吾高科员工总数的29.28%,其中包括6名核心技术人员;上述研发人员均由久吾高科聘任并在久吾高科专职工作。

南工大出具相关说明,“南工大作为久吾高科的合作研发单位,在与久吾高科共同合作研发的过程中,遵循平等、独立、有偿、互利的原则,不存在为久吾高科分担研发费用或以其他形式进行利益输送的情形。”

  1. 财务独立性

在费用核算方面,久吾高科建立了独立的会计核算体系和财务管理制度,久吾高科的采购成本、人员工资、财务费用、资产折旧及经营管理费用均独立核算。

  1. 业务独立性

经核查,南工大资产公司及其下属企业的主营业务不同于久吾高科的主营业务,各公司独立进行原材料采购、产品生产和销售,独立对外签署、履行协议。

  1. 资产独立性

南工大资产公司及其下属企业各自拥有其生产经营场所的所有权或使用权、拥有相关生产经营设备;上述企业与久吾高科及其子公司不存在资产租赁或无偿使用等方面的往来情况。

(二) 合作研发问题

久吾高科的案例中,证监会要求中介机构结合高校教师股东在学校的研究领域,说明南工大与发行人是否存在共同研发的情形。

久吾高科中介机构回复,南工大与久吾高科于2011年签署《产学研合作协议书》,双方同意,(1) 共建“久吾-南工大陶瓷滤膜研究中心”;(2) 南工大师生参与到“久吾-南工大陶瓷滤膜研究中心”设立的课题研发中产生的知识产权归久吾高科所有,南工大师生有署名权;(3) 合作协议有效期为十年,合作期间,久吾高科每年提供200万元的研究经费。2014年10月9日,久吾高科与南工大科技开发中心就“陶瓷膜在印染工业废水回用中的工艺应用技术开发”项目签署了《技术合同书》,南工大技术开发中心为久吾高科提供关于该项目的技术指导及咨询等方面的服务。

此外,南工大出具相关说明,“南工大与久吾高科在共同合作研发的过程中,对合作研发的技术成果的归属均以书面合同形式进行约定,并对合作双方的权利义务进行了明确划分,在研发过程中不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

(三) 共有专利问题

由于久吾高科属于高新技术企业,证监会询问久吾高科目前持有的专利技术中是否存在依赖于南工大的情形。

久吾高科中介机构回复,久吾高科共持有43项专利,其中与南工大共同享有4项专利。根据久吾高科的说明,久吾高科是国内较早从事以陶瓷膜为核心的膜分离技术研发与应用的企业之一,依靠自身的持续创新能力和技术力量不断进行技术深化和创新,核心技术主要来源于自主研发,不依赖于南工大。

(四) 高校教师对外投资问题

证监会关注到,久吾高科的自然人股东中,存在多名大学教师和退休人员,证监会要求久吾高科说明上述自然人股东的简历,从事的科研领域和具体在大学的任职(或退休前曾任职)的情况,上述股东在科技成果、研究方向、技术形成等方面是否与久吾高科存在重合领域;请说明教职员工持股的合规性。

  1. 高校教师股东在校研究领域与发行人业务的关系

经核查,久吾高科51名自然人股东中,有14名自然人股东为南工大教职员工,其中邢卫红、范益群、漆虹、刘飞4人的研究领域与久吾高科的主营业务相关。

久吾高科中介机构通过以下方式论述久吾高科未利用南工大教职员工股东无偿使用南工大技术、研发设备、科研成果的情形:(1) 上述4名股东在南工大的科研项目经费来源于国家专项经费以及发行人的自筹资金,课题已经验收通过并经独立第三方研发费用的专项审计;或(2) 南工大已经与发行人就相关技术签署《技术合同书》,南工大提供相关技术服务,久吾高科向其支付300万元。关于此问题,南工大出具相关说明文件,确认久吾高科与南工大合作过程中遵循平等、独立、有偿、互利的原则,且签署了书面协议明确各自的权利义务关系,久吾高科支付了所需的研发经费,久吾高科不存在无偿使用南工大技术、研发设备、科研成果的情形。

  1. 高校教师持股合规性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关于加强高等学校反腐倡廉建设的意见》、《中国共产党党员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南工大关于鼓励科技成果产业转化的相关规定、南工大出具的相关说明、久吾高科自然人股东的调查问卷以及中介机构对南工大资产公司董事长的访谈,南工大教职工股东中,除邢卫红外,其他自然人股东并非学校党政领导班子成员,也无党员领导干部身份,其持有久吾高科股份不受限制;邢卫红2013年3月起担任南工大副校长,其获得久吾有限股权时符合当时关于高新技术成果转化奖励的规定,其持有久吾高科的股份合法、合规;南工大未对教职员工在企业兼职、持股制定内部规定,南工大部分教职员工目前持有(或曾持有)久吾高科股份、目前担任久吾高科董事未违反南工大的相关规定。

(五) 高校教师担任独立董事问题

李心丹担任久吾高科独立董事时,同时担任南京大学教授、工程管理学院院长等职务。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询问李心丹担任久吾高科的独立董事是否违法相关规定。

久吾高科中介机构认为,李心丹2009年11月担任久吾高科独立董事时,为南京大学教授和工程管理学院院长,不属于南京大学的党政领导班子成员,其担任久吾高科的独立董事不违反当时关于党员领导干部兼职的相关规定。李心丹现为南京大学教授、工程管理学院院长,其级别相当于县(处)级以上党员领导干部,其担任久吾高科独立董事不符合目前适用的党政领导干部兼职的相关规定。2015年6月2日,久吾高科收到李心丹的辞职报告,李心丹辞去久吾高科独立董事及其他一切职务;2015年6月30日,久吾高科补选姜涟为久吾高科的独立董事,任期至第五届董事会届满。

笔者注意到,根据久吾高科2016年3月11日报送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久吾高科三名独立董事中陈丽花为南京大学教授;根据久吾高科于2017年3月9日公告的《招股说明书(终稿)》,陈丽花因届满不再担任久吾高科的独立董事。

三、总结

【高校教师对外投资问题】发行人股东中存在高校教职员工的,发行人应获得相关高校对教职员工对外投资的确认文件;如发行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高校教职员工,并在发行人处担任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等重要职务的,建议辞去高校教师职务,在发行人处全职,以确保发行人人员独立性及持续经营。

【董事、监事问题】发行人董事(包括独立董事)、监事中可以考虑避免由在职高校教师担任;如必须,发行人应避免选择高校行政领导干部担任发行人董事(包括独立董事)、监事;如发行人董事(包括独立董事)、监事中存在高校教师的(无论何种级别),发行人应获得相关高校出具相关文件确认上述人员非行政领导干部、非领导班子成员,并对兼职事宜予以认可。

【高级管理人员、核心技术人员问题】为保证发行人独立性和持续经营的稳定性,高校在职教师不应担任发行人的高级管理人员及核心技术人员;如担任,高校教师应在申报前辞去高校教师职务。

【高校教师兼职问题】就发行人报告期内曾经存在的高校老师兼职情况,发行人应获得相关高校出具的说明,主要确认 :(1) 知悉相关人员在发行人处兼职的情况,且无异议;(2) 兼职教师未在学校担任行政领导职务;(3) 兼职教师的兼职行为未影响其在高校的教育、教研工作,其考评均为合格;(4) 高校是否制定关于教师在外兼职的内部规定,上述兼职行为是否违反高校内部规定;(5) 兼职高校教师在发行人处获得相关报酬,高校未向发行人提供无偿技术服务和支持等。此外,发行人应逐步降低高校教师在发行人处兼职的人数,且兼职人员不能担任发行人重要管理工作。

【职务发明问题】就职务发明问题,发行人应获得相关高校的说明,确认发行人目前持有的专利不存在应当认定而未认定为高校职务发明的情形。

【知识产权纠纷问题】就知识产权纠纷情况,发行人应获得相关高校的说明,确认发行人与高校不存在关于知识产权的纠纷和争议。

【共有知识产权问题】发行人应重点说明发行人与高校共有知识产权的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合作开发协议具体条款、上述知识产权是否为发行人核心技术、是否会对发行人的销售收入、净利润、持续经营能力造成影响等。

【独立性问题】发行人在房屋租赁、研发过程、知识产权、生产设备、人员等方面均应独立于高校。

【研发独立问题】发行人应具有自己的独立的研发体系,发行人每年应有一定金额的研发投入、应具有一定人数的研发人员。发行人不应存在兼职高校教师将高校科研费、科研成果应用到发行人生产经营活动中的情形,不应存在核心技术来源于高校、利用高校已有知识产权开展业务的情形,不应存在高校为发行人分担研发费用的情形;发行人应获得相关高校出具的书面文件对上述事宜予以确认。

【独立性问题与历史沿革的联系】发行人是否独立于高校的问题,还可以从发行人设立时间和历史沿革入手。以克来机电和久吾高科为例,克来有限成立于2003年4月,其创始股东之一为上海大学教师,克来机电的部分股东和核心技术人员在申报前辞去高校教师职务;而久吾高科在历史上为南工大投资的公司,设立时间较早,久吾高科申报IPO时,南工大资产公司持有其13.11%股权;相比之下,克来机电的独立性问题较久吾高科更为重要,更有可能引起监管部门的关注。

【独立性问题】如高校资产公司为发行人股东的,中介机构应关注高校资产公司下属企业的业务情况、是否与发行人混同、是否与发行人存在竞争等。

【利益输送】如发行人和高校存在合作研发的情形、或高校向发行人提供技术服务,发行人应按照合同约定向高校支付相关技术服务费,上述技术服务费应公允,排除利益输送的可能。发行人应获得高校出具的就合作研发无纠纷和争议的确认文件。

四、其他参考案例

其他参考案例:道恩股份、西林科(被否)、哲达科技、博实股份、景嘉微、机器人、华中数控、博云新材、华中数控、川大智胜、汇能科技(新三板)、博涛股份(新三板)等。

五、关于高校教师对外投资、对外兼职的规定

●《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十八条

●《关于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若干规定》第一条

●《高等学校教师职业道德规范》第三条

●《关于建立健全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第三条

●《关于加强教师队伍建设的意见》第十五条

●《关于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若干意见》第二十八条

●《关于充分发挥高等学校科技创新作用的若干意见》第十五条

●《关于做好2009年度直属高校产业工作的意见》第十一条

●《关于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见》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八十八条

●《直属高校党员领导干部廉洁自律“十不准”》第五条、第六条

●《中共教育部党组关于深入推进高等学校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的意见》

●《中共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第二条

●《关于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意见》

●《中共教育部党组关于进一步加强直属高校党员领导干部兼职管理的通知》

●《中共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第二条

●《中共中央纪委、教育部、监察部关于加强高等学校反腐倡廉建设的意见》

●《关于规范中管干部辞去公职或者退(离)休后担任上市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独立董事、独立监事的通知》

(来源:PE实务 | 整编:搏实资本投研部)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