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新冠肺炎疫情对于跨国药企在华的研究项目影响几何

新冠肺炎疫情对于跨国药企在华的研究项目影响几何

   2020-02-19T01:13:23+08:00

中国市场是跨国药企近年来的创新药业务核心增长点之一,且越来越多的跨国药企将中国纳入了全球药物临床研究,我国也逐步向全球新药市场中心靠拢。而随着近期我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的大爆发,跨国药企在华的研究项目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那影响到底有多大呢?

本文试图从跨国药企在中国的临床试验地区分布情况及其在中国的三期临床试验情况两方面进行分析,希望从中获取答案。

1、跨国药企在中国的临床试验地区分布情况

据BioCentury对跨国药企在中国的临床试验地点的分布情况调查显示,截至2月4日,跨国药企在ClinicalTrials.gov上被列为招募或活跃的介入性临床试验的试验地点主要集中在北京(827)、上海(664)及广东(560),其次是江苏(473)、浙江(450)、四川(318)等地,至于湖北则分布有284个研究项目。

图表1:跨国药企在中国的临床试验地点的分布情况

注:截至2月4日在ClinicalTrials.gov上被列为招募或活跃的介入性临床试验的试验地点(同一试验在一个省的多地进行的在该省只算一次)
来源:世卫组织,ClinicalTrials.gov,BioCentury

而截至2月18日,我国COVID-19疫情主要集中在湖北,湖北以外的地区疫情人数相对多的省份依次为广东、河南、浙江、安徽、江西等地。

比较跨国药企的研究机构在我国的地区分布及COVID-19疫情地区分布可发现,两者之间存在一定程度的重叠,如广东、浙江两地,既是临床试验较多的地点,也是疫情人数靠前的省份。而且研究机构的这种不平衡分布侧面反映了中国各地区医疗资源的差异,同时为了缓解疫情重灾区的医疗负担,全国各大医院都在抽调人员对湖北进行支援,加之疫情期间普通病人的入院受限,因此跨国药企的许多试验场所都会受到负面影响。

图表2:COVID-19的疫情地图

来源:丁香医生

而具体到湖北武汉这个疫情最严重的地方,据ClinicalTrials.gov显示,至少有18家跨国药企在武汉开展临床试验。从试验数量看,阿斯利康、艾伯维及礼来在武汉进行的干预性试验数量最多,分别为21个、18个及15个;从各企业在中国的试验数量占全球试验总数的比例看,罗氏、礼来、拜耳及卫材分别位列前三,其中,前两者占比分别为33%、9%,后两者占比均为8%。

图表3:跨国药企在武汉进行临床试验情况及中国的试验数量占全球试验总数的比例

来源:ClinicalTrials.gov(注:罗氏公司包括基因泰克公司的试验,百时美施贵宝包括由Celgene发起的试验)

2、跨国药企在中国的三期临床试验情况

从短期来看,对药企的发展及业绩影响较大的是其三期临床试验的完成情况,因此,下面就来看看跨国药企在中国的三期临床试验情况。

(1)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三期临床

据ClinicalTrials.gov的数据显示,现至少有20家跨国药企在中国开展的224项全球三期临床研究目前尚未到达预估的完成日期。而我国正在爆发的COVID-19疫情会使得这些项目延迟,至于在中国的试验延误是否会影响这些企业在其他国家同步进行的审评审批计划,以及影响有多大,这取决于各项研究有多少数据来自在中国的试验,即该试验对中国临床研究基地的依赖程度。

通过对各家企业的各项临床试验中试验点的位置分析,可以确定其在中国临床研究基地的占比情况。若是其在中国的研究站点数量相对较少,则对该企业在其他国家的申请计划影响较小;反之亦然。下面以中国临床研究基地平均占比30%为临界值来进行分析,低于30%基本不会影响该研究项目在其他国家进行的评审计划,高于30%则可能会造成负面影响。

经统计,在上述20家药企中,有4家企业在中国的临床研究基地平均占比超过了30%,分别为安进、诺和诺德、安斯泰来及武田,预计这4家企业的三期临床研究项目将受到中国COVID-19疫情的较大冲击。其中,安进的中国临床研究基地平均占比最大,达39.4%。

图表4:部分跨国药企在中国临床研究基地占比情况

来源:ClinicalTrials.gov,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2)仅在中国开展的三期临床

下面统计了9家跨国药企仅在且正在中国开展的三期临床试验情况。其中,赛诺菲、默沙东都至少有5项试验,罗氏有4项,辉瑞、诺华、礼来等都有数个仅在中国开展的三期临床研究项目。其中,赛诺菲用于特应性皮炎的药物Dupixent dupilumab、默沙东的9价HPV疫苗、礼来治疗Ⅱ型糖尿病的Basaglar insulin glargine、武田用于克罗恩病的Entyvio vedolizumab均是计划于近三个月内完成试验,但目前并未招募患者。

图表5:部分跨国药企在中国开展的三期临床试验情况

来源:ClinicalTrials.gov,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此外,还有一些计划在2020年第一季度展开的仅在中国的三期临床试验。如强生计划在3月初进行Stelara ustekinumab的试验,其适应症为系统性红斑狼疮。Stelara是强生进军自身免疫性疾病领域的一款核心产品,该药在2019年创下了63.61亿美元的销售额,较2018年增长幅度达23.4%。另外,国际顶级期刊《自然》上发表的《Top product forecasts for 2020》表示,随着适应症的不断增加、市场的不断扩大和渗透,Stelara在2020年的销售额预计将达到72.41亿美元,在《2020年全球最畅销TOP10药物》中排名第7位。不过,考虑到COVID-19疫情的影响,这些计划很可能会推迟实施。

图表6:部分跨国药企计划于2020年第一季度展开的临床试验情况

来源:ClinicalTrials.gov,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总结:跨国药企的研究机构在我国的地区分布及COVID-19疫情地区分布存在一定程度的重叠,因此跨国药企在中国的许多试验场所都会受疫情影响而无法开展研究项目。而聚焦到本次疫情的重灾区武汉,预计阿斯利康、艾伯维及礼来受影响的临床试验数量最多。从短期影响看,预计赛诺菲、默沙东、罗氏等药企多个计划在2020年甚至2021年完成的三期临床试验药物会延长研发时间,相应的上市时间也可能会比原计划晚数月。

参考资料:
1、As coronavirus disrupts MNC operations in China, companies look to digital solutions
2、The Phase III trials and pharma sales most likely to be disrupted by COVID-19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