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资本圈玩转疫情债券-新冠疫情金融开赌

资本圈玩转疫情债券-新冠疫情金融开赌

   2020-03-07T09:13:32+08:00

瘟疫债券这个名字听起来虽然不吉利,但其高达14%的年利息却让资本市场趋之若鹜。

2017年,世界银行首次发行了4.25亿美元的瘟疫债券,其背后的理念是,将贫穷国家流行病爆发的风险部分转移到金融市场上。

只要疫情的发展触发支付条件,发展中国家就将得到这笔钱用来抗疫。

如果冠状病毒在6月宣布大流行,世界银行将清空4.25亿美元巨灾债券

其支付条件为,源发国因疫情死亡的人数超过2500人,并且在第2个国家至少20人死亡。

期限为3年的首批瘟疫债券将在今年7月到期,这意味着如果在此期间全球流行病没有达到触发条件,投资者将会获得丰厚的回报。

在前两年都没有疾病爆发的担忧,直到今年Covid-19的大爆发,如果疫情继续升级,投资者极有可能血本无归。

巨灾债券表明冠状病毒已接近大流行状态

Covid-19可能触发世界银行瘟疫债券支付

瘟疫债券的买家显然是在进行一场豪赌。

但高风险,高回报,富贵本来就要险中求,一般人想买都没机会。

买家通常都是像对冲基金这样的机构,一次就买个几百万。

数据显示约75%的买家来自欧洲,另有20%在北美。

“作为投资者,我们不想亏钱。”

总部位于波士顿的公司,阿蒙迪先锋的投资经理哈特·史密斯表示,他购买了这些债券,以使该公司10亿美元的巨灾基金多元化。

尽管看起来世界银行是在利用一些人的赌徒心里做善事,但持有其瘟疫债券的投资者究竟是获得巨额利润,还是损失数亿美元,取决于新冠病毒爆发的致死性。

这使得这一金融工具极富争议。

瘟疫行债券从设计上就是失败的,他们做到了

瘟疫债券是金融的病夫

触发债券的标准非常严格,而且非常复杂。

“这些条款太严格了,这表明这种金融工具毫无用处。”

“你显然想阻止疫情爆发,但它只能在爆发后才付款,这是其根本缺陷。”

全球政策论坛可持续发展融资计划主任威尔·埃默斯说。

2019年4月,前美国财政部长劳伦斯·萨默斯将瘟疫债券描述为“金融蠢货”和“令人尴尬的错误”。

哈佛全球健康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奥尔加·乔纳斯(Olga Jonas)是对瘟疫债券最直言不讳的批评者,她认为投资者是唯一的赢家,在《金融时报》上将其描述为“赔率极高的赌博”。

“这只对投资者有好处,但对于疾病的筹资机制却毫无用处。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来看,他们还不如把钱捐给我。”

乔纳斯认为整个计划的设计都是在为了最大程度地减少支付的可能性。

“无用的”瘟疫债券对应对冠状病毒的希望渺茫

金融合同的触发因素通常都存在巧舌如簧的辩驳和回旋余地的空间。

魔鬼正是隐藏在这些条款细节中。

除非在多个国家达到了一定数量的死亡病例,否则哪怕单个国家的人都死绝了,也不会触发支付条件。

尽管几亿美元相对于真正在疫情中的投入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但任何款项对于穷国的抗疫来说都是雪中送炭。

2018年的埃博拉疫情夺走了刚果两千多条生命,但是由于没有第2个国家的死亡人数达到20人,因此瘟疫债券没有分配任何款项给他们。

如今,一旦世界卫生组织将COVID-19定义为大流行,将意味着76个发展中国家有资格申请获得这笔款项。

但是,世界银行和有钱有势的金融家们之间紧密的纽带,国外媒体Infowars(infowars是一个右翼阴谋论站点,但在美国已经攀升为最热门应用之一)猜测可能是世卫组织拒绝将新冠疫情定义为大流行的原因。

以下是世卫组织拒绝将COVID-19爆发称为“大流行”的4.25亿个原因.

发行这些债券是为了支持世界银行的流行病应急融资机制,只有在满足某些大流行标准时才会触发。如果触发,债券持有人将损失其资金,资金将被转移到发展中国家以抗击病毒。

“支付的可能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一位投资者说。

尽管瘟疫债券的部分投资者已经开始大肆抛售债券,但依旧很难将新冠爆发称为大流行的原因也越来越明显,因为这将拿走瘟疫债券持有人投在这上面所有的钱。

华尔街是推迟宣布冠状病毒爆发为“大流行”的原因吗?

我们是否生活在别人的赌局里?

对于所有猜测,世界银行拒绝置评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