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北大数学天才许晨阳出走美国,留下了发人深省的三句话…

北大数学天才许晨阳出走美国,留下了发人深省的三句话…

弘扬社会正能量的 英语口语

吉米老师前言:“清华和北大,无疑是国内最顶尖的学府,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两所学校每年培养出来的顶级人才,但凡是出国留学的,大多不愿意回国效力,这种为他人做嫁的现象,令人感到惋惜和疑惑。”

“人才流失”

来源:时代观察周刊

北大黄金一代,可以说是北大数院的骄傲,也是我国数学界最出色的几位青年数学家。可惜目前仅有一人留在国内,其他几位全部在美国聚齐。

其中最可惜的是许晨阳,这位天才在美国学成后回归北大,但在6年后再次离开,并留下了3句话,句句发人深省。

1)学术造假严重,造假成本太低。

2)学风浮躁,做学问是为了发财,为了出名,甚至为了升官。

3)论资排辈现象严重,大牛在如何使用经费上花时间,年轻学者在申请经费上花时间,一边花不完,一边没得花。

显然,这3句话句句切中时弊,也确实都是我国当前学术界存在的大问题。许晨阳教授对这些现象深恶痛绝也完全可以理解。

但仅因为这些问题,他就离开也确实有点牵强。学术造假,许教授显然不屑为之,虽然别人造假,以许教授的资历声望,在数学界,即使有人造假也撼动不了他的地位。

学风浮躁也是事实,但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见面打声招呼,不深交,老死不相往来就好了。以许教授的情商,不至于连这都做不到吧?

至于科研经费短缺,其他人或许有问题,但他肯定不存在这个问题。他在2016年获得过拉马努金奖;2017年获得庞加莱讲座教习;同年获得未来科学大奖-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奖;2018年获得新视野奖。

可以这么说,在北大数院,能和他比成就,比资历的不说没有,至少也是凤毛麟角。更何况他在2014年就获得了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资助,并被评为北京大学长江特聘教授。

因此,科研经费对别人或许是问题,但对他许晨阳教授来说,绝对不是什么问题。

他对钱财看得不重,北大给他的特殊待遇也令他满意,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他下决心再次出走呢?

其实还有2个原因,许晨阳教授没有说出来,也正是因为这2个原因才使得他最后决定离开,毕竟许教授曾经坦言,虽然这么说对他太太不公平,他最爱的还是数学。

教学氛围相当不理想

The teaching atmosphere is not ideal

国内大学,教学体系自成一套,照本宣科是常规操作。大学生上课很大部分在划水,甚至完全没有在认真听课。

一位北大数院的学生曾经说过,当时不知道许教授这么牛,不然就不玩手机好好听课了。作为一个数学系的学生,居然不知道许晨阳教授在数学界的地位,这相当让人无语。

更为严重的是上课时看手机的不是一个二个,而是有相当部分。当过老师的一定有这种体会,你在讲台上认真地讲课,下面完全不在状态,这种心情没有经历的人难以想象。

在北大,许教授上课同样遇到这种情况,他在台上分享他的心得,理解和体会的时候,下面相当一部分同学完全没有在听,这样的学习氛围还指望能学到什么?显然,这不是他期望的教学环境,和普林斯顿完全不在一个等级。

缺乏学术交流环境

Lack of academic exchange environment

许晨阳在北大数院是个异类。他找不到人和他交流学术上的东西。只能独自思考。他感兴趣的是数学,是学术上的东西。

而其他大部分人感兴趣的是房子车子,是升职加薪,是职称评定,是升官发财。他几乎找不到人和他探讨学术上的问题,只能孤军奋战。

而在普林斯顿,随便一个下午茶都能找到人聊聊学术上的话题,很大可能坐你对面的就是诺奖或者菲奖大佬,他们全无架子,也愿意和年轻人交流。

这种交流是双向的,也是互相启发的过程,就像很多教授在找不到灵感时就去给本科生上课一样道理,思维的碰撞才是灵感的源泉。

显然,许晨阳在北大没有这个环境,事实上国内任何一所高校都没有这种环境。这就造成他只能单打独斗,只能吃老本,这样下去,用不了多少年,老本就会被吃光。

这才是他决心出走的根本原因。毕竟对他来说,数学才是最重要的,学术才是他的生命。只有和同类在一起,才能不停地碰撞出火花,学术生命才能被无限延长。

这也是目前国内学术界最缺乏的东西,没有一个好的学术氛围和环境,再强的人在这个环境呆久了,要不成为学阀,要不泯然众人,二者必居其一。

许晨阳所说的3个问题确实存在,但后2个问题却更严重。这2个问题不解决,学术界很难迎来春天。然而观念要改变,是一个极其困难的事情,如何改变国内的学术氛围,对学术界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希望在中国学术新生代身上,学术氛围不再是一个挑战,而是滋养的沃土。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