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今天聊历史

今天聊聊唐朝

唐朝近三百年,将星如云,名臣麇集。

有三锏两鞭秦叔宝,还有三箭天山薛仁贵。

有出将入相李药师,还有五福俱全郭汾阳。

有断案如神狄怀英,还有洞彻天机袁天罡。

有倚马千言骆宾王,还有斗酒百篇李太白。

能人可谓无数

但神人只有一个

就是白衣宰相——邺侯李泌

人世间什么事最难干?

一个是当宰相,

一个是当神仙。

一个日理万机,处理的问题极为复杂、繁重;

一个飘飘渺渺,追求的东西太过玄幻、神秘。

当然,做过宰相的人很多,隐居修道的人也很多。

但又要做宰相又要做神仙就很难了。

诸葛亮、刘伯温厉不厉害?

都是开创王朝的顶级谋臣,民间传说中都是通阴阳晓八卦能知过去未来的半仙。

但结果呢?

孔明累死在北伐路上,

刘基辅佐朱重八未得善终。

所以,既要做宰相,又要做神仙太难了。

两者兼顾的,真不是凡人。

比如张良。

权力核心和超然世外,本来就是不可兼得的两极,

要么出要么入。

朝堂与山海,即使高妙无俦如留侯张良,也不过一出一入,

进,辅佐刘邦打下大汉江山。

退,跟随赤松子去云游四海。

所以汉初三杰,他的结局最好。

之所以说李泌是神人,就因为八个字:

大风大浪,进退裕如。

李泌一生,一会儿治国,一会儿修道,修完道又治国,治完国又去修道。

两不耽误。

我们总说三朝元老,形容这个人德位尊隆,但李泌,却扎扎实实地侍奉过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朝,正经的四朝元老。

李泌这个人,从小就是个传奇。

唐明皇李隆基搞天下神童大会选秀,听说他是个有名的神童,就把他招来。当时皇帝和燕国公张说在下棋,让张说考考他,张说以“方圆动静”为题,取“方若棋局,圆若棋子,动若棋生,静若棋死。”之义,让李泌说两句,李泌马上答道:

“方若行义,圆若用智,动若骋材,静若得意”

皇帝听了,直呼其为神童。皇帝身边的重臣,如张九龄、韦虚心等人也都十分赏识他。

按理说,在皇帝那里挂了号,又结交了那么多权贵,回去再读点书,长大了仕途是很有保障的。

但李泌没有,长大之后,不仅没有参加科举考试,反倒是跑到嵩山、终南山、华山这些大山里面去求仙问道去了。

在山里隐居了几年,他给玄宗上了一份奏议,皇帝想起有这么个神童,于是把他招到宫里,让他给讲道家理论,他讲的很受欢迎,跟太子关系很好,但是跟杨国忠、安禄山处的不好,他们找了个借口把他流放到湖北去,他索性找了个机会,自己主动跑到名山大川隐居去了。

后来安史之乱爆发,玄宗成了流亡皇帝,原来的太子在灵武即位,派人四处寻找李泌,于是李泌出山辅佐这位新皇帝。安史之乱期间,他虽然名义上不是宰相,可是实际上无所不管,从文件起草到人事任免,他都管。但是他坚持一点,就是不接受官职,皇帝要让他当大臣,他不干,始终穿着白衣在皇帝身边出谋划策,表明自己不过是一介布衣。因为他经常和皇帝同出同入,群众纷纷议论:“著黄者圣人,著白者山人”,就是说那个穿黄衣的是圣上,穿白衣服的是山人李泌。

皇帝问他想要什么,他回答说:

我是个修仙练道的闲人,爵禄财富对我都没啥用。要不收复长安城之后,您让我像严子陵睡在汉光武帝腿上一样,在您的腿上睡上一觉,让钦天监也来禀报一回,说天上星象异常,有客星侵犯帝座吧。

做官这种事,有进就有退,绝大部分人只愿意进,不愿意退,要是退下来了,百般不自在。但李泌却反着来,他给皇帝出谋划策,建立了不世之功,总是第一时间自己求退,但又不像张良那样一退就退到皇帝找都找不到他,下次有需要,我还来。

所以千古谋臣之中,李泌的谋略未必是第一,但境界却是第一。

做谋臣,最希望的就是君主能够言听计从。君不见项羽不听范增的计谋,把年过花甲的老亚父活活气死了。

李泌不是这样,我给你谋划了一件事,你听也好,不听也罢,我的主意就在那里。

你干成了,是你的本事,和我没有关系,我就是出山做点事,做完我还回去,也不要你这边的权力、地位,统统不要。

千秋文人宰相梦,多少人梦都梦不到这样的经历。所以编写史书的文人们,对李泌出入朝廷总是十分惋惜,认为是权臣迫害所致,全然不理解这种进退回旋的境界,远比执掌权柄要高妙的多。

皇权中枢是什么地方,刀光剑影、血雨腥风。

得善终者能有几人?

可是李泌呢?四出五进,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闲庭信步

被人排挤、谗害的时候有之,但等到过了几年,排挤他的人自己倒了,他依然还是皇帝尊崇的大师。

争是不争,不争是争。

淡定方得从容。

一卷全唐书,多少风云变幻,鼓角争鸣。

但李泌就像大鹏一样,长风起时,万里逍遥。

人间万丈红尘,不是值得他这样的人留恋的。

那正是: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