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两度引咎辞职的孟学农,和去向成迷的蒋超良…

两度引咎辞职的孟学农,和去向成迷的蒋超良…

两度引咎辞职的孟学农,和去向成迷的蒋超良…

清大EMBA智库

“人生就是一个过程,有时候遇到挫折和阻力,反而会跟水流一样激起美丽的浪花。”

这是孟学农曾经说的话。他先后在北京市市长、山西省省长任上两度引咎辞职,作为正省部级官员,这样的经历并不多见。

孟学农资料照片

2003年1月,孟学农出任北京市市长。3个月后,因处置“非典”疫情不力,被免去北京市委副书记职务,并请辞市长职务。同时被免职的还有时任卫生部部长张文康。

2007年9月,他复出担任山西省代省长,但约3个月后,他因洪洞“12·5”矿难事故,代表山西省人民政府向国务院作出深刻检讨。2008年1月,孟学农正式当选山西省省长,又因当年9月的襄汾尾矿库溃坝事故再度引咎辞职。 

但是,辞职后的孟学农仕途还在继续。2010年1月,孟学农出任中直机关工委副书记。2012年4月任中直机关工委常务副书记,2012年8月兼任中央直属机关党校校长。2013年3月至2018年3月任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主任。

2003年4月“非典”时期的北京街头

2014年,当谈及自己两度引咎辞职的经历时,孟学农淡然地说:对历史就得向前看。我也说过,历史愈是久远,愈是清晰。因为没有感情的色彩,会非常客观地通过史料去看。

记者问他,两次去职,现在对这两段历史有更新的认识吗?

孟学农答曰:我觉得经历就是个财富。所以年轻人啊,不要怕挫折。岁月虽然美好,但经历更美好。作为我们,能够参与到改革开放的伟大时代,我们比老一辈,甚至比你们80后(更美好)。

记者追问:但有人评价,你在政治上很重要的时刻,抱负却没有得到施展。你会觉得遗憾吗?

孟学农说:没什么遗憾。只要心里装着事业,装着群众,尽心尽力地努力工作。参与了改革开放这个伟大的事业,没有什么遗憾。说遗憾呢,那是把个人的升迁看得太重。柳宗元就说过,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封建的士大夫尚且有这种情怀,当今的共产党人(更应该有),是吧?轻个人进退,重社稷民生。

孟学农的人生境界值得学习,从仕途的角度来说,孟学农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身份,那就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他们于2012年11月15日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选举产生,任期五年。这意味着,孟学农中央委员的身份保留到2017年,时年68岁。

现在来看一下因为疫情引咎辞职的另一位高级官员蒋超良。

蒋超良资料照片

因为对疫情防控不力,蒋超良在2月13日从湖北省委书记任上去职之后,便未再公开露面。3月5日,湖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接受蒋超良同志辞去湖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任职务的请求,报省人民代表大会备案。在官方的通报中,蒋超良的名字只是在这次新闻稿中出现过。

蒋超良黯然离去,是因为他的能力不行吗?

蒋超良生于1957年8月,曾任湖北省副省长、交通银行董事长、国家开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兼行长、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党委书记等职。

1974年,17岁的蒋超良中断学业,进入岳阳工艺美术品厂,成为一名普通操作工。1978年,恢复高考后,他第一时间进入考场,考入湖南财经学院(后并入湖南大学)。和他一起入学的,还有前证监会主席肖钢。

1981年,蒋超良大学毕业,进入农业银行总行。第一份工作是总行计划部普通员工。从这里开始,他的运途顺利。三年后,晋升为货币流通处副处长,然后一直升至综合计划部主任助理。他出色的工作能力,获得了时任农行副行长的戴相龙赏识。

工作8年后,蒋超良获得了外派机会,从农行总行被调至青岛分行,任崂山区办事处副主任。在银行系统,外放往往是上升的前奏。蒋超良把握住了机会,很快,他升任青岛分行副行长。随后,农行将他调回北京,一路升至国际业务部总经理。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广东成了重灾区。在索罗斯的攻势下,广东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出现了千亿人民币缺口。当时中国最大的“对外窗口”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面临破产。蒋超良被任命为“救火队员”,空降广东,成为了“广东省地方中小金融机构和农金会金融风险处置工作协调小组”副组长。这个小组的组长是王岐山。

这一年,蒋超良40岁,刚刚进入人生的丰水期。此前一年,他被央行行长戴相龙相中,从农行国际业务部总经理的位置上,提拔至央行,出任银行司副司长。

广东国投的破产案是中国首例非银行金融机构破产案,此前没有先例,也没有可参照的处置方式。如果处理不好,很可能引起连锁的金融危机。蒋超良重任在肩,临机决断,最终扑灭了这场金融大火。这场“救火”经历为他赢得了信任。三年后,他成为了人民银行行长助理。

在农行的15年,让蒋超良变成了一位金融专家。这个身份,在新时代让他获得了更多来自高层的青睐。

2002年,蒋超良出任湖北省主管金融的副省长。这也是一个“救火”职位,摆在他面前的是湖北省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蒋超良在银行的资历,给了他治理经验。在湖北,他从上而下梳理了金融体系,主导了大型股份制商业银行改制,以此来支撑中小金融机构业务再贷款。当时与他共事的地方领导评价,蒋超良“能够化繁为简,直指目标,执行坚决,是十分专业的金融治理者”。

蒋超良任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时的资料照片

2004年,地方任职两年,蒋超良又获得了新的任命。他出任了交通银行董事长。彼时,交通银行正处在股份制改革的关键节点。交行当时的股权结构十分复杂,境外战投摸不到头脑,潜在投资商汇丰控股一度甚至打了退堂鼓。

蒋超良用一顿饭的功夫,说服了汇丰控股的CEO。合作继续。汇丰以每股1.86元入股交行,以144.6亿元人民币获得交通银行19.9%股份,接近中国对银行业外资持股的上限——单一外资持股不超过20%。再一次,蒋超良完成了“救火”任务,为银行业探索出了一条被称为“重组、引资、上市”的股改模式。

当时的交行部下曾评价他“有些霸道,甚至急脾气”。还有人说,他“从不拖沓,认准的事敢做敢为,尤其是在人事调整上,当断则断”。

2008年,主导交行股改后,蒋超良在2008年,又一次临危受命,参与主持了国开行的股份制改革。

接连的“救火”,蒋超良自己的感受是“苦中作乐”。有媒体采访他后写道,蒋超良会把压力和痛楚埋在心底,对外则以霸气示人,嘴角上翘,不苟言笑。

蒋超良喜欢读书,也擅长写东西。在交行时,他有一个绰号是“交行第一笔杆”,其负责文字工作的下属,往往自叹弗如。

没有人能想到,2020年初,这样一位“笔杆”因在一场疫情通报发布会上疑似念稿子,而引发舆论质疑。

2019年底,“新冠”肺炎爆发在湖北。此后,湖北地方政府的应对引发外界质疑。蒋超良处在漩涡中心。1月24日,《湖北日报》记者张欧亚在微博公开呼吁:武汉必须当机立断换帅。2月13日,武汉市委书记换人,身为湖北省委书记的蒋超良也被免职。

疫情爆发之前,蒋超良的政绩如何?

2019年前三季度,湖北省GDP增速达到了7.8%,高于全国6.2%的水平,位居全国第七。对于中部省份湖北来说,这是一份优秀的答卷。拉动经济发展,被认为是蒋超良的强项。

在2016年履新湖北省委书记前,蒋超良曾在吉林担任省长。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一个“救火”职位。他刚调任吉林副省长、代理省长时,整个东北经济正在持续下滑,吉林省2015年的GDP增速为6.5%,在中国31个省区市中排在倒数第四位。

一年后,蒋超良主政下的吉林,经济获得起色。2016年前三季,吉林GDP增速提升至6.9%,高于当期全国平均增速0.2个百分点。这是自2014年一季度以来,吉林省GDP增速首次超过全中国平均水平。

如果没有“新冠”肺炎,蒋超良“救火”的成功记录,大概率还会在湖北延续。但是,这位“救火队长”最终还是被一场突然而至的“新冠”,烧到了自己。

蒋超良资料照片

今年,蒋超良已经63岁,离正部级退休年龄65岁还有两年。虽然他已经不再是湖北省的“一把手”,但蒋超良还有个极为重要的身份——中央委员。2月13日,中组部宣布湖北换帅时,对蒋超良是否另有任用亦只字不提,此后,蒋超良再未露面过。蒋超良的下一站会是哪里?中央委员身份是否会被免去?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可是,蒋超良从省委书记任上被免,也留下很多思考。

蒋超良能够走到这么重要的职位,一定很有本事,从上面叙述中也可以知道他曾经有过很多成绩。但湖北省出现当时那样的局面,确实不应该,主要领导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他最后留给公众的印象是严重的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以及对出了严重问题的责任怯于担当,缺少勇气向湖北和武汉人民以及全国公众做一个郑重道歉,深深鞠一个愧疚的躬。

每一名党员干部都应当有担当精神,工作出了严重问题,应当主动向公众承认错误,表达歉意,这是党员干部在发生重大履职失误时应有的态度。那是人们所推崇的高风亮节的最基本的门槛。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