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入狱、破产、疯狂并购……有人说他是天才,也有人说他是疯子

入狱、破产、疯狂并购……有人说他是天才,也有人说他是疯子

金融第一教室 今天

以下文章来源于良大师 ,作者良叔大大

良大师

洞察商业真相,成为更睿智的人。良叔,百万用户新媒体创始人,畅销书作者,原世界500强高管,良翰商学院创始人。

长按关注“金融第一教室”

聚焦金融干货,传播人生智慧

作者:良叔

来源:良大师(ID:liang_da_shi)

1963年8月,因为一场特大洪水,山西太行山和华北平原的很多地方成了汪洋。

而此时,在山西太行山不远处的一个村庄里,一个小男孩诞生了。

1988年,小男孩成为了最年轻的商海奇才;

1990年,他锒铛入狱;

2003年,他当众挑战王石,扬言要做全国第一;

2006年,他陷入财务危机,被迫卖掉公司;

2017年,他豪掷700多亿并购万达,投资乐视……

一次身陷囹圄,两度一无所有,最后他都实现了绝地反击。

有人说他是枭雄,也有人说他是英雄。

他自己却说:

“我不是枭雄,也不是英雄。

我以为英雄是对谁都好,枭雄只对自己的女人好; 

英雄是谁都说他好,枭雄是只有自己的人说他好。

可干嘛要对谁都好,干嘛要让谁都说好呢?”

当然,坊间更爱讨论的是:

这个人究竟是天才,还是疯子?

1

 “我是个不怕死的人”

有人估计已经猜到了,今天我要聊的人物,就是孙宏斌。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被很多人忽视的商业奇才。

他被忽视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有意隐藏在暗处。

但千万不要因此以为,他是一个行事低调的人。

恰恰相反,他个性张扬,且常常语不惊人死不休。

比如说,在他最狂飙猛进的时候,有人说他激进。

他反驳道:

“江湖上说我激进,我真的不是一个激进的人……

朋友说人有不知死和不怕死之分,我应该是不怕死的。”

这事搁旁人身上,大概不会理会,真要反驳,也不会用“江湖”“不怕死”这些字眼。

再比如。

在一次酒局上,孙宏斌和一个老板聊天。

该老板说他要开一家精品酒店,请各种大师来举办各种高端讲座,比如说国学大师、经济学大师、禅学大师……

孙宏斌问他,酒店的目标客户是谁?

对方说:“我们是为了给孙总您这样的人服务……”

孙宏斌赶忙打断他:

“我不是你的目标客户。我住酒店,希望房间住着舒服,餐厅饭菜可口,服务员漂亮温柔。 

我是一俗人,喜欢酒店是酒店,饭馆是饭馆,商人是商人,文人是文人;不喜欢四不像,更讨厌大师。”

敢怼能怼。

这样一个个性张扬的人,为何要隐匿在暗处?

要知道,在很长一段时间,他的名字甚至没有出现在他企业的官网和宣传册上。

原因很简单:他是一个有“污点”的人。

而且是两个毁灭性的“污点”,换做是一般人,早就被命运按在地上摩擦了。

可孙宏斌显然不是一般人。

他没有被打趴下,而是蛰伏在暗处,像一头受伤的猎豹,伺机而动。

2

牢狱之灾

孙宏斌的第一个“污点”,是4年的牢狱之灾。

这个故事还得从1988年说起。

那一年, 25岁的孙宏斌还在中国环境科学院埋头搞科研。

某一天,在一份报纸的小角落里,他看到了一则公司的招聘启事。

他被这家迅速崛起的计算机公司,深深地吸引了。

于是毅然决然扔掉“铁饭碗”,一头扎进中关村。

坐落于中关村的这家公司,叫“联想”。

此时的联想虽已赫赫有名,但想要扩大规模的柳传志,却发现曾经跟他一起“打天下”的元老们,已经“暮气沉沉”,早已失去了扩张的野心。

于是柳传志决定招聘年轻人,重点培养。

当25岁的孙宏斌加入联想,这个精神小伙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

很快,柳传志力排众议将他提拔为联想企业发展部的主管,分管着联想集团除了北京之外的所有业务。

这样重用一个新人,在联想乃至其他公司,都前所未有。

不过,柳传志并没有看错人。

孙宏斌后来交出的成绩很亮眼。

在短短的时间内,他就在全国创办了18家分公司,并让联想从规模和营业额上,都获得了爆炸性的增长。

于是,当时就有很多人说他是最年轻的商海奇才。

然而1990年3月的某一天,远在香港的柳传志突然发现了一张很陌生的《联想企业报》。

这张报纸并不是柳传志自己创办的《联想报》,而是孙宏斌创办的企业部报纸。

报纸上有一句话很扎眼:

“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

此时,柳传志也收到了从北京发来的一封邮件,里面全是对孙宏斌的控诉:“结党营私,分裂联想”。

此时的柳传志,如坐针毡。

他立马飞回了北京。

当他回到北京,发现事态竟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此时的孙宏斌,早已在联想权倾一时, 13家分公司经理唯他马首是瞻。

据说,柳传志来会议室开会,一屋子人腾地站起来。

他们齐刷刷转头望着孙宏斌,非得孙宏斌微微一笑,点了头,众人才坐下。

孙宏斌的心腹甚至表示:联想集团如今被一群没用的老人占据着,想做点事情的年轻人总被打压,他们希望孙宏斌可以登高一呼,拯救联想。

他们还扬言,在中关村,“孙绝对第一,万第二,柳第三”。

其中,“孙”是指孙宏斌,“万”是指四通集团的万润南,而“柳”则是指柳传志。

就这样,在一群年轻人的拥护下,孙宏斌开始在企业部树立孙氏权威。

他定了一个规矩,企业部的员工只对孙宏斌一人负责。

比如说,所有新员工都要回答“自己的直接老板与公司大老板是什么关系”这样的问题:

 “假如你一天生产200个部件,直接老板向大老板汇报一天生产300个,当问到你们的时候应该怎么回答?”

正确的答案是,“300个”。

再比如,柳传志在集团内倡导“大船结构”,要求公司像一条大船一样,分工协作。

而孙宏斌对此的解读是:

“联想公司是一艘大船,企业部是一只小船,联想的大船沉下去了,企业部的小船就漂起来,变成大船。”

柳传志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他召开了一个员工会议,并在会议上宣布将孙宏斌调离企业发展部,去业务部继续担任主管。

没想到此调令一出,孙宏斌的拥护者们纷纷表示不服,他们甚至站起来诘问柳传志:

“你说我们有帮会成分,能不能具体说一下?” 

“我们直接归孙宏斌领导,孙宏斌的骂我们爱听,与总裁何干?”

面对这些诘问,柳传志愤然离去,并丢下了一句话:

 “你们要知道,联想的老板是谁。” 

后来,柳传志要孙宏斌将这几名员工开除。

他之所以不亲自开除员工,其实是想给孙宏斌一次机会,让其他管理层看到孙宏斌对联想的忠诚。

没想到孙宏斌却说:

“柳总,我不能开除他们。

他们只是向您提出了一些意见而已,我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开除他们。”

后来,柳传志再次问他:

“你是要我,还是要那几个下属?”

结果,孙宏斌依旧选择和下属站在一起:

“您不了解他们,他们并不坏。

如果只是因为给您提了点意见就要开除他们,我觉得这样对他们不公平。”

至此,孙宏斌和联想的管理层彻底走向了决裂,但惜才的柳传志依然心有不舍。

几天之后,孙宏斌与下属在北大勺园餐厅聚会。

当时有人建议把分公司的钱转移到别处,另立山头。

他们不知道的是,那些把孙宏斌视为眼中钉的人早已躲在暗处,这些过火的话很快就传到了柳传志的耳朵里。

当时,孙宏斌手中正好掌握着1700万的货款。

柳传志于是向公安局和检察院报案。

1990年5月28日,孙宏斌被北京海淀警方刑事拘留,10天后,被正式逮捕。

1992年8月22日,已在海淀看守所关押了27个月的孙宏斌,接到了刑事判决书。

他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罪名是挪用公款13万元。

入狱后,他的下属仍然想着各种奇谋设法营救,甚至有了劫狱的念头,但都被孙宏斌劝住了。

30岁生日那天,孙宏斌是在监狱中度过的。

看着铁窗外的云和月,听着夏日的蛙鸣虫啾,他蹲在墙角里彻夜未眠。

狱中时光度日如年,他一直在反思,也一直在关注国内经济形势,甚至经常给《北京新生报》写文章。

而与此同时,

一幅新的商业蓝图,已逐渐在他脑海成形。

 ▲柳传志和孙宏斌

3

东山再起

1994年3月的北京,春寒料峭。

孙宏斌为监狱采购用品外出,借着这次机会,他约见了曾亲手将他送进监狱的柳传志。

在新世纪饭店楼顶的川菜馆,柳传志携联想元老李勤和孙宏斌见面了。

见面的第一句话,孙宏斌便是让柳传志放心,他绝不会踏入IT圈,因为他已经决定进入房地产行业。

看着曾经的爱将,柳传志问道:

“六十年众生龙马,才能修一座龙佛菩萨,这世间人,搏命般的往上爬,无非是求一样东西,有的人求名,有的人求利,而你,求的是什么呢?” 

孙宏斌轻描淡写的吐出两个字:“兄弟。”

柳传志再次追问:“兄弟与我只能选一个,或者兄弟与联想帝国只能选一个,你选什么?”

“兄弟。”孙宏斌还是这两个字。

“年轻人总是这么的自以为是,兄弟能当饭吃吗?”柳传志有些不甘。

孙宏斌说:

“兄弟不能当饭吃,但我可以带着他们打天下,燕公有燕云十八骑,西楚霸王有江东子弟兵,我可以带兄弟们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赚很多很多钱,也可以为兄弟做牛做马。”

这又是一次无果的辩论。

4年的牢狱之灾,似乎并没有改变这个年轻人太多,但孙宏斌学会了反思。

他向柳传志表示,他当时是为了联想的发展,并没有任何私利,所以他没有罪。

不过他也承认,自己的做法确实给联想造成了不好的影响。

紧接着,他又诚恳地说:

“我不希望被一块石头绊倒两次,怎么能从前面吸取教训,怎么让将来走得更好?”

经过这一番话,

曾亦师亦友的两人,终于一笑泯恩仇。

柳传志甚至鼓励他在房地产业好好干,并表示:

“如果需要什么的话,我个人,包括李总,包括张总,我们以个人名义入点股,投点钱……”

大概是出于一个男人的自尊。

孙宏斌当时拒绝了。

临走时,柳传志又说:

“我从来没有说过谁是我的朋友。现在,你可以对别人说,柳传志是你的朋友。”

之后的某一个晚上,孙宏斌和朋友在东四十条桥保利大厦的“伊甸园”喝酒。

朋友问他:“听说你已经与柳传志和好了?”

孙宏斌点头。

朋友继续追问:“是不是缓兵之计?”

孙宏斌回答:“不是。”

并且他解释说:

“如果想不开,我出来以后拎着把刀子就把柳传志给宰了。 

但是你拎着刀子,谁也不敢跟你打交道了,你这一辈子就永远没戏了。 

但如果你把这件事划得开的话,有什么事还能划不开呢?所以你必须划得开。”

1994年3月27日,孙宏斌提前出狱。

当他再次路过中关村,那里早已不是曾经的模样,而 IT界也早已没有他的立锥之地。

  

那年春末,孙宏斌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北京。

不久之后,在幽静的天津五大道,一家名为“顺驰”的房地产销售代理公司成立了。

除了柳传志,极少有人知道这家公司的来历。

直到1995年,因为柳传志的参与,顺驰突然间名扬四海。

那时人们还在议论:

这个让中国商业教父携手合作的年轻人,究竟是谁?

后来人们才发现,“顺驰”从英文翻译过来,就是“一个姓孙的人的公司”,也可以直接音译为“孙氏”。

而它的创始人,正是孙宏斌。

柳传志一直在默默地关注着顺驰,当初注册公司之时,孙宏斌因为身背污点而遇到波折。

而那时的孙宏斌早已身无分文,几万块的注册资本也是东拼西凑借来的。

地产行业是极度依赖银行的一种行业,背负污点的孙宏斌想和银行打交道贷款,简直难如登天。

之后柳传志借给他的50万,以及后来的携手合作,不仅解了孙宏斌的燃眉之急,也成为了他最有力的信用背书。

2004年,为了帮孙宏斌洗刷法律污点,柳传志甚至专门以公司的名义写了一份说明。

至此,横亘在孙宏斌与银行之间的障碍,彻底消失了。

4

第二次大败局

1994年至2004年,是中国房地产业风起云涌的十年,也是顺驰狂飙突进的十年。

孙宏斌一直笃信“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拿土地之前就开始安排后续工作,一旦拿到土地就进入操盘阶段,建成后迅速出手,在最短的时间里完成资金循环。

很快,顺驰就成为了天津最大的房地产商。

这在房地产发展史上简直是个奇迹,连潘石屹都说:

“天津有一位叫孙宏斌的,说‘明年做到两个第一:

全中国地产中介第一,全中国开发第一’。

我确实很佩服他的激情。”

不过在地产界,特立独行、打法诡谲的孙宏斌,一直以来都不太受待见。

那些年,大大小小的地产商都在谈论孙宏斌,说他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潘石屹就在微博上,发表过这样一篇文章:

一日, 在深圳的某桑拿房里,王石和陈劲松正聊着天。

一小伙子突然闯入,他拿起一大桶水浇到桑拿房烧红的石头上。

室内温度骤然升高,一阵阵热浪扑面而来,逼得人喘不过气来。

陈劲松大叫了一声,推门跑了出去。

而王石和小伙子,还在里面僵持着。

王石憋着一股劲,终于,小伙子坚持不住开门跑了出去,王石坚持到了最后!

当温度逐渐降下来,陈劲松走进来说:

“王总,你真行!把这小伙子给熬跑了。”

王石说:

“这人就是房地产界的孙宏斌,就是来搅局的,所以一定要坚持住,不能输给他。”

这究竟是真事,还是潘石屹编的段子,已无从考证。

但它也从侧面反映了,地产大佬们对孙宏斌的态度。

不过,孙宏斌和王石之间也确实有一些趣闻。

当顺驰狂飙猛进之时,孙宏斌曾两次公开“挑战”王石。

第一次是在2001年。

当时,孙宏斌在北京出席了一个会议。

很多人提出要“联合置地”,并且由万科为主。

孙宏斌问道:“为什么要以万科为主?”

有人回答:“因为这个倡议书是万科起草的。”

孙宏斌当即说:“谁起草谁为主,那就由顺驰来起草吧!”

第二次是在2003年的博鳌论坛上。

孙宏斌在发表演讲时说:

“顺驰今年的销售额要达到40亿元,我们的中期战略是要做全国第一,也就是要超过在座各位,包括王总。”

据说,会议还未结束,王石就把孙宏斌拉到一旁说:“你不可能这么快超过万科的。”

孙宏斌却笑着说:

“王总,我们可能超不过,但我们有理想啊,这就是我们的理想。”

那些年,孙宏斌与王石之间的故事,多如牛毛。

2004年,当孙宏斌以27.2亿横刀夺爱王石看中的一块土地,王石还曾告诫孙宏斌:

“规模不要追求太大,资金链不要紧绷、不留余地,否则市场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受影响,你们顺驰就算天天加班到天亮都没用……”

并且,王石对旁人断言道:

“小孙即将为盲目扩张造就的奇迹,付出代价!”

没想到,王石竟一语成谶。

2004年4月,政府下达了一个文件,要求全国的银行都停止放贷。

很明显,这是国家在宏观调控。

而在此之前,顺驰刚花了17亿元买土地。顺驰又一直存在高杠杆、高负债、高土地成本的弊病,一时之间,资金流成了顺驰最大的问题。

但孙宏斌一直苦苦支撑。

直至2006年7月,孙宏斌向心腹部下袒露:他已将家里的存款都陆续垫进了公司,其中一张信用卡仅剩下两位数,资金的刚性缺口达5亿到6亿元,负债高达30多亿元。

此时的顺驰,已弹尽粮绝。

9月5日,孙宏斌将顺驰卖给了香港路基基建公司。

这家“姓孙的人的公司”,从此不再姓“孙”。

 ▲孙宏斌

5

“并购狂人”

后来,孙宏斌在微博中写道:“所有商学院都有顺驰失败的案例。”

这确实是事实。

“卖掉顺驰时,你哭过吗?”记者曾这样问他。

“没有。

我看连续剧哭过。

我做完这件事(出售顺驰)挺高兴。”

孙宏斌回答。

同时,他开始反思:

“顺驰的自大,也不是凭空的,我们在天津做了那么多年,在当地是绝对的老大。 

美国的侦探小说特别喜欢写连环杀手。

他为什么最后被抓住了呢? 

因为他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都成了,到第四次就一定会出现漏洞。 

做企业也是一样,成功几次之后对常识就没有敬畏感了。”

2006年10月,也就是在孙宏斌卖掉顺驰后不久,王石在公司的高层会议中一再提醒大家要时刻保持理性和对危机的警觉。

同时他感慨:

“我不应该指名批评顺驰,从此以后,我不会再指名批评别的公司了。”

也许在王石看来,一个关于孙宏斌的传奇,已经落下了帷幕。

但人们万万没想到,孙宏斌其实早有谋划和布局。

所以在出售顺驰的签约仪式上,孙宏斌没有如人想象的那般满面愁云,而是满面春风,他甚至对路劲基建的主席单伟豹说:

“恭喜你,豹哥,你买了个便宜货”。

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已有了新的打算。

早在2003年,孙宏斌就在天津成立了融创集团公司。

那时,顺驰还处于狂飙猛进的时代。

在同一个城市成立两家有直接竞争关系的地产公司?

这让当时的人很不解,甚至有人公然质疑他想借壳脱身。

直至顺驰被卖,公布的资料显示,融创和顺驰之间没有任何的资金往来。

它们毫无瓜葛。

顺驰被卖后,孙宏斌再度隐身于暗处,他刻意回避与媒体见面,甚至在融创的网站上,都找不到他的名字。

但仅仅是几年之后,孙宏斌就再度出现在了公众视野。

而此时的孙宏斌,已有了新的称号——“并购狂人”。

2011年,空气中弥漫着绿城破产的气息。

此时的绿城,也和当年的顺驰一样,出现了资金链断裂的危机。

11月1日,孙宏斌在绿城买了一套房,并且在微博上表示:

“绿城的产品是公认的好,绿城做人也非常厚道。”

而这次公开站台,其实是孙宏斌扩展商业帝国的“投石问路”。

2个月后,孙宏斌就以5100万收购了绿城·香樟园项目51%的控股权。

孙宏斌亲率他那支狼性的部队,驻扎绿城总部。

盘资产、调结构、压价格、盯回款……

一波操作之下,绿城的销售额短时间内暴涨了3倍。

然而,孙宏斌所推崇的“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却和绿城所推崇的“慢工出细活”,产生了龃龉。

一时之间,业主的投诉如雪花般飞到宋卫平的办公桌。

宋卫平心里一番挣扎,最终决定收回股权。

当人们纷纷猜测好斗的孙宏斌会复仇,没想到孙宏斌却没有任何抱怨,他甚至继续为绿城站台:

“我一直说绿城品牌是中国最好的品牌,在座的都很珍惜这个品牌。”

▲宋卫平和孙宏斌

别忘了,此时的孙宏斌,早已不是20年前那个莽撞激进的青年。

他显然已经领会了柳传志对他的忠告:做事要留有余地。

但孙宏斌真正被大众所熟知,是在2017年。

2017年的7月,是属于孙宏斌的。

一直保持低调的孙宏斌,因为先后豪掷700多亿收购万达,投资乐视,而长时间盘踞在各大媒体的头条。

这在当年,是两个大新闻。

万达这次卖掉的是它的半壁江山,其中包括万达商业里80%的文旅项目和70%的酒店项目。

直至今日,这都是中国房地产行业最大的一笔交易。

而此时的乐视,早已风雨飘摇。

因为资金链的断裂,乐视已经宣布停牌。

在此之前,贾跃亭多方寻求投资,但没有人愿意为乐视融资。

因为在很多人看来,贾跃亭是个异想天开的“疯子”,甚至是“骗子”。

正是他过于夸张的梦想,把乐视拖入了巨额债务的泥潭。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孙宏斌和贾跃亭见面了。

这两个山西老乡见面,一谈就是6小时,从傍晚聊到了凌晨。

贾跃亭此次的目的,其实是卖楼。

但他万万没想到,他眼前的这个地产商,居然对互联网产业也很感兴趣。

别忘了,28年前,孙宏斌是中关村的传奇人物。

结果见面仅1个月后,孙宏斌就拿出了150亿,投资乐视。

其中包括乐视上市公司及影视、超级电视等板块。

这着实令人费解,有人就预言:

这150亿砸进去,估计连泡都不会冒一个。

但孙宏斌太自信了,他一直坚信自己可以重整乾坤。

而仅仅是几个月后,他不得不承认,乐视真的是个烂摊子。

而那时的贾跃亭,已远赴美国,甚至在美国买了豪宅。

“下周回国”,一时之间也成为了笑谈。

 ▲贾跃亭和孙宏斌

从2017年7月到9月,千疮百孔的乐视和为之奔走的孙宏斌,经常出现在各大媒体。

8月31日,融创发布的2017年上半年财报显示:融创在乐视这笔投资上已亏损39.19亿元。

在次日的融创中国业绩发布会上,当被问及乐视问题,孙宏斌掩面而泣。

他当时是这么说的:

“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 

但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

所以说,人生有三大错觉:股市要涨、房价要跌、韭菜不是我。

看来,无论是甲乙路人,还是大威天龙,都难躲开。

▲孙宏斌

6

写在最后

早在2004年,那时孙宏斌的顺驰还在房地产业狂飙猛进。

有记者曾想让他谈谈童年,因为在常人看来,非凡之人一定在童年时期就有非凡的迹象。

正所谓三岁看大,八岁看老。

孙宏斌却说:

“那是瞎扯,小时候不穿裤子,长大点穿开裆裤,然后就穿裤子……那没有意义,都是恶俗。”

在他眼中,“儿时便是奇才”不过是功成名就后的故弄玄虚。

对于自己的求学经历,他也只字未提。

因为他觉得毫无意义。

我们只知道,他曾就读于武汉大学和清华大学。

而在1999年,当他创建的顺驰正处于狂飙突进的时候,他将公司交给张桂宗打理,自己则偷偷跑到哈佛大学去深造。

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人,外界褒贬不一。

他从草根崛起,中间几度沉浮。

有人说他是天才,有人说他是疯子。

但天才和疯子之间,本来就只有咫尺的距离。

柳传志曾这样评价孙宏斌:

“小孙这个人,做事没有留余地,他的风格就是往前冲冲冲,这是性格使然。 

柳传志也许是最了解孙宏斌的人。

当年他慧眼识珠,破天荒地重用这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

同时也是他,亲手将爱将送进了监狱。

而正是这次牢狱之灾,让孙宏斌悟透了一个道理:

“千万别因为一场战斗,就输了整个战争。”

2020年3月20日,孙宏斌以880亿元的财富位列《2020胡润全球房地产富豪榜》第13位。

但孙宏斌究竟能走多远?

我们无法断言。

但无论结果如何,当孙宏斌回想起1988年看到联想招聘启事,并毅然决然放弃“铁饭碗”的那一刻,他一定不会后悔当初的选择。

别忘了,他是“孙疯子”。

▲孙宏斌

参考文献:

1、吴长楼:《融创孙宏斌:成大事者不纠结》

2、吴晓波:《大败局》

3、仙桃的收获:《起底孙宏斌:从牢狱走来的天生赌王》

4、起点财经:《孙宏斌的妖孽人生》

5、创业最前线:《孙宏斌:我的前半生》

作者简介:良叔,百万用户新媒体创始人,畅销书《超级个体:打造你的多维竞争力》作者,原世界500强高管,良翰商学院创始人。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