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1999年的今天,中国选择了卧薪尝胆

1999年的今天,中国选择了卧薪尝胆

原创 大唐守捉使 守捉使 5月8日

1999年5月12日下午,新华社与光明日报社的灵堂内。

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颤抖地拉着朱福来的手,止不住地流下了眼泪。

站在他旁边的江泽民、李鹏,也都身着黑衣,庄严肃穆。

朱福来声音嘶哑,已经说不出话。

角落里,十九岁的曹磊紧抿着嘴唇,只听见有人握着他的手说:“你的妈妈是英雄”。

朱福来失去了女儿和女婿,而曹磊没有了妈妈。

全场默哀三鞠躬,一片沉寂,只有悲声。

而场外已经沸反盈天。

 

1

1999年1月1日,元旦。

美国共和党议员考克斯拿着一份尚未解密的报告,声称中国近20年来正在连续窃取美国的秘密军事技术,并暗示美国的两家公司向中国提供火箭制导机密。由他担任主席的特别调查委员会将会揭露出更多内幕。

中国发言人立即回应,这纯属捏造,是在刻意损害中美关系。

这一天,也是中美建交20周年纪念日。

时任国家主席的江泽民和美国总统克林顿进行官方的礼节祝贺,但现实往往不是童话。

在3月18日,美国的纽约时报、华盛顿时报等媒体在头条登出一条消息:新墨西哥州阿拉莫斯实验室的华人科学家李文和,因为涉嫌向中国泄漏原子弹机密而被开除。

根据报道,李文和在80年代将美国军方的W-88核弹头资料偷偷带到中国,是军事间谍。

消息一出,很多在美华人都被怀疑是间谍,反华浪潮迅速涌起。

就在这动荡关键的时刻,朱镕基正在为中国入世做着最后的角力准备,他已经决定亲自前往华盛顿。

也是在这个月,已经48岁的新华社记者邵云环主动请缨,再次来到南斯拉夫报道的第一线。

中国在20世纪最后一年的大幕缓缓开启。

 

2

1999年4月6日,71岁的朱镕基到达美国洛杉矶,这是中国总理15年来首次访美。

在当时,由于“间谍”风波所导致的美国排华形势,国内不少人力劝朱镕基不要去美国,认为风险太大。

但朱镕基明白此行必走不可,中美贸易和中国加入WTO的谈判已经箭到弦上。

此时的国有企业改革已经进入到深水区,加入世贸组织,融入全球化的大潮是必然趋势。

两个小时之后,在洛杉矶市长的欢迎午宴上,朱镕基拿出《中美农业合作协议》,宣布中国将取消从美国七个州进口小麦和四个州进口柑橘的限制,表示“中国已经给出美国很好的出价”。

为了谈判的更进一步,中国已经拿出了足够的诚意。

在此之后,朱镕基和克林顿进行了会谈。在招待会上,他告诉记者:“中国和美国在世贸组织问题上已经清除了主要障碍。”

当然,中美政治永远是避不开要回答的问题。

针对中国窃取美国军事技术的提问,朱镕基说:“洛杉矶市市长夫人曾问我如何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我告诉她说,我们今年将有一个盛大的阅兵式,展示中国最新式的武器,这些武器是中国自己开发的,不是从美国偷来的。市长夫人向我建议在那些武器上标明‘Made in China,not from America’。”

这个幽默的回答令在场的人捧腹大笑,朱镕基既化解了刁难,又表明了立场。

在记者招待会的末尾,克林顿和朱镕基一起宣布,将在之后通过联合声明的形式公布最后的协商成果。

但令朱镕基没想到的是,招待会还没结束,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的官员就在会场外散发“中美联合声明”了。附着的十七页附件,清清楚楚地写着中国的“开价”。

很快,这份文件被上传到了美国商业代表办公室的官方网站上。

文件传到国内,谣言更是愈演愈烈,不明真相的人甚至公开质疑朱镕基:“老朱怎么能干这种事?”一些网站和学生更是把这事看作殖民阴谋。

国内本来就反对入世的人更是大做文章,卖国的声音此起彼伏。

这令朱镕基和随行人员非常愤怒:“美国人看不起我们中国人。这是政治,不是儿戏。”

事实上,这份声明根本未经中国同意,而里面所谓的中国让步条件,中国并没有同意,这只是美国人的要求。

白宫这么做,只是想向外界放出一个信号:我们已经逼中国人让步了。

4月14日,朱镕基带着失望离开了美国,中国入世的前途仍然晦暗不明。

 

3

就在朱镕基总理回国的时候,邵云环已经站在了南斯拉夫的第一线。

邵云环对这里并不陌生。在九年前,39岁的她就已经在贝尔格莱德工作过三年。

当时南斯拉夫的内部分裂之势已经肉眼可见,在这里,邵云环曾经冒着危险,多次到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进行采访,写出了大量实地报道。

对于她来说,战场就是最好的新闻现场。

她也许不知道,就在她刚到的这一年,刚刚22岁的江苏农村小伙许杏虎刚刚从北京外国语大学东欧语系毕业,被分配到光明日报国际部担任编辑。

作为同校同系的师弟,许杏虎对师姐的报道几乎篇篇不落。

1998年7月,新婚不久的许杏虎追随着师姐的脚步,担任光明日报驻南斯拉夫的首席记者,同行的是他的妻子朱颖,这对小夫妻已经商量好了要个孩子。

看着风雨欲来的南斯拉夫,许杏虎一头扎了进去。

也就是在1999年3月份,许杏虎发表了一篇文章《离轰炸还有多远》:“现在,北约可能随时对南联盟进行轰炸,好在战机和导弹并没在第一个不眠之夜光临巴尔干。”

但不幸的是,许杏虎一语成谶。

5月7日晚上11点,位于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新贝尔格勒樱花路3号的中国驻南大使馆已经沉浸在宁静夜色下的梦乡之中。

但危险,已经悄然到来。

此时的南斯拉夫已经深陷于科索沃战争之中,早在两个月前,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便以“人权高于主权”推动科索沃从南斯拉夫独立出去为由开始了代号为“盟军”的空袭行动。

11点45分,美国B-2轰炸机携带着五枚精确制导炸弹呼啸而过。

第一枚炸弹斜穿过使馆东南角大楼,在一层墙角爆炸,外交官宿舍被严重破坏,邵云环当场遇难,丈夫曹荣飞身负重伤。

经常工作到凌晨两三点的她,此刻正伏在书桌上准备向总社发稿。

第二枚炸弹从大使馆中央穿透楼顶,位于三层的大使办公室和二层会计师毁于一旦。

第三枚炸弹落在使馆的西北角,许杏虎和朱颖所在的客房被炸毁,两人不幸遇难。

在这场大爆炸中,中国大使馆3人死亡,6人重伤,20余人受伤。

此时,是北京时间5月8日凌晨5点45分。

 

4

消息传回国内,举国哗然。

在8号的下午3点,北京大学“三角地”打出了一条标语:“不考托(托福),不考寄(GRE),一心一意打美帝。”

不到半天时间,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的学生高举着“反对霸权,反对侵略”、“捍卫主权,还我使馆”、“强烈谴责美国的霸权主义行径”的横幅,高喊着“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必须对轰炸我驻南使馆的野蛮行径承担全部责任!”的口号包围了美国驻华大使馆。

学生在使馆门前宣读抗议书:“玩火者必自焚。中国不可欺!中华民族不可辱!已经站立起来的中国人民绝不能容忍对中国主权的践踏。”

很快,广州、沈阳、上海等地也开始大规模游行示威,不少学生拿着燃烧的蜡烛,悼念在空袭中遇难的三位同胞。

入夜之后,又有大量市民涌入,群情沸腾到顶点。

为了防止出现冲突,配备着盾牌棍棒和瓦斯弹的防暴警察严守驻华大使馆。

但还是有部分愤怒的抗议人士朝着使馆投掷石块和燃烧瓶,并砸毁使馆的车辆,甚至和警察爆发了激烈的冲突。

在9号,眼看着局面要失控,时任国家副主席的胡锦涛发表电视讲话:“要防止出现过激行为,警惕有人借机扰乱正常的社会秩序,坚决确保社会稳定。”

回到另一端的南斯拉夫,为了避免眼睛受伤的曹荣飞因为伤心流泪而失明,同事们一直瞒着他这个消息。

他们跑遍大街小巷,才给邵云环买来一套绿色西装,这是她生前最爱的颜色。

就这样,没有家人的陪伴,邵云环被孤独地推向了火葬场。

当朱福来连夜乘坐专机到达贝尔格莱德看到女儿朱颖和女婿许杏虎的遗体后,趴在上面哭到昏厥。

12号,遇难者骨灰和部分受伤的大使馆人员到达北京机场,胡锦涛前往机场迎接。

朱福来一手抱着朱颖的骨灰,一手抱着许杏虎的骨灰,哭着说道:“孩子,咱们回到中国了,回到北京了,爸爸带你们回家。”

这一幕,成为中国在1999年的特殊注脚。

 

5

面对中国的抗议,北约在5月8号召开记者发布会,不断重复袭击中国领事馆是一个“可怕的、悲剧性的错误”,并遗憾地表示沉重哀悼。

但是,当中国记者举手试图提问时,北约却不给机会发言。

正如大使馆中唯一幸存的中国记者吕岩松所描述的:“我们不要忘记,当凶手美国飞行员报告准备命中目标时,北约司令部的一片欢呼;我们不要忘记,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北约秘书长似乎在故意提醒世人,这绝非误炸,在宣布误炸后特意十分俏皮的做了一个鬼脸,这个鬼脸有如八国联军的屠刀一般,深深地刻在了中国人民的心头。”

在第二天,美国总统克林顿在白宫声明:“我已经向江泽民主席和中国人民表示了道歉。我要再次对中国人民和中国领导人说,我对此表示道歉和遗憾。”

时任外交部长唐家璇向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提出,必须对轰炸事件进行全面彻底的调查,并迅速公布调查结果,严惩肇事者。

不过,空袭事件的调查结果没出,经过几个月“调查”的《考克斯报告》率先出炉。

在5月25日,这份长达872页的报告指责中国通过在美国安插公司以及观光旅游等途径,在美国核武器实验室中窃取了七种核弹头和中子弹机密。

但有意思的是,整本报告中从头到尾都是“似乎”、“可能”、“也许”这类猜测性的语言,并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

背后有人煽风点火,反华逆流更是熊熊滚滚。

而南斯拉夫的空袭,似乎已经被美国淡忘了。

直到6月16号,美国才给出调查结果,声称这是一起由美政府一些部门的一系列失误所导致的“悲剧性误炸”事件。

白话讲,就是地图拿错了,定位劈叉了。

消息传到国内,大骂美国政府霸权的声音此起彼伏。

 

6

而此时的李登辉,正站在得瑟的浪尖上。

在7月9号,面对德国媒体,时任台湾地区领导人的李登辉公开宣称两岸关系是“国家与国家,至少是特殊的国与国关系”,也就是所谓的“两国论”。

在他出版的《台湾的主张》一书里,李登辉更是提出“中国七块论”:东北一块,华北一块,华南一块,香港一块,西藏一块,新疆一块,台湾一块。

这不是要台湾独立,看起来更像是肢解中国。

原本计划在秋天访问台湾的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汪道涵也取消了行程,《人民日报》更是发文痛批李的分裂行径。

两岸关系就此埋下阴影。

而在美国这边,迫于美国国内企业要求进入中国的压力,克林顿政府也有意开启新的谈判。

在9月9号,在新西兰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上,江泽民和克林顿进行了两个小时的磋商,中美的世贸组织谈判再次开启。

这一谈就是两个月。在11月13日,中国和美国已经达成了500多页的共识,现在只剩下7个问题还未达成。

13年的谈判,只剩下最后一步。

可就在这关键节点上,美国开始极限施压,声称已经买好了15号上午的机票,如果在此之前无法达成协议的话,他们将立即中止谈判,离开北京。

这么一闹,所有的人都慌了神,一切的辛苦都要泡汤了。

15号凌晨3点,已经许久未睡的龙永图注意到,美方正在将之前的500页谈判记录一字一字地在校对。

敏锐的他立马意识到:美国要松口签字了。

来不及细想,他立即拨通了朱镕基总理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朱总理只问了他一句:“龙永图,你跟美国人谈了这么多年,你给我一个判断:美国人这次到底愿不愿意签?”

龙永图有些颤抖地回答道:“他们已经开始跟我校对文本了,校对文本说明他们准备签了。”

听到这话,朱镕基立马说:“好,我相信你的判断,你一定要和美国人谈成,不要让美国人跑了。”

不久,朱镕基来到谈判现场。

他一个一个听取美方的问题,在美国抛出的前三个问题上,朱镕基都说“我同意”。

这急出了龙永图一身冷汗,赶忙递着纸条写着“国务院没授权”。

朱镕基一拍桌子说:“龙永图,你不要再递条子了。”

然后不慌不忙地转向美国代表:“后面4个问题你们让步吧,如果你们让步我们就签字。”

5分钟之后,中美意见达成一致。

这场经历了整整25轮的艰难谈判终于结束了。

 

7

2000年4月8日,在南斯拉夫轰炸中国大使馆一年之后,美国中情局发表声明,解聘一名中情局高级官员,处罚其余六位官员。在此之前,美国政府向中国赔偿2800万美元。

2001年12月11日,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在长达15年的谈判之后,久未松骨的中国游入了全球化这汪海洋。

2006年6月2日,时隔六年的李文和诉讼案最终落定,美国司法部和能源部赔偿李文和89.5万美元,美国政府欠李文和一个道歉的声音不绝如缕,终洗沉冤。

不过,这些都是21世纪的事情了。

1999年的中国,内外局势复杂,既要处理两岸关系,又得和美国你来我往。

有时候,防守就是最好的进攻。

在二十一年前的今天,邵云环、许杏虎和朱颖消失在了南斯拉夫的暗夜里。

要理解这一天,就必须理解1999年的中国;要理解1999年,就必须理解整个20世纪的中国。

世纪之交,风云变幻。

呐喊容易,隐忍很难。

1999年的中国选择了隐而不发,等待时机。

但时间证明,所有的隐忍和等待都是值得的。

昨天的一切,正是为了今天,为了一个更长远的明天。 

参考资料:

《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库恩,上海译文出版社

《变化:1990-2002年中国实录》,凌志军,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朱镕基慰问驻南使馆遇难者家属》,凤凰网

《离轰炸还有多远》,许杏虎

《李文和案背后的故事》,央视新闻

《朱镕基:解密我们经历的历史细节》,齐鲁周刊

《李洪志策划指挥“4·25”非法聚集事件真相》,人民网

《中美谈判1999-2019:中国人想和这个世界谈谈》,酷玩实验室

《朱镕基一拍桌子:龙永图,你不要再递条子了》,科技日报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