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高瓴资本张磊:有些LP的钱,我不要

高瓴资本张磊:有些LP的钱,我不要

张磊|作者

中国私募股权投资|来源

PE早餐团队|整编

几年前,高瓴资本的张磊特地在朝鲜生活了10天,为的是尝试去理解父辈那代人在中国三、四十年前所经历的生活。“在那个年代,无论你有多聪明,或者多有创业精神,都很难有所成就,因为没什么事情可以做。”这是他的总结感悟。

张磊说,他这一代人“非常非常幸运”。现在年轻的一代中国人很难理解前一代人所处的年代。

不到十年,张磊成为了中国最成功的投资者之一,管理规模超过650亿美元。很多人认为,张磊的投资风格酷似巴菲特,他门两人都是买入并长期持有。

张磊有些感悟,“人们常常过于关注短期交易和精确计算利害得失,以至于丢失了长期获得成功需要的最基本素质。如何在长期获得成功?只有不断去学习和理解不同的人群,去理解他们的文化传统。”

有些LP的钱,我不要

张磊一直在 “寻找具有伟大格局观的坚定实践者”。

与大多数投资人看法相同,张磊也认为,投公司就是投人!真正的好公司是有限的,真正有格局观、有胸怀又有执行力的创业者也是有限的,不如找最好的公司长期持有,帮助企业家把最好的能力发挥出来。

高瓴希望所投公司从早期、中期、晚期、上市乃至上市后一直持有。而非投一个IPO,上市卖掉,再不停地找。长青基金的特点是投PE项目不用担心退出压力,公司上市后,只要业务发展前景可期,基金会继续持有其股份,而不是很快的退出套现。

不是什么样的钱,高瓴都会接受管理。超长期投资对LP的要求很高,需要对GP非常信任。高瓴选择的LP都是超长线资本,像大学捐赠基金、家族基金、养老金、主权基金,这些钱都是要传子传孙的。

所以高瓴只给这样的投资者管钱,这些人也真正理解高瓴的战略,大家之间的隔阂最少,这就是基于对人的信任。

“哪天我不干了才要退出,只要我干下去,就会几十年甚至永远地支持下去。只有你的资本是长期的,才有条件花时间和精力去思考——什么才是具有长期前景的生意模式,什么样的企业值得持有30年以上。” 张磊说道。

跟创始人“火拼”

张磊给高瓴资本定的原则是:永远做企业家的朋友,做他们的创业合伙人。像高瓴这样的投资机构,天天有无数的研究,有无数的想法。

如果不让张磊研究,也不让他说话,那简直要崩溃,他一定要跟企业家分享自己的想法。比如说推动被投企业的兼并。

但是,即便有了高瓴资本推动并购,有的企业家也不会愿意,创业者可能并不感兴趣。

张磊这个人喜欢打仗,一旦打起来,他一定要打到最后一滴血。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张磊觉得自己尽到了最大的努力,把观点说到位,不管企业家最后的决定是什么,高瓴资本都会支持。

“作为资本家,一定要看清自己的位置。”张磊表示,“投资人能做的很有限,尤其是当高瓴资本的研究做得不是很好时。虽然看到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但有可能看错,或者没有理解对。倒不如把这个概念给企业家。”

从企业家的角度来讲,张磊觉得最重要的是“眼光要足够开放”。除了跟投资人碰撞观点,张磊认为,企业家应该多找一些没有利益冲突的第三方来考量这些问题。

自然人股东减持税务筹划,个人所得税税率核定为3.5%(最低可以做到1.75%),且“税”后无忧。

欢迎咨询左先生139-1662-2123,微  信:xjyq8868;备注:减持筹划;添加后请发送“名片”认证身份

先让蓝月亮变“亏损”

回到之前的话题:怎么才能找到具有伟大格局观的坚定实践者?高瓴采用的是研究型模式,就是通过研究发现哪个是最好的商业模式,然后再寻找跟这个商业模式契合的最好创业者,一起发展。

如果可以通过二级市场实现,高瓴资本就会买入股票长期持有;

如果没有这样的公司,高瓴就寻找私人市场;

如果私人市场也没有,高瓴资本就选择自己孵化。

打定主意长期做投资的人,才有这种能力。

高瓴资本现在是蓝月亮唯一的外部投资人。2008年,高瓴资本研究中国的消费品升级。那时很多的基础消费品品类都被跨国公司占领,像宝洁、联合利华就占领了家用洗涤市场。但这些跨国公司在本质上是有历史包袱的,他们无法抓住中国消费升级的趋势。

基于以上判断,张磊找到当时做洗手液的蓝月亮创始人罗秋平,鼓励罗秋平做洗衣液。

从第一天起,高瓴资本的投入就是赚钱的。而且高瓴成功地说服罗秋平不要赚短期的钱,要勇于进入新的品类,打败跨国公司,变成中国洗衣液的第一名。

高瓴资本投资蓝月亮以后,张磊把它从一个赚钱的公司先变成了亏损的公司,但这只是短期的亏损,现在赚的钱是原来的十倍。

通过更深入的研究,高瓴资本得出的结论是,大家有能力容忍短期亏损,从而带来更大的格局。作为创业者,罗秋平有这个梦想,而且跟高瓴资本的理念完全一致,大家在一起才能做出一番事业。

张磊表示,“高瓴资本的投资理念,从某种角度上讲有点像孵化器,但更像是思想的孵化器。”

作为资本家,有时感到惭愧

作为资本家,有时候想起自己做的事情,张磊感觉挺惭愧的。张磊觉得投资人并没做什么事,“老说自己是投资,但我们的增值一直很有限的。”

张磊对增值的定义主要有两点:

第一,先别帮倒忙。

给创始人机会,让他把自己最真实、最有追求、最有想法的一面表达出来。让大家利益一致、想法一致,不能搞短期。这样可以解决掉一部分利益风险,高瓴资本会花大量的精力做这件事。

比如投资京东,张磊相信刘强东有很大的想法做事情。当初和高瓴资本一起投资京东的投资人,都是非常长期、有理想的投资人。

第二,坚持创始人对企业的控制权

张磊认为,创业一定是要冒风险的,如果创始人觉得冒风险是有代价的,或者老有人在董事会看着他,那么这个创始人就不敢去冒风险。

在早期创业的过程中,永恒不变的游戏就是“变化”本身。那么,创业者最大的风险是“不变”。创始人不去冒风险的话,实际上就等于是股东在冒最大的风险。

高瓴资本做的所有事情,就是让创始人去冒他应该冒的风险。

这也是为什么高瓴资本让创始人去设计对公司的控制权。大家都知道,不管创始人最终的决定是什么,高瓴资本都会支持,这是高瓴的理念。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