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稻盛和夫:欧美不再转让技术,没有独创性的日本该怎么办呢?

稻盛和夫:欧美不再转让技术,没有独创性的日本该怎么办呢?

原创 稻盛和夫 制造界 今天

来源/制造界(ID:baixiu01)

作者/稻盛和夫

封面/图虫创意

本文是稻盛和夫在第24届轻井泽经营者经营决策研修会上的讲演全文,时间是1979年7月18日。此时,正如文中所言,日美经易摩擦虽然“沉静下来了”,但欧美先进国家却不愿再转让技术给日本……

1/ 产业结构需要转变的20世纪80年代

日本生产性本部这次确定的主题是:“20世纪80年代企业环境将发生怎样的变化,在这种变化的企业环境中,企业应该如何应对”。给我的讲演题目,我理解为:“如何推进企业的国际化、多元化、新技术开发和新产品开发?”

明年就要进入20世纪80年代,我认为形势不会发生很大的变化。首先,我们来分析一下日本迄今为止能够取得巨大经济发展的原因。

日本从战后的废墟中奋起,构建了今天世界第二位的经济大国,我想原因很多。其中最大的原因,我认为是从战后到20世纪70年代末为止,一直从西欧各先进国家引进技术,以此为基轴发展了日本经济,提升了日本的经济力量。

日本经济发展到这一步,日本的技术已经超过了曾经先进的西欧诸国。日本已经具备了强大的竞争力。现在,看起来国与国之间的贸易摩擦、经济摩擦似乎暂时缓和下来了,但是我认为,在20世纪80年代这个贸易摩擦一直会继续下去。摩擦的形态会发生各种变化,但摩擦只会加强,不会减弱。

到今天为止,日本将引进的技术进行日本式的咀嚼消化、改良改善,形成了日本高度的工业生产能力和品质水平。这种能力和水平已经凌驾于把技术转移给我们的国家。对因此而增强了竞争能力的日本,来自世界各国的妒忌和非难必将日益增强,这就是进入20世纪80年代后的趋势。

前一个时期,特别是美国,要针对日本的竞争能力采取贸易保护主义,从美国国会方面传来了这样的消息。虽然贸易摩擦现在沉静下来了,但是还留着尾巴。当然,把自由经济作为基本理念的美国当政者和经济界人士,不会采用贸易保护主义。因为贸易保护主义是对自由经济的否定,将会导致世界经济的萎缩,给繁荣至今的世界经济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所谓“管理之下的贸易”等,说法各种各样,但是贸易保护主义的方向是给自己套上绞索,我认为他们不会采取这样的方针。

但是,在日本的竞争力已经增强的现在,我认为,导致日本经济能力高度提升的来自西欧的技术转让,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将会消失。也就是说,从西欧先进诸国向日本技术转移的时代,到20世纪80年代就会结束。西欧先进诸国将此作为所谓的政策出台,各个企业主动贯彻这个政策的可能性很大,这是我们担心的。

大约3年前,在现在争吵得厉害的日美半导体纷争刚开始的时候,世界各半导体企业都购买京瓷的半导体陶瓷封装。因为关系亲密,我有机会与各大半导体公司的领导人会面,听取各方面的意见。

当时,日本向美国出口的半导体产品不断增加。美国以半导体为主业的企业经营者逐渐流露出对日本的不满,开始了针对日本的指责和非难。当时他们的逻辑是以下这样的,这个逻辑现在也没有变。

“战后一贯以来,日本从我们这里引进技术,彩色电视机是这样,汽车也是这样。现在大家一看就明白,美国的彩电一大半都是日本制造的。确实,日本产品的质量好,所以美国国民喜爱是理所当然的,汽车也是这样。但是,结果是所有精密的工业产品技术都让日本掌握了。最近,世界各国都没有划时代的技术革新。从阿波罗宇宙飞船这项大型事业中产生的半导体技术,是美国的重大技术革新,这项技术也转让给了日本。我们希望,最后剩下的这项卓越的技术革新成果,就是半导体技术,应该托付给美国来做。日本把电视机、汽车甚至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自己的东西,连最后的半导体日本也要干吗?你们的电视机、汽车等各种东西我们都买。就半导体,除了部分提供给日本国内以外,其余从美国购买,你们认为怎样?否则,就会失去世界范围的协调平衡。”

同时,有的美国经营者还说:“战后我们一直把美国开发的新技术转让给日本,这种做法错了。”英特尔的诺依斯博士、AMD的桑达斯主席等,他们各位的意见,我想大体都是这些内容。

这些话语给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产业界释放了一种强烈的信号。迄今为止以技术转移为基础,在此基础之上去粗取精,形成了更高级的技术和产品,这是日本发展的原动力。这一要素今后将会逐渐消失。

同时,现在已经露出端倪的能源问题,将会变得越来越严重。这对我们的产业界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要彻底地节省能源,进行向所谓知识密集型产业结构的转变。我认为,20世纪80年代就是要反映这些时代的要求,应该做这样的定位。

2/ 将专业做到极致,以高技术为基础开展经营

在这种环境条件下,就是在能源逐渐枯竭,欧美先进国家不愿再转让技术的条件下,我们的企业经营者应该怎么办呢?

考虑到日本人的特性,包括我们的祖先在内,我认为,我们日本人缺乏发起划时代的根本性变革的素质。我自己是搞技术出身的,说这种话未免难为情。但我感觉到,无论在我们日本人的精神结构中,还是大脑结构中,都没有置入飞跃性思考的电路。

日本民族属于农耕民族,日本人的习性就是忠实地遵循自然四季的变迁,周而复始地进行相同的农业作业。如果不是这样,违背自然,做出离谱的事,就难以生存下去。也就是说,忠实地依照自然界的规律,扎扎实实工作,反反复复努力,就是最好的生存之道。因此我感觉到,日本人已经失去了超出常规的、独创性的飞跃性思考能力。

因为农业耕作个人单枪匹马很难完成,所以以村落为单位的共同作业、共同农耕发展起来。日本人擅长在聚居的地方,协调一致、互相配合、共同劳作。也就是说,今天的日本企业以企业为单位的团队精神强大,在全世界的企业中能够竞争制胜,这种素质是从古以来就具备的。

自古以来,在日本,一切新鲜的事物都是从外国引进的。而日本人心灵手巧,擅长改良改善,把外来之物提升到一个更高的水平。也就是说,只有日本才有的、独特的文化或技术并不存在。另一方面,日本人有一种才能,善于把从别国引进的东西做得比别国更加精致、更加简洁高雅。

所以我认为,日本人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与欧美人天然就不一样。欧美民族是所谓的狩猎民族,他们在追杀猎物的过程中需要飞跃性思考,需要单独行动。但是,日本人的特性是,只要给了他们确凿的技术、确凿的基准,日本人不但能把它忠实地重现,而且能够改良改善,使之更加精湛、更加卓越。日本人的这种特质比世界上任何民族都更加优秀、更加突出。

我认为,正因为日本人缺乏飞跃性思考能力,所以今后除了将自己固有的改良改善特质发扬光大之外,别无出路。迄今为止日本都是从西欧各先进国家引进技术,借鉴这种技术和基准做出了比引进国更加优良的产品。但是今后这种基准将不会再有,所以我们应该做的不是再去寻找和掌握各种各样的技术,而是深化自己的专业,就是要推进企业的专业化。

为了推进专业化,为了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内生存下去,就要在专业化的道路上、在专业的领域内深掘深挖,用锐角形的方式挖深挖透,在该专业领域内、在该专业技术上做到极致。今后各类企业都要在各自的专业领域内做彻底,把技术做到极致,在本专业内不亚于世界上任何国家的任何企业。

技术做到极致就会具备自信,在这种具备自信的技术的基础之上,再加上体现日本人特质的改良改善。日本民族很不擅长建立长期计划,但是现在正在做的工作再向前推进一步,一步接一步地前行,这步伐却非常踏实坚定。所以在现有技术的基础之上,一步一步不断改良改善,我认为就是日本企业今后应走的道路。

虽说是一步一步,而且在迈开某一步时,或许处于非常狭隘的专业范围之内,但这是以所持有的优秀技术为基础的,为了适应当时的市场需求。而在这种需求中,有许多超越常规的东西,要把这些东西纳入进来,以所持有的技术为基轴一步一步展开。企业将这一步一步的积累持续下去,经过若干阶段以后,再回过头来看,结果就如同进行了很大的技术革新一样,成果显著。

3/ “只有专业化,才有出路”

我之所以强调专业化,是因为人的能力是有限度的,各种技术要同时做到极致是非常困难的。为了具备不亚于世界上任何人的自信,首先要专业化,用尖锐的锐角形深挖下去。

同时,我希望大家要有清醒的意识,“只有依靠专业,才有生存之路”。说起来同竞技体育一样,专业的体育选手如果缺乏渴求成功的强烈欲望,不处于所谓的“饥渴状态”,就很难变得强大。推动技术的革新和进步,也需要这样的精神状态。并不是有了漂亮的、设施齐全的研究所,技术开发就一定能成功。更重要的还是从事研究开发的人,他们必须处于“饥渴状态”。而为了让他们进入这种状态,就必须让有关技术开发人员具备危机感,让他们领悟到不走专业化的道路就无法生存。

把专业之路作为生存之路,让他们在这条道路上一走到底。“在这条路上做不出优于他人的技术开发,那是不行的”,把他们逼入这种紧张的状态。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强调专业化也是非常必要的。

专业化不仅针对技术人员,对于企业的管理人员以及做预算工作的财会人员等所有员工,都要逼迫他们。让他们懂得,必须在各自的专业领域内努力,才有出路。而且,现有的技术水平要进一步钻研、提升,达到不亚于世界上任何人的水平。也就是说,要营造一种环境,不让他们从专业化的道路上逃离,并设立相应的条件,让他们全身心投入研究开发。

4/ 从核心技术出发,展开多元化

当然,研究开发必须具备核心技术。拿京瓷来说,就是围绕陶瓷做文章。所谓陶瓷,广义上指烧结品。烧结品有金属氧化物、金属氮化物、碳化物、硼化物等。由金属阳离子和非金属阴离子结合而成的矿物结晶的多晶体通过烧制成型,这项工作就是所谓“新颖精密陶瓷”的最基本的工作。

金属氧化物在地球的地壳中大量存在,铁的氧化物、铝的氧化物、硅的氧化物等构成了这个地壳的土壤。除了将其中特定的东西纯化后作为原料使用,我们还把各种氧化物加以混合。也就是说,矿物结晶的多晶体是京瓷研究的基本对象。通过研究多晶体具备的物理性能,并将它应用于电子工业以及一般的产业机械等,我们做了许许多多的产品。

另外还有单晶体,即一个结晶体,我认为这样的矿物质具备的特性表现得非常清晰。这十年来,我们对单晶体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多晶体不具备的特性,单晶体应该具备,我们从这个观点出发进行了研究。现在在京瓷公司的精密陶瓷产品中,做得最多的、大量生产的是氧化铝。从结晶学上讲,它叫作刚玉结晶体,用我们熟知的名字,就是与蓝宝石、红宝石相同的结晶体。

5/ 研究工作世界领先——应用于电子工业

京瓷大量生产氧化铝,也就是铝陶瓷,因此,对单晶体,也就是蓝宝石的合成进行了研究。有关氧化物的结晶,我们的研究可以说不亚于世界上任何一家公司。其中,对于在电子工业中的应用,因为蓝宝石单晶体合成成功,我们掌握了批量生产蓝宝石的技术。我们可以用很快的速度,用类似制造板状玻璃的方法,将熔融状态的蓝宝石做成板状、筒状等各种各样的形状。我们开发了这种单晶体提拉技术。

用这种方法制成的蓝宝石单晶体不只硬度高,仅次于金刚石,而且具备许多特性。最初,作为工业用透明、耐磨损的优质材料,因为它的强度极高,可以用作比强化玻璃坚固得多的特殊玻璃材料。我考虑,这种具备优良性能的材料可以在许多领域加以应用。

另外,蓝宝石这种优质的材料,加上公司具有的先进的制造技术,可以考虑用在别的地方。现在,我们以硅的单晶体为基础,正在制造IC。就是在蓝宝石表面覆盖薄薄的硅单晶层,这被称为“外延生长”,即使用反应器让气体状态的硅流动,在蓝宝石表面让薄至数微米的硅单晶成长。在这层薄膜之上搭载IC芯片,用这种方法形成的集成电路与过去的IC相比,不仅耗电大幅降低,而且运行速度大大加快。

这个问题其实在7~8年前就认识到了,但是因为缺乏廉价提供蓝宝石的技术,制造IC的工序又十分困难,很难实现工业化生产。现在,硅作为新的IC材料登场,特别是在储存器电路、IC储存器电路等领域。因为应答速度极快、耗电极少的IC储存器制造成功,工业化应用变成现实。通过对多晶体陶瓷的深入研究,我们将结晶技术发挥到极致。作为结果,我们做出的蓝宝石单晶体,终于能够应用于电子工业的领域。

6/ 实现自古以来人类的梦想——应用于人体的材料

在研究蓝宝石特性的过程中,我们弄明白了一件事,就是蓝宝石在牙科以及整形外科领域,即医疗领域也能够应用。在牙科和整形外科,向人体中移植人工牙齿及人工制品,借此修复或恢复已经缺失的、缺损的身体机能,这种做法相当盛行。

包括人工肾脏在内,现在人体的各种部位都可以进行移植。在骨骼领域,过去就一直在做。最初是牙齿,牙齿剥落以后,丧失了咀嚼功能,但只要装上假牙,就能充分恢复牙齿的功能。因此,过去是在牙床骨上埋进金属,再装上同自己的牙齿相同的人工牙齿,借此恢复牙齿的功能。但是,人体中充满以食盐为主的电解质。在这种电解质的环境中,当金属植入骨头后,金属一定会溶解成为离子。所谓“电气腐蚀”,就是金属腐蚀,产生“生锈”现象。当然,骨细胞会对此做出排异反应,将它排挤出去。将金属植入体内,经过2~3年或4~5年,就会招致非常糟糕的结果。因此,在人的骨骼里植入金属之类东西是有后患的,是十分危险的。

有关这个问题,我们听了医学界人士的意见。提出的方案就是,用蓝宝石替代金属将会怎样。蓝宝石是由铝离子与氧离子紧密结合形成的一种结晶物。铝离子这个东西非常之小,但一个铝离子周围结合了3个氧离子。紧密结合的3个氧离子之间有间隙,在这个间隙中正好进入铝离子。这在离子结合中形成了最稳定的结晶结构,从原子的排列来讲,也是最理想的排列。而由此形成的蓝宝石的硬度之所以仅次于金刚石,就是因为这个。同时,如此强固结合的结晶体,在耐酸耐碱方面也非常理想。例如,哪怕放在海水里,它几十年也不会腐蚀,是非常稳定的材料。所以我们考虑,这种材料进入人体以后,不会像金属一样锈蚀,人体也不会对它产生排异反应。

另外,我们还拜访了专门研究细胞培养的一位医师,做了种种探讨。据他说,具有与人体相近的化学组织的物质,人体会溶解、吸收它。与自身不相合的东西,人体一定会排斥它;而同自身的组织相近的东西,人体又会溶解、吸收它。这都是人体的作用。例如,像有机物、聚乙烯之类的东西进入人体后,经过几年就会被吸收殆尽。也就是说,对于有机物、碳元素和氢元素结合而成的东西、类似蛋白质结构的东西,人体会溶解和吸收它们。与人体相合、亲和性好的东西,与构成人体的分子相接近,因而易被人体吸收。随着与人体结构相离的程度增大,就会逐渐显示出排斥反应。但是,我认为,这种相离不是直线上的相离,而是圆弧上的相离。

也就是说,与身体细胞离得最远的东西,反而与身体细胞最能融合。虽然与身体细胞逐渐远离,排斥反应会越发强烈,但走到极端,最终又与身体细胞接近,排斥反应消失了。这是京瓷的一种假设,也就是说,两种性质完全相反的东西放在一起,反而不会产生排异反应。

我们依据这一假定,开始做实验。我们首先从动物实验开始,现在医生已经在做临床实验,就是实际上将这种材料移入牙齿中。我认为这一定会带来牙科治疗的重大革新。修复人体中缺损的部分,这应该是有史以来人类的梦想。打开几千年前的古代坟墓,就发现有的遗体的牙部位装有宝石。实现自古以来人类这一梦想的技术革新,只有在蓝宝石这样的人工新材料诞生以后,才能获得成功。

现在,使用京瓷蓝宝石的人工齿根正在普及。同时,在骨关节或者在修复骨折部分时,螺钉、螺母、销子等零件都广泛采用了蓝宝石。过去,因为交通事故等造成的骨折,都采用不锈钢件及其螺钉等来固定,但如果采用蓝宝石,就没有必要再将其取出。骨头长好以后,不需要再开刀取出,蓝宝石具有这种卓越的性能。这类医疗领域现在已经开始使用蓝宝石,并不断取得成功。

7/ 创造新产品、新市场——人工宝石的开发

说到有关氧化物单晶体,它与宝石完全相同。

从很久以前开始,像蓝宝石这样的天然宝石就越发枯竭。人类佩戴宝石的历史十分久远,而近来质地非常低劣的宝石也在市场上卖出很高的价格。特别是最近的天然宝石行业,把挖出来的原石用伽马射线照射,进行热处理,使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将它变成漂亮的石头。就是说,并非完全天然,而是使用二次化学处理的方法,让它变成好看的石头。像这样质地不好的石头却以高价出售,因此如果能够做出与天然宝石完全一样的宝石,一定会让世上的女性高兴欢喜。

这是我自己的揣测,并没有考虑市场的实际需求。作为一个技术者的发想,我们开始制造宝石。继绿宝石、变色金绿宝石之后,今年8月我们将推出红宝石。

开发绿宝石花了约5年时间。一般天然宝石的生成都是长期在高温高压的水中矿物质溶解,而在冷却过程中成长为结晶体。京瓷使用的不是水,而是温度极高的重金属液体。我们将与绿宝石成分完全相同的物质溶进去,再加入绿宝石的单晶体种子,在慢慢冷却的过程中以这个种子为核心让结晶体长大。我们采用了这种方法,但是当结晶体长到砂糖粒大小时,却怎么也不肯再长,长不成一个较大的结晶体。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花费了5年时间。我们用这个方法开发出了绿宝石、变色金绿宝石。

因为开发花费了整整5年时间,所以成功时,我们格外喜悦。拿给许多亲朋好友看,宝石非常漂亮,受到很高的评价,但同时成了宝石行业专家们的众矢之的。天然宝石界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化学成分也好,结晶的结构也好,都与天然宝石一模一样,而且比一般的天然宝石更加漂亮。这样的宝石由人工制造出来,让我们做天然宝石生意的人很痛苦。”

而且,人工宝石让人觉得是仿造品、赝品。于是他们又说:“做出这样的假冒品来骗人,让我们非常困惑。”我们反驳说:“这不是什么假冒品,是真货。”他们就斥责说“真货必须是天然的”,而且警告说“绝对卖不掉”。

因此,现在我们正在构建自己独立的流通网络。用玻璃球或者氧化锆等各种矿物质的结晶,做成与金刚石相同形状、相同折射率的东西出售,成为赝品。现在存在着赝品和天然宝石两个市场。那么,虽然是人工的,却同天然宝石的成分完全一样,创造这样一个范畴的宝石市场不是也很好吗?

我认为,创造这样的产品和市场是完全可能的,我们投入了这个事业。众所周知,市场上存在着养殖珍珠这样的领域,所以也可以创造一个新颖的宝石市场,我们瞄准这个目标努力工作。现在的销售额是每个月大约有3亿日元,如果计算终端零售的销售额,大概有每月5亿日元的市场需求。

8/ 挑战整个人类面临的课题——向替代能源领域进军

另外,同样从结晶派生出来,再进入不同行业、不同领域。比如,因为具备了结晶技术,我们使用这种技术,正在将用于IC的硅结晶提拉成丝带状。

使用这种丝带状的硅,开发节省能源的太阳能电池,正好在6年前(1973年)我们开始投入这项研究。现在,利用这项技术,我们正在制造硅丝带结晶太阳能电池。做这件事的出发点,就是希望我们民营企业在节省能源,开发替代能源方面,也能承担一部分责任。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投入了10亿日元,从今年开始的4年间,打算还要投入10亿日元。

我想,不管京瓷如何苦心研究、苦心经营,都要解决人类的能源问题。为这一伟大的事业做出卓越贡献,我们或许力不能及,但是在资源贫乏的日本,不能仅仅依靠政府。作为一家民间企业,我们使用自己的结晶技术,向太阳能事业进行挑战。做一个榜样,作为一个事例,我认为也是很有意义的。

9/ 多元化朝“水平方向”扩展

把专业化的技术在专业化的领域内做到极致,由此掌握不亚于世界上任何人的卓越技术,使用掌握的这种技术,朝水平方向扩展。相对于“垂直整合”(vertical integration)这个词,这或许可被称为“水平整合”(horizontal integration)。

也就是说,使用某种技术,并朝水平方向的别的领域拓展,与别的领域的技术对接,从而孕育出新的、独特的东西,这是可能的,我想这就是所谓的多元化。

过去,人们常常强调“多元化”的必要性。实际上许多企业也一直在推进多元化,但是回顾产业界的历史,我不认为日本的多元化是成功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多元化拓展的方法存在问题。所谓多元化,应该是以不亚于任何对手的技术为基轴展开的多元化。如果是因为“那个生意好做” “那个生意有魅力,能赚钱”,这样去开展多元化,是非常危险的。使用自己掌握的、不亚于任何人的精湛技术展开多元化,也就是说,精通成为多元化基轴的技术,使用这种技术,再向别的行业、别的领域拓展,这是非常重要的。这与垂直整合不同,我称之为“水平整合”。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朝这个方向努力。

将已经专业化的技术用锐角形向下深挖,在这个领域继续改良改善,由此得到独创性的、革新性的技术,这是一个途径。另外,用这种技术和别的技术结合,形成水平整合。

同时,具备如此强有力的技术,我认为,朝垂直整合的方向拓展也是可能的。所谓朝垂直方向,就是在上游和下游的方向上与别的技术对接。我认为,具备强有力的专业技术,以此为基轴的垂直统合也是可能实现的。

这样来思考的话,今后的日本将会走向哪里呢?迄今为止,大家都在积极倡导中坚企业、中小企业“应该专业化”。我也认为,中坚企业、中小企业必须在专业上做彻底,精益求精。另外,大企业至今都是从西欧先进诸国引进技术,这种发展模式已经行不通了,因此需要在企业内部的各个部门推行专业化。

有一种模式叫作事业部制。迄今为止,事业部制的概念是“利润中心”,或者是为了获取利润而采用的独立核算的事业部制度。离开这一概念,我认为,为了开发崭新的、革新性的技术所需要的事业部制,在20世纪80年代将会突现出来。这就是说,不是仅仅追求利润的事业部制,而是从技术人员到财务人员、企划人员在内的事业部制,是在企业内部完全独立的所谓“地方分权”式的事业部制。我认为,强有力地推进这种事业部制的时代将会到来。如果不实行这种制度,今后大企业恐怕难以继续生存下去。

我认为,今后企业内部的“地方分权”将会进一步推进。这不再是所谓“利润中心式的发想”,而是为了孕育新技术,为此必须追逼:“你们除了在这个领域内钻深钻透,别无生路。”

从这个意义上讲,在大企业里每隔几年要进行职位轮换,这一人事制度就有弊病。包括管理人员、事务人员在内,都要真正作为一个独立部队,在各自的专业领域内把工作做到极致。当然,在这个专业内毕业了,再转向另一个岗位,有这样的情况,但是不会每隔一个期间就换岗。也就是说,只有在这个领域内钻深钻透,才能生存下去。这种充满危机感的状态,必须人为地加以营造。同时,用锐角形将技术深挖,在对自己的技术有了确凿的自信以后,再向别的领域、水平方向、垂直方向延伸。这个事要做出预算,让员工自动自发地做。不采用这种拓展的方法,我认为,日本的技术革新很难有突破性进展。

不管是中小企业、中坚企业,还是大企业,都要推进专业化。对于大企业而言,就是要推进“地方分权”,我认为,这将是20世纪80年代的新趋势。

10/ “战力集中投入型”经营孕育技术革新

下面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在日本,不管是中小企业、中坚企业,还是大企业,企业之间所谓的吸收合并、企业买卖很少进行。这样的行为在日本的产业界有“强势收购”“恶意篡夺”“乘人之危”这样的词语,给人非常负面的、阴暗的印象。

对快要破产的企业或者已经破产的企业加以合并吸收,这种情形虽然存在,但是企业在健康的状态下合并对接,在日本是没有的。但是,在欧美各先进国家,企业之间的买卖如同商品的买卖一样司空见惯。这种行为最清晰地表达了所谓资本主义的特征。return on investment(ROI)就是投资回报率不佳的事业就要“撤销”,要“卖掉”。在这种“资本理论”的支配下,一个企业或者大企业的一个部门就像商品一样,可以自由买卖。

企业需要专业化,但是迄今为止,在专业化的竞争中落后的中小企业、中坚企业,以及大企业中落后的一个部门或一个事业部,都原封不动地存在着。例如,在三井系统、三菱系统的大企业里好不容易做的一个事业部,现在要卖掉“有关企业的体面”“很难为情”“面子上过不去”,等等。虽然离开了企业经营的原则,但碍于经营者以及管理层的各种感情因素,使得亏损的事业部苟延残喘,这种情况在日本非常多。

不管哪个企业领域在推进专业化的时候,如果在该专业领域内,自己在世界上处于弱势地位,那么对于企业来说,这都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另外,以锐角形深挖,把某种技术做到了极致,那么拥有这一技术的部门,若要将这项技术向水平方向、垂直方向拓展,就需要庞大的资金。

在这一过程中,人财物不可分散投入,必须贯彻“战力集中投入型”的经营方针。分散投入的话,绝不可能产生崭新的、革新性的技术。因此,在大企业中,理所当然就要进行必要的整合。要开发专业技术,若采用分散型投入的方针,技术开发必然落后于人。从这个意义上讲,一定要采用“战力集中投入型”方针,这就必须整合资源。因为向不同的行业领域拓展或者进行垂直整合,需要技术开发的骨干。即使具备核心技术,但只是停留在所谓改良改善的层面,很难在竞争中超越他人。

11/ 技术革新需要提高企业的流动性

某项技术与我们持有的不同技术相对接,孕育良好成果,而那项技术是我们本来没有的。但持有该项技术的厂家并没有什么强项,经济效益也不好,技术反而成为其负担,这种情况也是有的。在这种情况下,因为我方的技术非常强,对接后诞生的产品可能极富创意。

因为大企业也必须采用“战力集中投入型”战略,所以凡是效率低下且无法进行有价值的技术开发,因而成为企业负担的弱小部门,必须出售。同时,将要被出售的事业部会产生危机感,这些事业部的人员面临或生或死的深层危机,这就逼迫他们必须努力推进研究。也就是说,要有意识地、人为地设定危险条件来促进研究。

即使是不好的事业部也有人才,如果与强有力的技术对接,可能产生卓越的新产品。这样的话,就会有买家。也就是说,这种技术在原来的企业里已无价值,但它与自己的技术结合,可能诞生卓越的新产品。在这种情况下,就可能有买家出现。

进入20世纪80年代,日本会盛行所谓“资本理论”下的企业买卖吗?我想,美国和西欧式的那种买卖大概不会发生。大企业、中小企业都一样,在专业化的进程中,为了集中力量,掌握在全世界引以为豪的先进技术,就要把达不到这种水平的部门拿出来出售。同时,因购买这种部门而能够创造出新东西的企业就会诞生。这样的话,企业会从过去的固定化向今后的流动化方向发展。我认为,20世纪80年代应该是这种必要性到来的时代。

同时,人员也将流动。过去,日本的技术阶层以及管理阶层,对于企业的归属意识非常强烈,对企业非常忠诚。进入20世纪80年代,我认为,员工对于企业的忠诚度也不会降低。但是,为了谋求新的技术变革,就会要求技术人员和管理层在企业之间进行流动,不得不流动的时代将会到来。如果不这么做,对于不能再依赖技术引进的今后的日本来说,要维持全世界优秀的工业生产力经济大国的地位,将会非常困难。我认为,必须进行这样的变革。

我的专业领域非常狭窄,我用这个狭窄的视野观察事物,同时我的意见中充满独断和偏见。但是,我认为,如果不进入这样一个时代,日本要维持现有的地位是非常困难的。日本企业本身要变革,才能适应时代变化的趋势。

本文经授权摘录自《赌在技术开发上》。
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稻盛和夫著,日本京瓷株式会社编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