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陶景洲:我的1977

陶景洲:我的1977

陶景洲:我的1977

原创 异人志 异人志访谈 昨天

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video 标签

《异人志》是一个视频访谈节目,我们追求深度+画面,这是视频👆  

看看我们的采访手记,如果还不尽兴,听听音频吧就在最下方👇

在中国,一个人考大学,上大学的经历对他一生的影响有多大,看看陶景洲就知道了。

43年过去了,说起现在的自己,陶景洲总是习惯性地回溯到他1977年参加高考,上大学的点点滴滴。“高考改变了我的一生,它是我人生跨越的第一个阶梯”。

 

77级是中国当代社会一个特殊的群体。经历了10年的“文化大革命”浩劫,他们幸运地经由高考,目前中国社会最接近公平的制度,实现了自我的跨越。

 

在时代的滚滚洪流中,这一代人率先摆脱了那个时期的束缚,扼住了自己命运的喉咙。走入大学校园,随之而来的是对于阅读和思考的极度渴求,这几乎成为每个人大学生活的主旋律。

 

大学四年,陶景洲相当多的时间都是在北大图书馆度过的,占位子,读外文书,和同学辩论各种法律问题是常态。在这种浓郁的学习氛围中,如何培养学生们的独立思考能力则是北大法律系的老师们最为重视的。

77级被誉为是北大法律系的“黄埔一期”。毕业多年以后,77级这个集体已是星光熠熠,成为中国法制建设的中坚力量:有的成了著名的法学家,陈兴良,姜明安等是我国法学研究的权威学者;很多的同学数十年来在全国人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检察院等从事立法和司法工作,许多人已经成为法官,检察官,大律师,大学校长,法学院院长;有的同学逐渐走上领导岗位,代表人物李克强是国务院总理,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而陶景洲自己则是知名的外商投资律师,见证和参与了众多极有影响的外商在华投资的案例。现在,他是在国际仲裁界享有盛誉的国际仲裁律师和国际仲裁员。

 

77级这群人是幸运的,从法制崩塌的“文化大革命”混乱中走出来,系统学习法律,然后投身到建设和完善中国法制的重要进程中,不仅仅实现了自己的个人价值,也契合着国家和历史发展的脉搏。

 

“从文革浩劫中走出来的一代人,责任是建设一个法治的国家,让文革的悲剧不再重演。”对于这一代人的责任,陶景洲如是说。

 

今时已不同于往日。高考依然还是较为公平的制度,但是不再大概率决定学生的命运。同样,考上大学也无法保证阶层的跃升,而只是一个开始。现在我们大多数人可能无法像77级一样“幸运”地把自己和国家的运命如此高度融合在一起。但是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江和湖,“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陶景洲的故事并不是一个成功学的昨日重现,而是一个“生活在别处”的个人演绎。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一叶知秋,陶景洲的经验或许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可能的思路。

听著名国际商务律师陶景洲讲述高考如何改变他的一生以及77级这代人的理想和责任:

#高考改变了我的一生,它是我人生的第一个阶梯。

#上了大学,同学们阅读和思考的热情非常高涨。培养77级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是北大法律系的老师们最看重的。

#学生时代,李克强很朴素,英语特别好。我感觉他当了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后,依然本色不改。

#如何通过不懈的努力,建设一个法治社会,不让“文革”重演,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经济的发展超乎我们这一代人的预期,但是法制建设依然还需努力。

#学法律确实比较苦,当律师和当奴隶一样,得卖命。但是,中国的未来需要更多的法律人才,学法律依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