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并购公会创始会长王巍:并购公会要做 “拆弹专家”和“方舱医院”

并购公会创始会长王巍:并购公会要做 “拆弹专家”和“方舱医院”

2020年9月19日,德胜门大讲堂暨第十七届中国并购年会在全国工商联隆重举行。年会以“并购纾困助力双循环”为主题,通过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企业家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助力广大民营企业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实现更好发展。

年会邀请到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全国工商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徐乐江,全国工商联副主席黄荣,原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全国政协常委、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原副主任杨伟民,中国银保监会特邀顾问、中国工商银行原行长杨凯生,中国工商银行副行长王景武,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党组书记、局长霍学文,全联并购公会党委书记、中美绿色基金董事长徐林,金融博物馆创始人、全联并购公会创始会长王巍,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董事长、党委书记郑杨,全联并购公会会长尉立东等150余位政府领导、业内专家、工商联领导和商会代表、企业家代表、全联并购公会理事会员等出席活动。

在第十七届中国并购年会主题演讲环节,全联并购公会创始会长、金融博物馆创始人王巍发表了精彩演讲。

▲王巍理事长主题演讲

以下为王巍理事长演讲全文:

我的讲演主题是“双循环中的大并购时代”,这个时代已经来了,我们要抓住机遇。刘明康、杨伟民、杨凯生等专家都谈了我们面临的宏观环境的大变化和大视野,我很受启发,这里从一个并购专业人士的立场谈几点个人想法。

第一,我们面临人生的新格局。四十年前的改革开放之初,我们谈国际大循环,要奔向全球经济的大海。现在,我们提出双循环,看来是要回归本我。双循环的正能量被谈得很多,我要谈点负面的,简单就是经济环境被改变了,发展上可能要“上被封顶,下不保底”,还是要正视困难。客观地看,过去几十年的中国发展,的确有点野蛮生长,虚胖骨松,肌肉虽然发达,但头脑简单,身体有些偏瘫。现在面临美国从贸易、科技和金融的全面打击下,的确暴露出了我们许多问题,出现了不能忽视的困难。这是坏事,但也是大好事。刘明康主席多次讲过,办法总比问题多,我们要学习重新站起来。这是我们这一代人不能回避的任务,要面对困难,解决问题。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这也是我们并购人的使命,做出独特的贡献。

第二,我们对中国有信心。历史是有大周期的,重大危机常常改变国运。当年的两次鸦片战争导致我们睁眼看世界,搞洋务运动,出现了“同光中兴”的三十年。从1860到1894年的甲午战争前,大清经济年增长超过10%,成为当时世界第五大经济体,这是中国近代的第一次崛起。同样,按中共中央的文件说法,上个世纪的大陆文革和西方的封锁让中国经济几乎崩溃。但是我们搞了国际大循环,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完成了第二次崛起。我个人对第三次崛起有坚定的信心。自信有几个因素:我们已经有了大国的市场和经济基础;中华民族的勤劳与奋斗精神;科技进步推动全球化不可逆转;人类文明的底线已经提升了,回归野蛮与战争的可能性很小。互联网时代,年轻一代人比我们更优秀,社会进步是不可阻挡的。

▲与会嘉宾合影

三,我们要有并购交易师的独特视野。大家都在谈大健康、金融科技、大数据、智能制造等领域的机会,这都是经济学家的大故事,并购交易师的眼界应该不同,一定要脚踏实地。要抓住双循环后中国市场与结构的大重组机会。简单谈有三个。第一国内大循环就是要打破区域和行业的行政割据,重组跨地区跨行业的产业链,提升价值链。精耕细作,夯实过去粗放经营的基础。第二国际大循环中要培育进口替代产业,重组出口产业,变被动为主动,准备未来以更加雄厚的实力加入全球化和引领全球化。第三参与混合所有制。今天在全国工商联礼堂,我多说几句不太中听的话。我一直不喜欢混合所有制这个概念,这是特别强调所有制属性的概念,非要在政府不断强调的“自己人”中划分阶级成分。混合所有制的合作更像是物理学的组合,两个不同东西在捆绑一起,始终是“量子纠缠”。已经有几百年历史的股份制是全世界都接受的市场基因,百年前的大清律和现在的中国公司法都明确接受了股份制,形成了一套标准规则。股份制不认可出身的阶级属性,进了大门,就是一家人。这种合作和并购才能产生化学反应和生物学反应,这才是并购的最高境界。我认为强调特色本身就是排斥法治。我看还是不要用一系列中央表态和特殊政策支持来强调混合经济吧,回归公司法的常识最好,按公司法的股份制最让企业家放心。

第四,要做方舱医院和拆弹专家。我非常感谢全国工商联的长期支持,并购公会才有可能从边缘走向主流,凝聚全国的网络与人才,推动并购交易市场。我们应当有使命感,要做大事。但是当下环境里,我们能力有限,不能好高骛远,夸夸其谈,还是要脚踏实地地办力所能及的事。尉立东会长提出并购公会要为民营企业家服务,在困难时期做好“方舱医院”,我很同意,这应该是公会的一个职能。同时,我希望并购公会的300家理事机构和5000多个并购交易师会员,要做“拆弹专家”, 专注不良资产的重组和民企纾困的市场,踏踏实实地参与双循环重组。北京金融局的霍学文书记刚才谈的用金融科技手段参与资产重组,这是一个重要方向。十天前,并购公会与北京金融局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重心就是为民企纾困和资产重组做些踏踏实实的工作。拆弹是一个风险的艺术,这是对并购交易师技能和视野的考验,方舱医院和拆弹专家是我们并购公会可以提供的重要贡献。11月,我们会在成都主办中国西部并购年会,邀请西部20个城市的金融家和企业家一起对接,推动西部发展。同时,我们还要积极参与海外大循环,实现并购突围,我们的亚太并购协会要在全球化低潮时坚定努力,推动全球并购同行的合作。

最后,我们有了一个百年不遇的事件,明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我上周参加了井冈山革命金融博物馆的培训活动,强调两个内容,红色基因和革命金融。红色基因可以理解为为人民服务,实现老百姓的普惠金融和金融安全。革命金融是坚持金融创新和发展,在经济双循环的变局中,再造金融机制,推动金融科技区块链、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的应用。并购的初心也是革命金融,让企业、产业和国家都在一系列并购和重组中创造效益和强大的生命力。我再次亮出这个十几年来激励并购公会同仁的口号吧,全世界并购者,联合起来!谢谢大家。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