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中国国际法学者就涉中企重大案件向美国最高院出具法庭之友意见!

中国国际法学者就涉中企重大案件向美国最高院出具法庭之友意见!

本文转自 陈延忠 万邦法律

本文首发于万邦法®律

2020年4月2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of California)就洛克菲勒技术投资(亚洲)公司诉常州华文文字技术有限公司一案作出判决,撤销加利福尼亚州上诉法院关于撤销一审法院确认仲裁裁决的判决。理由是当事人关于送达方式的约定优先于《海牙送达公约》,因此上诉法院以违反正当程序为由撤销确认案涉仲裁裁决的原判决不当。

本案案情
常州华文文字技术有限公司是总部位于中国江苏常州,专门开发和许可中文字体的中国公司。洛克菲勒技术投资(亚洲)公司是一家总部位于纽约的美国投资合伙企业。2007-2008年,两家公司商讨成立一家推广国际字体的新公司,并于2008年2月签订一份备忘录,备忘录中关于争议解决的条款规定:当事方应当以联邦快递等类似快递形式,以本协议中确定的地址送达英文通知。双方就本协议发生争议时,任何一方均可将争议提交洛杉矶的Judicial Arbitration & Mediation Service(下称JAMS),依照简化程序由独任仲裁员排他性、终局性解决。洛克菲勒公司于2012年2月向JAMS提起仲裁。常州华文并未参加仲裁,仲裁员依照JAMS国际仲裁规则第27条的规定缺席审理,并于2013年11月作出最终仲裁裁决,裁决常州华文向洛克菲勒公司赔偿四亿多美元。参见:了不起的潘辉文:《美国企业针对中企的超4亿美元仲裁裁决暂时无法执行,原因竟是……》 英国法那些事儿 2018-06-06

申请确认仲裁裁决及申请撤销判决
裁决作出后,洛克菲勒公司向一审法院洛杉矶县法院(Los Angeles County Superior Court)申请确认上述仲裁裁决,并通过联邦快递向常州华文进行送达。常州华文公司未出席听证。听证后,一审法院确认了该仲裁裁决并作出判决。

2016年常州华文公司向一审法院申请请求撤销确认仲裁裁决的判决及送达的传票。理由是:传票和确认仲裁裁决的申请并没有有效送达给常州华文。常州华文公司是中国公司,洛克菲勒公司应当按照《海牙送达公约》的规定对其送达传票和申请书。洛克菲勒公司通过快递方式向其送达并不属于公约下有效的送达方式。

2016年4月,一审法院驳回了常州华文撤销判决的申请。法院认为:仲裁庭已经认定备忘录是有法律约束力的合同,通过联邦快递送达符合备忘录的约定。当事方有权通过合同约定排除公约的送达要求。另外,法院认为并没有任何判例表明当事方不可以通过合同选择替代的送达方式并据此无法排除《海牙送达公约》的送达条款。

上诉法院判决及其理由
常州华文不服一审法院判决,向加利福尼亚州上诉法院提出上诉。

上诉法院认为,《海牙送达公约》并不允许当事方在合同中自行约定送达方式。按照公约规定,向外国当事方送达应当以接收国在公约中明确的方式进行送达。中国并不允许通过邮寄向本国公民进行送达,因此,传票和申请书并没有有效送达给常州华文。在没有有效送达的情况下,初审法院并没有取得对常州华文的属人管辖,并判决撤销一审法院原判决。

加利福尼亚州最高院判决及其理由
加州最高院认为,本案所讨论的狭义问题是,当事人约定以联邦快递等快递方式进行送达时,如果《海牙送达公约》规定了不同的送达方法,公约是否排除约定的送达方式。根据美国最高法院判例,只有法院地国的法律要求正式向国外送达传票时,《海牙送达公约》才适用。我们认为,由于双方当事人的协议依照加利福尼亚法律构成放弃正式送达传票,转而采用另一种通知形式,因此公约不适用。上诉法院的判决应予以撤销。

向美国最高法院申请调卷再审
常州华文不服加利福尼亚州最高院判决,向美国最高院申请调卷再审。其理由是洛克菲勒违反《海牙送达公约》的规定,通过邮寄方式向位于中国的中国公司常州华文进行传票和判决书的送达。作为主权国家,中国不允许其公民(个人和公司)以与《海牙送达公约》规定的不同方式获得外国法院文件。

中国司法部正式发函
2020年9月27日,应常州华文请求,中国司法部正式发函给美国司法部,表示如下立场:

1、中方认为《海牙送达公约》具有强制力。中美均为公约缔约国,美方如向中国当事人送达,应遵循公约规定;

2、中方对《海牙送达公约》第10条的送法方式提出了保留,因此成员国对中国当事人进行的邮寄送达与此保留不符,且构成程序瑕疵,相关判决将不会得到中国法院承认;

3、中国司法部已启用在线平台www.ilcc.online,能够高效可靠地处理成员国送达申请,美方可以利用这一平台请求协助送达;

4、中国司法部愿与美国司法部共同努力,促进两国司法合作。

中国国际法学者提交法庭之友意见
2020年9月29日,两名杰出中国国际法学者、仲裁专家联名向美国最高院提交法庭之友意见书(Amici Curiae),认为:

加州最高法院的判决如果成立,可能会在现实世界中产生不利的后果,这一判决可能会扰乱跨境商事纠纷的有序裁决和处理。美国有理由对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促进切实可行的国际私法制度方面所发挥的重要作用感到自豪。这一值得称赞的成就能否持续,部分取决于其他国家是否愿意遵守国际条约的条款。而为了要求其国际伙伴遵守,美国应确保自身严格遵守所加入的国际条约的条款。因此,美国最高院应准予调卷再审。

这两名中国专家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池漫郊教授和澳大利亚悉尼大学法学院黄洁副教授。两位法庭之友专家都是在中国出生的法律学者,曾在中国境内外的学术机构接受培训并任教。他们教授、研究国际法和撰写国际法论著,并往往能提出中国的视角。因此,他们对中国如何理解、解释和应用《海牙送达公约》这一问题具有学术和专业上的兴趣和专门知识。

池漫郊教授

池博士是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国际经济法律和政策以及跨国争端解决。池博士2018年加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之前是厦门大学法学院教授。池博士于2004年开始其学术生涯。池博士出版了大量中英文书籍和期刊文章,并在国内外主要法律期刊上,包括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 Law, Journal of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 Asian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Journal, Uniform Law Review发表大量文章。池博士的论著多次被中国和国际学者引用。池博士是多家仲裁机构的仲裁员:包括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北京国际仲裁中心。曾仲裁多起国外、国内仲裁案件。他还就国际法和中国法律问题向中国和美国法院提供专家意见。池博士经常就各种国际法和比较法问题向国际组织、国家政府和公司提供咨询意见。池博士在中国接受法律教育,拥有南京大学法学硕士学位(2000年)和厦门大学法学博士学位(2004年)。曾在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和加拿大麦吉尔大学担任访问学者。

黄洁教授(Jeanne Huang)

黄洁博士为澳大利亚悉尼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专业领域为国际私法、中国法及争议解决。她是悉尼大学中国研究中心政治与法律组的共同负责人。黄博士于2004年开始她的学术生涯。她在中国教了12年法律,然后移居澳大利亚。在Journal of Private International Law,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 Law, Wisconsin International Law Journal, and Leide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等四十多家著名的中英文法律期刊上发表文章。黄博士就中国判决在普通法司法管辖区的可执行性及普通法司法管辖区判决在中国的可执行性撰写了大量文章。黄博士的独著专著《民商事判决的区际承认与执行:美国和欧盟法律对中国的启示》(Interregional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Civil and Commercial Judgments: Lessons for China from U.S. and EU Laws)于2014年由英国Hart出版社出版,并被世界各国国际私法学者所引用。黄博士曾为加利福尼亚州高等法院、美国圣克拉拉县高等法院和澳大利亚多家法院提供有关中国法的专家报告。黄博士为英国特许仲裁员学会会员、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和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黄博士在中国、美国和欧洲接受法律教育。她2010年获得美国杜克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SJD)学位。她还在海牙国际法学院、德国马克斯·普朗克比较法和国际私法研究所和法国国际仲裁法学院学习国际私法。2003年通过中国全国律师考试,2004年取得法律职业资格证书。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