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阿拉善SEE艾路明:最难的会长

阿拉善SEE艾路明:最难的会长

艾路明:最难的会长

原创 程昕明 中国慈善家杂志今天

“我一直强调稳健,强调专注,强调平和,当然我也强调坚定。”

艾路明。摄影/本刊记者 骆云飞

艾路明:最难的会长

本刊记者/程昕明

发于《中国慈善家》2020年第5期

8月9日,海南陵水,99只救治康复的海龟被放归湛蓝大海,其中10只由阿拉善SEE爱心会员企业赞助和命名,并安装定位追踪系统。

此前一天,阿拉善SEE自贸岛项目中心在海口成立。受疫情冲击,姗姗来迟的年度首个新环保项目中心显得非同寻常。在阿拉善SEE,会员之间以“会亲”相称。睽违半年,“会亲”相见格外亲,新项目、新规则、新会长都是热门话题。

63岁的现任会长艾路明被热情的会亲们团团围住、谈笑风生。自贸岛项目中心是阿拉善SEE第29个环保项目中心,也是艾路明担任会长以来成立的第14个新中心。而此时,他为期三年的会长任期已进入倒计时。

面对这个衣着朴素、满面笑容的环保公益“背包客”,很难想象他背后的诸多身份:当代集团董事长、武汉大学博导,更猜不到这个个头不大、头发花白的“小老头”竟是当年独自漂流长江的热血青年。走过风云变幻的半生,无论顺流逆流,他始终相信善的力量。

艾路明参加阿拉善SEE和其他公益机构合作的海龟保护项目。图/阿拉善SEE

“啥都赶上了”

“越来越难做”,谈到艾路明上任三年来的光景,阿拉善SEE第三任会长韩家寰感慨。难在公益组织本身的运营,经济下行让不少企业面临困境,也给NGO筹款带来压力;难在外部大环境的改变,疫情的困扰、始料未及的一些问题。

“我们要努力使阿拉善SEE永续地活下去,这是比一切都重要的事情”, 自贸岛项目中心成立仪式上,韩家寰此言一出,台下掌声一片。发言中韩家寰特地向艾路明和他的团队致敬,私下里,他更心疼“老艾”没日没夜的全力付出,“累得要命”。成绩他也看在眼里——建立十多个环保项目中心、吸纳大量年轻会员、通过公益学院进行会员的环保公益培训,这些都是艾路明的建树。

在阿拉善SEE,艾路明算是“后来者”。虽然在成立之初就参与活动,但阴差阳错直到2013年才正式入会成为会员。但他又后来居上,2015年组建湖北项目中心并当选主席,2016年当选阿拉善SEE第一副会长,2018年1月起接过第七任会长的大旗。

在竞选会长之前,他就表示,自己的不同恰恰是没有不同,不排斥做一个“维持会长”,把现有的工作继续做深做透。他甚至表示,3年后能顺利交班就是最大的成就。

然而谁也无法预料外部环境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上任不久就赶上中美贸易摩擦,民营企业备受冲击;任期最后一年,猝不及防的疫情更让企业界、公益圈雪上加霜。他无奈地笑笑,“啥都赶上了。”

与上任时的低调平和相似,此时的艾路明依然淡定,并没有因为环境的压力而过于悲观。“我一直强调稳健,强调专注,强调平和,当然我也强调坚定。”听起来似乎有些保守,但内行人知道,这份定力正是成长中的阿拉善SEE最需要的。

带领理事会确定工作方向、广泛连接企业家实现战略落地,这是艾路明眼中的会长主要职责。受疫情影响,会员数量从2019年的900多人降到了900以下。考虑到会员的实际困难,阿拉善SEE做出了可以延期三个月缴纳会费的制度性安排。“会亲”之间不许谈生意的潜规则也被打破了,建了专门的微信互助群,为大家提供疫后企业复苏的商业交流平台。

每年的会员流失率是艾路明最关心的问题。“3年以上的会员很少流失,但是入会后前一两年的留存问题没有解决好。”他用环保项目中心和公益学院连接会员、尽快理解阿拉善SEE环保公益理念,让新会员尽快融入企业家一起做环保公益的平台。

环保项目中心是阿拉善SEE的触角和生命力所在,在艾路明担任副会长期间,就参与推动了5个环保项目中心落地。加上今年即将成立的新中心,艾路明将促成超20个环保项目中心的诞生。“不可能所有会员都跑到阿拉善盟去种树、治理荒漠,还是要因地制宜在当地找到合适的环保项目。”他笑称环保不是吃饭喝酒,得让大家有事做,让当地的环境在会员们的共同努力下得以改善,这种环保成就感才能留住人。

为推动会员发展和精神传承,艾路明发起成立阿拉善SEE生态公益培训学院,“我希望我们的学员未来能成为企业家中的环保公益领袖。”他说。在韩家寰看来,公益培训学院如同环保领域的“黄埔军校”,其影响或可以百年计——为未来的中国培养更好的green leader(绿色环保领导者)。“通过培训,价值观稳住了、年轻人接上了,像我们台湾环保项目中心就没接好。”作为活跃在大陆的台湾企业家,韩家寰可以从两岸公益事业的对照中解读出更多深意。

2017年11月7日,阿拉善SEE生态协会2017年度会员大会在湖南长沙召开,艾路明当选新一任会长。摄影/本刊记者 张旭

成绩有目共睹,问题依然不少。

“没有能拿出像红树林、一亿棵梭梭这样的好项目,是这一届团队做得不够的地方。”但是艾路明不认为这些是遗憾,在他看来,每一任会长都只能做很少的一点事,时间、精力、经验有限,大家能做的就是往前推动一点点。

他对历任会长的贡献如数家珍,有人推动环保项目中心落地,有人完善制度,有人大力发展会员⋯⋯而他所做的,就是把既定目标推向深入。到底什么才是好项目,会员如何更好、更快地融入机构,人与自然的关系到底是什么?这些问题都在他脑子里盘旋。就算过去几年为阿拉善SEE投入了90%以上的精力、每年有10个月左右的时间在外奔波,但他依然无法毕其功于一役。

除了创始会长刘晓光,艾路明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任期3年的会长。2016年10月,阿拉善SEE会员大会表决通过章程修正案中,治理团队任期延长至3年。但眼下,任期时长又陷入争议。以韩家寰为代表的“两年派”认为,三年时间太长太累,也应该给更多人参与的机会。

卸下会长的担子,艾路明仍会担任理事,每年还将投入50%的精力到阿拉善SEE的工作中。或许正如他所说,他对这个组织始终有一份亲近感,甚至是精神归属感。

构建基础共识

珞珈山,武汉大学所在地。1978年艾路明考入武大哲学系,并于上世纪80、90年代末分获哲学硕士和经济学博士学位。40多年后的今天,他是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宗教学系的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

虽然身兼数职,但他对教书育人之事格外重视。如果有周一的课,他从周五就停下手头工作,看书、进入思考状态,周六日则用来备课。本来在60岁应该卸任的他如今依然带着四五名博士,不过他也坦言过两年不打算再带学生,而要潜心自己的研究。

阿拉善SEE是一个企业家聚集的环保组织,企业家们的行动力也毋庸置疑。但是在艾路明看来,阿拉善SEE还有一些基本问题没有解决,就是它的思想基础、理论框架。

“中国企业逐步走到世界前列,需要理论和思维创新。我们不能只盯着眼前事务性的工作,还要思考背后的逻辑、理论构架,否则不利于企业家成长,甚至不利于中国文明的转换。”企业家群体需要公益慈善的理论建设者,艾路明对自己也有这份期许。

2015年阿拉善SEE生态协会湖北项目中心成立,王石与艾路明进行了一场对谈,谈及希伯来文明与中国环保的关系。这次谈话也让刘晓光、王石等人对他寄予了更高的学术期待,希望通过他的努力弥补阿拉善SEE在理论建构上的空白。

三年任期转瞬即逝,“事务性的工作”依旧遮蔽了思想启蒙的迫切性。不过让艾路明感到欣慰的,即将卸下会长重任,可以有更多时间进行理论思考。对他而言,这是一件很享受的事,同时也责无旁贷。

艾路明会长参加“节水小米”秋收活动。图/阿拉善SEE

疫情期间,他在写给阿拉善SEE会员的公开信中说,“这场突发的疫情,让我想起了老大哥刘晓光,阿拉善SEE的创始会长,我们永远的领路人。十六年前,他到了阿拉善沙漠,面对着沙尘肆虐,他跪倒在沙漠里,思考企业家在环境保护上的作为。”

2017年,刘晓光的英年早逝是阿拉善SEE会员心中永远的痛,曾经被刘晓光寄予厚望的理论建设尚未开花结果。艾路明期望用两三年时间了却这一心愿,他甚至想到了宗教学中的“寓意解经法”—— 不按经文字面意思,致力于发掘隐藏在字面背后的意义的释经方法。

“改革开放走到今天,中国企业家的思想构架并没有完成。我们到底学什么?马克斯·韦伯有《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他把资本主义背后的思想因素分析清楚了。中国企业家走到今天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理论背景,仅仅说它是传统中国文化独特的一部分恐怕不足以满足这样一个要求。”他的思考既有理性成分更有情感因素,在他心中刘晓光甚至带有某种先知意味。

“当年晓光说要把一个阶层带入到环保公益里面来,那么现在已经有这么多人加入了,这背后的动机、愿景是什么?会不会是一种补偿行为?我希望从宗教学的角度给予一个理论的解释。”

他重读刘晓光当年创作的诗歌,希望把他的诗变成阿拉善SEE企业家思考问题的方式,或重新赋予一种解释。总之,他渴望做一番尝试、找到一种新的思维方式,从信仰的角度、从阿拉善SEE内部去寻找企业家群体的思想和情感根源。

在“凝聚企业家精神,留住碧水蓝天”的信念感召下,艾路明视自己为规则的跟随者。“就是在阿拉善SEE制定的总体理想的目标之下,我们共同遵循一些规则,但我也力图在这个过程中使它得到更进一步的提升。”

三年前,艾路明受邀与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的学员进行交流。有学员问他给阿拉善SEE的平等治理打多少分,艾路明不假思索给了84分。回头想想,他觉得给高了。“如果说当时合适的分数是51分,我现在可能接近60分。这几年几分的进步还是有的吧?”一向虚怀若谷的他终于给了自己一点小小的肯定。

相向而行

2020年6月11日,艾路明从188名推荐人中突围,进入生态环境部“2018-2019绿色中国年度人物”初选名单。这是中国政府在生态环境领域的最高奖项,艾路明以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会长身份入围“民间行动”单元。

整个上半年,他双线作战,带领自己的企业和阿拉善SEE投身抗疫。

作为武汉人、湖北籍企业家,他创办的当代集团承担起整个湖北省抗疫物资主力储备与配送任务,捐款捐物总额逾7000万元,清理改造隔离床位近7000张,复工复产后组织100家企业到湖北投资考察,促成十几个项目落地。

在以他为当家人的阿拉善SEE,1月24日除夕夜,理事会紧急讨论号召全体会员支援湖北,共向湖北68家医院及单位发放医疗物资价值逾1200万元。作为全国工商联团体会员单位,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参与“知名民企湖北行”活动,127家会员企业发布897个职位,招聘人数6933人。

4月2日,孙春兰副总理到艾路明的企业视察,他在汇报中表示这次抗疫民营企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民营企业都站出来捐款捐物,为什么?他们不是只看到钱,这时候钱对他们来说真的不是重要的,生命是重要的,我们的责任是重要的。”艾路明说。

自贸岛项目中心成立仪式上,艾路明对到场的会员说:“正是因为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所有企业家一起走在中国抗疫的第一线、作出了重要贡献,我们才能在疫情之后很好地共同面对环境保护这个话题。”

让艾路明感到欣慰的是,即将卸下会长重任,可以有更多时间进行理论思考。摄影/本刊记者 张旭

环保是阿拉善SEE的起点,但是守住这份初心并不容易。2020年上半年,艾路明奔波于20多个项目中心,与当地负责人、会员沟通,推进相关工作,希望大家心无旁骛。疫情对工作的冲击显而易见:筹备成立的新环保项目中心一直在延期,诸如长江生态保护中的养殖试点等项目被搁置,事关30万上岸渔民及100万相关产业人员。

他坦言,那段时间压力很大。身为企业家,他旗下的企业也承受着疫情带来的巨大冲击。因此,他也对企业家会员的境遇感同身受,“活下去是前提”。

身为会长,他对阿拉善SEE的生存境遇并不悲观。他觉得只要坚守环境保护的初心,这个由企业家阶层创办的民间环保组织就有长期存在的空间与合理性。商业智慧、市场思维是阿拉善SEE能够提供的独特价值,使政府、企业、公益组织形成很好的连接模块。

“公益组织的行动与政府部门协调在一起效率才是最高的。”他以污染治理为例,剖析环保组织在其中扮演的角色。“NGO的作用是监督还是引导?不要光推政府,作为机构你做了哪些事情?”在房地产行业,由阿拉善SEE企业家发起的绿色金融、绿色供应链等项目在实实在在地发挥作用,促进企业主动转型。

“用市场化的办法推动各方利益一致、参与环境治理,这是阿拉善SEE应该多动脑筋去做的事。”为了让政府部门加深对公益组织和项目的了解,每当有重要活动,管理团队都会主动邀请机构发源地阿拉善盟和相关主管单位的领导出席。

艾路明认为社会组织负责创新试验、政府部门负责推广经验是个理想的公益模式,例如一亿棵梭梭就是一个经典案例。“荒漠化防治这个问题,阿拉善SEE做了很多引导性的工作,但最终解决这个问题还要靠各级政府的投入、当地老百姓的参与,这才是真正能够可持续地解决问题的途径。”

“在中国做任何事,民间的力量总是有限的,个人的力量更是有限。”他说, “任何国家,如果离开了企业的发展很难说它能发展好。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给了民营企业巨大的空间,毫无疑问,每一个手里掌握了企业资源的人,必须把企业做好。我相信这个责任比做公益还要重要,因为这是本职工作。”在内心深处,艾路明觉得企业家是通过商业在实现促进中国文明进步的理想。截至2020年,他个人和所领导的企业累计向社会捐赠超过5亿元。

工人、知识分子、创业者⋯⋯无论身份如何变化,他都是整个改革开放过程的亲历者。当年顽皮的小男孩如今已是功成名就、两鬓霜染的“老顽童”,对未来他依旧抱有赤子般的期盼。“总趋势并没有改变,我有非常强烈、美好的期待,未来一定是会好的。”作为企业家,他希望让企业的存在和社会进步的方向保持一致。作为公益人,他希望为社会共同关切的环保问题找到合适的方法。

“既然期待它好、认为它会好,你是不是也应该为这样一个进步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他反问自己。

图片编辑:张旭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