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内幕交易核查之“不可消除影响主体”和“可消除影响的主体”

内幕交易核查之“不可消除影响主体”和“可消除影响的主体”


如果重组中涉嫌内幕交易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对交易的影响是非常严重的。根据《暂行规定》第六条,“上市公司向中国证监会提出重大资产重组行政许可申请,如该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涉嫌内幕交易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尚未受理的,中国证监会不予受理;已经受理的,中国证监会暂停审核”。而内幕交易的调查过程往往非常漫长,动辄两三年,如果项目暂停如此长时间将很可能导致交易失败。因此,为了尽可能将内幕交易行为对重组的影响降至最低,第七条又进一步规定了不可消除影响主体和可消除影响的主体。

不可消除影响的主体,包括“上市公司、占本次重组总交易金额比例在20%以上的交易对方(如涉及多个交易对方违规的,交易金额合并计算),及上述主体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机构”,若这几类主体被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或者被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中国证监会将直接终止审核;可消除影响的主体,包括“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交易对方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占本次重组总交易金额比例在20%以下的交易对方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上述主体控制的机构,为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提供服务的证券公司、证券服务机构及其经办人员,参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其他主体”,若这几类主体涉嫌内幕交易,可以通过撤换或者退出本次交易的方式消除对重组的影响。此外,除不可消除影响主体和可消除影响的主体之外的主体涉嫌内幕交易行为,也不会对重组构成实质障碍。

实务中,如果涉及到可消除影响的主体,可以通过直接撤换或要求其退出交易来保证重组的进程。如果相关主体已经明确被立案调查或者受到处罚,则可以有针对性的进行相应调整。比如,2012年盛润股份[000030](现已更名为富奥股份)重大资产重组时,盛润股份董事、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魏传义因涉嫌内幕交易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随后,盛润股份董事会收到魏传义因工作变动辞去盛润股份董事、副总经理及董事会秘书职务的书面辞职报告,辞职后魏传义不在盛润股份担任任何职务。上市公司律师据此发表了《重大资产重组相关当事人涉嫌内幕交易事项的法律意见》,认为魏传义涉嫌内幕交易事项对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不构成实质性障碍。

但是,如果仅仅得知目前证监会或证监局等稽查部门正在着手调查,尚未正式立案,未明确涉嫌内幕交易的主体的情况下,为了降低对重组进程的影响,可以在综合判断的基础上,尝试调整相关疑似主体以防患于未然,同时也向市场及监管机构标明态度。比如,2019年中再资环[600217]重组案例中,上市公司公告“经公司与本次重组中介机构核查,前述部分交易对象在股票交易自查期间存在交易公司股票的情形,出于谨慎考虑,公司经与部分交易对象协商后,公司董事会决定调整原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方案”。再如2020年三峡水利[600116]重组案例中,在未得到证券稽查部门正式立案通知之前各方主动采取了相应措施,一方面调减了在核查期间买卖股票的交易对方,另一方面调离了若干在核查期间买卖股票的董监高或工作人员。此外,相关主体的工作单位及/或个人均出具了承诺函,如因涉嫌内幕交易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将依据《暂行规定》等文件要求的方式消除对本次重组的影响。

附:《暂行规定》第七条 按照本规定第六条不予受理或暂停审核的行政许可申请,如符合以下条件,未受理的,中国证监会恢复受理程序,暂停审核的恢复审核:(一)中国证监会或者司法机关经调查核实未发现上市公司、占本次重组总交易金额比例在20%以上的交易对方(如涉及多个交易对方违规的,交易金额合并计算),及上述主体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机构存在内幕交易的;(二)中国证监会或者司法机关经调查核实未发现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交易对方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占本次重组总交易金额比例在20%以下的交易对方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上述主体控制的机构,为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提供服务的证券公司、证券服务机构及其经办人员,参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的其他主体等存在内幕交易的;或者上述主体虽涉嫌内幕交易,但已被撤换或者退出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交易的;(三)被立案调查或者立案侦查的事项未涉及本款第(一)项、第(二)项所列主体的。依据前款第(二)项规定撤换财务顾问的,上市公司应当撤回原重大资产重组行政许可申请,重新向中国证监会提出申请。上市公司对交易对象、交易标的等作出变更导致重大资产重组方案重大调整的,还应当重新履行相应的决策程序。

备注:

《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26号——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本文简称《26号准则》);

2019年2月11日证监会公布的《关于强化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内幕交易防控相关问题与解答》(本文简称《问答》)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加强与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相关股票异常交易监管的暂行规定》(本文简称《暂行规定》)

本文节选自 《中银原创丨心有余而力不足 ——证券律师在上市公司重组中的内幕交易核查》,原创 闫鹏和王梦晓李毅,来源: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 公众号。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