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被“资本”玩死的宁波首富

被“资本”玩死的宁波首富

来源:大江湖解局(ID:ZhiChangDJH)

作者:江湖大大

宁波外滩大厦,静静矗立在三江汇合口。余姚江和奉化江在此汇成甬江,“甬”也成了宁波的别名。

潮起潮落,人来人往,外滩大厦一直是银亿集团的总部。

银亿集团的掌门人——熊续强,在外滩大厦迎来过“宁波首富”的高光时刻,也穿过了云端跌落的幽暗岁月。


宁波外滩夜景:外滩大厦远远矗立

熊续强用了24年,以295亿的身家,登上了宁波首富的宝座;可仅仅60天的时间,就开始向破产的深渊滑落。

邓紫棋在她的歌曲《泡沫》中,幽怨地唱道:“全都是泡沫,只一刹的烟火。”

放在熊续强身上,毫无违和感。

熊续强对新生代的歌曲没有太大感觉,但对与他同龄的歌手张国荣却偏爱有加。

张国荣在歌曲《我》中,深情而又大气地唱道:“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这歌词像极了传奇人物熊续强,他从偏居一隅的小宁波,将一手打造的银亿集团,推上了中国企业500强;随后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跨国收购,跨界进军汽车产业。

这一切宏伟的计划,在2018年熊续强走上人生巅峰时,突然戛然而止,开始猛烈坠落。

这个像烟火一样的男人,如何发家,又为何迅速陨灭?

01

1979年,改革春风刮满中国大地。那一年,23的岁的熊续强,从一名下乡插队的知青,成了余姚农药厂的技术骨干。

不出几年的时间,熊续强就当上了余姚农药厂的厂长。

做了几年国企领导,熊续强觉得还有必要提升一下学历。于是,卸任余姚农药厂后,熊续强在浙江大学进修了几年。

从学校毕业,熊续强没有马上进入企业,而是在市级机关任职,做上了公务员。

也是在这段时间,熊续强积累了雄厚的人脉资源。

1991年,宁波开始国有企业减亏扭盈工作。宁波罐头食品厂一年亏损两三千万元,严重资不抵债,4000多名员工被失业的阴影笼罩。

熊续强临危授命,接手宁波罐头食品厂,出任总经理,他的经商天赋得到了充分展现。

上任仅一年,熊续强就带领罐头厂走出困境,扭亏为盈了。

不仅如此,熊续强还创造了一个奇迹,不仅实现了500万元的净利润,还为国家出口创汇1000万美金。

宁波罐头食品厂成了国企扭亏的一个典范,1993年,浙江省国企扭亏转盈现场会,就放在了宁波罐头食品厂举办。这对熊续强来说,是一个莫大的荣誉。

随着全国进入城市化发展,宁波市区的老国企,面临着腾笼换业的问题。熊续强看中了这些国企留下来的土地价值,萌生了下海搞房地产的想法。

1994年,熊续强不顾家人反对,辞去了国企领导的职位,正式下海创业。

02

38岁的熊续强,成立了银亿集团,刚开始连他只有两三个人,在一个民房里面租了办公室。

一向简朴的熊续强,每天穿着黑色布鞋和白衬衫,奔走在政府各个机关部门。

当时,宁波有大大小小400多家房地产开发商,竞争激烈尚且不说,国家也开始收紧银根。

得益于之前人脉资源,1995年,熊续强开始开发“宁波国际经贸园”别墅项目。初生的银亿集团,在房地产行业一路摸索。


银亿集团第一个地产项目:宁波国际经贸园

第一个项目打响之后,熊续强开始爆发,1998年陆续开发了“世纪花园”、“外滩花园”、“日湖花园”,都成为宁波楼市的经典。

经过几年洗牌,宁波不断有大量的开发商倒下,也在宁波的市中心,留下了一栋栋的烂尾楼。

熊续强看到其中的机会,把别人不敢碰的烂尾楼,都接盘过来,进行改造。

烂尾多年的金丰广场,被熊续强盘活,成了如今的“外滩大厦”。


银亿外滩大厦

多个烂尾项目,经熊续强之手点石成金,成了宁波著名地标。“世纪广场”、“黄金水岸”、“华侨饭店”,莫不如此。

熊续强,也因改造烂尾而出名,得到了“烂尾楼改造专家”的称号。

2008年,银亿集团年销售额过百亿,成了宁波最大、最知名的房地产企业,没有之一。

那一年,全球爆发金融危机,中国房地产行业也迎来了短暂的拐点。

由于业务过于集中房地产行业,熊续强认为风险太大,想开始进行多元化经营。

在此之前,熊续强还有一件事要完成。那就是把银亿集团推上资本市场,然后借助资本的力量,来圆自己的银亿帝国之梦。

03

从2008年开始,受制于国家对房地产行业的调控,中国资本市场原则上不再接受房地产企业上市。

碧桂园、恒大、融创都借道香港上市,熊续强想完成杨国强和许家印都办不到事,有点天方夜谈。

熊续强进行了人生的第一次豪赌,他把目光投向了即将退市的*ST兰光,企图借壳上市。

2009年11月15日,银亿控股与ST兰光签订了《非公开发行股价购买资产协议》,这是惊险一跳。

ST兰光的大股东占用了上市公司4.62亿元,还有2.67亿元债务需要银亿控股协助支付,收购原大股东股票需要2亿元。

为了买上市公司的壳,熊续强至少需要花费6亿元.

更让人担忧的是,监管部门对房地产企业借壳上市,态度也极为暧昧。这意味着,熊续强面临着极大的政策不确定性,以及昂贵的时间成本。

很多借壳上市的企业,就倒在监管部门审批的路上。

熊续强毕竟不是一般人,硬是扛下了所有风险,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推进银亿控股的上市重组。

2011年6月,银亿控股借壳ST兰光获得证监会审批,熊续强在这次豪赌中大获全胜。

就在银亿控股上市成功这一年,中国实施了更为严厉的调控政策:央行3次加息,全国40多个城市限购,600多个城市控制房价。

熊续强是幸运的,在房地产行业最艰难的时刻,获得了一家上市公司融资平台。

04

房地产行业的黄金时期已经过去,银亿控股上市之后,熊续强并没有在房地产行业大举扩张。

上市企业融资的魅力太过诱惑,熊续强质押了上市公司的股票,开启了加杠杆多元化之路。

曾经的地产实业家,摇身一变,成了资本猎手。

他的第一个猎物,是同在宁波的上市企业康强电子,一家知名的半导体制造企业。


康强电子

2014年5月,熊续强以3.52亿元,从46人手中拿到了宁波普利赛思100%的股权,成为了康强电子的第一大股东,熊续强成为了康强电子的实控人。

但盯着康强电子的不止熊续强一人,宁波的最牛散户任奇峰和钱旭利早已潜伏其中。随后,“私募大佬”徐翔举牌康强电子,通过联合散户,与熊续强对抗。

这引发了一场宁波人在资本市场上的内斗,徐翔想让康强电子与永乐影视重组,熊续强投了弃权票。

2015年11月,徐翔被抓,康强电子重组计划失败,熊续强重获康强电子控股股东地位。


徐翔被抓现场

不得不承认熊续强是个大牛人,连在资本市场兴风作浪多年的徐翔,都能战胜。

拿下两家上市公司,熊续强自信满满,加快了收购的步伐。

2016年7月,熊续强又耗资8.4亿元,受让了上市央企河池化工29.59%的股份,成为了河池化工的实际控制人。

河池化工的主业是生产尿素,连续多年亏损,已经沦落为一家壳公司。


河池化工

银亿股价、康强电子、河池化工,三家上市公司,成为了熊续强的三驾马车。

熊续强马不停停蹄,让银亿集团,相继收购了美国的安全气囊发生器生产商ARC、全球知名的磁簧生产商艾礼富和比利时动力总成生产商邦奇。

这三个大手笔的跨境收购,耗费了熊续强100多亿的资金,借此收购,熊续强也开始跨界进入汽车行业。

不幸的是,熊续强收购的这些企业,并没有很强的盈利能力,没有造血功能。

银亿控股每年只保持50多亿的销售额,汽车行业也进入低迷,收购的三家汽车配件公司,承诺业绩也难以达标。

大量的收购资金支出,熊续强不得不将银亿股份、康强电子和河池化工的股份,疯狂质押。

银亿股份的前身——ST兰光,曾被大股东占用资金4.62亿元。曾几何时,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戏码,又被熊续强沿袭,真是天道好轮回。

熊续强准备将收购的汽车配件公司,注入上市公司银亿股份,并让银亿股份发行股份来收购,借此拉抬股价。进而继续抵押,放大杠杆,继续收购。

收购资产——注入上市公司——获得增发股份——拉抬股价——质押融资——继续收购,这个游戏还没有玩到两轮,就戛然而止了。

05

熊续强疯狂加杠杆的行为,与国家金融去杠杆的大方向背道而驰。没有造血能力的疯狂收购,再加之房地产主业不振,其模式本身无法持续。

2018年10月10日,《胡润百富榜》新鲜出炉,熊续强以295亿的身家,排名95位,成为了宁波首富。

熊续强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但此时的银亿集团已经危机重重,庞大的债务让熊续强四面楚歌。


熊续强

2018年12月24日的平安夜,熊续强过得并不平安。

市值300亿,号称有10亿现金的银亿控股,居然还不上3亿元的债务。

银亿控股的第一笔债务违约,拉开了银亿的债务大雷,成了其倒下的第一个多米诺骨牌。

银亿控股的股价持续暴跌,熊续强抵押的股票市值不断缩水。爆仓之后,熊续强的股份也被法院轮番冻结。

兵败如山倒,熊续强打造了24年的银亿帝国,瞬间崩塌!短短200多天的时间,回天无力的熊续强,让银亿集团申请破产清算。

昔日的中国500强企业,最终资不抵债,倒了。上市的银亿控股,连续两年亏损,戴上ST的帽子,面临着退市的风险。

如果早知今日结局,在十年之前,熊续强可能就不会踏上资本市场,安安静静地做一个地产界的美男子。

但历史不容假设,每一个想玩资本的人,都不会相信,终有一天会被资本玩死。

浙江女首富周晓光如此,宁波首富熊续强亦是如此。

作者简介:大江湖解局(IDZhiChangDJH),985高校硕士毕业,500强外企职员;一个专门扒富豪发家秘史、曝行业黑幕、挖股市内幕的公众号!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