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冯仑VS王石:我每天都在和自己的拖延症做斗争?

冯仑VS王石:我每天都在和自己的拖延症做斗争?

本文转自 公众号 冯仑风马牛 收录于 《共识》节目

我每天都在和自己的拖延症做斗争?
冯仑:我们没有拖延症吧,我不知道你,反正我不认为我有拖延症。
王石:我有一点儿。拖延症,当然有了。你刚才说,觉得我很自律,但往往是很多事拖延着不办,到最后不得不办才去办。
冯仑我可能还是从小受到的教育比较正面,每次都特别努力,无论是工作,还是工作以外的事,我都想超额地去办,去想办法。前一段时间过 60 岁生日嘛,难免往前倒,倒来倒去,我就想我到底有什么?过去有个说法,叫「碌碌无为,虚度光阴」,这八个字。我又检讨了一下。我发现我这 30 年每天都用闹钟。我想起来这件事以后,我觉得如果我要死,我墓志铭上写非常简单的一句话,叫做「我尽力了」。一想起这个闹钟,我觉得我肯定尽力了。这一辈子,死以前,可以这样说,这辈子不管我做得对还是不对,做得好还是不好,反正我尽力了。人一生很难用结果来评价到底怎么样,但是我觉得尽力很重要。
王石:说到这个「尽力了」,我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的。就是很多事情,因为情绪问题,因为为难,因为各种因素,实际上是和拖延一直在搏斗的。搏斗过程当中,就想继续拖延下去。举个非常简单的例子,我 60 岁去哈佛。通知我去了之后,兴奋当中又犹豫,就是因为一个理由,拖了一段时间,就想拖到下一学期。拖到第二学期,也就是 2011 年的春节前。开学是 1 月 12 号,但是春节要到了。我当时就告诉院方,我得过完生日再去,人家说,「你再不来就给你除名了」。没法推了,我就去了。你看,自律不自律和拖不拖,显然你这方面表现得比我好得多。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