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华澳信托案件-信托业务史上第一个因通道业务被判承担赔偿责任

华澳信托案件-信托业务史上第一个因通道业务被判承担赔偿责任

一、案件背景
陈某某系浙江联众建设有限公司(“联众公司”)和辽阳红美置业有限公司(“红美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3年初,陈某某因红美公司有融资需求,在王某等人的帮助下确定了以联众公司为融资主体的信托融资方案。其间,陈某某自行伪造联众公司承建杭州保障房项目的合同,指使林某某(联众公司挂名的法定代表人)伪造联众公司的虚假财务报告,授权王某成立并控制了上海寅浔投资管理中心((“寅浔中心”)等7家有限合伙企业。嗣后,陈某某、林某某等人与华澳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在2013年6月签订了《华澳·浙江联众贷款项目单一资金信托合同》以及相关《贷款合同》、《保证合同》,约定寅浔中心作为委托人,将资金交付受托人华澳信托,华澳信托再作为贷款人将资金贷款给借款人联众公司。

吴曼于2013年8月3日认购了该投资基金项目金额100万元。在涉案信托项目进行期间,华澳信托内部曾于2013年12月出具过《项目风险排查报告》,认为“未发现重大风险事项。”

2018年6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沪01刑初50号刑事判决,判决陈某某、林某某犯下诈骗罪,王某犯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随后吴曼将华澳信托诉至法院,要求赔偿人民币100万元。

二、各方主张
原告认为华澳信托应赔偿的理由是,华澳信托与寅浔中心签订《华澳·浙江联众贷款项目单一资金信托计划》,华澳信托作为受托人根据信托文件管理、运用、处分信托资金形成的信托项下全部资产。华澳在接受信托业务前,已经知道信托资金来源于社会大众的募款而非委托人自有资金,被告亦参与相关方案的策划且亦明确知道“杭州保障房项目”以《华澳信托浙江联众贷款项目单一资金信托计划》的名义向社会募集资金。

后原告于2017年6月向上海银监局举报,上海银监局在答复书中认为华澳信托在审查信托计划的资金来源方面存在问题,已对其采取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并停止其相关业务。

华澳信托认为作为事务管理型信托的受托人,并无义务对信托资金来源进行穿透性审查,被告已充分履行信托管理的义务,对于贷款资金的最终流向,被告无义务核查;原告的损失是因陈某某等人的集资诈骗行为所导致。原告产生损失系因其购买涉案有限合伙基金,且其资金打入寅浔中心,被告并不知情;原告轻信陈某某等人的非法宣传,被高额利率所诱惑而盲目投资,在购买涉案有限合伙基金的过程中疏于审查和核实寅浔中心提供的资料,自身存在重大过错,原告应自行承担由此产生的损失。

三、法院观点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主要争议焦点在于华澳信托应否对原告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对此,根据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认为从被告的过错来看,应当综合考量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在信托项目进行过程中,根据被告自行出具的《项目风险排查报告》,被告作为信托受托人,并没有发现、排除涉案信托项目的各种风险,反而出具报告认为“项目保障营收稳定……项目去化速度令人满意……项目风险可控,本次检查未发现重大风险事项”,由此可见被告对信托项目管理流于形式,存在信托失责的情况。

第二,根据中国银监会出具的《行政复议决定书》,被告在管理涉案信托计划时存在“对机构委托人未作充分调查,对其委托资金来源的调查流于形式,对该信托计划的委托资金来源未尽到合规审查义务,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等具体违规行为,这些违规行为是被告作为专业信托机构所不应当存在的行为,因此被告在进行涉案信托业务过程中存在一定过错。

第三,被告作为专业信托机构,即使本案的信托履行属于被动事务管理型信托,根据《信托法》规定,被告也应当审慎尽职地履行受托业务的法定责任,把控业务准入标准,完善项目尽职调查,同时认真做好事中事后管理,严格资金支付,严格贷(投)后管理,还应特别关注信托项目背景以及委托资金和项目用途合规性审查,不得向委托人转移信托计划合规风险管理责任,而被告在签订及履行涉案《信托合同》的过程中并没有尽到上述责任,故存在一定过错。
一审法院认定华澳信托应对原告涉案损失承担20%的补充赔偿责任。原被告均不服一审法院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1 comment so far

匿名Posted on12:55 下午 - 11月 25, 2020

该案判决明显不公正,缺乏法律依据。显然,信托公司成了欺诈骗钱的桥梁,违反社会公德和职业道德,如此操作,信托公司失去存在的必要。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