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科创板案例参考-中加特电气现场督导被质询境外关联法人银行流水

科创板案例参考-中加特电气现场督导被质询境外关联法人银行流水

保荐业务现场督导发现,保荐机构未调取部分关联法人的银行流水,其中多数关联法人为境外企业。请保荐机构、发行人律师、申报会计师调取上述关联法人的银行流水,核查关联交易和资金往来情况,对关联交易披露完整性、银行流水完整性以及是否通过关联交易调节发行人收入、利润或成本费用,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或其他利益安排发表明确意见。

  【核查过程】

就题述事项和问题,发行人律师进行了包括但不限于如下核查和验证工作:1. 核查邓克飞等关联方填写的调查问卷、声明承诺文件,了解除本次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中披露的关联交易外,发行人是否存在其他与关联方(含境外关联法人)的业务或资金往来情况;2. 根据《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规定的重大性原则和支持核查结论的需要, 基于一般注意义务偕同其他中介机构对发行人及其实际控制人、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 发行人主要关联方、 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关键岗位人员(如出纳)的银行账户资金流水进行了核查;为进一步确保银行账户信息的完整性,要求上述相关主体签署了《关于个人银行账户完整性的说明》;

  3. 核查邓克飞配偶 Zhao Yunxia、女儿 Deng Mei 出具的关于境外关联法人银行流水事项的《确认函》;

  4. 检索 2020 年 1-6 月疫情期间通过审核或上市的科创板上市企业案例,查询相关案例关于调取及核查境外关联法人银行流水记录的过程、标准或范围,以及可参考的替代程序;

  5. 核查对发行人相关客户、供应商、代理商的走访记录,及其出具的声明承诺文件, 了解该等主体是否存在与境外关联法人的业务或资金往来情况;

  6. 查阅邓克飞配偶 Zhao Yunxia、女儿 Deng Mei 委托加拿大律师调取的境外关联法人银行账户资金流水, 并对加拿大律师进行访谈;查阅 Zhao Yunxia、Deng Mei 以及境外代理报税机构提供的相关境外关联法人的财务报表。

  【核查内容】

  (一) 关于调取发行人境外关联法人的银行流水记录事项

  1. 关于境外关联法人银行资金流水的补充核查

  (1)发行人境外关联法人银行资金流水的调取

  根据本轮问询函要求,邓克飞配偶 Zhao Yunxia、女儿 Deng Mei 已出具授权文件,委托加拿大律师事务所 Wood Wind Law Corporation(商业注册编号:BC0878213;执业许可编号:017028)的律师 CHENG Heming 调取了 Zhao Yunxia、Deng Mei 控制的境外关联法人的银行资金流水。本所律师通过加拿大哥伦比亚省律师协会网站(https://www.lawsociety.bc.ca/)检索了上述加拿大律师在加拿大的注册和执业资质情况、对其进行了访谈。

根据上述,发行人的境外关联法人的银行资金流水记录的调取情况具体如下:(略)

由上表可知,截至本补充法律意见书出具之日,邓克飞的配偶 Zhao Yunxia、女儿 Deng Mei 控制的境外关联法人(邓克飞本人未直接控制境外法人) 共计 8家, 发行人律师调取了其中 4 家境外关联法人的银行资金流水,另有 4 家境外关联法人因未开户而无银行资金流水记录。

  对于邓克飞或其上述亲属未实施控制的其余 6 家境外关联法人, 本所律师未能调取其银行资金流水,主要系因该等主体非邓克飞或其上述亲属控制,银行资金流水属于商业秘密,从而调取其银行资金流水存在客观障碍。

  (2)发行人境外关联法人银行资金流水的核查

  ① 境外关联法人银行资金流水完整性的核查

  在 Zhao Yunxia 和 Deng Mei 控制的 8 家境外关联法人中,对于已开立银行账户的 4 家境外关联法人, 本所律师查阅了 Zhao Yunxia 和 Deng Mei 关于其控制的境外关联法人银行账户信息的《确认函》;核查了加拿大律师关于境外关联法人银行资金流水记录的邮件和所提供的相关资料,并对加拿大律师 CHENG Heming 进行了访谈; 查阅了境外代理报税机构提供的相关财务报表。基于上述核查程序,可以合理保证已开立账户境外关联法人银行资金流水的完整性。

在 Zhao Yunxia 和 Deng Mei 控制的 8 家境外关联法人中,对于未开立银行账户的 4 家境外关联法人, 本所律师查阅了 Zhao Yunxia 和 Deng Mei 关于其控制的境外关联法人银行账户信息的《确认函》,并向其询问、了解未开立银行账户的关联境外法人的实际经营情况; 查阅了境外代理报税机构提供的境外关联法人相关财务报表,并关注到上述主体的财务报表均不存在货币资金类科目。基于上述核查程序,可以合理确认未提供银行资金流水的境外关联法人系因其未开立银行账户。

  此外,对于邓克飞、 Zhao Yunxia 或 Deng Mei 仅担任董事、未实施控制的其余 6 家境外关联法人,本所律师查阅了发行人、发行人的实际控制人及其直系亲属、 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关键岗位人员、主要境内外关联法人以及 Zhao Yunxia 和 Deng Mei 控制的上述 4 家境外关联法人的银行流水,确认纳入核查范围的主体与上述 6 家境外关联法人不存在异常资金往来。

  综上,邓克飞配偶 Zhao Yunxia、女儿 Deng Mei 已提供其控制的境外关联法人的完整银行资金流水。

  ② 关于公司财务报表重大错报风险以及关联交易信息完整性的核查

根据上述调取的境外关联法人的银行流水,本所律师偕同其他中介机构进行了核查,主要实施方案如下:

项目内容核查范围报告期内,实际控制人邓克飞配偶Zhao Yunxia 和女儿Deng Mei控制的境外关联法人核查期间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大额标准单笔交易金额10万美元或加元以上核查过程1.取得上述境外关联法人报告期内全部的银行流水,关注提供银行流水是否连续,格式是否异常;2.逐笔核对前述已取得的全部境外法人账户中的大额流水,对于金额重大的资金往来,对Zh ao Yunxi a和Deng Mei进行访谈确认发生的原因;3.核查上述境外关联法人与发行人主体之间是否存在资金往来;4.核查上述境外关联法人是否与发行人客户、供应商、代理商及客户、供应商、代理商的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存在资金往来的情形。5.获取全部银行流水且完成核查后,取得Zh ao Yunxi a和Deng Mei关于账户完整性的说明以及大额资金交易背景等相关说明。

基于上述核查,报告期内,上述实际控制人邓克飞配偶 Zhao Yunxia 和女儿Deng Mei 控制的境外关联法人与发行人、发行人客户、供应商、代理商及客户、供应商、代理商的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之间不存在资金往来。

结合本所律师前述已采取的进一步核查程序, 除发行人原股东天信传动于2019 年 6 月向 TX 投资支付其受让中加特有限 100%股权的相关转让款(首次申报前已核查) 以外,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主要境内关联方、董事、监事、高管、关键岗位人员、相关客户、供应商和代理商均不存在与发行人境外关联法人的业务或资金往来情形。

  从而,基于重大性原则和必要的职业谨慎判断,上述境外关联法人的银行资金流水核查程序,能够合理保证发行人财务报表不存在重大错报风险,以及关联交易信息的完整性。

  2. 发行人首次申报前的银行流水核查情况

  (1)核查范围

发行人的境外关联法人主要系发行人实际控制人邓克飞的配偶 Zhao Yunxia、女儿 Deng Mei 等亲属控制的境外法人, 以及邓克飞或其亲属任职、非实施控制的境外法人, 具体情况如下:(略)

《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等科创板发行上市相关规则,对关联方银行流水的核查范围及程序等标准并未规定明确的规则。因此,在发行人首次申报前,关于关联方银行账户资金流水核查范围及程序缺乏明确依据,但本所律师偕同其他中介机构已基于审慎的职业判断核查了报告期内发行人实际控制人、发行人主要关联方(包括境外关联法人 TX 投资、 Skytrust Holding Inc.)、董事、监事、高管、关键岗位员工的银行账户资金流水。

  除核查上述主体的银行账户资金流水外, 本所律师还采取了进一步核查程序和手段,包括但不限于:(1) 访谈邓克飞并核查邓克飞等关联方填写的调查问卷、声明承诺文件,了解除本次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中披露的关联交易外,发行人是否存在其他与关联方(含境外关联法人)的业务或资金往来情况; 为确保发行人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银行账户信息的完整性, 中介机构要求上述相关主体签署了《关于个人银行账户完整性的说明》; (2) 走访发行人的相关客户、供应商和代理商,并核查其出具的声明承诺文件,了解该等主体是否存在与境外关联法人的业务或资金往来情况;(3)比对发行人与其主要客户、供应商、代理商的主要人员,核查是否存在重合情形、是否存在业务或资金往来情形等。

  通过上述银行资金流水核查及相关进一步核查程序,除发行人原股东天信传动于 2019 年 6 月向 TX 投资支付其受让中加特有限 100%股权的相关转让款以外,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主要境内关联方、董事、监事、高管、关键岗位人员、相关客户、供应商和代理商均不存在与发行人境外关联法人的业务或资金往来情形。

  (2)关于疫情期间境外法人银行流水核查的规定及案例

  根据中国证监会等部门《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全力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相关监管业务安排的通知》和中国证券业协会《关于疫情防控期间证券公司开展保荐承销业务有关事宜的通知》等文件的要求,“保荐承销机构应……科学调整发行人尽职调查的工作计划和安排,尽量将非现场尽职调查或核查工作安排在疫情防控期间进行,充分利用互联网及其通信工具的优势,做好相关材料的收集、

整理和书面记录工作,并对重要的文字、音频、影像等资料予以留存。保荐承销机构在疫情防控期间如必须开展现场访谈等工作,建议考虑以视频访谈等有效的非现场核查手段替代现场核查”。经检索于 2020 年 1-6 月疫情期间通过审核或上市的科创板企业案例,其中神州细胞(688520.SH)、莱伯泰科(688056.SH)、艾迪药业(688488.SH)、三生国健(688336.SH)、康希诺(688185.SH)、孚能科技(688567.SH)、天合光能(688599.SH)等企业存在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境外关联法人的情况。相关案例未公开披露其在疫情期间调取及核查境外关联法人银行流水记录的过程、标准或范围,以及可参考的替代程序。

  3. 在审核期间根据《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对银行账户资金流水的核查执行情况

2020 年 6 月,中国证监会修订并颁布了《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对银行账户资金流水的核查提出了相对明确的要求, 其中规定“保荐机构和申报会计师应当充分评估发行人所处经营环境、行业类型、业务流程、规范运作水平、主要财务数据水平及变动趋势、所处经营环境等因素,确定发行人相关资金流水核查的具体程序和异常标准,以合理保证发行人财务报表不存在重大错报风险。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管等相关人员应按照诚实信用原则,向中介机构提供完整的银行账户信息,配合中介机构核查资金流水。 中介机构应勤勉尽责,采用可靠手段获取核查资料,在确定核查范围、实施核查程序方面保持应有的职业谨慎。在符合银行账户查询相关法律法规的前提下,资金流水核查范围除发行人银行账户资金流水以外,结合发行人实际情况,还可能包括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行人主要关联方、董事、监事、高管、关键岗位人员等开立或控制的银行账户资金流水,以及与上述银行账户发生异常往来的发行人关联方及员工开立或控制的银行账户资金流水”。根据《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2020 年 6 月修订) 关于银行账户资金流水的核查要求和标准, 发行人律师并非《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2020 年 6 月修订) 所指定和要求的关于银行账户资金流水核查的专业机构。 本所律师基于一般注意义务偕同其他中介机构对发行人及其实际控制人、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发行人主要关联方、 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关键岗位人员(如出纳)的银行账户资金流水进行了核查。 基于在上述银行账户资金流水的核查中获得的证据来看, 相关账户与发行人的境外关联法人不存在明显异常的资金往来。

  对照《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关于关联法人银行资金流水的核查要求和标准, 中介机构认为通过前述银行资金流水核查及相关进一步核查程序, 发行人、其主要关联方不存在《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规定的应予以重点关注的,或应扩大资金流水核查范围的重大异常、缺陷情形(包括公司不存在采购总额中进口占比较高或者销售总额中出口占比较高的情形) 。除发行人原股东天信传动于2019 年 6 月向 TX 投资支付其受让中加特有限 100%股权的相关转让款之外, 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主要境内关联方、董事、监事、高管、关键岗位人员、相关客户、供应商和代理商均不存在与境外关联法人的业务或异常资金往来情况。

  从而,基于重大性原则和必要的职业谨慎判断,上述采取的替代性核查程序,能够合理保证发行人财务报表不存在重大错报风险,以及关联交易信息的完整性。

  (二) 核查关联交易和资金往来情况,对关联交易披露完整性、银行流水完整性以及是否通过关联交易调节发行人收入、利润或成本费用,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或其他利益安排发表明确意见

  根据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关键岗位人员、发行人实际控制人的配偶及女儿控制的境外关联法人的上述银行账户资金流水,并经核查邓克飞及其配偶、女儿出具的《确认函》以及走访发行人的相关客户、供应商和代理商,基于重大性原则判断,发行人已提供的上述银行账户资金流水,能够与发行人已披露的关联交易情况相符合,不存在重大不一致或疑似存在代垫成本费用、资金体外循环等利益输送或其他安排的情况。发行人关联交易信息披露完整,不存在通过关联交易调节发行人收入、利润或成本费用,不存在利益输送或其他利益安排。

  因此,发行人符合《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第十二条规定的发行人“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间不存在……严重影响独立性或者显失公平的关联交易”的发行条件。

(三) 核查说明序号现场督导后新增的主要核查范围和内容主要新增资料新增核查工作的影响(略)

  【核查意见】

  基于本所律师获取的上述证据,本所律师认为:

  1. 关于境外关联法人的银行流水记录核查充分,发行人不存在通过境外关联法人与发行人客户、供应商、代理商及其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进行资金往来、体外资金循环等情形。

  2. 发行人关联交易信息披露完整,不存在通过关联交易调节发行人收入、利润或成本费用,不存在利益输送或其他利益安排。

3. 发行人符合《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第十二条规定的发行人“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间不存在……严重影响独立性或者显失公平的关联交易”的发行条件。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