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英国最高法院判例:关于“仲裁员对重复指定的披露义务”

英国最高法院判例:关于“仲裁员对重复指定的披露义务”

本文来源及全文链接:郑睿 郑老师的英国法课堂

2020年11月27日,在经过一年多的深思熟虑之后,英国最高法院下达了国际仲裁界翘首盼望多时的Halliburton v Chubb案的判决书([2020] UKSC 48),对仲裁员的公正行事义务涉及的新问题作出了详尽的分析。该案涉及两个主要争议焦点:第一,仲裁员是否以及在何种程度上可以接受同一当事人就同一或重叠的标的作出的多次指定(appointments in multiple references),而不会有损其公正行事的义务;第二,仲裁员是否以及在何种程度上可以接受此种多次指定而不履行披露义务(disclosure)。

考虑到案件涉及国际领域具有一般重要性的法律问题,在最高法院开庭时和开庭后,ICC,LCIA,LMAA,CIArb和GAFTA等国际知名的仲裁机构或组织作为诉讼加入人(intervener)均提交了各自的口头或书面意见,可见该案受关注程度之高。

该案背景可简述如下:2010年,美国墨西哥湾发生的“深水地平线”钻井平台爆炸事故涉及的各方当事人中,Transocean是钻井平台的所有权人(出租人),BP是承租人,Halliburton是为钻井平台提供固井和运行监测的公司,Chubb同时是Transocean和Halliburton的责任承保人。事故发生后,Halliburton、Transocean以和BP三方达成了责任分摊和解协议。Halliburton和Transocean随即根据责任保单分别向Chubb索赔,Chubb均拒赔,理由是他们达成的和解协议不合理。于是,Halliburton根据保单中的仲裁条款提起仲裁。Halliburton和Chubb各自选择了仲裁员,但是无法对第三位仲裁员即仲裁庭的主席的选择达成一致意见。因此,英国高等法院在听取双方意见后,指定了Mr Rokison为仲裁庭主席(下文简称仲裁程序1)。紧接着,在Halliburton不知情的情况下,Mr Rokison接受了另外两个源于“深水地平线”事故的仲裁指定。第一个指定由Chubb作出,涉及到Transocean对Chubb的索赔(下文简称仲裁程序2)。第二个指定由Transocean作出,涉及到Transocean对另外的保险人的索赔(下文简称仲裁程序3)。在仲裁程序2和3中,Transocean均在初步争点上败诉,因为仲裁庭认为,争议金额均未超过Transocean在责任保单下的自留额,所以Transocean无权向责任保险人请求赔偿。这两个仲裁均未涉及Transocean订立的三方和解协议的合理性问题。

在发现Mr Rokison的另外两次指定后(尤其是仲裁程序2的指定),Halliburton向英国高等法院主张根据《1996年仲裁法》第24条将Mr Rokison撤换。第24条第1款a项规定,当存在当事人对该仲裁员的公正性产生具有正当理由的怀疑的事由时,该当事人可申请法院撤换仲裁员。高等法院未支持Halliburton的申请。Halliburton的上诉被上诉法院驳回。上诉法院认为,尽管Mr Rokison应当向Halliburton披露他在另外的相关仲裁程序中被指定的情况,但是客观地看,Mr Rokison并没有对Halliburton产生偏见的真实可能性(real possibility)。Halliburton最终将案件上诉至英国最高法院。

英国最高法院五人合议庭一致意见驳回了上诉。最高法院判决论述了以下六个问题:第一,仲裁员公正行事义务的一般要求;第二,仲裁员是否有披露特定事项的法律义务;第三,仲裁员遵守仲裁的私密性和保密性的义务在多大程度上限制了他履行披露义务;第四,仲裁员未履行披露义务是否意味着他未公正行事;第五,披露义务履行的时间;第六,认定仲裁员存在偏见的真实可能性的时间。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