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华泽钴镍二审改判!投行对财务造假所承担责任飙升到100%!

华泽钴镍二审改判!投行对财务造假所承担责任飙升到100%!

来源:投行那些事儿

2021年6月,裁判文书网突然重磅公布一份判决书!是关于某上市公司财务造假案!

在判决中,投行所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比例从一审的40%直接提升至100%!

也就是说,因上市公司造假遭受损失的股民,可以直接找投行要求全额赔偿,投行不得拒绝!

上诉人(原审原告):周琴,女,1988年1月3日出生,汉族,住江苏省如东县。
上诉人(原审被告):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红岭中路1012号国信证券大厦十六层至二十六层。
上诉人(原审被告):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西四环中路16号院2号楼4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成都华泽钴镍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成都市成都海峡两岸科技开发园科技创新中心。

上诉的受害股民周琴怒称:

一审判决国信证券仅对投资者的损失承担40%的赔偿责任错误。根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证监会)作出的〔2018〕8号《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成都华泽钴镍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王涛、王应虎等18名责任人员)》(以下简称《华泽处罚决定书》),华泽钴镍虚假陈述所涉危害最严重的违法行为即实际控制人通过大量无效的复印票据侵占上市公司13亿元资金。国信证券作为保荐人,只要尽责复核票据原件,就能够发现问题。国信证券对票据原件审查的责任和义务不属于其能力或者专业技术问题,而属于态度和意愿问题。一审判决认定国信证券主要过错在于“疏忽大意”、在共同侵权中是“基于过失”,均与事实不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七条之规定,证券承销商、证券上市推荐人对虚假陈述给投资人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但有证据证明无过错的,应予免责;中介服务机构与上市公司构成共同侵权的,对投资者的损失承担连带责任。因此,国信证券等共同侵权人均应对投资者承担100%的连带赔偿责任!

针对周琴的上诉,国信证券辩称:

一审判决对国信证券40%责任比例的划分,是基于国信证券没有强有力的手段对华泽钴镍及其实际控制人的行为加以控制,系基于过失,所以,一审法院进行分责的做法正确。但是,一审判决确定分责比例的事实依据不尽充分,法律适用错误,导致对国信证券分责比例过高。本案是基于相应行政处罚产生的,而信息披露违法的行政和民事责任完全不同。在一审法院已确认案涉虚假陈述的主要责任人是上市公司和实际控制人的情况下,判决国信证券和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承担的赔偿比例已经过高。如果进行分责,也应当追加可能承担连带责任的各方主体,以事实为依据,依法判决确定各方主体应承担责任的比例。因此,周琴要求国信证券应对华泽钴镍向周琴的赔偿义务承担连带责任,意图进一步扩大国信证券的责任比例的主张,显然更不能成立,请求依法驳回周琴的上诉请求。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各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及理由,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

一、案涉虚假陈述的实施日、揭露日、基准日、基准价如何确定;

二、周琴是否因虚假陈述产生损失,如果有损失,造成损失的原因是否存在系统风险或非系统风险的因素以及应当如何扣除;

三、国信证券、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对周琴因虚假陈述造成的损失是否承担责任及应当承担责任的范围如何确定;四、本案一审法院未中止审理是否程序违法。

一、关于案涉虚假陈述的实施日、揭露日、基准日、基准价如何确定的问题

(一)实施日

一审法院确认2014年1月10日为案涉虚假陈述的实施日。国信证券、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上诉主张案涉虚假陈述的实施日应为华泽钴镍首次实施虚假陈述行为,即发布《2013年年度报告》时的2014年4月25日。对此,本院认为,根据《华泽处罚决定书》记载,华泽钴镍的关联交易行为最早可追溯到2013年9月,也即意味着华泽钴镍最早在2013年9月就实施了虚假陈述行为。华泽钴镍的名称是在2013年10月9日才正式经工商管理机关登记启用,从2013年9月至2014年1月10日华泽钴镍股票恢复上市之前的这段时间之内,正是聚友网络变更为华泽钴镍的期间,也是华泽钴镍实施重大资产重组的期间。因此,依照《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第四条关于“上市公司实施重大资产重组,有关各方必须及时、公平地披露或者提供信息,保证所披露或者提供信息的真实、准确、完整,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之规定,华泽钴镍在恢复上市前的实施重大资产重组期间的信息披露义务依然存在。依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二条第一款关于“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当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地披露信息,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以及第五条关于“信息披露文件主要包括招股说明书、募集说明书、上市公告书、定期报告和临时报告等”之规定,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义务需要保证真实性与及时性。从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方式来看,有定期性的披露方式,如定期发布的年报、半年报、季报等,也有临时性的披露方式,如公司的重大投资行为和重大的购置财产的决定、对外提供重大担保等情形。并且,依照《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六条第二款关于“信息披露义务人在公司网站及其他媒体发布信息的时间不得先于指定媒体,不得以新闻发布或者答记者问等任何形式代替应当履行的报告、公告义务,不得以定期报告形式代替应当履行的临时报告义务”之规定,华泽钴镍不能以发布《2013年年度报告》的方式替代其发生关联交易行为之时需要履行的披露义务。

国信证券、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关于案涉虚假陈述的实施日应为华泽钴镍发布《2013年年度报告》时的2014年4月25日的上诉主张,忽略了对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义务及时性以及定期性披露义务无法替代临时性披露义务的基本要求,故对其该项上诉主张,依法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将华泽钴镍股票恢复上市的2014年1月10日确立为实施日,是因为在华泽钴镍股票恢复上市之日,该股票重新进入市场流通,其之前的关联交易侵权行为与投资人权益受损之间正式形成了因果关系,该认定有相应的事实和法律依据,且符合本案实际情况,依法应予以维持。

(二)揭露日

国信证券、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上诉主张案涉虚假陈述的揭露日应为2015年11月24日。对此,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二十条第二款规定:“虚假陈述揭露日,是指虚假陈述在全国范围发行或者播放的报刊、电台、电视台等媒体上,首次被公开揭露之日。”《最高人民法院

(三)基准日和基准价

基于已确定2015年11月24日为案涉虚假陈述的揭露日,在2015年11月24日后至华泽钴镍股票换手率达100%时,该等虚假陈述信息的揭示也理应得到市场的消化,也即案涉虚假陈述对华泽钴镍股票的影响也应截至于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三十三条规定:“投资差额损失计算的基准日,是指虚假陈述揭露或者更正后,为将投资人应获赔偿限定在虚假陈述所造成的损失范围内,确定损失计算的合理期间而规定的截止日期。基准日分别按下列情况确定:(一)揭露日或者更正日起,至被虚假陈述影响的证券累计成交量达到其可流通部分100%之日。但通过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的证券成交量不予计算……”本案中,根据华泽钴镍《2015年年度报告》的记载,揭露日2015年11月24日当日华泽钴镍股票可流通股股数为258207481股。经计算,自揭露日2015年11月24日至2015年11月30日,华泽钴镍股票的累计成交量达291716276股,达到其可流通股股数的100%。因此,本案虚假陈述基准日应认定为2015年11月30日。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三十二条规定,基准价应为虚假陈述揭露日或者更正日起至基准日期间,每个交易日收盘价的平均价格。经计算,本案虚假陈述揭露日2015年11月24日至基准日2015年11月30日期间,华泽钴镍股票每个交易日收盘价的平均价格为19.87元。因此,本案虚假陈述基准价应确定为19.87元。

其次,关于本案是否存在系统风险,是否予以扣除的问题。国信证券、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上诉主张案涉虚假陈述实施日至揭露日,基准日期间证券市场存在系统风险,一审判决未依法扣除周琴因系统风险和非系统风险造成的损失,适用法律错误。本院认为,系统风险是指国家宏观经济政策变化、汇率波动等对证据市场产生普遍影响的市场风险,属企业实体之外的因素,对该风险个别企业实体无法控制。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2015年11月23日,华泽钴镍股价收于19.3元/股,2015年11月24日,华泽钴镍股价跌幅7.51%,最低跌至17.37元/股,收于17.85元/股,而同日,深证综指涨幅1.39%,深证成指涨幅0.86%。该事实表明,华泽钴镍股价在揭露日之后的表现与大盘走势完全背离,而在揭露日之后的2015年11月25日-29日期间,华泽钴镍股价连续上涨。因此,从华泽钴镍的个股走势上看,不足以说明大盘或整个行业存在何种不确定的负面因素,不足以说明存在系统风险和行业风险。故国信证券、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该项主张依据并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认定本案无需考虑系统风险扣除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三、国信证券、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对周琴因虚假陈述造成的损失是否承担责任及应当承担责任的范围如何确定的问题

周琴上诉主张,国信证券等共同侵权人均应对投资者承担100%的连带赔偿责任,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亦应对该虚假陈述行为给投资者造成的损失承担全部连带赔偿责任。国信证券则上诉认为,一审法院区分赔偿责任正确,但其分责比例过高。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上诉主张其在本案中不应承担任何赔偿责任。

首先,中国证监会于2018年6月19日、12月29日分别作出《国信处罚决定书》《瑞华处罚决定书》对国信证券、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予以行政处罚。《国信处罚决定书》载明《华泽钴镍股票恢复上市保荐书》存在虚假记载、重大遗漏,2013年度和2014年度持续督导工作报告书虚假记载,国信证券在核查上市公司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和应收票据,以及利用审计专业意见等方面未勤勉尽责。《瑞华处罚决定书》载明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在对华泽钴镍2013年度、2014年度财务报表审计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出具了存在虚假记载的审计报告,未能实施有效程序对公司舞弊风险进行识别,未对应收票据余额在审计基准日前后激增又剧减的重大异常情况保持必要的职业怀疑,未能及时识别财务报告的重大错报风险,未对询证函回函的异常情况保持应有的关注,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实施的审计程序不足以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其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三条规定:“证券承销商、证券上市推荐人对虚假陈述给投资人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但有证据证明无过错的应予免责”、第二十七条规定:“证券承销商、证券上市推荐人或者专业中介服务机构,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发行人或者上市公司虚假陈述,而不予纠正或者不出具保留意见的,构成共同侵权,对投资人的损失承担连带责任。”判断证券承销商、证券上市推荐人、专业中介服务机构是否应对上市公司虚假陈述行为给投资者造成的全部损失承担连带责任,关键是该机构对上市公司虚假陈述行为是否“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如果系“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则构成共同侵权,需承担连带责任。此为法定责任,不因任何情形而发生改变。而证券上市公司保荐人、审计机构作为专业机构在按照执业准则、规则,依法勤勉尽责履行职责后,应当知道上市公司或被审计单位存在会计报表等重要事项有不实内容等情形,不予指明仍出具不实报告的,即应当认定审计机构对被审计单位的侵权行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

本案中,从中国证监会对国信证券、瑞华会计师事务所作出的处罚决定书所列多项事实看,国信证券作为保荐人,在案涉虚假陈述行为中主要过错在于保荐华泽钴镍恢复上市过程及持续督导过程中未勤勉尽责;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在对华泽钴镍2013年度、2014年度财务报表审计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出具了存在虚假记载的审计报告,未尽到最基本的注意义务,最终导致诸如涉及大量无效的复印票据侵占上市公司13亿元资金等异常情况导致华泽钴镍公司伪造大量财务资料事项均未予发现。作为专业的上市公司保荐人和审计机构,如果按照执业规则勤勉尽责,尽到必要的注意义务,华泽钴镍虚假陈述行为即应当被发现,其过错并非一般疏失,而当属重大过错,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情形,构成共同侵权,需承担连带责任。因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国信证券、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应当就华泽钴镍的共同侵权行为向投资者承担100%的连带赔偿责任。

因此,国信证券、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应当就华泽钴镍对周琴因案涉虚假陈述行为产生的损失应承担的赔偿责任承担100%的连带责任。一审判决判令国信证券、瑞华会计师事务分别对华泽钴镍因虚假陈述行为给投资者造成的损失承担40%、60%的连带责任,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二审法院依法予以纠正。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