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合肥,这个伪装成政府的投行,让人敬佩得害怕

合肥,这个伪装成政府的投行,让人敬佩得害怕

内容转自:公众号 王牌智库

中国最大的“赌城”在哪儿?
有人说,不是澳门,而是合肥。
这个段子从六月开始爆火,一直流传到现在,已经成了合肥的一块招牌。
这个“赌”字,当然和拉斯维加斯的“赌”不一样,说的是风险投资。
原来合肥这些年里投资了相当多企业,而且每一次都押注成功。
2007年下注京东方,现在的京东方是中国最牛的屏幕供应商,搞出了王思聪都买不到的折叠屏手机华为MateX;
2011年下注长鑫半导体,那个年代普通人只知道“半导体”是做收音机的,不知道还能做芯片,直到前年贸易战打响,芯片成了最大风口,合肥又赌赢了;
2019年,合肥又半哄半骗地把蔚来给骗来了。当然,蔚来现在还不算成功,但是江淮、大众、国轩、蔚来已经抱团式扎根合肥,安徽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占到了全国12%……
20年后,合肥成了世界最大平板显示基地、186家集成电路企业的存储产业基地、科大讯飞领衔的“中国声谷”。
合肥的排名飞升了61位,是中国进步最快的省会。甚至,财经领域权威杂志《经济学人》在2012年发文,认定合肥是全球人均经济增长最快的城市。
01

2005年4月,一个李达康式的人物来到了合肥。
他叫孙金龙,一个后来影响了合肥很多年的名字。但在来安徽之前,他一直在共青团中央工作。就职合肥市委书记的时候,他才43岁,在官场算是很年轻的。
他刚刚上任两个月,就面临了一个大麻烦——违章建筑。
一年时间内,全合肥拆掉了1200万平米违建。
孙金龙的铁腕,在另一件事上格外能体现出来。当时合肥规模最大的房地产中介公司涉嫌诈骗破产,波及金额4000万元。事发以后,孙金龙一抓涉事老板,即便他是市人大代表,有人不敢碰;二抓违法上访,有的妇女在省政府大门撒泼晕倒了,孙金龙说,有病先送医院,等好了再抓起来。
为什么上任先搞违建?就是因为要立威。
02
第一批招商小分队出征还不到半年,孙金龙就马不停蹄地派出了第二批。在出征大会上,他另外宣布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聘请110名企业家作为“招商顾问”,鼓励他们呼朋引伴来合肥落户。这是个妙招,企业家之前的人情关系,上下游产业链之间的利益关系,往往比政府单方面拉拢更靠谱。
图片

但是第二件事,就有些争议了。
对突出贡献的企业家,发放合肥“绿卡”,享受税收、户口、医疗、教育等等各方面的优待。
在社会矛盾比较尖锐的今天看来,“绿卡”制度可能有点刺眼。
第一批合肥“绿卡”的获得者有22人,包括日立建机(中国)有限公司总经理平田东一。他在合肥后来的招商会上经常发言,拉拢了30多家“日立系”企业带到了合肥。2008年北京奥运,平田东一还做了合肥站的火炬手。
客观来说,合肥户口、医疗、教育等等优待,比起北上广并不算值钱。一张绿卡对于外商来说,算不上什么香饽饽,但是意味着合肥的态度——只要你来投资,制度上的麻烦事都不是事。
用孙金龙的话说:
“只要你有项目,有策划,来合肥投资,我们给你免去37项行政事业性手续费用,给你提供最完善的条件,又快又好地协助你搞企业。

你的员工新来陌生的城市没地方住,我们帮你给他们找房子;新厂房没水电,我们的水电局肯定立刻赶去帮你安装。

我们的组委会绝对不是虚有其表,我们会认真执行,进行实质的工作,绝对不会和你做表面工作,喝个酒,开个会,一年后,荒田还是一片荒凉。”

2006年,合肥市长带队亲自赶往珠海,招来了格力电器年产600万台空调的项目。
2007年,长虹、美的、欧力等等企业也先后在合肥投产。
到2008年,合肥已经隐隐成为家电王者了:洗衣机产量695万台,居全国第2位;空调产量658万台,居第3位;电冰箱产量1130.5万台,稳居全国第1位;。
03
京东方是个神仙公司,一心一意搞液晶面板,差点把自己搭进去。05、06这两年,京东方累计亏损三十个亿,2008年再混不好,就要从上交所摘牌了。
那时候京东方老板王东升愁得头皮发麻,差点就要卖掉第五代生产线了。

图片

因为前期投入熬出头,京东方成了中国大陆唯一一个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液晶厂商,不少城市闻腥而来,想要把京东方收入囊中。
而且,一个比一个有钱,都是百亿级别的投资。
武汉承诺出资65亿元购买京东方定向增发股份,并另筹资30亿元代建生产厂房,厂房可租可转投资;深圳承诺出资12亿美元购买京东方定向增发股份,并另筹30亿元代建生产厂房;成都也提出出资90亿元争取京东方前往建设六代线。
而合肥,连条像样的铁路都没有。
肥经开区副主任拜访过京东方之后,迅速把情报上传。2008年,孙金龙亲自带队考察京东方。
考察回来之后,孙金龙把市委、人大、政府、政协,各区县、开发区及市直部门主要负责人全都叫过来开会。那场市委常委扩大会议,洋洋洒洒坐了百余人,主题只有一个:如何搞定京东方。
合肥一年的财政收入只有三百多亿,如果要硬吃下这个总投资175亿的大项目,全市都得做好发不了工资的准备。
最后会议决定,全市老小齐上阵,砸锅卖铁都要把京东方招过来。
如果城市也有青春,那一年就是合肥的成人礼。
合肥正在兴建的地铁项目,停了,留钱用来支持京东方。
为了帮京东方融资,合肥还成立了国有控股的投资集团,开始了波澜壮阔的资本运作。
京东方的六代线计划非常耗电,需要相当于北京市1%的电力供应。合肥6个月建好了一座110千伏变电站,专门供京东方使用。
最终,京东方选择了合肥。
京东方老板王东升说,走遍全国这么多城市,还是觉得合肥实在,上上下下都在为我们考虑。
现在大家都觉得合肥是个“赌城”,也是受了这些媒体的影响:你看你看,合肥当年多悬啊,幸好赌对了。
让我们回顾一下,合肥为啥要引进京东方?
因为合肥的产业链需要它。合肥要做家电制造中心,而液晶屏幕就是最后一块拼图。
工业这东西,越是集聚,成本越低。当你不出合肥就能找齐一台家电所有零件的时候,当其他城市找不到的液晶屏幕都得上合肥来求,合肥就把上下游牢牢攥在手里了。
合肥有年产几百万台彩电的家电工业园,都在嗷嗷待哺等着用液晶屏。只要京东方一来,大家就能开动印钞机。
事实上,引进京东方之后的第三年,合肥终于干掉了老对手青岛和顺德,登顶中国家电之王。
京东方后续带动了合肥超过千亿的投资,引进了上千家相关产业,解决了三万个就业岗位。
这上千家企业里,有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公司。
2008年,一个73岁的美国老头听说合肥建立了第一条京东方生产线,主动找上门来,要带他的技术来合肥投资。
他不是骗子,是2000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阿兰·黑格,得奖项目是“发现了导电的塑料和研发具有传导性能的聚合体”,可以用来开发“聚合物发光单色显示屏”。
京东方一战,是合肥走上投行之路的成人礼。
合肥之后的种种投资,其实都贯彻了狩猎京东方时的技巧:挨着上下游产业链挖,直到全产业链打通;市场需要什么企业,政府就去谈什么企业。
有了京东方,就有了“沙子——玻璃基板——显示屏——整机”的产业链;
有了科大讯飞,就可以孵化人工智能、语音识别的高科技企业,有了“中国声谷”产业园;
有了长鑫半导体,就可以进军集成电路领域,做智能机器人;
一步一步走,合肥现在的产业主力军已经成了“芯屏器合”——显示屏、半导体、装备制造和机器人。
你敢信吗,距离他登顶国内家电霸主,才过去了仅仅十年。
也许合肥自己都想起来都好笑:“原来当初我找京东方,只是为了造电视啊。”
合肥的招商干部都很拼命,而且对产业了若指掌。

翻开今年的合肥市《重点产业招商指南》,新型显示、集成电路、软件、语音及人工智能等18个合肥市未来重点发展的产业都被梳理成篇,每一个产业的产业发展趋势、产业政策、产业链情况、重点目标企业、招商对接平台都被清晰地以文字、表格、图表的方式呈现,招哪些商、到哪些地方招商、以哪些企业为重点、通过什么方式招商一目了然。
这是方向引领方面的专业化。

这个指南的编写者不是专业机构,而是合肥市投资促进局的一批年轻人。“每个人负责一个产业,整个下来,你就对这个产业有了全面的认知。”负责大健康产业编写的合肥市投资促进局综合处的余飞说。
因为对产业链太熟悉,他们都成了人精,一双肉眼能看出企业家底,谈一次就知道值不值得投,不浪费任何一点时间。
合肥的专业招商人员能专业到何种程度?余飞给记者举了个例子,有一位招商人员到一个企业考察,看了厂房和设备以后说,项目的投资额是3800万元,企业负责人听到后很震惊,因为项目的实际投资额是3700多万。
“上午飞上海,下午飞深圳,晚上回合肥。”这是对目标企业精准定位和研判的结果,每一次出去,都是精心准备下的出征。
“一个项目我们只要谈一次,就知道这个项目有没有希望,这个企业有没有可能落地。”
“我们的招商人员一年中有200多天都在外面跑项目,曾经有人为了谈一个项目,差点赶不回来过年。”余飞告诉记者。

但是应了那句话——“最怕的就是,有人明明比你优秀,还比你更努力”。
合肥,这个伪装成政府的投行,让人敬佩得害怕。
合肥的成功,是体制的成功。
整个政府从上到下都投行化,一个基层招商员都具备全产业链知识,这时候合肥的战斗力和其他二线城市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就像热刀子切黄油一样轻松。
这是属于中国人的经验,合肥只是一个缩影。
没有谁的钱是大风刮来的,是天上掉下来的。世界上的优质产业就这么多,金饭碗就这么几个,不靠争,别人是不会给我们的。
天道酬勤,自强不息。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