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南怀瑾老师:我的袁老师像发疯似的用功,最后时刻终于开悟

南怀瑾老师:我的袁老师像发疯似的用功,最后时刻终于开悟

讲到参禅参到发疯一样,使我想起我学禅的老师袁焕仙先生,著有《维摩精舍丛书》,为现代禅宗语录。袁老师先是学净修密,后来在四川成都四方堂参禅。四方堂的住持禅源老和尚是净土宗的祖师,而袁老师政绩彪异,学佛亦有成就。老和尚非常慈悲,允借四方堂大殿,让他独自用功四十九天。他参一个公案:“德山托钵不说话”,典故如下:“大中初,德山一日托钵下堂。见雪峰问:者老汉,钟未鸣,鼓未响,托钵向甚处去?德山便回方丈。”

这一个无头公案。非常难懂。可是袁老师对越难的越想啃,他把公案当作话头,一天到晚静坐在大殿上,嘴里就念着:“德山托钵不说话,为什么不说话?”就像发疯一样,整天就这么念。

在这里要先申明一句,年轻人不要乱学。学得不好,送到精神病院去,我可不负责。因为各人路子不同,根性不同,我本人就不走这个路子,只是提出这个例子,说明参话头要“真参”,给大家参考而已。

袁老师参了三十几天,还没有什么消息,坐不住了,就站起来在大殿里跑,手指着释迦牟尼佛像问他说:“你说,德山托钵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为什么?”有时候就打自己的头,有时候又跳又叫地念,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呢?你说,为什么?庙里的和尚看到这样情形,大家都慌了,就跑去跟老和尚说:“袁居士在大殿里参禅,好像快发疯了。”老和尚一想,袁居士的学生很多都是达官贵人,如果真的发疯了,那还了得。他马上禁止庙里任何一个人去看,他晓得,只要别人一看一打扰,可能真的会发疯,让他一个人搞去,反而不会出问题。

后来袁老师告诉我说,在那一段时间,他要睡觉抖被子的时候,一抖,一个太阳滚出来,再一抖,又滚出一个月亮。现在大家一听,总认为这个境界不错吧!能够放光,以为得“道”了。而袁老师却破口大骂,去你的,是什么魔障?这个时候还想来骗我!他一气就不睡觉了。后来甚至于参到吐血,念一句:德山托钵为什么不说话?就吐一口血,他也不考虑那么多,充其量以身殉道罢了。可是话说回来,他已达七十多岁高龄,一生学佛几十年,也打坐几十年,这一次以四十九天为限,可是已经参了四十五天,连一个影子都没有,他当然也焦急啊!

大陆上庙子的规矩,韦陀菩萨的像都是面向里头,对着大殿上的释迦摩尼佛,为什么这样安排呢?据说韦驮菩萨是佛教的大护法,对出家人管得很严,一看有人不规矩,他脾气一来,就用鞭子把他打死了。后来打死的人太多,释迦摩尼佛动了慈悲之心,就对他说:“老韦,你这样搞是不行的呀!动不动就打死人,怎么可以。”韦陀说:“我看不惯嘛!”佛说:“那你以后不要看他们,看我好了。”这就叫做“不看僧面看佛面”。从此以后韦陀就跟佛像面对面了。

那一天,袁老师就点了一支香,先向韦陀菩萨磕了一个头,站起来就很生气地指着他说:“老韦!老韦!我告诉你,凭我袁某人一生所作所为,也不想升天,也不想成佛,只想明白有没有这回事,现在只剩四天了,如果没有这一回事,我出去以后,一定要写一本反对佛教的书,教大家不要再上当。如果佛法有灵,你要变一点名堂给我看。”他当时虽然表面上很凶,而内心则非常诚恳。你说怪不怪,当天晚上就应验了。

天黑了,他把门窗都关好,大门也用粗木闩闩上,他就坐在佛前,嘴里还是念着:“德山托钵为什么不说话?”念着念着,可能是入定了,正在身心俱忘的时候,来了一阵大风,把大门的门闩吹断了。只听咔嚓一声,两扇门像打雷一样被打开了。袁老师受这一惊,开悟了,就哈哈大笑着说:“呵!原来如此!”

上面所说的是参禅的道理,其实,按照心理学来讲,无论是参禅、念佛、观想、守窍、祷告,不管你用哪一种方法,目的都是使纷乱的思想能够集中于一点,集中久了,在不知不觉中连这一点也空掉,空掉的一刹那,是“悟”的关键。这是什么道理呢?我举两个例子说明:

有一位师父,说他的小徒弟开悟了,大师伯不信。有一天,师伯师侄俩正在郊外走,经过一个池塘边,师伯就把师侄猛一下推到池塘里去,等师侄刚冒出头来时,就指着他说:“快说!快说!”师侄从容不迫地回答说:“伸足就在缩足里。”这下大师伯回去很高兴地对他师弟说:“师弟,你的学生真的是开悟了。”

归宗智常禅师带领很多人禅修,一天夜里,有一个叫智通的和尚突然从床位上跳下来拍着手说:“哈哈!我开悟了。”大家都吓到了。隔天归宗就叫他来问:“你说开悟了,到底悟到什么?”智通答:“原来尼姑是女人做的。”归宗中应许了他。

我曾经提到学禅的方法,有一点像物理的向心力与离心力一样。我们的心理,当离心力到达了极点,向心力马上升起来。就好像我们在打坐,念佛号念不专一,守窍也守不住,都是用心太紧,你越想把它专一守住,越是不行,或者要想把思想空掉,结果念头反而更多,这都是离心力与向心力不能调整平衡的缘故。

因此,在打坐时,对于已经过去的念头,不要去追悔,当下的不要去理会,它自然也会过去,未来的也不要去引起。能这样的话,慢慢地工夫深了,过去的已经过去,当然是空的,未来的还没有来,自然更是空的,保持当下这一片清净,这是学禅的最基本修养。如果连这一点都没做到的话,不能算不上学禅的历程。可是要注意,如果达到这种空的境界,一天到晚愣头愣脑地等着这个空,那又错了。因为你认为有一个空可以等,那正是心理所造成的意识状态,哪里是“真空”呢?

所谓“真空”,就是在过去的念头已过去了,未来的念头还没有来之际,当下的这一片清净是生机活泼,反应灵敏,可惜一般人没注意到这点。学禅,初步能够达到这样,不但生理上的气脉通畅,祛病延年,健康长寿,也一概不在话下,不求而自至,不想而自得。其次,智慧与见解特别敏锐,无论什么书一看就懂,记忆力也特别强,绝不受年龄的限制。

大家如果对这个道理还没有把握住,你真是在浪费时间,不管你禅宗的公案记得再多,《指月录》看得再熟,如果不实际做工夫又有什么用?今天讲的这一段,在目前这个程度来讲都是实话实说,绝对没有骗你们,以后如果研究深了,可能这一段境界又要推翻,以便作深一层的探讨。假如是连这一层都做不到,深一层当然也无法研究,这点大家特别留意。

《南怀瑾老师讲禅学》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