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117大厦的项目因为高银资金链的断裂搁浅仍然是一个烫手山芋

117大厦的项目因为高银资金链的断裂搁浅仍然是一个烫手山芋

撰写:秦耕2021-09-03 转自:多维新闻

一座城市的地标建筑,无疑代表着这座城市的脸面。
特别是现在,如果没几座摩天大楼做新地标,仿佛就称不上是个大都市。

可如果它是一幢将近600米高的烂尾楼呢?596.5米高的天津117大厦,从“中国第一高度”变成了“最高的烂尾楼”,带来了什么警示?

01

据自媒体公号“功夫财经”撰文,早在2015年,天津的媒体就报道,滨海高新区在建的高银金融大厦,也就是117大厦完成了主体结构封顶。

这座117层的超高摩天大楼,在当时以596.5米的结构高度,成为了仅次于迪拜哈里发塔的世界第二高度建筑,也成了当时中国在建的结构第一高楼。

当人们都以为这座大楼将在来年正式开业,成为天津新地标的时候,曾经创了11项中国和世界纪录的117大厦,却忽然按下了暂停键。

原因很简单——没钱了。

从中国第一高到最大的烂尾楼,117大厦的前世今生,都要从投资方高银集团和它的老板潘苏通说起。

香港富商潘苏通,早年做松下电器起家。

赚到人生第一桶金后,他选择了单干,跑去香港成立了松日集团,专门仿做松下的产品,还靠着松下的技术,做出了一款卡拉OK专用的显示屏,一度甚至占据了全国90%的市场份额。

生意越做越大,潘苏通开始进军地产行业。2002年收购了香港的上市公司英皇科技资讯,又在2008年收购了另一家香港上市公司,随后他把这两家公司改名为高银地产和高银金融。

而高银集团在地产行业的第一次大手笔,就押宝在了117大厦上。

2007年,潘苏通在天津一口气拿下了5宗地块,他计划在这里建一个囊括全国第一高楼、豪宅和马球场在内的“新京津·高银天下”。

钱从哪来?

当然是撬动资金杠杆而来。

有媒体统计过,2005年至2010年间,高银通过发行新股和可转债等方式,筹资超过80亿港元。

在2015年117大厦即将封顶之时,高银集团放出风:为这个项目已经投入了400亿元。

顶着“中国第一高楼”的名号,117大厦这个项目噱头十足,让高银地产的股票价格在2015年短短2个月之内,从5.84港元飙升到27.86港元。

潘苏通凭着这番操作,以122亿美元的身家,一跃成为《2016福布斯香港富豪榜》第6名。

属于潘苏通和高银的高光时刻,辉煌却十分短暂。

靠讲“中国第一高楼”故事飙涨的股价,没有持续多久。

其实,117大厦的销售其实并不好,有业内人士曾经说过,因为定价太高,117大厦十几万平方的体量,当时只卖出去了区区几千平方。

而靠概念炒高股价的行为,则被许多人认为是让高银迅速崩塌的原因。

2015年5月21日,高银地产和高银金融这两家上市公司的股价,分别闪崩了43%和41%,一天就蒸发了1200多亿港元。

靠高杠杆发展起来的高银地产,从此一蹶不振,直到2017年私有化退市。

117大厦的项目,也因为资金链的断裂搁浅,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

虽然2016年117大厦停工后,高银和擅长处理不良资产的中国信达成立合伙企业,试图挽救这座“中国第一高楼”不成为烂尾楼。

可是直到2020年,中国信达一纸诉状把高银告上法庭,117大厦在这几年中也几乎没有任何进展,就连玻璃幕墙都没装完。

就这样,耗资600多亿的117大厦又多了一个“纪录”——中国最大的烂尾楼。

02

其实,又何止117大厦这一幢烂尾楼呢?

无论是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大都市,还是三四线的小城市,都有烂尾楼的存在,这些城市脸上刺眼的伤疤,有的能重获新生,有的被爆破拆除,更多的则原地矗立着。

8月初,上海青浦区一座20多年的舜浦大酒店,在一声巨响之后轰然倒地。

舜浦大酒店是当地有名的烂尾楼,上世纪90年代开建,因为资金周转不过来,从2003年开始,投资人用高息非法集资了1.4亿。结果楼没建好,人被判了9年。

此后的十几年间,这栋楼就一直被搁置,成了烂尾楼。

舜浦大酒店这栋烂尾楼的体量还不算大,去年上海普陀区一次爆破拆除了4栋烂尾楼,甚至制造出一场1.7级的地震。

这几栋在市区矗立了快20年的烂尾楼,是上海中环中心T1、T2、T3和一栋公寓,每栋楼都在20层以上,高度超过80米。

作为曾经上海西部门户的商业地标,2001年开建后,就因为资金链吃紧,迟迟无法完工。

此后的十几年间,几次倒手都没能建成,直到被宝能接盘后,当年的建筑也因为安全性和过时的设计,只能被推倒重来。

还有更魔幻的烂尾楼,藏在上海最繁华的陆家嘴。

这座41层高的“黄金置地大厦”,从2007年成为烂尾楼,至今还闲置在寸土寸金的陆家嘴。

它的地段有多“黄金”?

紧挨着中国银行大厦和平安银行大厦,从国金中心IFC走路过去,也只需要7分钟。

虽然大厦的外墙已经完工,在高楼林立之中很难看出来与其他地方有什么不同,但是走近了就会发现,大厦被2米多高的围墙堵得严严实实。

实际上,从2007年接近完工开始,黄金置地大厦就因为与2家银行5900万美元的贷款诉讼,和拖欠装修公司1016万元工程款的官司,变成了一幢烂尾楼。

这样的场景,同样出现在北京。

2020年4月,北京CBD区域最大的一幢烂尾楼中弘大厦,停工3年之后才找到了新东家。它被拍卖了33亿元,这些钱也主要拿来偿还它的老东家——中弘股份。

这个A股首只因为股价跌破面值而被退市的房地产公司,从陷入债务危机、大厦停工到退市,在2017年楼市调控的影响下,留下了一地鸡毛。

广州也有奇葩的烂尾楼。

这座名为中水大厦的烂尾楼,在广州的金融中心天河北一待就是20多年。

174米高的体量和6.5亿的投资规模,再加上它的开发商有国企、央企和港资三方的背景,在上世纪90年代,中水大厦也算是名声显赫。

可是楼刚封顶,遭遇亚洲金融风暴重创的港资出逃,开发商资不抵债官司不断,大厦遭遇火灾,再加上验收不合格,22年间经历3次拍卖流拍,数次处置也没能盘活的中水大厦,只能在关键时期在楼体上包裹巨幅广告来遮丑,也因此从“广州第一烂尾楼”意外成为了“最牛广告大楼”,还破了个吉尼斯世界纪录,让人哭笑不得。

甚至还有因烂尾楼问题严重,被冠以“烂尾楼之都”的城市。

2019年,河南省南阳市通报,南阳有302个“烂尾楼盘”。

虽然当地人士解释这是问题楼盘的总数,其中烂尾楼只占了不到三分之一,可是当地人在谈起“烂尾楼之都”的时候,通常会自嘲“就连房管中心团购的房子都烂尾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2013年,南阳市房管中心“团购”的小区,如今也只建好了主体框架。

从南阳拿到农运会举办权开始,为了加速城市建设,当时政府默许“边建设边拿证”的模式,当地房地产市场瞬间就火爆起来。

只要盖楼就能赚钱,让一些资质比较差的开发商纷纷涌入南阳。

2019年的数据显示,当地的地产商有400多家,仅市中心城区就有262家。

这些小开发商没什么资质去银行贷款,只能靠高息民间集资、违规抵押去维持现金流,资金链一断,开发商瞬间崩盘。

03

烂尾楼出现的原因,很复杂。

有的是遭遇黑天鹅,外部形势不好。

不少一线城市里的烂尾楼,特别是有外资背景的,国际经济形势的变化,也会成为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像广州的中水大厦和上海的不少烂尾楼,都是因为有外资的开发商,没能扛过亚洲金融风暴,才成了今天的这副模样。

有的是开发商野心太大,高估了自己的实力。

像117大厦这样,热衷于成为城市地标,却忽略了自身实力和大楼清晰的定位。

全球最高的空中游泳池,全球最高的旋转餐厅……在117大厦的规划里,目标都是奔着“破纪录”去的。

当时开发商对117大厦的定位是“凭借独特的经济和地理优势,加上有利的政府政策,天津势必成为中国北方的金融中心。看准天津对优质物业的需求,抓紧机遇,建立了旗舰项目”。

这种操作超出了开发商的实力,这种判断也脱离了天津的实际情况。售价太高销路不好,无法回笼资金,最后资金链断裂。

烂尾楼的背后,还有地方政府的助推。

烂尾楼一开始不是烂尾楼,而是光鲜亮丽的城市地标。地方政府要形象,与开发商自然是一拍即合。

像前两年在网上被热炒的贵州独山县水司楼,独山县每年的财政收入只有10亿元,却耗资2亿多元修建号称天下第一的水司楼。

最后,天下第一没拿到,却上榜了“最丑建筑”,形象工程也变成了烂尾工程。

烂尾楼可以视为当前中国房地产热的一个缩影。

成则贵为城市地标,败则沦为城市伤疤。

但是,烂尾楼的负面影响,不仅仅是损害城市的“面子”,更能危害城市的“里子”。

上世纪90年代初,海南成立经济特区,带起中国第一波房地产市场投资狂潮,这边开发商疯狂拿地盖楼,那边银行大胆放贷。

经历了四五年的疯狂之后,政府一纸令下,严控信贷,限时收回违规资金,95%的房地产公司倒闭,留下一堆烂尾楼之外,更是让海南发展银行,成为新中国历史上第一家倒闭的银行。

牵一发而动全身,摩天大楼和房地产企业,都不能轻易烂尾。

去年,国家出台政策,严格限制盲目建设超高层建筑,就是给各地攀比“第一高度”的闹剧泼了盆冷水。

而就在8月19号,中国央行、银保监会首次约谈房地产企业的消息轰动了市场。央行、银保监会要求被约谈的恒大集团,“努力保持经营稳定,积极化解债务风险,维护房地产市场和金融稳定……”

这既是给面临着债务压力和流动性危机的恒大提供了解决问题的思路,也是在警示其他的房地产企业。

大楼高度降一降,房子价格稳一稳,这是烂尾楼带来的启示。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