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911之后战争开打,美国总统小布什首先召集白宫律师,为什么?

911之后战争开打,美国总统小布什首先召集白宫律师,为什么?

内容来源:马贺安 马说西东


911事件的第4天,总统小布什杀气腾腾地召开战争会议。很快,律师就第一个到了。

 

国家要打仗,律师来作战室干什么?

 

纪念这一事件20周年的美国纪录片《转折点》,多次提到“律师指挥作战”的细节,有点意思。

 

事件发生时,总统小布什正在一所小学跟孩子们玩。他被打个措手不及,咬牙切齿地要复仇。撸起袖子要动手时,他却迷茫地遇到了第一个问题:我都有什么权力?

 

《转折点》提到一幕:总统首先来找白宫的律师冈萨雷斯,迷惑地问:“作为总统,我都有哪些权力?我能怎么做,来保卫美国,惩罚黑手?”

 

图片

时任白宫法律顾问的冈萨雷斯,事件发生时站在小布什总统身后。4年后,他被任命为司法部长。

白宫的律师立刻研究宪法,发现总统可以“被解释”出很多权力,可以不必经过国会同意,自己干就行了。

 

小布什放了心,还是希望向国会申请,以形成同仇敌忾。律师们下一个参战动作:就是帮助白宫紧急起草了《军事行动授权法》,提交国会,仅一票反对而顺利通过,开启了反恐战争。

 

《马说》作为财经法律自媒体,注意到总统治国理政,也要请个律师,有了一点职业荣誉感。更有意思的还在后边。

 

授权有了,总统立刻通知,9月15日就在戴维营召开作战会议。《转折点》采访的一位与会高官,首先说“律师到了”,然后才是副总统,FBI, 国防部等等。

 

图片

为什么律师要先到?

因为一旦开打,首先就是抓来的恐怖分子怎么办?不能杀,不能放,要知道还有一个关于战俘的《日内瓦公约》!

你对恐怖分子太客气吧,他们更不尿你;不客气吧,又会违反《日内瓦公约》。所以要请律师们来帮忙。

 

白宫的律师冈萨雷斯团队一研究,得出结论:这些交战的恐怖分子,不受《日内瓦公约》保护!作战部门与律师达成了协议——这个公约制定之初,是国与国之间的战争。恐怖组织不是国家,所以公约不适用!

 

白宫的冈律师说:你若想得到公约的保护,必须满足这些条件

·      你要穿制服——恐怖分子没一个穿的;

·      你要公开携带武器——恐怖分子都是裤裆里藏手榴弹的;

·      你要在一个明确的指挥层级下作战

·      你不能杀害百姓(非作战人员)。

 

冈律师说:“你不能一边杀害百姓,还奢望得到公约的保护!”

按照律师的指引,五角大楼给前线部队的命令是:不准称呼抓到恐怖分子为“战俘”,只能称之为“拘留人员”!

 

作战室的律师们排除了《日内瓦公约》的限制后,又面临另一个法律难题:抓到这些恐怖分子后,关在哪儿?

 

图片

在阿富汗建一个监狱的想法,首先被否决。当时美国政府不想给人以“长期存在”的假想。送回恐怖分子的母国?母国们一听直摆手不要。抓回美国关押?问题就更大了。九一一事件刚刚发生,民众能接受吗?而且这些家伙还要享受美国的权利待遇?

 

所以,律师们要完成国务院要求的另一个任务:在地球上,找一个相当外太空的地方!换言之一个无法无天的地方,来关押这些人员。

 

律师们很快也找到了。1896年美西战争时,美国出兵帮助古巴实现了独立,作为条件,当时签订了一个租约,古巴将关塔那摩无期限租给美国。而且只能是美国说不租才算到期。这个地方,是古巴的领土,不适用美国的法律,古巴也管不着,于是成为“完美”的法律三不管地区!

 

于是,作战人员又按照律师的指引,将恐怖分子们全关押在了关塔那摩!

 

没想到,到了关塔那摩,又产生了新的法律问题:怎么审?

文明执法那一套,对付恐怖分子肯定不行。但问题是:不打吧,恐怖分子肯定不招;打吧,虽然这里不适用美国法律,但还有一个国际法律管着——《反对酷刑条约》。这怎么办?

 

图片

所以还得律师上!看看法律上有没有办法?

这么看,作战室里没有律师,这仗还不好打呢。

 

白宫的律师们在《反酷刑条约》与反恐战争之间,还真找到了办法,可以让审讯恐怖分子的探员既可以动手,又不违反公约!

 

怎么办呢?

冈律师介绍说:我们仔细研究了《反酷刑条约》,那些“扎指甲”,“剌眼睛”“电击生殖器”之类肯定不能干,但我们给中情局制订了《审讯技巧法律指南》,认为几种办法可用,例如:立正抓领,掌掴,撞墙,盒子禁锢等等,但要严格掌握标准,就可以不触犯条约。

 

比如,《审讯技巧法律指南》中,要求打恐怖分子耳光时,手掌一定要张开(握拳就算违规了哈!),而且距离对方脸颊不准超过几英寸,都有详细的规定。那种抡王八拳,抡王八掌肯定都不行。

 

图片

击打腹部也一样,手掌要张开,手掌距离腹部不准超过几英寸。黑虎掏心也不行。

撞墙的审讯方法也很有意思。白宫律师们给中情局的《指引》说:对恐怖分子后脑撞墙的时候,必须要用一条毛巾,托住脖子向前拽住,别伤了他的脖子。而且后面的墙必须是可以倒下的那种。

 

虽然饱受人权组织批评,但《马说》觉得白宫的律师们,真的是贡献了天才的法律专业智慧,指导了前方将士,在既要守法,又可以应对凶残的恐怖分子。

 

有人会说:这些律师不是在钻法律空子吗?其实《马说》马律师一直讲的一句话是:法律空子本来就是让人钻的!人们越想钻法律空子,越要研究法律,这反而促成了对法律的敬畏!怕的是根本不管法律,就另起炉灶了!

 

复仇也要依法复仇。目的就是悼念活动上一位牧师提醒的话: “我们行动的时候,不要变成我们谴责的那个邪恶!”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