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相当多的案例是投资者通过荷兰控股公司提起投资仲裁,美孚石油诉委内瑞拉即是典型案例之一

相当多的案例是投资者通过荷兰控股公司提起投资仲裁,美孚石油诉委内瑞拉即是典型案例之一

原文链接:《国际投资仲裁中,如何筹划投资人国籍以应对未来争议?》

作者:王霁虹、刘瑛 商法CBLJ 中伦律所

投资者的范围。既然某些国家之间签署的投资协定可提起仲裁的事项范围较广,那么是不是投资者在这些国家设立一个SPV公司就当然享有以该国投资者的身份向东道国提起投资仲裁的权利呢?

并不一定,具体取决于投资协定的约定以及公司国籍的确定方式。各国关于公司取得该国国籍的标准不一,有注册登记主义、住所地主义,以及实际控制等多种方式。相当一部分国家是以注册地或住所地为标准,确定公司的国籍,这就使投资者选择保护范围更广的国际投资协定有了可能。

以荷兰为例,荷兰签署的很多投资协定中对投资者的定义即为“根据荷兰法律成立的法人”,这也是很多跨境投资项目中特殊目的公司设在荷兰的原因之一。在仲裁实践中,已经有相当多的案例是投资者通过荷兰控股公司提起投资仲裁,美孚石油诉委内瑞拉即是典型案例之一。

虽然国际投资仲裁实践并没有禁止投资者通过交易架构设计寻求最有利的保护,但是能否实现取决于具体投资协定的约定以及是否构成条约滥用,如果在某些投资协定中有“拒绝授予利益”或“实质性商业活动”条款,明确排除投资协定对空壳公司、未从事实质经营活动公司的适用,则无法获得该投资协定的保护。中国与加拿大的投资协定以及中国与东盟自贸区投资协议即属于此种情况。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