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IPO个人资金流水核查作为例行核查程序,资金流水核查的5大审核关注点

IPO个人资金流水核查作为例行核查程序,资金流水核查的5大审核关注点

内容转自: 公众号 资本市场研究苑

2020年6月,证监会修订并发布了《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2020年修订版),首次将个人资金流水核查作为中介机构的例行核查程序。2021年2月证监会公布《监管规则适用指引—关于申请首发上市企业股东信息披露》,严查违法违规“造富”等情形。

IPO资金流水核查的5大审核关注点
监管部门对资金流水核查的审核趋严,而对于IPO资金流水核查审核的主要关注,牛牛研究中心整理统计了相关问询案例后发现,主要有以下五点:

一、对资金流水核查不全面
速达股份(上会被否):
速达股份是一家专注从事机械设备全寿命周期管理的服务公司。2021年1月20日,速达股份上会被否,成为今年第一家IPO被否的公司。上市委认为速达股份不能通过的重要一点就是:发行人对业务及财务等是否独立的相关解释理由不够充分、合理。
另外,据深交所审核中心进行保荐业务现场督导发现,保荐人对发行人关联自然人资金流水的核查不全面,在资金流水的核查过程中遗漏了实控人等相关人员61个有交易账户的资金流水,占应核查银行账户总数的 27.98%;保荐人未审慎核查发行人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与其他自然人的大额资金往来,保荐人仅在首次申报前对共同实际控制人贾建国进行了访谈。
监管部门要求保荐人说明其中对发行人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与其他自然人的大额资金往来核查程序仅包括访谈程序是否符合相关的保荐人执业规范要求,是否符合中国证监会《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2020年6月修订)》问题54的要求。
经济新工场
经济新工场
我们关心与经济有关的一切,还可关注我们其他三个小伙伴:企业上市法商研究院、资本市场研究苑、科创板精选层智库
公众号
二、频繁出现大额存现、取现情形
益丰股份(二轮问询):
益丰股份主要从事硫化物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关于公司资金流水核查,根据首轮问询回复内容,保荐机构认为发行人资金管理相关内部控制制度不存在较大缺陷。报告期,发行人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其他企业存在现金大额取现的情况,金额分别为34,210.27万元、30,167.13万元和1,312.51万元,主要用于发放工资薪酬情况。发行人实际控制人账户资金流入和流出金额较大。
或许对于回复内容不满意,监管部门还要求保荐机构说明:(1)“发行人资金管理相关内部控制制度不存在较大缺陷”的内涵,截至报告期末发行人是否就资金管理建立健全的内控措施;(2)针对大额取现和实际控制人的资金流水采取的具体核查措施、核查比例,是否存在与发行人相关的异常资金往来。
三、大额资金分红或股权资产转让款,关注资金的去向
维克液压(注册生效):
维克液压主要为客户提供液压传动整体解决方案,公司在三次问询函中都被问到资金流水情况,其中在第三次问询函中,监管部门关注到:招股说明书披露,报告期内发行人共进行四次股利分配,合计派发现金股利7,550.40万元。
并要求发行人补充披露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分红款的去向,是否存在与发行人员工、发行人客户及关联方、供应商及关联方的资金往来,是否存在为发行人分担成本费用的情形,是否存在商业贿赂的情形;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收到发行人现金分红的主要用途,与供应商及关联方、客户及关联方之间是否存在异常资金往来。
百胜智能(注册生效):
审核中心问询函中
百胜智能主要从事各种出入口控制与管理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招股书披露,2019年发行人现金分红8,715.00万元。监管部门要求发行人:(1)披露实际控制人所得分红款的去向,是否存在为发行人分担成本费用的情形,是否存在商业贿赂的情形;(2)结合发行人净利润情况,补充披露分红款金额较高的原因和合理性。
四、与发行人关联方、客户、供应商是否存在异常大额资金往来
亚洲渔港(二轮问询)
亚洲渔港是一家生鲜餐饮食材品牌供应商。在现场督导中,亚洲渔港遭遇十连问,其中三个问题都直指流水核查!报告期内,亚洲渔港前五大供应商中,大连兴强、东港富润、大连港铭向发行人销售规模占其自身业务的85%以上。
现场督导发现:
根据保荐人提供的大连兴强银行账户流水,其2017年至2019年向发行人员工黄天宇分别转账1,489.74万元、4,093.64万元和116.48万元,合计5,699.86万元;黄天宇2012年9月入职发行人,目前任湛江采购主任;保荐人提供的黄天宇银行账户流水未显示对手方信息,无法判断其资金去向;
监管部门要求发行人:
补充披露大连兴强与发行人员工黄天宇之间的关系,其向黄天宇大额转账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上述款项是否来源于发行人,款项的最终去向,是否通过客户或其他渠道流回发行人,是否存在体外资金循环,发行人相关采购是否真实、准确;
五、为发行人代垫成本费用
澳华集团(问询后撤回终止)
澳华集团是以水产饲料为核心业务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报告期发行人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900万元、1,500万元、7,800万元。在问询函中,监管部门要求发行人补充披露:(1)报告期发行人短期借款规模逐年增加背景下,分红规模逐年增加的合理性。(2)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管、关键财务人员获得大额分红款的主要资金流向或用途是否存在重大异常,上述人员与发行人关联方、客户、供应商是否存在异常大额资金往来,是否存在为发行人代垫成本费用的情形。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牛牛研究中心整理发现,资金流水核查意见基本都是“不存在”,仅发现创耀科技最初为“未发现”,但后来创耀科技被监管机构要求“根据核查的实际情况,审慎发表结论性意见”。因此,企业及保荐人在回答此项时也要注意措辞。
在注册制背景下,大数据、常监管时代,企业一旦开始走向公开资本市场,个人及企业资金流水将被纳入常规核查程序,同时会被重点关注且必须充分披露,难有任何隐藏可能性。
为此建议拟上市公司实控人和中介机构负责人,在核查企业出现上述行为时,应当及时做出正确的判断选择,了解异常流水的真实目的,评估该交易的内控有效性,判断是否属于可挽救的情形,时刻牢记系统性财务造假、重大违法违规为上市审核红线。“早发现早规,早处置早入轨。”毕竟思考上市是企业发展的重要节点,准备上市则是企业辞旧迎新的重大考验。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