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白建军老师:人人都有过我之处,我与人人都不同

白建军老师:人人都有过我之处,我与人人都不同

原文链接:白建军老师在北大法学院教工大会上的退休感言

编者按:白建军老师为北京大学博雅特聘教授,与吴志攀教授共同创立北京大学金融法研究中心(1993)和创办CSSCI来源辑刊《金融法苑》(1998),他长期从事犯罪学、刑法学和金融犯罪等研究,尤其在法律实证分析方面卓有建树, 曾获得全国优秀博士论文奖、北京大学教学成就奖,学养深厚,倍受学生们欢迎和同事们爱戴。以下是白建军教授在2021年9月份北大法学院举办的退休仪式上的发言,情真意切、风趣幽默又富有哲思,再现精彩的白氏风格!金融法中心征得白老师同意,特地将发言在公众号上刊出,以飨读者!也衷心祝愿白老师开启健康幸福的退休生活,收获更多人生高光时刻!

先说感谢的话。
我要感谢自张国华老师以来,北大法学院七届主任、院长、书记、领导班子的老师们。感谢每位同事。曾经的老师、同学、学生,后来成为同事,这种感觉很奇妙。然后,我跟你们说说我的快乐退休生活吧。我发现,不退休,不知道退休有多好。(哈哈哈)我知道,变傻,是迟早的事儿。比如,说不定哪天路上碰见郭雳,聊了半天,最后走的时候,(疑惑状)“他是谁来着?”(哈哈哈),真的,人早晚会有这一天。那么,怎么办呢?怎么能让这一天晚一点来,晚几年变傻呢?第一,我跟我的导师储槐植老师学。有一次,我们给储老师做寿,我对储老师说:“北大好几位九十多岁的老先生,都还在做学术。您才八十多,也还在做学术,这叫学术养生。跟他们比,您还年轻,还小着呢!”我的老师们都这么做,我呢,更应该这么做。所以,在我退休以后,没有课了,没有各种事情了,没有各种会议了,没有学生要带了,自己想做点儿什么(都可以了)。现在手头好几个题目,(就像)同时好几条船,都下水了,但不知道哪条船能漂到对岸,哪条走半截回来了,都有可能。其中,我在今年的《法学研究》第3期发了一篇文章,“论刑法教义学与实证研究”。胆大嘛,越不懂什么,越敢写什么(哈哈哈)。发了以后呢,彭冰严厉的、严肃的、非常严的批评,说“你这叫挤占中青年学者的学术资源”(哈哈哈)!我当场认真的承认了错误,表示以后我不写了行么,我不干了。但一转身离开他办公室,扭头我就想:“这叫学术养生,你懂吗?!”(哈哈哈)第二,我的体格也得锻炼呐!十年的腰病,一直没有机会去做手术。退休了终于有时间了,去年双十一,我做了手术,双十一也不打折哈,钉入六个大钉子。在这之前,每走一百步,就疼得脊柱侧弯。做完手术以后呢,我现在每天做一百个深蹲(哇!……),走六千步,腰不疼。钢铁侠了!(鼓掌声)第三,我小时候喜欢摆弄乐器。文革时被禁的唯一一种西洋乐器,萨克斯。退休了,我终于可以玩萨克斯了。去买萨克斯,我一看,(萨克斯构造)这么复杂,上面那么多东西。人家说,你十个手指头,按“哆来咪发唆拉西”,还剩下仨呢。把萨克斯买回家,仔细一数,二十三个眼儿!(哈哈哈)但是并不太难,声音很魔性,很喜欢。第一周,我就会吹《小星星》了(哈哈哈)!现在,《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左手指月》,一天我就学会了,感觉非常好。因为它音色单一,我又迷恋多种音色,于是现在又弄了个电萨克斯(电吹管),有许多种音色,同一首歌,可以小提琴、大提琴、萨克斯、中音、次中音、二胡、小号、长号等等,都可以吹,还真像。最后,我还报了个一对一外教,每天晚上可以聊一会英语。因为我的英语拉在纽约了,(哈哈哈)我得把它拾回来。吹萨克斯是练手练心肺练脑子,而说话呢,因为我嘴笨,所以我也得改变我自己,我就每天聊个十来块钱的英语(哈哈哈)。现在呢,“双减”了,我跟着受影响了,(哈哈哈,笑翻。)好几天没选上课,感觉很不好,学费还在那儿没花完呢。最后,我想说,每当我一天忙到晚,高高兴兴、特别快乐的时候,总让我想起你们(哈哈哈)。特别是当我想到,你们还得每天来陈明楼,还得来办公室,还得申项目、评职称、给学生改论文、上课……哎呀,我想说句话,我怕院长骂我,我真是特别“同情”你们(哈哈哈)。不让说“同情”,可以说“心疼”吧。我想分享这些年,在法学院的一个体会,特别把这段体会,送给年轻的老师们:在法学院,每一个人,迟早都会有至少一分钟的高光时刻,我保证。同时呢,还会,可能啊,有一点点、或长或短的至暗时刻。当然,除了这两段之外,大部分时间,可能就是,人家在那儿高光着,人家在那儿至暗着,你呢,心里头酸酸的。我反正常有这种感觉。怎么办?我送大家一句话。我信这个:人人都有过我之处,我与人人都不同。不信你去敲开陈明楼的任何一间办公室,给你开门的,大概率都是那个领域中的大牛、大神。我们法学院每一个人,都有一份自己才知道的那份骄傲,这是肯定的。所以每个人,都值得你害怕、值得你佩服。记住这句话,可以双向解压。能让你高光时刻不用飘,不用发昏,保持冷静,承认人人都比我强,都有至少一个地方,有过人之处。至暗时刻也不用慌,保持自信如初。没有“我与人人都不同”,哪来的“人人都有过我之处”?当然,大多数时间里,对付酸酸的感觉,想想这句话,至少帮你吃好、睡好。谢谢!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