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y AM采访Sue Noffke和Bill Casey:为什么英国股市不景气?

City AM采访Sue Noffke和Bill Casey:为什么英国股市不景气?

编者按:本文来源于英国伦敦阅读量最大的金融和商业媒体City AM对国际知名资产管理集团施罗德基金经理Sue Noffke(苏·诺夫克)和英国基金投资人Bill Casey(比尔·凯西)的专访报道。

问:英国股票便宜是因为它们是银行、石油和烟草行业的“旧经济时代”企业吗?

比尔·凯西:当我们与英国上市企业的管理团队交谈时,许多人都在抱怨,与美国和欧洲上市的同行企业相比,他们的股票“评级”很低。

他们事实上经营着非常优质的企业,我们认为这些企业没有旧的经济结构性问题。人们不禁怀疑,与美国同行相比,较低的估值或评级不仅仅是企业所在地问题。

我们认为,我们可以通过从不同行业找到10家优质的英国上市公司来检验这一理论,这些公司的盈利和销售增长状况事实上与美国同行相似。

然后,我们比较了它们的估值,与美国上市公司相比,发现优质英国公司的估值折扣平均在20-30%之间。

问:英国上市公司的CEO总是说他们的公司被低估了——这些抱怨是客观的吗?

比尔·凯西:我们相信是这样。例如,我们调查的一家公司是Next(英国服装品牌),其同行是欧洲服装零售商H&M和Inditex。

Next拥有市场领先的在线服装和家居用品业务,约占总销售额和收益的三分之二。但是相比之下,H&M和Inditex在大街上的曝光率要高得多。

事实上,Next电子商务战略的成功意味着该公司与德国Zalando等纯粹(且评价很高)的在线零售商存在许多共同点。

问:那么英国股票便宜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苏·诺夫克:这主要是因为人们认为英国脱欧会带来巨大的政治和经济风险,这些风险将继续困扰并压低英国股市的估值。

正如比尔刚刚说明的那样,我们认为估值折扣通常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几乎所有英国上市公司的评级都受到负面影响。

不可否认的是,海外私募股权买家和海外行业同行利用并购浪潮中的估值差异,挑选英国上市公司。

2021年上半年,私募股权买家是全球金融危机前最活跃的买家。

图片
英国公司私募股权投资比重

问:若要刺激投资者再次开始购买英国股票的催化剂可能是什么?

比尔·凯西:欧盟-英国贸易与合作协定和货币稳定是第一步,今年已经达到预期,尽管不能保证它会保持持续。

从大型国际投资者的角度来看,当他们决定向哪些股票市场进行配置时,货币稳定是他们首要考虑因素。

作为英镑持续下跌的导火索,英国脱欧导致了一段时间英国股票以美元计价的,令人难以置信的表现不佳。

今年货币的稳定令人鼓舞,但对于许多全球资产配置者来说,还会担心可能只是回光返照——他们有时可能需要一两年的时间才能做出决定。

比尔·凯西:希尔勋爵(欧盟前金融稳定主管)对英国上市规则的审查可能是一个重要的催化剂。

由于其双重股权结构,在线食品配送平台Deliveroo和在线支付平台Wise(举两个例子)目前只能获得“标准”而不是“溢价”上市。

结果,他们错过了可能进入富时100指数的机会。被排除在这些指数之外的公司显得被忽视,也使许多投资者望而却步。

如果英国股市改革能够解决双重股权结构问题,Deliveroo、Wise和其他可能类似的新上市公司将有机会获得指数纳入资格。

我们只能期待,这些机会的可见度提高了,有助于消除英国由“旧经济”公司主导的神话。

而在欧美地方,9 月份德国主要股票市场指数 DAX 从 30 只股票增加到 40 只股票,其中包括电子商务零售平台Zalando和在线生鲜电商平台HelloFresh。

问:那么上市规则的变化可以帮助更好地曝光机会吗?

苏·诺夫克:是的,目前有许多英国企业适合未来,无论是围绕能源转型、网络安全、游戏和在线零售的增长还是金融科技。这些都是英国擅长的领域,挑选股票的人可以在这些领域以极具吸引力的估值找到机会。然而,这并不是说所有这些企业都将在未来生存下去。

比尔·凯西:在中等市值领域,我们已经看到游戏等行业存在毫无根据的折扣,在这些行业中,同类增长前景与欧美同行非常相似。这就是英国游戏公司被收购的原因。

例如,一年前有可能以10英镑左右的价格购买在线宾果游戏和赌场游戏集团Gamesys的股票,相当于市盈率(一种常用的估值指标)的10倍左右。

随后,美国博彩集团Bally利用估值差异,于2021年3月以每股18.50英镑的价格出价。

问:一些旧经济企业是否有自我改造的空间?

苏·诺夫克:关于壳牌公司和英国石油公司,我们相信它们可以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同时迫切需要努力减少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排放,以阻止不受控制的全球变暖。

两家公司都制定了向可再生能源过渡的战略。对于投资者而言,关键问题或许在于,随着可持续性问题成为焦点,他们能否在瞬息万变的投资世界中产生有吸引力的回报。
与此同时,Drax曾经是英国最大的燃煤发电站运营商,去年大部分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它很快将完全可再生,并有志于到2030年使用碳捕获和储存等技术实现“碳负效应”。

如果实现这一目标,该集团从大气中去除的碳将超过其整个直接业务运营中产生的碳。如果Drax能够成为英国碳捕获和存储领域的领导者,那么它也有可能成为全球舞台上的领导者。

比尔·凯西:还有很多其他例子表明中型公司很好地适应了脱碳带来的挑战。

例如,海事服务专家James Fisher & Sons公司正在凭借数十年来为海上石油和天然气客户服务的技能,在海上风能领域赢得新业务。

更广泛地说,家居用品零售商Dunelm正在使用可持续棉花制作床单,邮政服务皇家邮政正在采用电动货车,消费品集团PZ Cussons提供大量纯素健康和美容产品。

这些只是挑战英国是某种可持续性死水的想法的几个例子。但是否能够主导未来英国的经济发展趋势,还有待观察。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您有什么想法?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