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国企医院贵州航天医院改制失败案例-医院职工反对改革方案

国企医院贵州航天医院改制失败案例-医院职工反对改革方案

离国有企业办医疗机构的移交改制或集中管理工作的时间节点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贵州发生了一起医院职工反对改革方案的群体性事件。

据看医界的报道,10月22日,国企医院贵州航天医院发生群体性事件,医院职工请愿维权,强烈反对医院集团化,要求医院转归地方政府管理,该院职工在写给院领导的一封请愿信中表示:在改革大限即将到来之际,法人升职调至上级管理机构,医院转地方从此无望!如果医院不转地方,失去与地方的联系、沟通,将走向更孤立的立场,在分级诊疗的大背景下,没有地方政府的政策支持,医院只有死路一条。如果医院不转地方,有技术的医生和护理人员都会想办法离开医院,就算集团化,也将只剩下一个空壳医院。

最后,在请愿信中,贵州航天医院全体员工一致要求医院转归遵义市政府,以此更好地为遵义人民做好医疗服务。

据公开资料显示,贵州航天医院(3417医院)是遵义市三大医院之一,是由原3417和3427医院合并而成,也是航天系统京外规模最大的集医疗、预防、科研、保健、体检、康复于一体的现代化三级乙等综合性医院,主要承担遵义市民和0六一基地的职工健康体检和职业病体检,医院现有专业技术人员正高级6人、副高级52人、中级172人,开放床位600张,设有临床科室28个。

由此,贵州航天医院作为典型的国企办医疗机构,根据《关于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的指导意见》,其改革剥离路径有4种,其中,1/3关闭撤销,或转为企业内部的门诊部;1/4移交政府,包括移交给地方政府成为公立医院,移交给当地公立医院,少数移交给地方组建的平台公司;1/5由国家认可平台资源整合;1/6引进社会资本,重组改制。

从请愿信来看,贵州航天医院或将转归新成立的医疗集团公司,而不是转归地方政府。

但是移交给地方政府,又是绝大多数国企医院职工最想走的一条路,因为可以变成真正的政府办公立医院,还是事业单位,还有编制,有安全感。

根据看医界的报道,有业内人士分析,大多数国企医院想被地方政府接收的愿望都难以实现。

以一汽总医院(吉大四院)为例,作为央企下属的三甲医院,就想和吉大一院一样变成吉大直属的政府办公立医院。

对政府来说,大多数国企医院都是烂摊子,自己的公立医院都尽不到投入责任,接收过来就等于陷进了无底洞。不仅如此,对于一些优良的国企医院来说,转给政府就意味着跟白送差不多,巨额资产为何要白白相送呢?

因此,好的不愿意送,差的政府也不愿意要,如此出路可谓很难。

事实上,即使达成了地方政府接受的方案,从实际案例来看,国企医院被地方政府接收后,也更像“养子”,不仅很难成为地方政府重点建设的目标,还有可能被“弃养”。

比如曾于好几年前就被地方政府接管的湖南娄底市第一人民医院为例,在被政府接管几年后,却被政府打算卖给私营企业,还闹出了职工抵制事件。

不过,企业医院改革成功需要解决诸多问题,有行业人士表示,目前企业医院改革需要解决三大问题:包括改制后医护人员的利益保障,如编制待遇等;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企业医院现代管理体制的建立,即卖掉之后如何运营,这是最关键的。“随着大限时间的临近,进行改制的企业医院数量越来越多,不过改制的效果并不一样。有的医院经营不善,在改制之后,经营反而变好,有的医院在改制后经营越来越差。”上述行业人士说道。

截止到目前,根据国资委2017年的统计数据显示,至少还有2000家国企医院仍未完成改制,“在这2000多家未改制的医院中,绝大多数是二级及以下医院,除去30多家三级医院,还有260多家二级医院,300多家一级医院,剩下的都是卫生所。”中国医院协会企业医院分会会长金永成曾表示,“与政府主办的二级医院相比,国企主办的二级医院,发展普遍滞后。过去十年,是政府主办公立医院的黄金发展期:获得巨额医保支持,在人才、设备上的投入大增,床位数迅速扩张。相比之下,国企二级医院,缺乏规模优势、机制优势、政府补贴,发展很被动。接下来的改制中,这些二级医院不得不看别人脸色:转给政府,取决于是否能在当地医疗卫生规划中占有一席之地;转卖给资本方,则需要自身有一定的区位条件。”

由此可看出,在进入从母体剥离、重组、改制的最后“倒计时”里,这些尚未完成改制的国企办医疗机构还有一场攻坚战要打。

文 | 医谷综合报道

阅读全文 →
Harvey Ya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