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Author Archive Harvey Yan

2019年瑞士法律年度简报:再见,避税天堂?

2019年瑞士法律年度简报:再见,避税天堂?
2019 Swiss Legal Review: Goodbye to Tax Haven?

1月/Janurary

2019年1月1日,瑞士议会共批准了与89个合作国家进行金融账户信息互换(AEOI)。AEOI的法律基础自2017年1月1日起生效。因此,瑞士的AEOI合作国家包括了所有欧盟成员国和欧洲自由贸易联盟(EFTA)成员国,几乎所有的G20国家和OECD国家,以及瑞士最重要的经济合作伙伴和世界领先的金融中心。截至2019年9月底,金融账户信息已成功与包括中国大陆和香港在内的总共75个合作国家和地区进行了交换。与澳门的AEOI协议于2020年1月1日生效,首次数据传输将于2021年进行。

Up to January 1, 2019, Parliament has approved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Automatic Exchange Of Information (AEOI) with 89 partner states.The legal foundations for the AEOI have been in force since 1 January 2017. Switzerland’s network of AEOI partner states thus includes all EU and EFTA member states, almost all G20 and OECD states, Switzerland’s most important economic partners and the world’s leading financial centers. Financial account information was successfully exchanged with a total of 75 partner states at the end of September 2019, including mainland China and Hong Kong. The AEOI agreement with Macao entered into force in 2020 with the first data transmission to occur in 2021.

2019年1月1日,瑞士外国人法的第二修正案生效。该修正案要求采取相关措施,帮助外国人进入瑞士劳动力市场,但也对居住在该国的外国国民提出了更多要求。根据修订后的法律第58条,对外国人能否成功融入瑞士的评估将基于对公共秩序和安全的遵守,对联邦宪法的尊重,具有必要的语言表达能力以及经济状况等。预计该法案将进一步限制低端劳动力进入瑞士劳动市场。

Effective 1 January 2019 the revised Swiss Federal Act on Foreign Nationals and Integration (FNIA) was enacted. One of the most remarkable changes is the new language requirement for work and residence permits.Foreigners living in Switzerland now have to meet certain criteria of good behaviour, for example respect for public security and order and constitutional values, before their residence permits are granted or renewed. Economic participation and language skills will also be considered.

2月/February

2019年2月20日,巴黎一家法院裁定,UBS法国区分行由于在2004年至2012年之间非法地帮助法国客户向法国税务机关隐瞒了数十亿欧元。该行因税务欺诈和洗钱被当局罚款42亿瑞郎,UBS上诉,尚待审理。

On 20th February, the French Branch of UBS was condemned to a fine of CHF 4.2 Billion for Tax fraud and money laundering – an appeal has been filed by the Bank.

3月/March

2019年3月20日,瑞士联邦议会通过一项议案,要求联邦委员会修改现行金融法规以适应加密货币,限制利用电子货币进行洗钱和其他不法行为。此举旨在保护加密货币用户免受诸如勒索之类的非法活动和进行洗钱。它将修改关于司法和行政当局程序相关的现有规定,以便它们也可以应用于加密货币。此议案以99票对83票,10票弃权获得通过。

20 March 019, Swiss Federal Assembly passed a motion in March 2019 requiring the Federal Council to amend existing financial legislation to accommodate cryptocurrencies, restricting the scope for money laundering, extortion and other risks.The move aims to close perceived gaps in protecting cryptocurrency users from illicit activities like extortion and money laundering. It will adapt existing provisions on procedural instruments of judicial and administrative authorities, so that they can also be applied to cryptocurrencies. The Council approved the motion introduced with 99 to 83 votes in favor and 10 abstensions.

4月/April

2019年4月10日,最高法院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对家庭税收减免进行的有争议的投票结果被废止,为重新进行投票铺平了道路。这是瑞士直接民主制度历史上首次由最高法院宣布公投结果无效。根据联邦法院周三发布的声明,法官们裁定,政府没有就确保已婚和未婚夫妇受到平等税收待遇的提议向选民提供正确的信息。

April 10th, the Supreme Court of Switzerland has annulled the result of a controversial nationwide vote about tax breaks for families, paving the way for a re-run of the ballot – a first in the history of Switzerland’s system of direct democracy. The judges ruled that the government had failed to provide correct information to voters on a proposal to ensure equal tax treatment for married and unmarried couples, according to a Federal Court statement published on Wednesday.

2019年4月29日,中国与瑞士正式签署了“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以加强两国在“一带一路”沿线第三方市场的贸易、投资和融资合作。瑞士财政部在4月16日发布简短声明表示:“这份备忘录的目标,是让双方加强一带一路沿线上第三方市场的贸易、投资、资金计划。”自2014 年7 月1 日以来,瑞士是欧洲大陆唯一与中国缔结了全面的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

On April 29, 2019, China and Switzerland formally signed a 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on the “Belt and Road” to strengthen bilateral trade, investment and financing cooperation in third-party markets along the “Belt and Road”. The Swiss Ministry of Finance issued a short statement on April 16 stating: “The goal of this memorandum is to enable both parties to strengthen trade, investment, and funding plans for third-party markets along the Belt and Road.” Since July 1, 2014, Switzerland It is the only country in continental Europe that has concluded a comprehensive free trade agreement with China.

5月/May

2019年5月19日,瑞士举行对公司改革的全面公投,结果显示选民在很大程度上接受了公司税规则的改革,这将取消对跨国公司的部分优惠待遇。改革将放弃给予跨国公司的优惠税率,同时降低基准税率,以防止瑞士人流向更具吸引力的目的地,从而使瑞士与国际税收规则保持一致。

May 19,2019 Swiss voters have largely accepted a reform of corporate tax rules that will scrap preferential treatment for multinational firms.The legislation will bring Switzerland into line with international tax rules by ditching preferential rates offered to multinationals, while lowering baseline rates in an effort to prevent them fleeing to more attractive destinations.

6月/June

2019年6月14日 瑞士今年的重大事件之一—女性罢工。瑞士各地成千上万的妇女走上街头,要求更高的报酬,更高的平等和更多的尊重,抗议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继续不公平地对待其一半人口。直至1995年3月24日,瑞士“才”颁布了联邦平等法案。

The 14th of June marked a major event this year in Switzerland – Women were on strike – requesting EQUALITY – The Swiss Federal Act on Equality was enacted “only” on the 24th March 1995.

7月/July

2019年7月26日,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在税务事务行政协助领域做出了具有开创性的判决。最高法院推翻了瑞士联邦行政法院2018年的一项裁决,裁定可以将有关成千上万在法国居民的瑞银账户持有人的信息传递给法国税务机关。

On July 26, 2019, the Swiss Federal Supreme Court rendered a groundbreaking judgment in the field of administrative assistance in tax matters. Reversing a 2018 ruling of the Swiss Federal Administrative Court, the Supreme Court decided that information regarding tens of thousands of UBS account holders presumed to have tax residence in France could be transmitted to the French tax authorities.

8月/August

2019年8月27日,联邦税务局(FTA)发布了一份关于加密货币和ICO / ITO的工作文件,其中涉及财富,所得税和利得税,预扣税和印花税。本工作文件概述了联邦税务局(FTA)迄今为止根据现有税法制定的做法。针对加密货币的征税是基于2019年5月底提交给FTA的交易行为。

On 27 August 2019, the Federal Tax Administration (FTA) published a working paper on crypto currencies and ICOs/ITOs as the subject of wealth, income and profit tax, withholding tax and stamp duties. This working paper outlines the practice developed to date by the Federal Tax Administration (FTA) on the basis of the existing tax laws. This tax practice is a snapshot and is basically based on the facts and transactions submitted to the FTA by the end of May 2019. This will further develop of the Geneva Crypto Nation.

9月/September

2019年9月3日,瑞士楚格州进行州税制改革的全民投票截止期满,楚格州的税制改革将于2020年1月1日生效。修订后的税法在OECD的框架下,将降低州一级的公司所得税税率,从而将税前收入的整体公司所得税税率(包括直接联邦税)从14.35%降低至11.91% 。在2019年5月19日的公众投票中, 瑞士选民批准了《联邦税收改革和AHV融资法》(TRAF)。联邦一级的改革已于2020年1月1日生效。在联邦一级获得批准后,各州必须将新措施纳入其州税法并确保符合联邦TRAF法规。

3rd September 2019, the referendum period for the cantonal implementation of the Swiss tax reform in Zug expired and the tax reform in Zug will enter into force on 1 January 2020.A core component of the amended tax law is the reduction of the corporate income tax rate at cantonal level, which results in a reduction of the overall corporate income tax rate (including direct federal tax) on pre-tax income from 14.35% to 11.91%.

10月/October

2019年10月20日瑞士举行联邦选举,选举联邦议会两院的所有成员.2019年,之后联邦行政会议选举了瑞士联邦理事会瑞士联邦委员会。在10月20日选举中,瑞士的绿党和瑞士绿色自由党这两个绿党取得了重大选举胜利,分别获得了13.2%和7.8%的选票。

Federal elections were held in Switzerland on 20 October 2019 to elect all members of both houses of the Federal Assembly.This will be followed by the 2019 election of the Swiss Federal Council, the federal executive, by the United Federal Assembly.In the 20 October elections, the two green parties, the Green Party of Switzerland and the Green Liberal Party of Switzerland, made major electoral gains, taking 13.2% and 7.8% of the vote respectively.

11月/November

2019年11月27日,联邦委员会通过了《资本充足率条例》的修正案,该修正案旨在减轻流动性高且资本充足的小型银行对资本充足率要求的监管负担。同时,还包括了对系统相关银行的具体要求。取消了住宅投资物业抵押贷款风险加权的拟议修正。经修订的《资本充足率条例》(CAO)将于2020年1月1日生效。

On 27 November 2019, the Federal Council adopted the amendment of the Capital Adequacy Ordinance (the CAO) concerning the implementation of reduced regulatory burden on capital adequacy requirements for smaller banks which enjoy high liquidity and are well capitalised. At the same time, specific requirements for systemic relevant banks have been included. The intended amendment of risk weighting for mortgages on residential investment properties was abolished. The amended CAO will enter into force as of 1 January 2020.

12月/December

瑞士公司税制改革最终将于2020年1月1日生效。瑞士政府于2008年12月启动了第三个公司税制改革计划,但该提案未能在2017年公民投票中通过,并在今年3月陷入僵局。按照新法草案,今后国际大公司在瑞士的税收优惠将被取消,所有企业无论外企还是国企都将使用一个共同的税收准则,科研和革新将获得“减税”优势。各州从联邦那里得到一笔附加资金以补偿税收降低带来的财政损失。联邦和各州在财政上因税收减少造成的短期损失据估计可能会达到20亿瑞郎。

The Swiss corporate tax reform of the century will finally enter into force on 1st January 2020 – the Swiss government started the third corporate tax reform project in December 2008, went through a failure by public vote in 2017 and finally checkmated in March this year.

(瑞中法律协会视频简介,Introduction of SCLA)

基于Aliasghar Kanani(瑞士博朗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所提供的纲要,由张天泽、程鹤、姜珊等共同编辑整理。
Based on the outline provided Aliasghar Kanani(Bonnard Lawson International Law Firm), co-edited by Zhang Tianze, Cheng He, Jiang Shan.

七个部门联合制定发布了《企业境外经营合规管理指引》

2018年12月26日,国家发改委联合外交部、商务部、人民银行、国资委、外汇局、全国工商联等七个部门联合制定发布了《企业境外经营合规管理指引》。
2018年,我们可以定义为中国企业的“合规元年”,我们来看一下2018年实施的重磅合规文件:2018年7月1日,国家标准GB/T35770-2017《合规管理体系指南》正式实施;2018年11月2日,国务院国资委发布《中央企业合规管理指引(试行)》发布实施;2018年12月26日,国家发改委等七部门发布《企业境外经营合规管理指引》发布实施。这么密集的重要文件在一年内陆续出台实施,可见之前我们对合规管理工作的重视程度是不足够的,现在之所以如此重视,是因为我们过去这些年在这个领域确实有过很多的经验教训,中兴事件只是其中一个比较典型的案例,其实过去这些年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由于合规问题吃过很多亏。
  一、海外合规的背景
中国企业第一次成规模的走出去始于2008年,在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下使得资产泡沫破裂,而中国发行了4万亿的刺激计划让中国在当时“成功”躲过了那一波的经济危机,而且成为了挽救全球经济的英雄。资产价格的大幅下降,手里拿着大把现金的中国企业认为这是一次绝好的抄底全球优质资源、进行全球资产配置从而实现全球发展战略的机会。
但是,当时中国企业并没有大规模走出去的经验,很多企业对国际化经营不熟悉。所以,其实我们并没有做好充足准备,市场上一些大家熟知的案例如中信泰富澳洲磁铁矿、波兰A2高速公路、沙特麦加轻轨项目、中铝力拓合作、中钢澳洲磁铁矿、中海油并购尼克森等,动辄就承受了高达几十亿的损失。另外,还有很多大家没听过的小项目,只要企业自身能够消化处理的,没有企业愿意披露出来,有很多惨痛的经验。
我在不同的场合曾反复呼吁,希望后来走出去的企业好好借鉴这些前期的一些失败案例,我们在一些简单的问题方面反复犯错,很痛心,没有经验交学费可以,但是不能在一些低级错误面前反复交,这个是不能接受的。
面对这样的情况,前些年在协助地方国资委起草风险管理监管文件时,我也将“对海外投资项目进行单独风险评估,出具风险评估报告,是投资决策的前置条件”作为明确要求提了出来,这样的做法目前已经得到国家层面的认可。在2017年国务院国资委发布的35号令《中央企业境外投资监督管理办法》中,第六章对“境外投资风险管理”的要求专门增加了一个章节,并明确提出:对于境外特别重大投资项目,中央企业应建立投资决策前风险评估制度,委托独立第三方有资质咨询机构对投资所在国(地区)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市场、法律、政策等风险做全面评估。
2013年国家提出“一带一路”的合作倡议后,中国企业开始了第二次成规模的走出去,有了2008年的经验,这次从国家层面到企业具体实施层面,比2008年那次走的更谨慎了一些,更加关注投资项目的前期评估和对风险的充分认识和把握。有的企业决策层甚至提出,没有充分全面的项目风险评估报告,就不能提交董事会审议。
我曾专门针对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风险管理进行研究和实践,提出海外投资项目风险评估方法论,带队协助了第一批“一带一路”落地的部分海外投资项目进行了投资风险评估论证,取得了比较好的成效。也曾接受国资委的委托,牵头联合了清华大学、国际SOS、美世咨询、摩根律所等几家国际机构深入研究“一带一路”涉及部分国家的国家风险概况,形成《国家风险手册》,供走出去的央企进行投资决策前参考,其中合规风险是一项重要内容。
其实,合规风险的最突出矛盾还是海外合规,因为中国企业普遍认为在国内很多合规问题都比较好处理,但一走出国门,很多时候我们用国内的套路去摸着石头过河的时候,吃了亏。所以在前段时间发布的《中央企业合规管理指引》中也是将“境外投资经营”作为重点合规内容进行了描述,这次七部门又专门发布了针对境外经营合规的指导性文件。
二、几个合规文件的关系
  国家标准GB/T35770-2017《合规管理体系指南》是对国际标准组织ISO在2014年发布的ISO19600《合规管理体系指南》的翻译和等同采用,旨在提供一个普适性的合规管理体系参考框架,并没有对特定主体的倾向性和针对性。
而《中央企业合规管理指引》主要针对的对象就是中央企业,对中央企业的合规管理工作和所有合规事项进行了规定。
此次发布的《企业境外经营合规管理指引》针对的内容是企业境外经营,适用的范围不局限于中央企业,而是所有中国企业。
 三、《企业境外经营合规管理指引》的重点内容
  1、《指引》结构
《指引》共八章,三十条,包括合规管理要求、合规管理架构、合规管理制度、合规管理运行机制、合规风险识别评估与处置、合规评审与改进、合规文化建设等内容。
2、合规要求
合规管理涉及三个方面的业务类型:对外贸易、境外投资、对外承包工程。中国企业走出去经历的阶段顺序应该是先以输出产品的对外贸易为主,再以劳务和服务输出的对外工程承包过渡到资本输出的对外投资阶段。相应的,承担的风险也逐次递增。
在这三个业务类型外加日常运营,提出了四个“确保”和四个“全面掌握”,确保描述的是目标,全面掌握描述的是重点合规内容。
3、合规管理机构
合规管理机构由合规管理委员会、合规管理负责人、合规管理部门、合规管理工作的协调等几个部分内容组成。
这个机构的设置和《中央企业合规管理指引》中的要求非常类似,只是这次提出一个“首席合规官”的说法,并且由于海外合规的工作特点,在工作协调机制中除了一、二、三道防线之外又增加了与外部监管机构和第三方的沟通事项。首席合规官(Chief Compliance Officer,CCO)在一些国际企业中早就有此提法,但并不是所有公司的标配,需要按照本企业合规风险的大小和工作量视情况而定,而中国企业目前绝大部分都没有设置此类岗位。未来是否要设立也要看企业自身情况,主要是有一个明确的合规管理负责人是其实质内容,至于叫什么称呼并不是最重要的。

原文链接:海外合规才是重点——《企业境外经营合规管理指引》评述与解读

法国阿尔斯通集团前高管出狱后撰写《美国陷阱》一书并提供合规咨询服务

中兴通讯事件和“孟晚舟事件”使得美国运用司法武器介入企业竞争的计策被中国公众所知晓。跨国公司的高管随时可能面临重罪指控,外国企业动辄被开出上亿美元的罚单,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美国陷阱”?如何解读这种“美国陷阱”并做好应对?
在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为加深对美国司法武器的认识,推动我国企业海外经营中的合规建设,提升政府保护中国企业在全球合法权益的能力,助力深圳打造法治城市示范、合规城市示范,联合会和北京新世纪跨国公司研究所特邀全球电力能源与轨道交通行业巨头法国阿尔斯通公司前高管、畅销书《美国陷阱》作者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于2020年1月18日上午9:30在深圳市司法局二楼会议室举行“如何应对美国的长臂管辖——《美国陷阱》作者讲述公司业务被肢解亲历及建言合规管理”主题讲座,分享企业在海外经营中对非国际通行规则的应对经验及海外合规建设经验。现诚邀您莅临讲座,共商合规之道!
嘉宾介绍

【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
法国阿尔斯通集团前高管,在2013年抵达美国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时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并被判罪入狱。
出狱后撰写《美国陷阱》一书,并创建了IKARIAN公司,提供战略与运营方面的合规咨询服务。

中国仲裁裁决得以在印度承认执行的实质和程序条件

印度和中国都是1958年《承认及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the New York Convention on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Arbitral Awards)即《纽约公约》的成员国,印度1960年正式批准了该公约,而中国也在1986年年底加入该公约。《纽约公约》是目前国际上关于承认和执行仲裁裁决的最重要的公约,为一国裁决在他国执行提供了重要的保障。

一、在印度执行外国仲裁裁决的前提条件

虽然印度是《纽约公约》的成员国,并且其也根据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UNCITRAL)所发布的“示范法”(Model Law)的精神制定了1996年《仲裁和调解法》(The Arbitration and Conciliation Act, 1996),但该法在其第二部分(Part II)第44条“基于《纽约公约》的外国裁决”的执行项下,给出了一个保留,即印度中央政府有权基于互惠等考虑,在将某国以在印度国家官方公报(National Gazette)上刊登之前,即使该国是《纽约公约》的签字国,印度也不会执行在该国做出的仲裁裁决。

也就是说,外国仲裁裁决想要在印度得到执行,做出该仲裁裁决的“外国”不仅仅要是纽约公约的签约国,并且还是印度政府在其官方公报上正式承认的“公报国”(Gazetted States),目前《纽约公约》下有超过150个签约国和地区,而被印度承认的,不到三分之一。更加尴尬的是,2012年之前,中国大陆和香港并非是印度国家官方公报所认可的地区,因此,虽然中国是《纽约公约》的成员国,但是在2012年之前,印度并不认可在中国所做出的、寻求在印度执行的仲裁裁决。因此,在2012年之前,中国投资者只能在英国、新加坡等地仲裁,而在中国大陆、香港等地做出的裁决无法在印度得到执行。不过,这一情况已经得到了改写,印度于2012年将中国大陆以及香港刊登在了其官方公报上并加以认可。也就是说,在中国、中国香港作出的裁决可以在印度得到执行,但到目前为止,印度尚未对我国台湾地区的仲裁裁决作出安排。

除了必须是《纽约公约》的签约国加“公报国”外,要想仲裁裁决在印度得到执行,还需要符合两个条件, 一是争议在印度法下可以通过仲裁方式解决,二是该仲裁裁决没有违反印度的公共利益。否则该仲裁裁决无法得到印度法院的认可和执行。

推荐印度合作律所:

印度大恒竺成律师事务所是按照印度法律合法成立的律师事务所,获准在印度全境各邦执业并在印度最高法院拥有出庭资格,律所同时在印度律师公会备案,律所在包括德里、孟买、古尔冈、金奈、海德拉巴和班加罗尔在内的印度主要商业城市拥有分所,并设立有专门的中国事务部,本所从2010年起帮助了超过上百家中国企业投资印度。

最高院:证人证言具有易变特点,没有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不予采信!

核心裁判观点:
1、资金往来未注明用途的,则资金往来性质存在多种可能性,委托投资、共同投资、赠与、借款、还款等等,他人很难判断当时当事人之间实际发生的事实及其真实意思表示。
因此特别提示:资金往来最好注明用途,比如某日合同货款、律师费、委托理财等等。
2、证人没有直接参加当事人设立法律关系的证据,故其证人证言属于传来证据,证明力相对较弱。
3、人证属于言词证据,有易变的特点,证人或者当事人事后关于案件情节的描述,存在根据利害关系重新取舍的可能,故在没有其他种类证据予以佐证的情形下,对证人证言及当事人陈述原审法院不予采信正确。
特别提示:除非亲眼所见正在发生的事实,否则证人的证明力相对较弱,在没有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法院一般不予采信。
4,合同签名页是独立的,与合同其他内容不连接,不能确定是否为合同原件。
特别提示:签署合同一定要盖骑缝章或在骑缝上签字,否则极有可能被换页。

其中,银行资金划转凭证证明刘婧于2008年5月13日和6月10日向王昊银行账户两次汇款650.4万元和4487.76万元,王昊在收到该两笔款项后于当日即汇入江苏圣奥公司银行账户,用于在该公司的股权出资及增资。

最高院经审理后认为:

一、对于汇款的用途问题:

刘婧向王昊汇款,但未说明汇款用途,也未能提交具有委托王昊认购江苏圣奥公司股份内容的其他证据。王昊以自己名义使用了汇款资金,认购了江苏圣奥公司股份,并以自己名义在江苏圣奥公司登记股东和行使股东权利。根据本案现有证据、双方当事人及代理人的诉辩意见,王昊也有向刘婧的汇款行为,刘婧与王昊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存在特殊关系,其间多笔高额资金往来未以人们通常习惯的方式留下建立法律关系性质的凭证。由于资金往来性质存在多种可能性,委托投资、共同投资、赠与、借款、还款等等,他人很难判断当时刘婧和王昊之间实际发生的事实及其真实意思表示。王昊收到刘婧汇款资金后已经将货币资金转换为股权财产,财产形态的转换是基于王昊的意思表示和行为完成的,刘婧没有提供其参与处分将其汇款货币资金转换为股权财产形态的证据,其可以依法向王昊主张货币资金债权,但据此主张股权所有权没有法律依据。

刘婧提交的银行资金划转凭证能够证明存在资金流转关系,但仅凭其汇入王昊账户的该两笔资金在数额和时间上与王昊向江苏圣奥公司的投资相吻合的事实,难以认定刘婧和王昊对资金的用途形成了共同意思表示,不能根据资金流转的事实推定刘婧委托王昊并以王昊名义向江苏圣奥公司投资。刘婧上诉主张王昊未提交证据证明其间存在借款关系,但原审法院却以不能排除王昊借款出资为由作出否定委托投资关系的认定是错误的。因刘婧向王昊汇款未说明用途,故关于该笔资金的用途有多种可能,原审法院仅列举借款的一种可能,并同时作出刘婧汇款的性质并不能必然、排他地认定为出资的论证,未进一步落实该笔款项是否为借款关系,并无不妥,原审法院关于仅凭往来资金款项不能推定委托出资关系的观点正确。

二、对于证人证言的证明力问题

刘婧提交的证人证言涉及的证人主要有江苏圣奥公司财务经理、法务总监、公司原股东,刘婧另案委托代理人,兰溪公司原法定代表人等,王昊均以存在利害关系为由否认上述证人证言的真实性。因刘婧和王昊均参与江苏圣奥公司及关联公司的经营管理,王昊主张证人与刘婧或者其本人有利害关系的理由合理。民事主体之间建立法律关系需要各方当事人本人自愿并达成共同意思表示,他人直接替代建立法律关系需要符合法律规定。

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上述证人没有直接参加王昊与刘婧设立法律关系的证据,故其证人证言属于传来证据,证明力相对较弱。在本案中,刘婧陈述其与王昊之间为代持股关系,其为江苏圣奥公司股东,而在其与石光强的纠纷案件中,刘婧、王昊、江苏圣奥公司一方的诉讼观点是否认其间存在代持股关系,刘婧对此解释为诉讼策略的需要及系受王昊主导影响。可见,人证属于言词证据,有易变的特点,证人或者当事人事后关于案件情节的描述,存在根据利害关系重新取舍的可能,故在没有其他种类证据予以佐证的情形下,对证人证言及当事人陈述原审法院不予采信正确。

….

在二审期间刘婧追加提交新的证据材料《股权转让协议》,该协议载明王昊向刘婧转让江苏圣奥公司股权,但该协议存在如下问题:
第一,王昊与刘婧签名页是独立的,与合同其他内容不连接,不能确定是否为合同原件;第二,协议载明的签约日期为2008年1月16日,而江苏圣奥公司于2008年5月14日才设立,即上述协议签订时江苏圣奥公司尚未成立。基于该协议存在的上述问题及刘婧不能说明一审未提交该证据材料的正当理由,本院难以认定该证据材料的真实性,对此不予采信。刘婧提交的长春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证明和其他境外法院证据材料等,其内容与刘婧在本案中的主张不具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纳。刘婧提交的其他证据材料为复印件,王昊不予认可其真实性,因本院难以核实复印件的真实性,故所涉及的复印材料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根据本案现有证据查明的案件事实,王昊为江苏圣奥公司登记股东,以股东身份完成出资、增资、分红及股权转让行为等。王昊取得的股东身份登记,具有公示效力。刘婧在诉讼中主张其与王昊之间存在代持股关系,证据不充分。代持股关系应当基于委托关系形成,委托关系为双方法律行为,需双方当事人有建立委托关系的共同意思表示,签订委托合同或者代持股协议,对未签订合同但双方当事人有事实行为的,也可以依法认定存在委托代持股关系,并以此法律关系确定双方当事人的民事权利和义务。

单方法律行为不能建立委托代持股份关系。本案中刘婧未提交其与王昊之间关于建立委托关系或者代持股关系的协议,其提交的其他证据也不能证明其与王昊之间对委托关系或者代持股关系形成了共同意思表示或者其间实际形成了事实上的代持股份关系。因刘婧在本案中未能提供直接证据证明其主张,提交的间接证据未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不具有排他性,举证不具有优势,其在本案中的诉讼主张,本院不予支持。王昊与刘婧之间的资金往来实际存在,其资金关系可以另行解决。本院经审判委员会民事、行政审判专业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

中缅建交70周年看好一带一路基础设施经贸合作

——中缅两国经济互补性强,潜力巨大。中国长期保持缅甸第一大贸易伙伴和最重要投资来源国地位,2019年前11个月,双边贸易额达168亿美元,越来越多缅甸农畜产品走进中国千家万户。基础设施建设等各领域合作成果丰硕。缅甸是共建“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国家,双方深化发展战略对接,签署共建中缅经济走廊合作相关文件并成立联合工作委员会,走廊建设稳步推进。

——深化经贸往来,注入互利合作新动能。双方要深化共建“一带一路”框架内务实合作,推动中缅经济走廊框架从概念转入实质规划建设阶段,着力推进皎漂经济特区、中缅边境经济合作区、仰光新城三端支撑,深化互联互通、电力能源、交通运输、农业、金融、民生等领域务实合作,让中缅互利合作释放更多惠民红利。

How to benefit from LinkedIn without wasting time

THERE ARE over 673 million users on LinkedIn, but “most people have an account because they’ve been told they should or need to have one—then they never use it or update it,” said Andrew Selepak, Ph.D., director of the graduate program in social media at University of Florida.

The site can also encourage posturing. It’s disingenuous to accept every request to connect and then brag about your vast business networks when those networks actually yield little activity and few interactions. “Most people rarely have any professional content to share—we only change jobs so often or appear in national publications or earn new degrees,” said Mr. Selepak. That’s likely why users only spend about 17 minutes a month on LinkedIn compared with 35 minutes a day on Facebook, he added.

LinkedIn can be a great place to find email addresses or, if you’re hiring, scour resumes with little effort, but people tend to let their profiles atrophy, said Mr. Selepak. Plus: There’s always the risk they’ll be notified you’re stalking them on LinkedIn.

LinkedIn lets people connect with others in their industry; it’s a living, digital resume you can send to potential employers and a tool used by recruiters to find better candidates. It’s also a personal branding platform where you can distinguish yourself as a thought leader within your industry, said Aliza Licht, a digital consultant and author of “Leave Your Mark,” a career guide for the social media era.

Having a profile isn’t enough, though. “Being present on LinkedIn is essential,” said Ms. Licht. You should regularly post content relevant to your career—innovations by your employer, job openings you’ve heard of, industry shifts you’ve observed—on its home-page feed as you would on Facebook. “It’s a great way to get eyeballs on your point of view, your values and your accomplishments,” she said, which raises the likelihood of making connections and finding opportunities.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51525354555657585960616263646566676869707172737475767778798081828384858687888990919293949596979899100101102103104105106107108109110111112113114115116117118119120121122123124125126127128129130131132133134135136137138139140141142143144145146147148149150151152153154155156157158159160161162163164165166167168169170171172173174175176177178179180181182183184185186187188189190191192193194195196197198199200201202203204205206207208209210211212213214215216217218219220221222223224225226227228229230231232233234235236237238239240241242243244245246247248249250251252253254255256257258259260261262263264265266267268269270271272273274275276277278279280281282283284285286287288289290291292293294295296297298299300301302303304305306307308309310311312313314315316317318319320321322323324325326327328329330331332333334335336337338339340341342343344345346347348349350351352353354355356357358359360361362363364365366367368369370371372373374375376377378379380381382383384385386387388389390391392393394395396397398399400401402403404405406407408409410411412413414415416417418419420421422423424425426427428429430431432433434435436437438439440441442443444445446447448449450451452453454455456457458459460461462463464465466467468469470471472473474475476477478479480481482483484485486487488489490491492493494495496497498499500501502503504505506507508509510511512513514515516517518519520521522523524525526527528529530531532533534535536537538539540541542543544545546547548549550551552553554555556557558559560561562563564565566567568569570571572573574575576577578579580581582583584585586587588589590591592593594595596597598599600601602603604605606607608609610611612613614615616617618619620621622623624625626627628629630631632633634635636637638639640641642643644645646647648649650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