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 10月 4, 2021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

出自近现代毛泽东的《沁园春·长沙》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资本没有进入我们所需要的领域,所以叫无序扩张

内容节选来源:魏杰 新经济智库 原文标题及链接:《谁在无序扩张?共同富裕的深层逻辑?中国会否爆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什么叫资本无序扩张?提这个问题原因是什么呢?资本有三个基本的定义。一、资本是逐利的,追求利润的,追求利益的。资本是一种逐利的经济范畴,资本不逐利就不叫资本,追求利益和利润的,这是一个提法。二、资本是人格化的,如国有资本,民营资本等。三、资本在追逐利润的过程中,有可能和国家的宏观政策是相吻合的。与国家宏观政策相吻合的时候叫资本有序运行,也有可能资本和国家的宏观政策是对立的,不协调的,一定程度的时候叫资本无序扩张。所以判断资本是有序运行还是资本无序扩张的主要指标就是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 ……

稻盛和夫:企业的本质在“敬天爱人”

内容节选自:郭方天 《稻盛和夫企业道德经营思想》 稻盛和夫以其特有的道德哲学理念概括了企业的本质。“企业的本质在于:一方面要使利润最大 化,另一方面又要满足顾客所有的需求!”[6]在更深理念上,企业的本质在于“敬天爱人”。 “所谓敬天,就 是依循自然之理、人间之正道——亦即天道,与人为善。换言之,就是‘坚持正确的做人之道’;所谓爱 人,就是摒弃一己私欲,体恤他人,持‘利他’之心。”[7]这就是说,企业的建设与发展、谋利与赚钱,既要 遵循经济以及企业经营规律,又要与人为善,坚持理与情的统一。同时,企业的的存在和发展,不能是 为了一己私欲,应该是一切为了他人,也即为了社会。 为此,稻盛和夫进一步指 ……

稻盛和夫认为,企业发展要“以德为本”,“依德而治”

内容节选自:郭方天 《稻盛和夫企业道德经营思想》 企业是社会的企业,是人的企业。稻盛和夫认为,企业发展从根本上来说离不开德治,要“以德为 本”,“依德而治”。 首先,企业家要把职工(伙伴)的幸福追求放在首位。稻盛和夫说:“驱使我想要提升公司业绩的 原动力只有一个,就是希望员工们在未来的日子里,永远生活安定、永远幸福”,“如果自己在某种程度 上拥有经营者的才能,那么就应该为了伙伴们的幸福,站在前头努力拼搏”[5]。然而,如果企业家仅仅 以一时的利益或金钱来刺激员工的欲望,那么即使能够获得一时的成功,终也将露出破绽。有作为的 企业经营必须把永续繁荣作为目标,并给员工带来永续、稳定的利益和幸福[6] ……

企业经营要践行“正”的道德哲学思维,经营者必须不断提升人格

内容节选自:郭方天 《稻盛和夫企业道德经营思想》 稻盛和夫认为,管理和建设一个企业,不能没有经营哲学思维。由其创立的京瓷公司的成功“是 由于京瓷拥有坚定的经营哲学,并将之与员工共享”[1]。在稻盛和夫看来,所谓“经营哲学”,就是一种 企业经营的思维方式。“我一向主张经营者必须确立能够用作判断基准的‘哲学’。这是因为经营者在 进行日常的企业经营活动时,为了确保正确无误的航向,需要在任何时候都能够作出正确的判断。”“在我看来,不管是企业的经营,还是个人的人生,都是不断积累的诸多判断的最终结果。而促使一个 经营者作出这些判断的基准,则强烈反映出了他的思维方式。”[2] 稻盛和夫强调:“非常重要的一点 ……

民法典彰显了中华民族“礼法合一、德法兼治”的文化传统

原文出处:继往开来:从民法典看中华法文化的复兴 作者,焦利 2020年07月15日07:59 来源:光明日报 原标题:继往开来:从民法典看中华法文化的复兴 中华民族的法文化基因,几千年来一直影响着中国法律的基本走向。正如德国法学家萨维尼所言,法律不是纯粹的理性建构,而是历史传统的产物。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中,我们能清晰地看到传统中华法文化的深刻烙印。 法与时转、与时俱进的立法思想 中华文明为什么能延续5000年而不中断,历久远而弥新,经沧桑而不老,始终保持着坚强的韧性和旺盛的生命力?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中华文明蕴含着法与时转、与时俱进的思想。中华民族是一个充满智慧的民族,自古以来就懂得既坚 ……

“乡土中国”语境下的“礼治”

内容节选自:梁治平:《从“礼治”到“法治”?》 在1947年出版的《乡土中国》(注:费孝通:《乡土中国》,北京,三联书店,1985年版。)一书中,费氏试图从中国本土社会里面提炼出一些概念,并用它们来勾画中国乡村社会的面貌。这些概念包括“乡土社会”、“差序格局”、“礼治秩序”、“长老统治”等等。在费氏看来,中国基层社会是乡土性的,或者,用社会学家的话说,是所谓“礼俗社会”。在这种社会里面,人们安土重迁,其生活富于地方性。乡土社区的单位是村落,人们彼此熟悉,因此,这又是一个“没有陌生人的社会”。(注:费孝通:《乡土中国》,第5页。)   在这样一个社会里,“规矩不是法律,而是‘习’出来的礼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