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刑事合规管理

刑辩律师讲解在看守所的日子

文 | 于凯 北京大成(青岛)律师事务所 文章来源于刑辩组 看守所,一个在地图上消失了的存在。 同在一片蓝天下,有那么一个小天地,风吹不进,雨刮不进,律师会见不能进。在全国疫情向好的情况下,各地公、检、法基本都已正常开展工作,但律师会见工作依然仅能通过视频。看守所里的生活不足为外人道;看守所的位置在地图软件上无法搜索,这似乎是一个从地图上消失了的存在。 本文内容来源于律师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会见,以及从看守所释放的当事人的回忆,通过对嫌疑人口述的整理,还原看守所内的真实情况,让刑事辩护律师能够全面了解看守所,了解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看守所内真实的羁押生活,以期对刑辩律师的工作有所启发。 一、 ……

张明楷:不要总是做无罪辩护

在多宗案件中做轻罪辩护和量刑辩护可能还是最理想的。一个案件经过公检法部门经过了法院,如果是无罪的它怎么能进行的下去呢,公检法的人不可能都是不懂法的人对不对?所以不要做无罪辩护。 有一些无罪辩护,是我们自己的思路出了问题,比如说:意识常态喜欢这样辩,我的当事人的行为是不当得利,所以不构成侵犯罪、不构成盗窃罪、不构成什么罪什么罪。这个逻辑关系就错了呀!不当得利和刑法上的犯罪不是个对立关系呀!当然我们有的写的相关意见也在上面做参考。被告人的行为不是不当得利而是什么什么,这个辩也错的啦。那律师你要知道,民法和刑法都是对立的,虽然一个是公法一个是私法,但是民法什么都管,民法可以把任何公的事情变成私的事情 ……

张明楷:不要离开构成要件归纳案件事实

我为什么特别讲这一点,我觉得有的律师写的辩护词他就把这个事实按照通常的用语去做一个归纳。不考虑这个事实的对立构成要件是什么,这个事实符不符合这个构成要件,比如说人家起诉这件事,受贿或者滥用职权,但是我的行为就只是滥收费,就是滥收费,我滥收费怎么就构成犯罪呢?因为你滥收费,这个归纳方法是不合适的。如果这样归纳的话我可以什么行为都无罪,你们相信我。举个例子,一个人经过谋划杀了十个人,我说这是谋杀,刑法没有规定谋杀罪,只有普通杀人罪,所以法律没有规定不违法,那我由于反革命而杀死4个法官,但是刑法并没有规定,因为在1997年就已经废止了所以无罪。那我们可以这样讲么,我们是不可以这样讲的,你说他无罪的时 ……

张明楷:不要过于相信被告人的辩解

很多律师过于相信被告人的辩解,这个不好的,被告人的立场就决定了他通常不可能把对他不利的事情告诉你。学法律的人要知道,没有证据证实的话是不要相信的。我自己养成的习惯是我自己的亲戚朋友跟我说刑事案件的时候我绝对不会全部相信,这就是一个习惯。这是他的立场决定的。比如说自己受到刑事逼供的而实际上他还是好好的,你就直接说他受到了刑事逼供这是没有任何证据的。我们处理案件的时候很多时候都是说被告怎样怎样,而实际上我们不能够十分相信被告的话,否则的话我们会很冒险。这种时候你可以问被告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你所说的话,同样你给被害人做代理的时候,你也不要完全相信被害人说的话。 本文系张明楷教授在广州科学馆进行了题 ……

张明楷:不要对司法人员做有错推定

我发现有的律师总是习惯把无罪推定挂在脸上,把公检法的有罪推定挂在嘴上,这是矛盾的。既然你对被告人采取了无罪推定,那你对其他诉讼参与人又可以采取无罪推定对不对。反过来说的话,公检法人员也不要对律师采取有错推定,那你对被告人实行无罪推定,那对律师也好,无论是对哪一方都不要做有错推定,因为这种有错推定会导致你忽略一些问题。 本文系张明楷教授在广州科学馆进行了题为“侵犯人身权利犯罪的辩护”的讲座,提出律师刑事辩护应注意的八大问题。

张明楷:不要给司法机关添麻烦

当律师帮被告人辩护,你是有目的的,你是为要以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利为目的。而不是给司法机关添麻烦。这个在心理学上被称为目的健忘症,做一件事,做着做着把自己目的忘了。 就是朝着另一个目的去了,另外一个目的其实不是他的目的。举个二战期间的一个例子 有个部队去修桥,修桥的目的就是为了过去打败敌人,桥快修好桥了发现过去打不过敌人, 反而敌人过来要把自己打死。所以就下令把这个桥给炸了。然后这个人想不通了说我好不简单修个桥,你又让我炸掉。可是不炸掉别人就要过来打你了。你看目的健忘症,然后忘了当初自己的目的。他就非舍不得炸,你不得不炸嘛 ,你不炸怎么办。再说个真实的例子,司法机关找鉴定机关 做了个鉴定可是庭审 ……

张明楷:不要用大话空话原则性的话去辩护

换句话说,你的辩护要提出具体的观点具体的意见。我看到有的辩护词,律师就说,如果这个行为也要定罪的话是对社会主义法治的极大破坏。要是定罪的话这话有什么意义,那如果这样法官也可以反过来说,这个罪要是定了的话就是,违反了刑法的迁移性,动不动来句社会危害性很小啊。这个罪定的话违反罪行法定原则。这话都没有意义,你想你这样说的时候,公诉人完全可以这样说。因为你完全没有提出具体的意见,最大就是可以在法庭上渲染一下气氛 让当事人家属听着高兴一下。这我也能理解。但也不能全是这话那我知道,被告人亲属他希望你这个辩护人在庭上声音能压倒一切,可是声音能压倒一切吗?空话能压倒一切吗?还是像我说的,还是要看具体的定义。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