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查验方略

IPO资金流水核查就是这么细!已成惯例!

关于对实控人等资金流水的核查。请中介机构结合《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问题 54 的内容补充披露: (1)对实控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董监高、其他关键人员银行账户的核查范围,包括银行账户数量,核查金额重要性水平、账户主要用途情况,流水对手方信息中是否存在未申报的账户,账户清单范围是否完整; (2)发行人分红款 项的主要流向,上述银行账户是否与发行人客户、供应商以及其实控人、关键管理人员存在资金往来,若存在,请说明原因及合理性; (3)发行人、实控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董监高、其他关键人员银行账户是否存在大额取现、大额支付等情形,对手方情况,款项的主要用途及合理性,是否存在客观证据予以核实; (4 ……

监管规则适用指引——关于申请首发上市企业股东信息披露

2021年2月5日,为了加强拟上市企业股东信息披露监管,防范“影子股东”背后可能存在的钱权交易、利益输送等一系列问题,进一步从源头上提升上市公司质量,切实维护资本市场“三公”秩序,中国证监会制定并发布了《监管规则适用指引——关于申请首发上市企业股东信息披露》(以下简称“《股东信息披露指引》”)。 股权代持须解除 《股东信息披露指引》第一项,发行人应当真实、准确、完整地披露股东信息,发行人历史沿革中存在股份代持等情形的,应当在提交申请前依法解除,并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形成原因、演变情况、解除过程、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等。 股东适格性的专项承诺 《股东信息披露指引》第二项,发行人在提交申报材料时应 ……

股东信息披露问题核查尺度及法规依据

根据(1)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2021年2月5日颁布的《监管规则适用指引—关于申请首发上市企业股东信息披露》及 (2)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审核中心2021年2月18日发布的《关于科创板落实首发上市企业股东信息披露监管相关事项的通知》相关规定及要求, 目前监管机构对发行人的股东均严格要求穿透核查至最终出资的 (1)自然人或(2)政府部门、(3)机构、(4)事业单位、(5)上市公司、(6)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7)全民所有制或(8)集体企业、(9)社会团体。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证监局局长贾文勤建议规范银行函证相关工作

全国人大代表、北京证监局局长贾文勤建议,从加快推进银行函证数字化、开展专项治理降低银行函证收费、完善不实回函的民事责任追究等三方面规范银行函证相关工作。  贾文勤指出,银行函证作为注册会计师审计的基础性程序,对于证实货币资金的存在性、抵押担保的完整性、企业收入的真实性等核心审计目标发挥着关键作用,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财务报表整体的审计质量,是夯实市场主体会计信息质量、防范金融风险、维护市场秩序的重要途径。然而,近年来“两康”“金亚科技”“九好集团”等重大审计失败案件均暴露出现有银行函证存在诸多问题,亟待从根本上加以解决。关于出现的相关问题,贾文勤分析: 一是效率不高。现有银行函证普遍采用会计师事 ……

IPO潜规则及常见“运作”套路手法识破,侥幸心理不可有!

本文来源于网络 IPO潜规则一:“抹掉”逃税劣迹不少民营企业为了逃避企业所得税,通常的做法就是隐藏利润,报给税务局的“毛利润”远远小于实际毛利润。比如,企业的实际盈利可能是1,500万元,而报给税务局的账却可能只有300万元。但为了上市,就必须满足一定的盈利条件,比如,中小板上市需要最近三年连续盈利,并且累计实现净利润达到3,000万元以上;创业板上市需要满足“最近两年连续盈利,最近两年净利润累计不少于1,000万元,且持续增长”或者“最近一年盈利,且净利润不少于500万元,最近两年营业收入增长率均不低于30%”的条件。很多的企业不上市的时候隐藏利润逃税,等到准备上市的时候再通过调账体现利润和 ……

发起人和股东(追溯至发行人的实际控制人)核查

发起人和股东(追溯至发行人的实际控制人) (一) 根据发行人设立时各发起人有效的《营业执照》、身份证及发起人确认, 【】为具有完全民事权利能力和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 【】为根据中国法律设立且有效存续的有限合伙企业,具有当时有效的《公司法》等有关法律、法规和规范性文件规定的担任发起人并进行出资的资格。 (二) 根据发行人的工商档案、《发起人协议》及发行人设立时各发起人有效的《营业执照》 、身份证,发行人的发起人共 3 名,住所均在中国境内,各发起人在发行人设立时的出资比例如下所示:序号 发起人名称 认购股份数额(万股) 持股比例(%) 出资方式 综上,本所律师认为, 发行人的发起人人数、住 ……

关于发行人的股本及其演变的核查

(一) 发行人设立时的股本结构 发行人设立时的股本结构详见本法律意见书“四、发行人的设立” 及“六、发起人和股东(追溯至发行人的实际控制人) ” 部分所述。本所律师认为,发行人设立时的股本结构合法有效,不存在产权界定和确认方面的纠纷及风险。 (二) 发行人及其前身有限的设立及历次股权变更根据发行人提供的工商资料并经本所律师核查, 本所律师认为, 发行人及其前身有限的设立及历次股权变更均履行了必要的法律程序,符合当时法律法规的规定,设立及历次股权变更合法有效;发行人及其前身有限曾存在的股权代持行为已还原,发行人股权清晰,就该等股权代持及代持还原行为,相关代持方与被代持方之间不存在任何纠纷,该等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