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商事仲裁

非洲仲裁机构LACIAC及其示范仲裁条款

LACIAC is an acronym for Lagos Chamber of Commerce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 Centre – LACIAC. LACIAC is an international 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 centre with a focus on fair and efficient 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 in Africa.   Standard Model Arbitration Clause   “Any dispute, contro ……

英美法系的证据发现规则(discovery )及其限制

英美法系的证据发现规则(discovery ),它与我国律师所熟悉的“谁主张,谁举证“不同,它允许一方当事人要求对方当事人提供对己方有利的证据,对方或其律师若不配合,则可能构成藐视法庭罪。 虽然其要求申请人请求的证据范围具有相关性和实质性,实践操作中仍是费时、费力又费钱的。 “证据发现”的主要机制包括: (1)向对方当事人发出书面问题单,要求对方回答(interrogatories); (2)法庭外记录证人的证言,以备庭审时使用(depositions); (3)一方当事人作出书面的事实陈述,要求对方承认、或否认或反对陈述的内容。经对方承认的事实或未被对方否认或反对的事实即成为免证事实。(re ……

迪拜国际仲裁中心

成立:2003年5月17日正式挂牌成立,原为迪拜工商会下设商务调解仲裁中心   迪拜国际仲裁中心作为自主仲裁机构,全权调解、仲裁国际和国内的商业纠纷,并确保仲裁决定的实施。中心本着让各方满意、适用性、中立性、私秘性、成效和快捷的原则,为企业提供富有经验的国际国内调解、仲裁服务,解决国内、外商业纠纷。   新成立的迪拜国际仲裁中心完全独立于迪拜工商会工作,最高机构为理事会。理事会设理事长、副理事长和理事。理事会下设秘书处,由秘书长、资深律师、管理人员等组成,负责登记申请、传递和保管文件、财务安排、技术支持、收集材料、安排会议和听证、预定会场及其他仲裁中心的具体事务。   根据迪拜国际仲裁中心设立 ……

内地与香港执行仲裁裁决补充安排、答记者问与典型案例

公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相互执行仲裁裁决的补充安排》已于2020年11月9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815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本司法解释第一条、第四条自2020年11月27日起施行,第二条、第三条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完成有关程序后,由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施行日期。 最高人民法院 2020年11月26日 安排内容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 法释(2020〕13 号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相互执行仲裁裁决的补充安排 (2020 年11月9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815次会议通过,第一条、第四条自2020 年11月27日起 ……

走进世界级调解和仲裁机构-选择的理由

第十二届SCLA全球论坛将于2020年12月23日(周三)举办。本届论坛将以-《走进世界级调解和仲裁机构-选择的理由》为主题。 第十二届全球论坛将探讨讨论本协会近期一些活动的核心议题-仲裁或调解的形式解决争端。我们将重点讨论根据进行争端解决程序的地区而提供的选择。与此相关的还有专门从事某些行业(如航运、矿业、金属贸易等)的争议解决中心。在介绍各种机构之后,将讨论与会人员的经验和选择庭外机构解决争议时的相关标准。 本届论坛拟邀请包括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新加坡国际仲裁(演讲人Kevin Nash);土耳其国际仲裁与调解院(Yonca Yücel )和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院等全球知名的调解和仲 ……

如何适用《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CISG)之学术观点和仲裁观点

《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以下简称“《公约》”或“CISG”)于1980年在维也纳举行的外交会议上获得通过,并于1988年1月1日正式生效。CISG协调了普通法系和大陆法系在合同制度方面的差异,旨在为国际社会提供国际货物销售合同统一规则指引,以减少国际贸易的法律障碍,促进国际贸易的发展。截止到2020年8月1日,CISG缔约国已达93个,包括贸易总量在全球贸易总量中占据重要比例的中国、美国、日本、新加坡、法国、德国、澳大利亚、韩国等。 近年来,CISG在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中被愈加频繁的适用。但一直以来,因CISG在商事仲裁中的适用性缺乏明确规定,关于仲裁庭在何种情形下必须适用CISG的 ……

英国最高法院判例:关于“仲裁员对重复指定的披露义务”

本文来源及全文链接:郑睿 郑老师的英国法课堂 2020年11月27日,在经过一年多的深思熟虑之后,英国最高法院下达了国际仲裁界翘首盼望多时的Halliburton v Chubb案的判决书([2020] UKSC 48),对仲裁员的公正行事义务涉及的新问题作出了详尽的分析。该案涉及两个主要争议焦点:第一,仲裁员是否以及在何种程度上可以接受同一当事人就同一或重叠的标的作出的多次指定(appointments in multiple references),而不会有损其公正行事的义务;第二,仲裁员是否以及在何种程度上可以接受此种多次指定而不履行披露义务(disclosure)。 考虑到案件涉及国际 ……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