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内诉讼与执行

诉讼财产保全责任保险中的行为保全

内容来源:金融贸易风险部 五洲保险经纪 诉讼保全责任保险中行为保全的定义一. 行为保全行为保全是指在民事诉讼的概念中,为避免当事人或者利害关系人的利益受到不应有的损害或进一步的损害,法院依据保全申请对相关当事人的侵害或有侵害之虞的行为采取强制措施。2013年,新《民事诉讼法》首次确立了行为保全制度,该法第100条规定:“人民法院对于可能因当事人一方的行为或者其他原因,使判决难以执行或者造成当事人其他损害的案件,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可以……责令其作出一定行为或者禁止其作出一定行为;当事人没有提出申请的,人民法院在必要时也可以裁定采取保全措施。” 二. 诉讼行为保全责任保险该险种可以为诉讼保全的 ……

最高院:购房人全额付款但未办理过户登记的不享有房屋所有权

来源丨民事审判 【裁判要旨】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规定,因案涉房屋并未办理所有权过户登记,当事人虽已全额缴纳购房款,但其仅享有依据《商品房买卖合同》要求开发公司履行相关合同义务的请求权,尚不享有该房屋所有权,故一审法院未予支持当事人确认对案涉房产享有所有权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妥。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2020)最高法民终58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孔凡靓,女,1985年12月17日出生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长城新盛信托有限责任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内蒙古中银房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上诉人孔凡靓因与被上诉人长城新盛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新盛公司) ……

法院判例:投行领导承揽项目不签字,出了事情后是否应该承担责任?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决 书 (2021)京行终1906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曹某,男,1968年9月8日出生,汉族,户籍所在地上海市浦东新区。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19号。 法定代表人易会满,主席。 委托代理人丁琳,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尹建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工作人员。 上诉人曹某因诉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证监会)警告、罚款及撤销证券从业资格一案,不服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审法院)作出的(2020)京01行初300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2 ……

忠诚协议实质上属于情感、道德范畴,不应强迫其履行忠诚协议

白女士手中持有家属进京落户指标,为此,和丈夫胡先生签订了一份“落户协议”,约定帮丈夫落户,但如双方离婚,胡先生要补偿白女士1000万元。后,二人离婚,白女士依据“落户协议”起诉至法院。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二人离婚,但认定该“落户协议”无效。 基本案情白女士和胡先生曾是一对令人羡煞的校园情侣。白女士学习成绩优异,博士毕业后继续做博士后研究。胡先生则选择了硕士毕业后留京工作。很快,二人登记结婚,组建了小家庭。婚后第二年,白女士博士后出站,同时得到了一份“福利”——不仅白女士本人可以落户北京,作为配偶的胡先生也可以随之落户。谁知,这本是皆大欢喜的一桩乐事,却成为二人矛盾的导火索。 图片原来,胡先 ……

最高检:夫妻共债应由审判程序认定,不得在执行中直接追加!

导读: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所负的债务,在双方离婚后,该债务依然没有得到清偿,法院能否将该债务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并将夫妻中的另一方作为强制执行人?最高检发布的检例第110号指导性案件指出,对于此种债务,不经法院的改判不应直接推定所负债务为夫妻债务,追加另一方为被执行人,既影响判决的既判力,又剥夺另一方的诉讼权利。因此法院在办理可能涉及夫妻共同债务的案件时,既要注重保护债权人的合法权利,又要注重保护未共同举债的夫妻另一方的合法权利。 文章来源: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关于印发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二十八批指导性案例的通知 各级人民检察院: 经2021年4月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三届检察委员会 ……

未经配偶同意不为共同生活目的以家庭财产对外担保效力几何?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 事 裁 定 书(2018)最高法民再210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冯春花,女。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马晓琴,女。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李明,男。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赵玉科,男。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贾延成,男。…. 冯春花申请再审称,(一)二审裁定认定事实不清,裁判错误。1.冯春花与马晓琴均未在案涉《借款合同》上签字,该合同的保证条款应属无效。《借款合同》第五条约定,保证人承担以上保证责任已经征得财产共有人同意,并与财产共有人共同签署本合同。第六条约定,本合同自借款双方及保证人各方签字后生效 ……

上海金融法院最大标的案件-泰禾集团被判偿还信托本息42.55亿元

四川信托向泰禾集团追索47亿元 今年1月6日,上海金融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一起标的额为人民币47亿余元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四川信托有限公司诉泰禾集团等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该案诉讼标的额高达人民币47.97亿余元,该案是上海金融法院建院以来受理的最大标的额案件。 据“上海金融法院”微信公众平台披露,原告四川信托有限公司诉称,原告与泰禾集团于2017年12月20日签订《信托贷款合同》,以信托资金向泰禾集团发放贷款人民币40亿元。泰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南京恒祥置业有限公司、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振益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南京龙润投资有限公司分别提供相应担保。 上述合同签订后,泰禾集团未能按约支付利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