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股权纷争

董事未履行向股东催缴出资的勤勉义务破产时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案例索引:《斯曼特微显示科技(深圳)有限公司、胡秋生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案》【(2018)最高法民再366号】 争议焦点:董事未履行向股东催缴出资义务导致公司受到损失的是否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裁判意见:最高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对公司负有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上述规定并没有列举董事勤勉义务的具体情形,但是董事负有向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催缴出资的义务,这是由董事的职能定位和公司资本的重要作用决定的。根据董事会的职能定位,董事会负责公司业务经营和事务管理,董事会由董事组成,董事是公司的业 ……

英美法系关于股权代持关系的司法实践

在英美法系中,显名和隐名的情况也常见,但是其法律关系并不复杂,因为根据股东名册的股东资格推定效力,显名股东具有股东资格,行使股东权利,而其与隐名股东之间的关系依据信托法处理。 英美法系国家很少有关于隐名股东的规定,其通过设立和运用信托制度不仅为隐名出资设置了制度通道,而且也为实践中如何确认股东提供了思路和依据。 比较典型的是澳大利亚,其规定股票由信托人为其受益人所持有,公司可以只把股东名册上的人当作股东,不问其他人对股权是否具有任何利益。公司可以只与股东名册上的股权持有人打交道。

股权代持的性质及其法律风险

股权代持的内涵: 作为实际出资人的股东(企业或者个人),因为法律限制,或者出于特定商业目的或者个人原因,无法或者不愿以自己名义持有标的公司股权,而委托他人(名义出资人或名义股东)代为持有的情况。 股权代持需要特别注意的法律风险: 1、合规性风险:限制或禁止股权代持的某些法律规定属于国家强制法,股权代持是规避法律或行政法规的行为,存在合规性风险,如果处理不当,会遭受诸如:相关交易文件无效、政府监管机构的处罚,以及其他不利的法律后果。     2、代持人个人信用风险:正常情况下,代持人都是实际持有人可信任的人选,但是也会出现代持人违背承诺主张真实股权、资产或者收益权、要求更多报 ……

存托银行理财国企债刚兑信仰先后被打破,还有没刚兑产品?

最近除了银行理财暴雷外,国企债市场也崩疯了:2020年10月24日,总资产超过1900亿元的华晨汽车集团证实,发行的规模为10亿元的私募债“17华汽05”未能按期兑付。11月10日,永城煤电控股集团发布公告称,因流动资金紧张,公司2020年度第三期超短期融资券“20永煤SCP003”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涉及本息金额共10.32亿元。 上市公司债券违约,在之前不是没有,但那都是民企。国企,往往意味着政府可以帮企业度过流动性难关,这也是国企债“刚性兑付“的信仰来源。 然而, 现在它偏偏就躺下了。信仰坍塌,推倒了最近债市的多米诺骨牌: 不论是清华控股、云南城投,还是平煤和包钢…… ……

华澳信托案件-信托业务史上第一个因通道业务被判承担赔偿责任

一、案件背景陈某某系浙江联众建设有限公司(“联众公司”)和辽阳红美置业有限公司(“红美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3年初,陈某某因红美公司有融资需求,在王某等人的帮助下确定了以联众公司为融资主体的信托融资方案。其间,陈某某自行伪造联众公司承建杭州保障房项目的合同,指使林某某(联众公司挂名的法定代表人)伪造联众公司的虚假财务报告,授权王某成立并控制了上海寅浔投资管理中心((“寅浔中心”)等7家有限合伙企业。嗣后,陈某某、林某某等人与华澳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在2013年6月签订了《华澳·浙江联众贷款项目单一资金信托合同》以及相关《贷款合同》、《保证合同》,约定寅浔中心作为委托人,将资金交付受托人华澳信 ……

政府投资基金无法将投资时的固定收益条款作为债权申报

本文节选自微信公众号 原创 柴建刚律师团队 回购对赌实战家 优先股的优先分配与企业破产、清算程序中的法律竞合 根据国发〔2013〕46号《国务院关于开展优先股试点的指导意见》,支持优先股优先分配剩余财产。即公司因解散、破产等原因进行清算时,公司财产在按照公司法和破产法有关规定进行清偿后的剩余财产,应当优先向优先股股东支付未派发的股息和公司章程约定的清算金额,不足以支付的按照优先股股东持股比例分配。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在重整期间,债务人的出资人不得请求投资收益分配。”因此,财金投资公司要求大海纤维公司管理人确认债权的主张,与协议约定不符,亦无法律依据,本院 ……

“关键人物不得离职”能否作为股权转让交割时的条件与筹码?

原创 柴建刚律师团队 回购对赌实战家 柴建刚律师团队在其微信公众号文章中阐述观点如下: 1、将“继续履职”作为股权转让交割条件是否有效? 有效。本案可以看出,法院认可涉案《股权转让》协议的效力,对于投资人要求将公司某些“关键人物”(包括大股东、核心高管、技术团队)继续履职作为交割条件,如果未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方应尊重合同意思自治的效力,股权转让协议是合法有效的。 2、在转让双方对于“继续履职”发生分歧未实际支付转让款时,债权方能否对外转让未受偿债权? 可以。股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对外转让的仅为该股权转让协议项下主张金钱给付的债权,该债权转让并不会导致股权转让协议所载付款条件、股权回购条款的内 ……

12